欢迎访问湖北省黄冈市蕲春县新闻门户网站——蕲州在线! 关注微信 关注微博 关注抖音 关注快手

蕲州在线

搜索
查看: 2015|回复: 1

蕲州博士街的神话

春琴喜庆礼仪
2011-9-21 10:37
博士街:500米长的街道走出了100多名博士、教授


  在长江中游北岸大别山南麓,有一个偏僻的小镇,名叫蕲州镇。正是这个小镇却年年举办全国性的中药材交易会,迄今已成功举办了10届。「人往圣乡朝医圣,药到蕲州方见奇。」这里是医圣李时珍的故乡。不过,来参加药交会的人除了瞻仰李时珍陵园后,都会不约而同地参观有一条名叫东长街的小街道,因为这条看上去普普通通的街道不仅是李时珍的故居地,而且有一个令人惊奇不已的名称:博士街。

  这是蕲州人的又一骄傲:一条只有100余户人家、约500米长的狭小街道上,20世纪走出了100多名博士、教授,而且接近一半为留洋者!

  是什么东西创就了东长街的奇迹?记者带着这个谜团日前来到湖北省蕲春县进行了寻访。时值大学即将开学之际,记者一进入蕲州镇,就注意到马路中央高挂着「热烈祝贺李时珍中学2001年高考上线人数全县普高第一名」的大红条幅,分外耀眼。几家餐厅的门口也摆着喜筵的招牌,清一色是为「金榜题名」而设下的宴席。李时珍中学江校长向记者介绍说,他们学校是县办学规模最大的一所,达4000多人;今年高考已经是他们连续第七年获得县普高上线人数第一名;与之毗邻的黄石、阳新、武穴、浠水等周边地区的许多学生也慕名前来读书求学。

  听说记者采访,在此居住多年的87岁老人王慎显得非常高兴。他说,东长街读书走出去的人太多啦,天南海北,到处都有。他向记者出示了一本他个人收集的东长街名人名单,单单生于1920年至1959年的,就有40多位。他介绍说,很多家庭甚至都出现了父子、母女、兄弟、姊妹都是博士的情况。例如,李宝珍一家就被人称作「博士之家」,这个「博士之家」有博士五人:李宝珍本人1922年生,是纽约某医学院博士,其长子吴永辉是数学博士,任美国康涅狄格州大学某研究所所长,次子吴永斤(火旁),美国爱因斯坦医学院博士毕业,任美国康涅狄格州大学教授;三子吴永烽,美国麻省理工学院应用物理系毕业,获博士学位,任美国某精密仪器厂高级工程师;女儿吴永焘,美国布朗医科大学博士毕业,现在美国哥伦比亚医学院任教。又如,蔡蕴玉早年留学日本,获得生物学博士,后移居美国,其长女徐洛晶1950年又以总分第一名进入美国芝加哥大学学习,毕业时获化学博士学位,后担任美国纽约长岛理化中心实验室主任。蕲州籍数学博士方定一,是国际技术开发谘询方面的著名专家,1984年国庆节还应中国政府邀请,回国参加了国庆35周年大典。

  街道办事处的一位李先生热情地带领着记者参观「教授里」--王家弄。从一米多宽的一个狭小通道走进去10多米,可以看到夹杂在楼房之间的一个古式建筑。高檐青瓦,灰砖条石,已经有四百多年的历史。这里曾是一大户家庭的厅堂,后被分隔成几户人家居住。可就是从这个狭小灰暗的弄堂里走出了五六位教授。其中,王北平东北师大毕业,任新华社译审,一子一女王愚王卓一个考上北京外国语学院,一个考上清华大学,后双双赴美国攻读博士学位。
从这间旧居走出了6位大学生


  采访中,恰好碰上了王北平的妹妹。她微笑着说,在这里,读书求学是一种风气。她的亲戚朋友无论家境怎样都会让孩子好好念书。孩子从小身边就有了众多的榜样。她的儿子黄磊今年中国科技大学毕业,就婉拒了几家高科技公司的高薪聘请,而选择攻读清华大学高分子材料专业研究生。记者注意到,她的家庭其实比较困窘,除了一台15寸旧彩电之外,另无其他值钱之物。


