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湖北省黄冈市蕲春县新闻门户网站——蕲州在线! 关注微信 关注微博 关注抖音 关注快手

蕲州在线

搜索
查看: 2097|回复: 6

我为书狂,值不值,东方直播室文字版     我为书狂到底值不值?

zhang0321
2011-9-2 10:03
那个视频很那啥,看得俺很欢乐,记录下来慢慢欣赏,纯文字版本其实很好玩的,当然,视频上的那些个表情那些个口气才是真正的亮点
骆新——
话不说不清,礼不辩不明,这里是东方直播室,我是骆新。
参加我们这个节目互动的观众,将获得金立手机易系列一部。
今天呢,来到我们现场演播室的四位嘉宾啊,都跟书有关的。
像我们这个大学老师志凌,读书读成了博士。
作家陈岚,写书写成了明星。
这个路金波,我的朋友,著名的出版人,他曾经出版过韩寒的书。
还有一位著名的演员张译,张译在演员当中,算是读书读得很多的人,他读书读得是一身的悲情。
当时今天要给四位介绍一位新朋友,那今天来到我们演播室的就是我们的青年作家杨魏东,你好。
杨魏东——
我有一个写书梦,我要用书改变世界,大家好,主持人好。
杨魏东,26岁,中专毕业,江苏南京人,理想职业,玄幻小说作家。
由于痴迷写作,杨魏东二十岁中专毕业至今,只干过一份为时八天的工作。
他每天蜗居在八平方米的屋里,写作玄幻小说,没有任何经济收入。
六年来,杨魏东的母亲天天催促他出去找工作,为此他经常与母亲发生争执。
2011年7月30日晚上,在与母亲激烈争吵后,杨魏东爬上了五十米高的高压电塔,以死相逼,要求母亲继续支持他在家写作。
骆新——
杨魏东,我特别想知道,像你这样的作家,一天得工作多少小时?
杨魏东——
我一般除了吃饭睡觉就是写小说。
骆——
一天能写多少字
杨——
写两万多字
骆——
一天写两万多字?那你每天的吃饭怎么办呢?
杨——
吃饭啊,我在家吃。
我对物质要求不高,我对我妈说了,我不想给你添加负担,你每天给我三个馒头就够了。
骆——
是你每天你妈给你做饭,而三个馒头就可以把你给吃饱了。
杨——
对,我对物质要求不高。
骆——
这对物质要求也太不高了。这样,作为青年的作家,杨魏东得告诉我们四位嘉宾,你都写过什么样的作品。
杨——
我中学的时候玩了一个单机游戏,仙剑奇侠传3,非常喜欢,就写了一部同人,仙剑奇侠传3前传,魔神战争。
之后又写了三部小说,第一部是神话类的,第二部是魔幻类的,
第三部是僵尸少年,三种都属于玄幻。
骆——
那你今天算找对人了,我们四位嘉宾看的书都很多,你们都看过吗,应该都看过吧?
志凌——
没有。
陈岚——
还没。
骆——
张译看过没有?
张译——
没有。
骆——
我想问您这个书由谁来出版的?
杨——
我还没有出版书,但是我不会因为书还没有出版就放弃,就终止我的写作热情。
骆——
但是你要不出版的话你会发表在什么地方呢?
杨——
我一般,一般发表在网上。
骆——
就挂在这个,类似像文学网站上?
杨——
是的。
骆——
他们给你钱了吗?
杨——
没有。
骆——
一分钱没,没拿着?
杨——
一分钱,喔不,没有啊。
骆——
你有多久是保持这样的写作的状态了?
一年,两年?
杨——
五年。
骆——
五年都是这样?一天就吃三个馒头就够了?
那好,他这个喜欢,究竟他的家人支持不支持?那现在我们有请杨魏东的妈妈,她的名字呢叫魏大翠,现在就在我们的屏幕后面。
魏大翠——
先填饱肚子再谈兴趣,儿子,快去上班去吧。
骆——
好,有请我们的魏阿姨。
杨魏东的母亲,魏大翠,今年50岁,退休职工,月收入1500元。
