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湖北省蕲春县蕲州镇地方门户网站蕲州在线! 关注微信 关注微博 关注抖音

蕲州在线

搜索
查看: 363|回复: 0

苏东坡最有味道的一首词,也不如神医故事有创意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9-2-24 19:05:45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u=239209374,2996235767&fm=173&app=49&f=JPEG.jpg

  元丰五年,“乌台诗案”,苏东坡已经贬谪黄州两年了,对于种地的兴趣越来越浓。

  三月七日,在古耕道等“农业专家”的陪同下,苏东坡兴冲冲前往30多里外的沙湖,听说那儿有块好田要卖。

  田确实不错,但开价太高,苏东坡买不起,一行人高兴而来悻悻而去。回程半路上又遇暴雨,家僮腿快,转眼跑没影了,众人慌了手脚,可雨具都在家僮身上,只得抱头狂奔。

  苏东坡不跑,在雨中缓步徐行。

  雨来得快去得也快,不一会儿就停了,众人个个淋得像落汤鸡,笑骂不停。苏东坡放声吟道:

  莫听穿林打叶声,何妨吟啸且徐行。竹杖芒鞋轻胜马,谁怕?一蓑烟雨任平生。

  料峭春风吹酒醒,微冷,山头斜照却相迎。回首向来萧瑟处,归去,也无风雨也无晴。

  这首《定风波》前有小序:“三月七日,沙湖道中遇雨,雨具先去,同行皆狼狈,余独不觉。已而遂晴,故作此词。”

  这突如其来的一场大雨,激发了苏东坡那压抑已久的豪情,大风大浪之后,苏东坡成熟了,任你风狂雨骤,我自能定住风波。

  风雨之中,昂首挺胸;风雨过后,天下太平。很多人都喜欢“回首向来萧瑟处,归去,也无风雨也无晴”这句,此句看似风平浪静,然而人生中不知要经历多少的风起云涌,才能到达此等境界。

  暴雨中得来的词很旷达,身体受不了。

u=132802915,166020561&fm=173&app=49&f=JPEG.jpg

  三月的雨凉意甚浓,第二天苏东坡觉左臂肿疼难忍,难以屈伸,打听得蕲州麻桥庞安常大夫医术颇高,遂前往求诊。

  见到医生,苏东坡说:“大夫,我胳膊疼。”

  庞安常医生皱着眉头,一言不发,取过纸笔就开方。

  苏东坡眼都直了,听说医生的工作效率高,能三两分钟看一个病人开一堆药,可这也太离谱了吧,一句话不问就敢开药方?

  他这儿琢磨,庞医生把纸条递了过来,还是不说话,一努嘴:喏。

  苏东坡接过来一看,这医生的字写得真不错,不是常见的那种鬼画符“医生体”,工工整整四个大字——“我是聋子”。

  苏东坡笑了,我就说吗,还没到“时间就是金钱,效率就是生命”的年代。他提起笔来把自己的病情写在纸上,庞医生一番“望”加“切”,没“闻”也没“问”,已经有了结论,他取出银针,给苏东坡针炙。

  …

  大半个时辰,苏东坡觉酸疼感渐去。前后左右甩甩胳膊,完好如初,苏东坡特佩服庞医生的技术,挑着大指在纸上写道:“先生真神医异人也。”

  庞医生一笑:“先生文章泰斗,真神人异士也。”

  苏东坡笑哈哈又写一句:“吾与君皆异人也,吾以手为口,君以眼为耳。”医患双方握手大笑,仅仅半天时间,大家就从工作关系一变而成为哥们儿。

  …

  庞安常也是“苏粉”,特关门歇业半天,陪着苏东坡到附近的清泉寺游玩。

  清泉寺始建于唐德宗年间,寺临兰溪,中国的河流都是“一江春水向东流”,而兰溪却相反,从东向西流。这一奇景让苏东坡感慨不已,填《浣溪沙》一首:

  山下兰芽浸短溪,松间沙土净无泥。萧萧暮雨子规啼。

  谁道人生无再少,门前流水尚能西。休将白发唱黄鸡。

  庞安时,字安常,自号蕲水道人,出身中医世家,有多种医学著作传世。苏东坡说他“博物通古今”,行医不爱钱,最喜古书画,《东坡志林》谓“庞安常为医,不志于利,得善书古画,喜辄不自胜。”

  庞安常著有《伤寒论》,苏东坡和弟子黄庭坚都为他写了序。黄庭坚在序言中说“家富多后房”,家里有钱,这哥们儿从小就爱玩,“为气任侠,斗鸡走狗,蹴鞠击球,少年豪纵事,无所不为。博弈音技,一工所难而兼能之。”

  苏东坡的另一位弟子张耒极赞庞安学的医术和仁心,有《赠庞安常先生》诗曰:“德公本自隐襄阳,治病翻成客满堂。懒把穷通求日者,试将多病问医王。一丸五色宁无药,两部千金合有方。他日倾河如石鼓,著书犹愿记柴桑。”

  …

  《宋史庞安时传》曰:“为人治病,率十愈八九。踵门求诊者,为辟邸舍居之,亲视、药物,必愈而后遣;其不可为者,必实告之,不复为治。活人无数。病家持金帛来谢,不尽取也。”

  庞安常的医术有多高明?《宋史庞安时传》举了个例子,桐城一民妇生孩子,生了七天也没生出来,“百术无所效”。庞安常来了一看,马上让其家人以热水温暖其腰腹,自己给她上下按摩一番后,取银针刺入,很快孕妇就生了个男孩。

  在场的都惊呆了,人皆呼为神医,按庞安常的解释,“儿已出胞,而一手误执母肠不复能脱,故非符药所能为。吾隔腹扪儿手所在,针其虎口,既痛即缩手,所以遽生,无他术也。”

  这个孩子吧,已经出了胞胎,但一只手还抓着妈妈的肠子不松手,所以生不下来,用药也起不到效果。我隔着孕妇的肚皮摸到胎儿的手,用针刺了他的虎口,他一疼就松手了,所以就生出来了。

  说完,庞安常让人把孩子抱过来,右手虎口处果然有针扎过的痕迹。

  …

  一个小婴儿,能抓着妈妈的肠子七天不撒手,名医一针见效。

  我的天哪,太神奇了!

  遗憾的是在中医故事中,这样的神奇是互用的,周作人《风雨谈·关于傅青主》中就说到这故事的主角是名医傅山,《仙儒外纪》一书“屡记其奇迹,最有名的要算那儿握母心,针中腕穴而产,小儿手有刺痕的一案。“

  虽然“刘青园在《常谈》中力辩其谬,以为儿手无论如何都不能摸着心脏”,但不影响这样神奇的传说四处传播。本应是“科学”,生生弄成了“玄学”。

  更讽刺的是,《宋史庞安时传》中说有人问庞安常,作为一个名医,你觉得神医华伦的故事是真的吗?庞安常答不可能!那神的都不是人了,这是写历史的胡说——“术若是,非人所能为也。其史之妄乎。”

  然后,在庞安常的传记中,也被人如法炮制。这有文人胡扯的成份,也有时代的局限,可笑的是至今,还有人很虔诚的相信,作为曾经的“伟大成就”四处胡抡。

使用 高级模式(可批量传图、插入视频等)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返回顶部快速回复上一主题下一主题返回列表找客服官方微信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