  蕲州镇胡镇长向记者介绍说,一百多年来,由于读书而外出工作的人太多,东长街迁出去的人至今都无法做仔细统计,人口一直处于萎缩状态,很多房子因此都是空着的。记者在采访中也明显感到这个现象,往往是一个家庭、甚至一个家族的子女全部读书升学出去,很难有知情人。「这个地基的风水特别旺。」一位中年人则指着自己家楼房旁边一栋低矮的旧平房说。这栋房屋原是同济医科大学教授杨仕豪的旧居,60年代他家先后出了4个大学生。由于兄弟姊妹全部离开蕲州,老房子长时间没有人居住,后来就卖掉了。令人惊奇的是,买得这房子的人,还没来得及翻新房子,他的两个儿子也相继考上大学。
文昌之镇:钟灵毓秀,人物彬彬


  蕲州人总爱用「水漫红石头,状元满街游」来形容本地的名人辈出,说的是蕲州自古以来名人众多,几乎每一个古迹背后都有着神奇的人物传说。


  依据县志记载,汉高祖六年(公元前201年)就开始设置蕲春县。此后两千多年里,蕲州一直或为侯国、藩王封地,或为州、郡、路、府治所。民国时期,湖北省第三、第二行政督察区先后在此建立专员公署。只是到建国后,蕲春县县城才迁往漕河。由于蕲州在历史上经常设置相当于现在地区一级的行政机构及相应的军事、文化等机构,一直是本地区政治、经济、军事和文化中心。

  南宋孝宗乾道六年(1170年)诗人陆游经蕲州,见到当时长江沿岸货物集散地的蕲口镇的繁华景象,曾形容道:「居民繁错」。宋之问、员半千、李播、王禹称、范纯佳、叶适、李诚之、吴承恩等曾先后在当时的蕲州任职。宋代的谢逸、吕本中、潘大临、周义瑾、明代的高启等文人墨客,也曾相继在这里隐居或寄居。在名流的身教和倡导下,蕲州逐渐形成了崇文的风气。

  蕲春县文化局张月生先生是这样向记者来形容当年蕲州的状况:九十九座牌坊,九十九口水井,九十九座庙宇。他说,庙宇多,指的是文化交流很频繁,各种文化都能在此找到自己的一席之地,甚至还出现了佛道和合、庙观一体的独特景观。水井多,指的是慕名前来求学者众多,而且这里水质极好,长期饮用,驱邪养精,身体康健;牌坊多,则主要是形容求学术功名之风盛。明清时,中举、会进,就要树旗杆,挂匾额,建牌坊,高中者不但是「一举成名天下知」,还可获得本族、学政馈赠的钱米及友人的贺仪,名利双收,自然十分风光,非常荣耀;而这更刺激后学者跃马扬鞭,发奋努力。

  明代在蕲州设置荆王府时,蕲州更是盛极一时。当时,横街、全胜坊、第一社和瓦硝坝是城外的几条小街。横街、瓦硝坝为商业区,全胜坊、第一社为住宅区,李时珍当时就住在瓦硝坝。一些学人和求功名者为方便巴结权贵,开始在此建房居住。到清初,这条街道尚还有很多空隙地。随着讲学求学之风的盛行,一些文化名人纷纷在此隐居。巨商余恒丰、李大有、杨庆丰、梁太和,王元丰、刘大兴和富有宦官王伴樵、刘炳福、袁唤、王勉吾、王颂威、汪南懦等,也争相购买空地,与进士名人为邻居,几条街道逐渐连接起来。

时珍大道


  清朝晚期,这条街已有顾、董、冯、王、张、李、陈、萧、刘、熊、黄等11大家。由于世代相传,崇尚读书,孜孜不倦,故显功名者代代有人。1958年,在街道居委会的率领下,街道居民用三合土筑成了一条连贯的长街,横街、全胜坊、第一社和瓦硝坝第一次完整连接在一起,正式命名东长街。

  王慎老人告诉记者,除了家学渊源深厚,读书传统优良外,东长街的环境优美恐怕是名人辈出的重要原因。东长街地势高朗,东西走向,街道两侧原来的房屋坐北朝南的前庭向南,坐南朝北的后院朝南,均为日照充足,空气流通新鲜,十分适合读书讲学。而且,后院多深井,水清味甘,极养人。知识分子群居于此,互相影响,彼此促进,读书求学自然渐成风气。从前,东长街人选媳择妻的条件就是:貌中人,性温恭,识文字,善女红。
李时珍故里:既是「药都」也是「教授县」


  今日谈到蕲春,最让蕲春人感到自豪的无疑有两点,一个是医圣李时珍的故乡,是闻名全国的「药都」,另一个则是她自古以来就以「人物彬彬」著称,是著名的「教授县」。而这两点都与蕲春县独特的地理环境分不开。