三十年前,魏大翠从安徽农村远嫁南京,但婚后,夫妻关系一直不好,在儿子杨魏东十三岁那年,魏大翠与丈夫离婚,独自抚养儿子。
如今,魏大翠每月一千多元的退休工资,成了母子两人唯一的生活来源。
虽然儿子只要求每天能吃上三个馒头,但是,让她真正担忧的是,儿子几乎不与人交流,也不爱外出,连吃饭这样平常的事情,也都需要妈妈操心。
骆——
你刚才说一句话,让儿子去找工作去,儿子这样的生活过了五年,都是靠你去供养他的是吧,我先问问您,你的收入是多少?
魏——
我是个退休工人。
骆——
每个月拿多少钱?
魏——
每个月一千多块钱,在外面再打打工什么的,其实也没多少。
骆——
你支持你儿子这么干嘛?
魏——
不支持。
骆——
据说你跟他前段时间还发生了一点小摩擦,是吧?
魏——
是的。
骆——
什么事?
魏——
因为他天天都是在家里面写小说,也不出去工作,我实在看不过去了,我跟他说了几句,说说他,他就爬到高压电塔上去了。
骆——
爬到什么上去?
魏——
高压电塔。
骆——
魏东,你为什么要干这样的事儿?
你爬电塔上去要干嘛?
杨——
因为那一天她让我去买酿造醋,我就去超市买了一瓶写着酿造的醋拿回家。
骆——
就是你买错了。
杨——
但是那瓶酿造醋后面还有两样原料,这么一来这醋就变成配制了,我妈就把我给骂了,我觉得很委屈很压抑,一激动,就糊里糊涂爬到高压电塔上去了。
张译——
你为什么会觉得委屈和压抑?
杨——
我认为我也是受害者,受骗上当了。
张——
你自己没有看清楚,你怎么会成了受害者呢?
杨——
不是,谁会在意醋分那么多种呢?
魏——
你不是没注意,你是心里面天天都在想着你的小说,老是不出去工作,在家里写这些虚无缥缈的东西,不结合实际。
以后如果有一天,我有个三长两短的,有什么意外,他怎么去生活?
骆——
可是你可以鼓励他再出去找一份工作。
魏——
我是想帮他找工作,也是想让他出去,可是他就是对写小说那么痴迷,他就是想写小说,他就是不肯出去。
骆——
好,那我们听听网友有什么样的建议,我们请两位在线的网友吧,来,先请一位。
你好,这位小姐。
眼镜娘一号——
杨魏东,我觉得你就是网游打多了,走火入魔了吧?
杨——
不好意思,我从来不玩网游,我只玩单机,不玩网游!说清楚,我只玩单机,不玩网游!
眼镜——
我说这些东西有什么意义呢,我说你有空还不如多看一些怎么炒股啊怎么成功的这些书了,我给你讲,至少这样能教你怎么挣钱。
骆——
嗯,人家杨卫东也说了,他只玩单机不玩网游,来,我们再有请一位。
也是位姑娘,你好。
眼镜娘二号——
你好。
每一个啃老的年轻人的背后,都有一个不负责任的父母,魏阿姨您,难道就没有问题吗?你可能也是要负一些责任的,你敢不敢现在这样说,你现在把他赶出家门,不给他吃饭,我保证他马上能够找到一个好的工作的。
骆——
妈妈,听到这些话了吗?
魏——
我觉得她是站着说话不腰疼,因为我现在还没有怎么说他,他都爬到高压电塔上去了,我还能逼他吗?如果我再逼下去,会是什么后果呢?
张——
他十八岁他就应该自立了。
陈岚——
我能打断一下嘛,我在2006年之前,一直在家写作的时候,我母亲经常这样用这四个字来骂我,说你不出去找工作,就在家里做这些虚无缥缈的事情,你要这样混到哪一天?
在今天,还是听到这些言论,我真是特别悲哀,什么时候文学的创作,必须立即要用世俗的利益去衡量的?
曹雪芹写了一辈子,写到死的时候连饭都吃不上,玄幻小说就一定没有前途吗,四大名著当中有一本最著名的玄幻小说,就是西游记。
志凌——
他能写出西游记嘛,这是他首先要考虑最真实的问题。
已经五年了,他坐在这儿闭门造车,写出来的东西已经摆在我们的面前。
陈岚——
吴承恩也是闭门造车,吴承恩写到死的时候也没有出名。
志凌——
