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湖北省黄冈市蕲春县新闻门户网站——蕲州在线! 关注微信 关注微博 关注抖音 关注快手

蕲州在线

搜索
查看: 1879|回复: 1

机会是找来的

大米走江湖
2012-3-23 11:34
     汪潮涌有着足够多的“噱头”——大别山区出生,清华大学深造,华尔街镀金,回国开创风险投资公司先河,创造了搜狐、百度、华谊兄弟等一系列经典投资案例,坐拥亿万资产,并掌管着大量欧洲权贵阶层的投资。
      没有荣耀的家族背景,没有注定成功的基因,汪潮涌说他有今天,完全是一种大自然最淳朴的选择,而他也遵从了最自然的法则——优胜劣汰,顺势而动。
      作为中国最早的民营投资机构创始人之一的汪潮涌,目前正在筹备一只5亿美元的基金,将主要用于投资农业领域。“我相信现代农业产业在未来几年将会有高速的成长,这股势头是不可逆的”,汪潮涌对于“势”的判断异于常人地精准,不论是投资百度、搜狐这样的公司,还是投资《谁动了我的奶酪》《穷爸爸、富爸爸》等畅销书,他都能够成为行业投资方向的引领者。懵懂中的“顺势”少年
      坐在中国大饭店舒适的沙发上,汪潮涌对记者坦言道,今天他所拥有的一切,是在30年前做梦都想不到的。出生在贫困的大别山区中,汪潮涌不是没有梦想,而是不知何为梦想。在他心中,吃饱饭就已是美梦,到集市便似到天堂。
      在汪潮涌13岁的时候,中国开始恢复了高考制度。汪的哥哥姐姐们都考上大学了,父母也希望他能够走出山村。这其中的缘由是,文革时期汪的父母为了让他免遭迫害,把他送给了伯父,并同时把户口迁到了农村。
      都说穷人的孩子早当家,汪潮涌此时已经有了独立思考的习惯。他很清楚摆在自己面前的两条路,一是继续推着独轮车留在农村务农,二就是上学从而走出农村。
      “当时并不懂得什么改变命运啊,那些道理。只是觉得学生就是该去读书的,原来都去‘革命’了,现在该是回归读书这个‘本行’的时候了。”汪潮涌说自己很善于从别人的身上汲取经验。
      虽然周旁同龄的孩子们都在田间戏耍,但这并没有阻碍他的视界,因为在汪潮涌眼中看到的是,村里比他大的孩子都在苦苦地读书,目的只有一个,考上大学跳出山村!具有前瞻性的汪潮涌心中已经有了答案,聪明的他知道,那些“大孩子”都在做的事情,他以后也必然会去做,只不过是时间的早晚罢了。
      汪潮涌顺势而出,走出了大别山区。他与千千万入学的人一样的是,他们都看清了“势”之所在,也都是时代的“幸运儿”,而与他人不同的是,汪潮涌是当时入学的人中个子最矮的,因为他当时只有15岁。四年后,他又成为清华大学经管学院首批MBA班最年轻的学员。
机会是找来,不是等来的
      有人说,汪潮涌的成功太幸运了、太顺利了!即使呆呆站在那里,天上也会给他掉馅饼。但是,他们只看到馅饼掉在了汪潮涌的嘴里,却忘记了巴斯德的那句话:“机遇只偏爱有准备的头脑。”
      改变源自1985年,这次改变彻底奠定了汪潮涌的人生基调。时任国家经委副主任兼清华大学管理学院院长的朱镕基,为该院争取到了一个去美国留学的名额。经管学院的会议大厅里,大门紧闭,教授们正在讨论应该把这个难得的机会给谁。学生很多,优秀的大有人在,而名额只有一个。
      几天后红榜上宣布,汪潮涌成为了这个幸运儿。“出国留学,当时我觉得是一个意想不到的收获。用北京话说,天上掉馅饼啊。因为当时以我的背景,又没有海外关系,不可能考虑去考托福找一个海外关系来担保。当时,这唯一的名额,很多人通过各种关系在争取。那么我想,这根本就是遥不可及的一件事情。”甚至直到今天,汪潮涌说起此事时仍然显得很淡定。