  蕲春县位于湖北省东陲,北依大别山,南濒长江,毗临皖赣,「吴头楚尾,荆扬交会」「左控匡庐,右接洞庭」,上通渝汉,下达宁沪,历为水陆交通之要冲,商品集散之中心。境区面积近2400平方公里,土地肥沃,资源丰富,山水相依,景色秀丽。境内文物古迹、旅游景点遍布,文物保护单位达86处。明代吴承恩于蕲州荆王府任纪善职,《西游记》中所描绘的玉华王府、豹头山、竹节山等地点均在蕲春境内。

  「蕲春多宝物」,蕲竹、蕲艾、蕲龟、蕲蛇历称「蕲春四宝」,「天下重之」,唐宋期间相继列为贡品。唐代诗人白居易曾盛赞蕲笔「滑如铺薤叶,冷似卧龙鳞」;宋代文学家苏轼也称蕲簟「千丝万缕自生风」。

  由于蕲春境内高山、丘陵、平原、湖区兼备,地形多样,十分适合药材的生长。《本草纲目》中记载的1892种药物,见于蕲春的就有近700种。目前,全县中药材种植面积已达26万多亩,被列为湖北省丹皮、桔根生产基地和国家杜仲生产基地县。万亩中药材基地--李时珍药物种植场已列为国家定点生产药场。蕲州中药材专业市场也被列为全国17家专业中药材专业市场之一。

  蕲春矿产有金、石英石、长石、墨玉、瓷土等20余种,其中储量丰富的石英石含硅量达99.98%,品位居全国之首。早在宋代,该地工业就相当发达。南宋乾道六年置「蕲春监」铸钱,设冶炼场于蕲春,为当时全国十二冶之一,年铸钱1520万贯。
明太祖洪武二年(1369年)建立管窑陶器厂,从江西引进技术,产品远销日本及东南亚等地。清代,继台湾基隆煤矿后,在蕲州开办了全国第二、大陆第一个官办煤矿即银山煤矿。民国初年,蕲春还兴办了纺织、化工、电器等现 代工业。

  蕲春县文化馆的郑伯成认为,正是处在鄂皖赣三省交会之地,又有丰富的自然资源、发达的港****通,蕲春自古以来就成为吴、楚、巴文化碰撞之地,佛、道、儒相互衍生之所,思想比较杂乱,讲学兴教蔚成风尚。在多种文化思想的滋养下,蕲春历代名人辈出,「英杰代兴」。在蕲春政协编撰的《蕲春名人录》上面,宋代有参与编写《太平御览》《文苑英华》的学者吴淑;江西诗派重要成员林敏功、林敏修、夏倪;明代有医药学家李时珍,清代有文史学家顾景星、陈诗,探花陈銮,近代有辛亥革命先驱詹大悲、田桐,国学大师训估学家黄侃,现代有诗人文艺评论家胡风、冀东抗日联军司令员董毓华,等等。

  特别是近代以来,蕲春自由讲学的思想风气,蕲州口岸的独特位置和蕲春现代工业的兴起使一些人率先接受了现代西方文明,一些有志之士纷纷走出蕲春,前往西方留学,寻求救国的道路。20世纪以来,从蕲春走出去的学人,遍及全世界。1988年,《人民日报》曾载文称蕲春为「教授县」,新华社也以《鄂东文武两县》专题,向外界介绍蕲春、红安两县「文武安邦定国之人层不出穷」。蕲春「教授县」的美名不胫而走。

  在蕲春县教委,一位干事自豪地向记者说,尽管目前还无法作详细的统计,但可以肯定他说,整个20世纪,蕲春籍的教授级名人已经超过800位。

  对于一个财政收入仅两个多亿的蕲春县而言,她在教育上所取得的成就着实令人瞩目。而且,这不仅仅是历史。从蕲春教委一份材料上,记者看到,蕲春县现在人口不过94万,但恢复高考以来共向大中专院校输送合格新生2万余人。自1993年以来,有3000多名中小学生在各级学科竞赛中获奖,其中获国家级奖励663人。

  医药可以治病,教育可以启智,蕲春县的人民已经找到了一条很有特色的发展之路。这也是一条能使他们步入富裕生活的道路。

回望博士街

陶梅生 武汉大学人文学院教授


  记者(以下简称记):湖北省蕲春县是著名「教授县」,蕲州东长街是一条著名的「博士街」。作为这条街中走出来的教授代表,你能简单谈谈你的个人情况吗?

  陶梅主(以下简称陶):我1947年生于蕲州东长街,因是腊月出生,所以家里取名为「梅生」。在李时珍中学读完初中后,进入当时设在县城槽河的蕲春高中。1965年高中毕业,考入武汉大学中文系。1970年武汉大学毕业留校任教至今。其间在复旦大学、北京师范大学做过一段访问学者。现在的研究方向为古代汉语,职务为武汉大学人文学院党委书记。

  记:60年****上大学是很不简单的一件事情。与你同一届考上大学的童年伙伴多吗?