他是不是有责任,他的妈妈以后怎么办,老了之后,现在已经退休了,谁来养活他的妈妈,有个病有个灾的,谁来管她?
他自己能让妈妈这样三个馒头养到哪一天算是为止?
陈岚——
够了,我觉得你们对这个孩子的伤害和质问,是非常违背文学创作的常识的,文学不是一件可以随时兑现的事情,我在这里想随口引用莎士比亚的一句诗。
我不能给你现实的金玉,也不能给你满堂的骏马,但是,我将在我的作品扉页上,留下你不朽的誓铭。
路金波——
我觉得陈岚,是完全没有理性的一个人,她在表演什么东西呢?你要告诉别人真相,是你不可能靠此赚钱,你永远没有成功的希望靠写作,这是铁的事实。
陈岚——
路先生,我用我的理性告诉你,为什么他可以干这样的活。
现在的出版市场已经非常的巨大,就像我不喜欢的青春小说,或我不喜欢的玄幻小说,有大量的青少年是他们的拥趸。
张译——
我明白了陈岚老师,她就是说现在图书市场巨大,存在很多垃圾,所以这样的垃圾可以挣钱。
路金波——
这位老师,你是一个作家,我是卖书的,我亲手出过一千本以上的图书,你如果告诉我他可以靠写作为生,就跟你告诉我他可以接姚明的班,去穿上火箭队的11号战袍,是一样的可能性。
杨魏东——
我承认我在文笔方面有欠缺的,但是我的想象力是很丰富的,我在05年登在网上的仙剑奇侠传3前传全面战争,我里面很多新颖的构思,招式,在05年之后的06年,出现在了很多影视剧上。
张译——
我可以告诉你,如果06你看的电视剧,基本上是04年剧本就已经出来了你知道吗,人家不告你抄袭不错了,千万别打官司,真的,我为你着想。
如果说你真的觉得你有被抄袭的嫌疑,那你为什么不像一个男人一样维权,你去告人家,也许你能拿到钱来养你妈妈。
杨魏东——
我觉得没有必要。
张译——
没有必要,让你妈妈受穷掉眼泪,你觉得有必要啊?
骆——
张译,我倒是想问你一个问题。
我们当年很多演员,在考戏剧学院艺术考试的时候,老师经常会用一句话来跟你说,你不是这块料。
我知道张译当年考大学的时候,你可也被老师说成你不是这块料,可是你不就坚持成功了吗?
告诉我。
张译——
我走了很多弯路,可是有人说如果你不是一个当演员的料,对啊,没关系,所以我改行,我去寻找我新的路径,我也在怀疑自己,如果别人都说我不合适,OK,我去找。
我特别不喜欢现在的各种选秀节目,什么这个那个的,因为我觉得那是一个轻易就给年轻人梦想的一个舞台,告诉所有年轻人说,你OK,你觉得自己形象OK,你可以去做演员去做明星,所有的人都不知道演员明星究竟要付出什么。
我有一次跟李晨聊天,我们就细数我们公司的这些演员,这些在线上的演员,每一个身上都是有病有伤的,每一个为了自己的东西,真正付出的东西太多太多了。
大家都看着说好像演员和明星很风光,实际上我们背地里吃过很多苦,我身上一堆伤,但我发现自己不适合这一条路,OK,我去找别的渠道。
骆——
我知道今天魏东表达有一点困难,当时我们要给他一点时间。
杨魏东——
我希望,我今天可以吧这个内容念给在场所有的人听,请他们评价一下。
骆——
可以,我们愿意给你这个时间。
杨魏东——
这样吧,我想请我小阿姨出来念这部小说。
骆——
你的小阿姨今天也来到了现场。
杨魏东——
不错。
魏滢娟——
杨魏东是个好孩子,他之所以走到今天,完全都是被逼的。
骆——
好,有请他的小阿姨,魏滢娟。
小姨——
大家好,主持人好,我是杨魏东的小阿姨,魏滢娟
魏滢娟,41岁,杨魏东的小姨
杨魏东和小姨之间的感情,可谓情同母子,虽然母亲坚决反对自
己写小说,但小姨却对杨魏东的作品十分赞赏,这又是为什么呢?
骆——
魏东刚才提出一个要求,希望他的小说片段能够被他的小阿姨念
出来,是吧?
小姨——
对,因为我是他的第一个读者。
