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湖北省黄冈市蕲春县新闻门户网站——蕲州在线! 关注微信 关注微博 关注抖音 关注快手

蕲州在线

搜索
查看: 6133|回复: 17

少年的记忆(长篇)(连载)(原创)

蕲州伢
2012-12-24 17:24
奔三已过,直奔不惑之年。回想起往日,还有一些片段。

在那个年代,九年义务教育还是口号,记得用拿一摞5元大钞交学费。

在那个年代,蕲州一小还是五年制,坑爹啊,我转过去的时候故意留了一级,结果第二年改成六年制了,多读一年。

那时候,包子1角钱一个,后来1毛5,我只好改吃烤的盐卷了,后来那个也涨价了,我告诉妈妈,三毛钱早餐不够了,妈妈法外开恩,以后都是四毛。

记得一小旁边那个炒粉,尤其是牛肉粉,超级好吃,直到现在,再没有吃过那么好的牛肉炒粉了。记得最开始是3毛钱一碗,后来是5毛,于是攒钱,隔几天吃一次。小学没读完,这家店关了。现在有的那一家,就是和一小门口平行的哪一家也开了好多年,至少15年了。感觉味道远不如关门的哪一家。

还是早餐的事,读初中以后,早读先买一杯豆浆,早读完之后,一碗清汤,那时候都是用猪肉,用瓷碗,很香,一根油条,一份炒米粉或宽面,再来一个肉饼,一共只要2块5。肉饼尤其好吃,油煎透了,很香,很脆。

冰棍是5分钱一根,买了马上就成为孩子王,谁都想上来舔一口。

5分钱的酸梅粉,小塑料袋里面有个小勺子,小勺子的柄做成一些粗劣的卡通像。记得瓜子是5分钱一酒泡,很小的酒泡,瓜子都是先嘬,嘬到没味道的时候才嗑开吃仁。

幼儿园的老师会在每个月月头在我们手上写上带几块钱,带几斤米,让我们回去给妈妈看。

那个时候最重要的娱乐是玩三角板,到处捡烟盒,红金龙是高级货,一般都是大公鸡,游泳之类的,那个时候很痛恨大重九,因为它是硬盒的,折不了。三游洞是甜烟,偷偷抽过,味道到现在还没忘。玩的规则是比多少,多的就可以先来。玩法有两夹,三夹,四夹,抓,还有放在地上扇的。

后来烟盒难捡了,就开始玩弹簧板了,就是拿几张纸折成四角板,然后将别人拍翻面就算赢。

什么跳皮筋,跳房子,踢毽子,玻璃球,滚铁环都是后来的事了。

那个时候还有个超酷的,叫火炮枪,就是把自行车链子拆几个下来,弄个铁针通在眼里,然后栓一根皮筋做成枪的样子。玩的时候就把火柴头刮在里面,前面插个火柴棍,扣下扳机就可以发射。话说还是挺危险的,所以很快就禁掉了。

也有杀伤力弱一点的,是用圆珠笔芯做的,将笔头用牙齿咬掉,把里面的油吹出来,插一句,如果你放在水里,油会慢慢溢出来,感觉相当好。里面搞干净后,把一头用牙齿咬小一点,再找一个捅棍,一般是粗一点的小铁丝,两头都用橘子皮扎一下,然后从没有咬的那一头用捅棍捅一下,前面的橘子皮就可以飞出去弹到人了。这把武器,老少皆宜,尤其是嬉戏女同学,特别给力。

今天先到这里吧,要下班了,明天继续。

血仍未冷
2012-12-24 17:51
真让人怀旧。顶顶

蕲州伢
2012-12-25 08:51
人气不咋地啊,可能是同龄人太少了,缺乏同感吧,没关系,继续八,就当自娱自乐。

那个时候蕲州每年都会下雪的,而且下的很大很大。积雪最厚的时候能没过膝盖。河里一到冬天就结冰,最厚有一尺多,我们都喜欢到上面玩。少年时代的两次落水都在冬天,都是掉到冰窟窿里,还好那个时代流行大棉袄,沉不下去,才捡回来一条命。

冬天每家的屋檐下都会掉下来长长的冰柱子,经常会掰两根下来,在手上把玩或者舔一舔,在那个年代,这是冬天为数不多的欢乐之一。

过年的欢乐时光是从电光炮开始的。把爸妈买回来的整挂鞭炮偷偷地拆散,插在冬天的泥地里,一炸一个小坑,无聊但很快乐。有时候也会用玻璃瓶罩着,看着它被爆炸的气浪冲起来,里面烟雾缭绕,觉得硫磺味就是过年的味道。

曾经有一段时间,每天大清早有人沿路叫卖早餐,至今还记得他的吆喝:油条、盐卷、油箱、欢喜坨、白馍、炕饼、发糕哇。带一点点地方口音,天还没亮就在喊,每次听到了,就会央求还没睁开眼睛的父母去买,攥着几毛钱,打开门,大声喊:我要买。然后就会听到爽朗的声音回应:好,马上来。

小时候最喜欢的娱乐就是打土仗。那时候村里总会有一些破旧的土房子,我们就在里面进行战斗,幻想自己是各种战斗英雄,各种土疙瘩满天飞,砸到人的情况很少,也很少出现什么流血事件,但是总免不了一身土,回去被妈妈狠拍几下屁股。