      汪潮涌这样分析道,“老师们把唯一的一个名额给我,我想有几个原因吧。一个是我当时在学校还比较活跃,文笔也比较好。当时给清华管理院刊《经济管理研究》写点文章,所以给院里的老师留下一点印象。再一个,我的外语相对来讲比较好,我下了一些工夫。”
      外语,加上才气,这两样东西,汪潮涌看似不经意地提起,其实谁都知道这都是他牺牲了休息时间,放弃了娱乐的空闲,从“枕头上”一点点挤出来的。从山区来到清华校园后的汪潮涌没有懈怠,反而用尽全力地去学习,去开拓自己的视野。
      当时,担任清华经管学院院长的朱镕基,不时地邀请一些知名专家和政府领导来校作讲座。“这给我带来了海量的信息和庞大的社会资源网络。”汪潮涌感激地说。接触到这些信息后,汪潮涌的视野一下子打开了。美国、华尔街、金融,这些词汇成为他最为关注的东西,金融学也成为了他最为感兴趣的一门学科。除此之外,科学技术、法律、外语等,汪潮涌也没有扔在一边,因为他敏感地感知到这些学科对未来的发展具有什么重要的作用。
      课外开拓视野,课内认真研习。在课堂上,汪潮涌学的是基于大量数学模型和理性思考的MBA核心理念,但在他逐渐成熟的心中似乎已经懂得,机会很多时候容不得思考,转瞬即逝。
      转瞬即逝的不只有机会,还有时间。“实际上我只在清华读了一年书,但是这一年我已经把研究生的所有课程都修完了”,汪潮涌坦言道,在走入清华时,自己只是单纯地想到毕业后去为国内的改革做一份贡献。
      在华尔街,金融学子们梦想进入的集团当然首推高盛、美林和摩根。但对于一个刚刚毕业的毛头小子,想直接进这三巨头,谈何容易?22岁的汪潮涌有自知之明,他理智地选择了大通,以曲线来一步步实现自己的目标。
      在享受着大通银行不菲的薪水和入职后九个月的系统培训过程中,汪潮涌的心里逐渐产生了明确的想法:将来要把这一切带回中国。
      “当时中国大陆的商业银行现代化程度非常低,急需又了解中国市场行情又懂得高端金融投资业先进理念的复合型人才。正因为如此,中国金融业一旦放开,将会有无限广阔的发展空间。那时所释放的能量,就会像大坝泄洪时一样,倾泻而出。”汪潮涌希望加入这股洪流,但水势的形成岂是一朝一夕之事?
      在大通曼哈顿银行,汪潮涌从零开始,在实际工作中不断摸索、分析、比较,努力思考着更好的房地贷款抵押证券化方法。1989年,汪潮涌所进行的资产抵押债券获得债信评级机构的最高级别,大大降低了债券的利息即隔资成本。后来这一创新概念延伸进美国许多金融资产领域,却在随后缺乏监管的过度创新后,终于酿成了现在愈演愈烈的金融危机。但这并不妨碍汪潮涌成为第一批研究并实际操作该业务的第一拨华尔街人士。
      1990年,标准普尔评级公司通过猎头公司把汪猎归门下,担任纽约结构融资债券部副主任。1993年,摩根·士丹利开始进入中国市场,汪潮涌由纽约总部派往香港摩根·士丹利亚洲有限公司任高级经理,1995年被提升为亚洲公司副总裁并调任北京代表处,任首席代表。
      在摩根工作期间,汪潮涌直接参与和负责了为中国财政部、中国银行、中国东方航空公司、上海实业、北京大唐发电公司、北京控股有限公司等中国政府和企业的海外融资业务,海外融资总额达60亿美元。其中,包括参与我国财政部10亿美元全球债券的发行工作。
风势中找寻最佳角度
      1998年,汪潮涌主动求变,递上了一份辞职报告。面对外界对其嬗变的质疑,他选择了沉默。十余年后,追忆此段往事,他更愿意归结为又一次的顺势而变。其实早在1997年10月,中国电信在中国香港和美国上市,募集到42亿美元的股本时,汪潮涌就强烈地预感到当前中国对投资银行业务具有极大的需求。