他的文章我全部都看过,我真的非常感动,我想先念一下,让大
家分享一下。
骆——
好。
小姨——
小天要众人杀了自己,面对手持轩辕剑的小林道,我不想再承受
这种永恒的痛苦了,我求求,你杀了我吧,小林望着小千,痛哭
着无法下手,小天趁大家不忍心看他的时候,身体猛地往前一扑
,神之剑深深地扎进了小天的心脏,小天微笑着,声音越来越模糊,往事一幕幕浮现在他眼前。
骆——
我很想知道,当妈妈的看过他的小说嘛?
魏——
看过了。
骆——
你自己感觉能感动你吗?
魏——
有些,僵尸少年曾经感动过我,我感觉他就和我的儿子一样,
特别纯真,对感情特别执着的人。
张译——
魏东,你觉得你是现实中的人,还是属于小说当中的人?
杨魏东——
实话说吧,我逃避现实。
张译——
你逃避现实,那么你觉得你自己是否善良?
小姨——
这个孩子啊他太善良了。
张译——
善良的人就不应该接触社会吗?
小姨——
中专毕业的时候啊,他其实上了班了,但是呢,是有一些原因,
他就被辞职了。
骆——
被,被辞职了?
小姨——
对。
志凌——
被辞退了还是?
小姨——
被辞退了。
骆——
他干了几天?
小姨——
他干了八天。
骆——
魏东,什么样的原因,导致你第一份工作只干了八天就离开了?
杨魏东——
我原来在一家药厂工作,有一天他们收回一批袋装注射液,然后
用汽油把上面的生产日期一擦,生产日期就没有了,然后他们再
打上新的日期,以新药的名义出厂。
张译——
那么然后你怎么做的呢?
杨魏东——
其他的人,可能是很珍惜这份工作,而对我来说,不干这份工,我也可以回家写小说,所以我就直接说,你们这样做是不对的。
然后领导连工资都没有给我,就让我回家,我就回家了。
志凌——
你为什么不去公安部门举报呢?
张译——
对啊,你为什么不把你的善举做到底呢?
小姨——
有时候说实在的,这个社会太复杂了,一个人往往根本无力。
张译——
我觉得小姨,你对他的爱也很玄幻。
志凌——
而且我觉得可能是你根本没有力量跟这个恶势力作斗争,那么你
换一个奉公守法的企业去工作好了。
小姨——
所以他选择了写书,我非常理解他,为什么呢,他喜欢要一个纯
洁的世界,所以他把他的感情,把他的这种爱,他赋予了每一个魔兽,他里面的魔兽都是有爱有恨,有自己的道德标准。
张译——
但是小姨你有没有发现,小杨现在把所有的爱都送给了魔兽,但
是他母亲却没有承受一点点的爱。
小姨——
其实这个孩子啊以前一直是很开朗的,这是有一定的原因的。
骆——
什么原因。
小姨——
他在上中学的时候啊,他的父母离婚了,然后离婚之后呢,
这个孩子从此以后就变得沉默寡言了。
在这些儿时的影像中
少不更事的杨魏东笑容灿烂个性活泼,然而,十三岁那年,父母
离异,却给他带来了极大的伤害。
记者几乎翻遍了杨魏东童年所有的照片,却没有找到一张他与父亲的合影,而这张原本美满的全家福,也在那一刻成为残缺。
骆——
我知道一个离了婚的妈妈,带一个孩子不容易,你小时候带魏东是件很不容易的事,是吧?
魏——
是的。
骆——
你最不容易的时候是什么时候?
魏——
我最痛苦最心酸的是,在孩子生病和我生病的时候,在我记得有
一次,夜里,他突然肚子疼,因为我们当时那个小区,没有夜班车,我背着他走了很长的路,我当时就在想,不管是陌生人还是什么人,他们能帮我一把,我就很感谢的了。
骆——
没有人帮你?
魏——
没有,由于夜很深,没有人帮我。
他现在26岁了,我还是不放心,他每天晚上写小说,写了很长很长的时间,我怕影响到他的身体,都是每天晚上,等他睡觉了我才能睡觉。
我每天都催他好几次,都是喊他睡觉,有时候他把房门关起来,我就看不到光线了,看不到他睡没睡,我又不能直接、不能老是敲他的门,这样的话会影响他的思路。
