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湖北蕲春县医圣故里网站——蕲州在线! 关注微信 关注微博 关注抖音 关注快手

蕲州在线

搜索
蕲春招聘网
查看: 1679|回复: 1

草鞋与皮鞋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2-1-21 21:20:37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一场雨下来,灰尘被冲得无影无踪,弯陡的山道间尽是些裸露的石子。
雨后山间的空气格外清新,偶尔几声鸟叫,让人好不惬意。
弯陡的羊肠道上,两双脚在丈量;草鞋在前,皮鞋在后,草鞋被磨得薄薄的,后足有些破损;皮鞋却是黑的,不时发出缕缕光亮。
在这条道上,这两双脚曾有过无数次同行。先是草鞋送布鞋,后是草鞋送球鞋,再后来便是草鞋送皮鞋。能长年累月穿上发光的皮鞋,这意味着皮鞋人已把这条道的源头变成了他遥远的故乡。皮鞋人间或回来一次,这也是一两年才有的事。
六十多度的斜山道上,草鞋迈得和皮鞋一样艰难,虽然皮鞋空着手。两只提包和两条蛇皮袋所构成的"吱嘎"担子,将背如蜗牛的草鞋人压得腰弯气喘。
"爸――我来挑吧!"后面的皮鞋人喘着粗气说道。
"我顶得住。"草鞋人汗流满面地说。一张蜗牛背,驮着一副"吱嘎"作响的担子往上爬。
"啪――"担子变成四个包,顺道滚到皮鞋边。
草鞋人跌进山间杂草中。
"爸!怎么了 怎么了 "皮鞋人飞奔过来,草鞋人却很快立在山道上,只是鞋上染了一道血。但草鞋人似乎很乐观,话中带笑。
"爸,我来挑吧!"皮鞋人抢着担子,说。
"刚才是草鞋让树根挂了一下跌的,没事,我还能走一程。"草鞋人执意不让。
"伟伟听话么 "草鞋人已是第三次这么问了,话刚出口,草鞋人便意识到自己在傻问。然而没办法,草鞋人知道:只有这样,才不觉得压力下的艰辛。
"很听话,他常常念着爷爷呢!"皮鞋人觉得前面的答话可能都不中老父之意,因此这次增加了后半句。
在"吱嘎吱嘎"的重压声中,草鞋人问了许多城里的事,并在做人做官问题上千嘱万咐,皮鞋人回答得满头大汗。
"爸,我来挑吧,你已挑了一个多钟头了。"皮鞋人双手抢担,请求说。
"下了这道坡,再走三里路,就是马家溪的枫亭口,到那你再挑吧!"草鞋人移动着带血的草鞋,撂出一串话。到了枫亭口,草鞋人果然将担子交在皮鞋人肩上去了,自己在后面拼命擦汗,然后作悠闲状。
皮鞋草鞋在马家溪镇街道上移动着。
马家溪居民们给了草鞋人很高的评价:养了个好儿,城里能作官,乡里能挑担,真是个大孝子。
草鞋人很宽慰,从皮鞋人衣袋里掏出翻盖烟不停地丢给众人。
走过不到一华里的马家溪路段,又是一段漫长的山间无人道。草鞋人从皮鞋人肩上夺过担子,驼腰前进。
望着前面草鞋人挑担子的背影,皮鞋人在后面流着泪。。。
发表于 2012-1-22 14:09:08 | 显示全部楼层
父子情深啊
使用 高级模式(可批量传图、插入视频等)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返回顶部快速回复上一主题下一主题返回列表找客服官方微信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