  陶:差不多都考上了。我记得当时考得较好的情况是这样:北大1人,清华1人,武大8人,西安交大2人。当时大陆没有学位制,我们毕业十多年才重新设立博士学位制度,所以我们这一拨人是教授多,博士少。就我所知道的情况看,大家已经分散到全国各高校院所,都做得不错。

  记:蕲春名人多,蕲州尤甚。人们把它称之为「蕲州文化现象」,你怎么看?“教授里”--王家巷,房屋有四百年历史,这里走出6位教授

  陶:蕲州古城有着悠久的文化传统。自古以来,蕲州就是蕲、黄、广地区货物集散的,非常热闹。明朝时期,朱元璋之子在此建立王府,蕲州城更是成为政治、经济、交通中心。一大批名士幕僚在此居住,古城规模比现在大好几倍。明末张献忠部队杀掉了皇子,但这些幕僚并没有离开,仍然继续在此繁衍。对于幕僚而言,把子女培养成秀才,是天经地义的事情,因为当时如果不读书,就没有任何前途。所以,蕲州城的文化氛围非常浓郁,庙宇多,学堂多。到现在,小镇上竟然保持有三家裱字画的商行,生意还不错。

  记:这样的文化氛围确实是很令人感慨。它对人的影响因此也往往是潜移默化的,你小时候的感受怎样?

  陶:我家隔壁一家是做字画的,一家是中医。老先生是中央美院毕业的,家里藏有大量字画,我经常在里面泡,学到了不少知识。可惜的是,「四清」时,这些字画当时都是当作「四旧」给清掉了,据说,字画非常多,老人单是烧卷字画的木轴就烧了三个月。

在我老家对面是皇子的外行宫,小时候那里常常演戏,看得多了我们一群仔也自己来扮演,过一把名人瘾,非常有意思。小时候,我们还结伴到城里头一些儒学书院逛。书院中满是名人塑像,很多是蕲州城走出去的读书人。有老人说,只要我们读书能读出去,也可以上这个名人塑像榜。那时心里就立志读书,以便自己也能在此立有一席之地。小孩子的好胜心嘛。

  当时,蕲州城说书的非常多,这些说书人,把一些古典名著、帝王将相、才子佳人的故事编得栩栩如生,听者如云。所以在茶馆听书也是当时一大乐事。像《封神榜》、《施公案》、《三国演义》等古典名著,我最初都是从茶馆中获知主要情节的。现在看来,这种经历对以后学习古典文学,特别是促使我走上古汉语研究道路有着非常重要的影响。

  记:据说,在民国前,东长街的居民在当地是否有地位不是看他家里有多少财产,而是看他家里有多少牌坊,走出了几位秀才举人进士,民国以后,则演变为比谁家里出的大学生多。能否介绍一下?

  陶:读书求功名,是东长街的传统。所以,家里有无读书人,对这里的居民而言,是关涉到脸面的大事。经济条件再好的家庭,倘若家里不出几个大学生,也会感觉抬不起头来。邻里吵架时,要是被人骂「连个大学生都没一个」,将是一种奇耻大辱。所以,家家户户父母再穷,也会咬牙让孩子念书。有了读书的孩子,才有了未来出入头地的希望。对于小孩子而言,倘若家里穷,更要发奋努力了。

  记:有人说,东长街之所以成为「博士街」。走出了那么多教授、博士,是因为风水好,你觉得呢?

  陶:确实有「水漫红石头,状元满街游」一说。不过,我觉得重要的还是这里的文化氛围。试着想想,如果这种学习上进的精神蔓延到生活的各个方面:家里有前人匾额,平时说话中有相关谚语,周围厅堂有很多名人传说,等等,这对生活在这里的孩子幼小的心灵是一种多么大的熏陶!东长街的房屋很多是明代建筑,有的有四五重深,而且家家都有天井,非常安静,读书环境倒真是非常好。还有,虽然毗邻长江,我印象中东长街却没有被水淹没过。

  记:现在还常回家看看吗?

  陶:当然,那里是自己的根呀!很希望家乡能早日富裕起来。(文景)

春琴喜庆礼仪
2011-9-21 10:48
如今的博士街,缺乏有效的管理,使得这一著名景点付诸东流了!

使用 高级模式(可批量传图、插入视频等)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返回顶部返回列表官方微信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