后来我从门锁洞里可以看到光线,我就知道他睡没睡,然后我就有意的不去修那把锁,我说我就可以从那里面看到他没睡,我就可以喊他,叫他睡觉。
骆——
魏东告诉我,为什么要写小说。
杨魏东——
我写小说有两个目的,第一是要表达我心中的一些想法,第二也希望小说成功以后,也可以赚钱,孝敬我的妈妈。
骆——
可你这个成功要等多久,你已经等了五年了。
如果你现在去找一份工作的话,也许马上就可以孝敬你妈妈了。
张译——
你妈今年已经年过半百了,我特别想知道你对你妈妈的孝,你对你妈妈的善表现在哪里,你能举出三件事,你为你妈妈做过些什么。
骆——
好,魏东必须要回答这个问题,你为你妈妈做了什么。
或者由妈妈来替他回答,就是你儿子为你做过什么。
魏——
我儿子他现在啊还没有,
他只是给我说,他小说成功了,一定会孝敬我的。
张译——
妈妈他平时有没有帮家里做一做家务?
魏——
这个倒没有。
张译——
那么你的百善孝为先表现在哪里,就是一句口头的承诺,妈妈你等着,你天天给我三个馒头,
你喂我十年二十年也许是一个未知的年代,等我成了的那一天,
我一定给你钱。
那时候你妈妈多大岁数了?
骆——
现场还有一些观众,他们要发表他们的一些意见,来
红皮——
不好意思各位主持人。
杨魏东,我真的认为你不是一个男人,为什么我这么说,我现在告诉你。
你二十六岁的人了,你和我是一样的,你,还在向你的父母要钱,你还好意思说你一天就吃三个包子,包子不要钱哪,包子也要钱的。
骆——
是馒头,是馒头。
红皮——
馒头,馒头也要钱的,你以为天上掉下来的。
还有我告诉你杨魏东,
你现在游手好闲在家里写作,你觉得你写作你可以赚钱吗,你写作你不能赚钱。
像我我跟你一样,我二十六岁,我十八岁就出去打工,
我在夜店里唱过歌,我当时唱歌的时候一分钱都没有要,三个月都是白干的。
我跟你说,
我还在餐馆里面打过工,那种最脏最累的活我都接受过。
为了什么,为了就是不再花父母的钱,
为了自己赚钱。
所以今天杨魏东我告诉你,你敢不敢像一个男人,从今天开始自己走出家门,自己去赚钱,
不再花你妈的一分钱,你敢不敢。
小姨——
好,你说得非常好,但是我刚才也听说了,你也三个月没有要一分钱。
红皮——
但是我在努力啊阿姨。
小姨——
对,他也在努力,谁说他不在努力啦。
红皮——
他只是在家里写作。
小姨——
对啊。
红皮——
他的写作得到了评委的肯定了吗?
小姨——
得不到评委的肯定,也是因为他的知识有缺陷,说实在的,他,回去肯定还会继续努力。
那么我想请问你,
飘的作者玛格丽特米切尔,
她用了十年的时间写了这部小说,
难道你觉得她十年才出一本书,难道你就以为她这本书,
没有价值吗?
红皮——
阿姨你不能去跟名人比,如果你跟名人比,那我们世界上每一个
人他都能成为名人了,我说得不对吗?
小姨——
那是因为他成名了,
你才认为他是名人,他没成名的时候,你知道他是名人吗?
志凌——
阿姨我觉得你现在被成名成家这种功利的东西,
迷惑了你的心,蒙住了你的眼睛
你以为每一个孩子都能成为名人吗?
现在成名的人是很多,当时不是他们的成功都可以复制的,
然后你如果真的有一个文学梦,你利用业余时间一样可以写作,
等你的生活积淀你的知识积累够了的时候,说不定也会写出有点状态的作品,
我希望阿姨你不要替代他的成长,老是替他说话,人家是在问杨魏东,我也希望听听魏东你是怎么回答的,你是不是打算走出家门,给你的妈妈一个交代?
杨魏东——
你好,我之所以来,
是因为我对僵尸少年这部小说有信心,你们否定了这部小说的价值,那么对我来说我就无话可说了。
陈岚——
我肯定他的价值。
杨魏东——
您认为它有价值。