      “当我回到大陆,置身于中国金融投资的第一线时,就发现中国金融业即将高速发展的这股势头远远超出了自己的想象”。汪潮涌站在海边,显然他已经意识到该是自己做点什么的时候了。于是一个念头进入他的脑海:该是我创业的时候了。
      俗语说得好,没有金刚钻别揽瓷器活。汪潮涌知道,不是所有的浪都要冲上去闯一闯的。冲浪高手不仅拥有过人的胆识,娴熟的技能也是必不可少的成功要素。“顺势,也要有掌控‘势’的能耐。反之,被大浪吞噬殆尽。”华尔街的历练,使得汪潮涌有了转变的资本。
      决定了要创业,可是金融投资可做的事情太多了,如何在这股史上难见的发展时机中,找到自己正确的位置呢?此时,汪潮涌在华尔街的经验派上了用场。细细品观高盛、摩根、美林的企业成长史和未来发展定位后,他找到了差异化的“信中利模式”,并把投资目光瞄准了中国巨大的市场空白——高成长的民营企业。
      汪潮涌从欧美成熟国家企业发展史上看到,中国未来的中小民营企业中,会有一批企业将成为未来社会经济的中坚力量。但这些民营企业能够得到的融资服务和投资服务却明显不足。当年汪潮涌与张朝阳在同一座大厦里办公,每次聊天时,都会听到张朝阳倾诉资金方面的困难。而在国际上一些大的投行对融资不到一亿美元的项目表现得“毫无兴趣”。
      为了筹集启动资金,汪潮涌把投资的EBAY、雅虎、INTELL等高科技股票通通卖掉,再加上他在华尔街11年的积累,等到1999年创办信中利时,汪潮涌手中已有2000万美元启动资金。
满月之时自会“潮涌”
      1999年5月,汪潮涌在国内注册成立了信中利公司。信中利当时开展的业务主要有两项:一是发挥投资银行中介作用,为企业提供融资、理财、并购等服务;二是信中利作为投资主体,对其看好的项目进行直接投资。
      万事开头难。让汪潮涌始料不及的是,公司还未起步,他就遇到了一场信任危机。由于国内的投融资事业刚刚起步,汪潮涌在当年很多中国企业家不知投资银行和VC为何物时,常常要“厚着脸皮、硬着头皮、磨破嘴皮”,煞费口舌地解释什么是投资银行与银行的区别,什么是收购与兼并。他无数次被定位成了“骗子”“大忽悠”,拒之门外在他看来算是不错的结果,有时甚至有人认定他是骗子,还会报警叫警察来。
      然而时过境迁,随着中国经济的迅猛发展,现在汪潮涌和企业家的对话已经上升到一个很高的层次,不再是IPO和纳斯达克,而是讨论如何实施MBO(管理层收购)、如何设计ESPO(员工持股计划)、如何引进战略投资人等。信中利和中国的企业家们在一步步走向成熟与规范。
      度过了适应期,信中利迎来了金融资本市场进入中国的大潮。信中利利用手中的资金,直接投资了15家美国硅谷和中国本土的高科技公司,为近20家高科技公司担任财务和融资顾问。他们的投资项目包括了PPLive、百度网络、华谊兄弟、瑞星科技以及“美洲杯”帆船赛的中国之队等。   (据《新前程》)
      汪潮涌在初期募集资金总额就超过了2亿美元,虽数额算不上特别巨大,但是这背后隐藏着一个鲜为人知的事实——这批募集的资金中有很大一部分是来自欧洲财富家族。据《新前程》

水之梦
2012-3-23 16:48
汪是在美国华尔街捞的第一桶金,他是学证券的,刚开始是做操盘手的。

使用 高级模式(可批量传图、插入视频等)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返回顶部返回列表官方微信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