陈岚——
我认为它有价值,我真诚的告诉你,我认为它有价值。
志凌——
但是魏东,你还没有回答这位观众的问题,
你准不准备走出家门,找一份职业,然后给你的妈妈一个交代?
杨魏东——
我、他、她。
红皮——
杨魏东,这样子,每个人都有自己的主业和副业,你就把你的小说作为副业,首先的要求,是你要不花你妈妈的一分钱,你先赚到第一笔的钱,
明白了吗?
杨魏东——
你还没有听我说完呢。
骆——
好,我们也谢谢这位观众,谢谢你。
其实他就是两个选择,你当副业难道就不行吗。
魏东我知道你还有很多话想说,但别着急,我先给你介绍一位新朋友。
这位姑娘其实早在很久以前,
曾经拿过全国新概念作文大赛的很好的名次,也曾经是一个少年的作家。
现在呢,她好像跟她的作家梦有一点远,她是谁呢,有请。
马小淘——
杨魏东赶紧去找工作吧,写作不是青春饭,可以慢慢来。
骆——
好,有请马小淘。
马——
大家好,我是马小淘。
马小淘,80后作家,杂志社编辑,曾获第三届全国新概念作文大赛一等奖
骆——
有什么建议要给他,小淘。
马——
呃,如果你既然选择成为一个作家,它是一个职业,也是一个身份,我们可以说很多作家都是宅男,但是都是在他们走出去又走回来以后成为的宅男,
你从来都没有出去过,你现在根本不是呆在家里,你是在襁褓中
,你从来没有接触过社会,
这样就跟你整个相当作家的梦想是有背离的。
作家是对人生和世界有特殊的独到的认识的人,
你对世界完全没有了解,两眼一抹黑,你怎么可能有自己的独到
见解啊。
骆——
嗯,这又是一个理由,还有吗?
马——
还有,我想问一下,
你平时大概一周一个月读多少书?
杨魏东——
我小时候看书比较多,
从小学开始看书,小学的图书馆到中学中专的图书馆,基本都看
遍了。
马——
那你现在最喜欢什么作品啊?
杨魏东——
我喜欢看历史类的书,因为我认为历史是最精彩的。
马——
能举个例子吗。
杨魏东——
那就以我的小说魔兽演义来说吧。
骆——
她是问你阅读过的书。
马——
就是,你举的例子要是你自己的小说
我举的小说是魔兽演义,
我觉得你不知道你是怎么想的,但是你居然举一个文学的例子,
是你自己的魔兽演义,你是被你自己的文学感召,走向文学道路
的,
你选择一个职业,你不知道它的标高,它的最高标准,
你不知道大师写的文学是什么样的,经典是什么样的,那你的这
个梦能有多大呢,我认为一个人没有大的见识,
真不可能有大的野心。
陈岚——
我是支持读书的,但是人是可以不通过读书而写出伟大的作品的
,最简单的,格萨尔王,格萨尔王那么伟大的作品,在他之前他们那个民
文字都没有,但是一样可以有伟大的作品。
张译——
陈岚你是不是觉得,所有的作家都可以通过不读书来创作。
陈岚——
我的意思是说,这个孩子可以走他愿意走的。
张译——
但是你不能以个案来代表全部。
马——
他本身不出门,然后又不读书,
他不就是画地为牢吗,他这个牢里不仅有他自己,还有他母亲,
陈岚——
画地为牢也没有问题,我们再讲卡夫卡,卡夫卡从他出生到他死
,就没有离开过他那个城市四十公里范围之外。
马——
但是卡夫卡可不可以自给自足?
陈岚——
卡夫卡是可以自给自足。
马——
所以我说他可以当作家,他可以有作家梦,我们不能扼杀他,他
可以在七十岁八十岁甚至以后成为一个最伟大的作家,但是我的
意思,他现在要找一个糊口的工作。
陈岚——
我认为通过他现在的写作,也许就可以养家糊口,也许往前再走
一步就可以了。
马——
五年的事实在这儿了,一个人的人生能有多少个五年,他八十岁
的时候成名了,他整个前面的岁月都已经被虚度掉,还有他母亲
的眼泪。
陈岚——
也许他在第十年的时候,可以挣到比我们所有人加起来更多的钱

马——
你不能说这种也许,除非你可以保证第十年你给他钱。
骆——
三个女人就是一百只鸭子,甚至一千只鸭子,确实厉害,这样,
金波刚才想插了半天嘴,但咱们也给他一个机会。
路金波——
我觉得特别好笑,像张译啊,志凌也在说,这个孩子这个孩子,
你们三个差不多大吧。
张译——
我三十三了。
志凌——
我三十四,其实我们比他大不了几岁,当时你的那种状态,真的
在我们眼里就像一个孩子。
路金波——
我们今天是在跟一个二十六岁的男人在谈话,所以呢我希望能告
诉他,真正的世界是什么样的,我告诉他,他没有写作的天分,
但是陈岚呢因为她声音很大,她一直在说,魏东就是卡夫卡,魏
东就是曹雪芹。
陈岚——
没有,我说她有这个可能,在他没有到人生最后一天之前,我们
都不能对他下定论。
路金波——
陈岚,你会误导魏东,我非常认真的看了魏东的作品,他的故事
是莫名其妙瞎编乱造,可以看得出来,这个作者是没有世界观的
,他因为不懂人,他对人不了解。
骆——
你不觉得你这样说话,对一个有作家梦的人是一种伤害。
张译——
我跟他一样,曾经善良也好,单纯也好,我不懂这些东西所以我
被人骗过,现在我想一想,骗我是我的福分,我觉得对的,我从
来没有觉得这个社会究竟有多么的肮脏,如果真的觉得脏的话,
我不会像你那样去唯唯诺诺,我会去反抗。
骆——
你靠什么。
张译——
需要再学习,需要不断的打碎自己,重新认识自己。
骆——
你靠什么方式学习。
张译——
读书,接触社会。
志凌——
我觉得你现在到了打碎自己的时机了,已经在家白吃饭都五年了
,你应该出去找工作,在这一个过程中,用这样的方式来打碎自
己,而不是继续在这儿玄幻下去,在这儿迷糊下去,我们在这儿
无论是骂你的,还是像陈岚姐姐这样疼你的,都是希望你能过上
好日子,为你妈妈承担一点责任,你听见了吗,魏东。
骆——
魏东,你总该说两句了。
杨魏东——
当这部小说被否定的时候,我想我已经没有什么可以说的了。
陈岚——
我认为你的僵尸少年有价值,
我愿意你把作品给我,然后我考虑给你出版的事宜,我相信这将
是你得到的第一笔稿费。
杨魏东——
谢谢。
骆——
这讲话速度比他前面快多了。
杨魏东——
我从来没有不工作过,我虽然在家里写小说,我一直努力联系出
版社和影视公司,推荐我的小说,这也叫工作,
就像有的人赚钱做生意,他们还亏本了,我什么都没亏。
张译——
你别往影视公司找,因为影视公司不会拍这样的戏,真的,我为
你好。
杨魏东——
我只是努力尝试,你听我讲,我不尝试就一定不会成功。
骆——
今天来到我们现场的,还有一个很特殊的嘉宾,这个人呢也是今
天听说你来,他专门来到我们这个现场,他是上海联美广告策略公司
的一个总监,叫陈胜,
陈胜——
你好。
骆——
他今天专门为我们来,是要表达什么。
陈胜——
你喜欢文字工作,包括刚刚你也说,
你有一些策划的一小部分经验
我们公司有一个文案的职位,如果你喜欢文字的话,我可以给你
提供一个文案实习的机会,但是我的前提是,
魏——
谢谢,
东东,
你听这位哥哥的吧,去工作。
杨魏东——
工作,是什么工作啊。
陈胜——
但是前提必须是你自己来,不是你妈妈拿着刀子架着你的脖子来。
杨魏东——
是什么工作啊。
陈胜——
文案,广告文案,策划。
杨魏东——
是做什么工作的,具体干什么。
骆——
就是出创意,拍一个广告,跟创意有关的
广告创意你知道吗
杨魏东——
我做游戏策划,
因为我从小就是看这些,我们这一代嘛都是
主要可以说是玩游戏,玩的游戏比较多,
所以想做游戏策划。
陈胜——
我真不是玩游戏长大的。
骆——
人家就愿意给你提供一份工作,你愿意不愿意。
魏——
不管什么工作,先去做。
杨魏东——
我不是不想做,
我是担心我的能力不够。
陈胜——
阿姨不着急,我觉得让他自己先想好,我可以给他一点时间考虑
,包括节目录完之后,我们都还可以细聊。
魏——
你应该谢谢这位哥哥。
杨魏东——
我真的很想做,我只是担心能力不够。
魏——
你可以去尝试,你不尝试怎么知道你不够呢。
陈胜——
我告诉你,你其实现在跟所有刚刚毕业的人是一样的,
你在学校学到的东西,在工作中不一定能用到,每一个刚刚参加
工作的人,都是从零开始,所以你只要对自己有信心,
只要你愿意做,任何事情从零开始学都可以做好。
骆——
嗯,他给的是你实习机会,所以你做不成也没事。
杨魏东——
那我可以尝试一下。
志凌——
对呀,你经常在说,什么只要尝试了就有可能成功,这么一个工
作你还不赶紧去尝试,
这是救命的稻草。
张译——
我刚才注意到一个细节,就是呢当魏东得到这个策划实习工作的
时候,妈妈站起来所谢谢并且鞠躬,当时刚才,陈岚老师说要给
他出书的时候,妈妈是没有这种举动的。
魏——
我也很感动,
我觉得呢不管怎么样,她是在鼓励我孩子
张译——
其实她不是鼓励,她是真的要付诸实际,要为你儿子出这本书了
你高兴吗。
魏——
高兴。
陈岚——
我支持就是因为两个原因,一是我认为他的精神和他的创作有价
值,另一个我在他身上看到了太多了自己,
如果我可以,他也可以。
杨魏东——
谢谢。
骆——
张译为什么要把椅子摆得那么老远。
张译——
我害怕。
现场嘉宾临场倒戈,令人颇感意外,经过嘉宾的苦心规劝,当事
人杨魏东能否接受建议,
走出家门呢?
杨魏东——
对我来说除了写小说以外,做游戏策划或许是我最理想的职业,
我可能一边工作一边写小说吧,希望写作成功,这样我也可以有
稿费孝敬我的妈妈。
魏——
感谢陈岚鼓励我的孩子,我能看得出来她心地非常善良,她不愿
意我的孩子受到伤害
非常感谢她,也非常感谢现场的每一位,
感谢他们,能骂醒我的孩子。

依墨子
2011-9-2 11:50

Re:我为书狂,值不值,东方直播室文字版    



先抢个沙发,有空再慢慢欣赏

春琴喜庆礼仪
2011-9-2 14:58

Re:我为书狂,值不值,东方直播室文字版    

依墨子
2011-9-2 19:05
疯子跟天才只有一线只隔。

依墨子
2011-9-2 19:35
下班把这个帖子细细地看了!

一天三馒头,不会营养不良啊?

个人觉得:写作当副业比较好。文艺方面的人,大都穷得叮当响。像杜甫那样的人,生前连自己都难温饱,死后却养活一群研究他的人!

蕲州文彬
2011-9-2 20:41

回 4楼(依墨子) 的帖子

看来你很有研究

大米走江湖
2011-9-2 21:52

Re:我为书狂,值不值,东方直播室文字版    

吃饭是第一位
兴趣是第二位
这是我个人的看法

使用 高级模式(可批量传图、插入视频等)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返回顶部返回列表官方微信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