乒乓球,水泥台,那个时候可是奢侈货。谁要是有一副乒乓球拍,哪怕是光板的,上面没有胶皮,那么他也会成为当之无愧的老大级人物。在水泥台中间搬上几块砖,算是楚河汉界,就可以开打了。如果人多,就要点兵点将了,有球拍的是老王,有10几条命,大将也有好几条命,最低的喽啰兵只有1条命,往往好不容易轮到自己了,上去,人家一个发球没接住,完了,还没握热球拍就得重拍。那个时候,总是用热切地眼光希望老王能点自己为将,嗯,那种期待的眼神,现在想起来,心酸又向往。

积木、变形金刚离我们还很遥远。充其量就是自己找一块黄土地,挖几块粘土,然后不停地在石头上摔打,然后做成手枪的形状,放在太阳下晒干,等到开学的时候,拿到同学面前威风一下。

草鞋
2012-12-25 09:16
儿时的记忆,充满了朴实!  希望看到续集。。。

依墨子
2012-12-25 09:44
很小很小的时候,印象中冬天才会有大雪。和堂哥堂姐们在家门口做了个比我爸爸个头好大的雪人。现在没这么大的雪,真可惜!那个冰柱曾经还吃过,当时怎么不感觉冷啊!

细水长流
2012-12-25 10:57
那时候,我们很小。。。。。。

蕲州伢
2012-12-25 11:12
继续八点东西吧

小时候,公路叫“汽车路”,每次看到有车过,都能追好久,那个时候觉得柴油机的尾气味道真的很好。当时曾想过,如果能上去摸摸方向盘,那该有多美好。现在自己有车了,看到喷黑烟的车,却再没有了当年的感觉。

那个时候,路上的车最多的就是手扶拖拉机,我们叫“青蛙(KEMO)头”,还有“神牛”拖拉机,发动的时候拿一个摇把,拼命地摇,车才会发动,冬天的时候,还要拿个火把烤着,然后才能点着火。张扬的发动机,在“突突”的声音中,带走了我们所有最美好的幻想。

读到小学最后两年的时候,当时的神级的食品出现了“北京方便面”,里面只有一袋调料包,没有油包,没有脱水蔬菜。那个时候的北京方便面,几乎可以和高级奖励挂上钩。哪怕被父母打的再痛,只要有一包北京,马上破涕为笑。

后来,小浣熊干脆面也横空出世,和北京方便面一起,成为我儿时记忆的“绝代双骄”。

所以,我现在还保留着凡是吃方便面,必定干吃,扔掉油包和脱水蔬菜。我到现在都没搞明白,方便面泡水,还有什么吃头?方便面泡水,那还叫方便么?

今天在论坛上看到有人晒“苕粑儿”,说实话,我向来不爱吃,相比而言,我更喜欢吃油条。记得一小以前有一个卖热干面的老户,前几年回家,还看到他在二中门口摆,一个精瘦的男人,脸上好像还有颗痣,看到我,还问我,好多年没看到你了哦。我差点泪奔啊,那一年离我上大学已经十多年了,难为他还记得我。

其实他家热干面不好吃,但是醋很好,醋不浓,像水一样,有点甜,我每次都倒很多,醋没过面,然后拿油条蘸着吃。估计是因为这一点,他对我记忆特别深刻。

希望他还继续摆吧,有机会回去再尝尝。不为美食,只为记忆。

先到这里吧,下午看再写一点上来。

依墨子
2012-12-25 14:01
LZ这段主要回忆零食,下段回忆啥啊

夏日羔羊
2012-12-25 14:02
深有同感

血仍未冷
2012-12-25 20:44
勾起我们儿时的回忆。

蕲州伢
2013-1-2 10:39
最近比较忙,没有持续更新,现在偷得一点闲暇,继续八:

记得那时候干过一件蠢事,有一次上课之前买了一根冰棍,没舔几口就上课了,于是偷偷地放在文具盒里,结果下课的时候发现冰棍没了,还以为是谁偷了,冤枉了好几个同学,还哭了好大一会。

那个时候的文具盒一般是铁的,很小很窄。高档货是塑料的,上面有一个吸铁石,可以吸住。

那个时候自动铅笔是个高档货,上笔芯的,有0.3、0.5和0.7的。笔芯是用一个小塑料盒装着的。最大的印象就是笔芯容易断,而且自动铅笔很容易坏。

那个时候的书包是布的,军绿色的居多,前面还有两个宽带扣,背上去觉得倍威武。后来才出现所谓的双肩包,那个时候我已经读初中了。

现在的玉桥影视以前是玉桥网吧,蕲州镇第一家网吧。我读高三的时候开的。高三毕业之后我去玩过一次。第一次发现电脑除了打字之外居然还有其他的功能。当时有个游戏叫红警,每次点开图标进入游戏的时候是黑屏,我以为死机了,把人家电脑搞坏了,于是就直接按开关电源关掉。几次下来,旁边有个小家伙看不过去了,教我怎么玩,结果就是,我出钱,他在玩,我在看。

电脑那个时候离我们很遥远。最多的娱乐工具就是小霸王,记得是成龙做的广告,广告词是:我用拳头打天下,我儿子用小霸王打天下。那个时候,很多小卖铺都有小霸王,配上电视机做屏幕,玩一个小时几毛钱,那是天价,我最多也就是矗在旁边,看人家玩,一站站一天,也不累。

后来,家人买了一个手里玩的老式游戏机,只能玩俄罗斯方块这种简单的游戏,黑白屏幕,我一直玩到高中,不过很厉害的说,我九级开始,都能打到几万分。

少年时代最爱的还是去偷东西,去玻璃厂偷玻璃,去瓷厂偷碗,去马路上捡车上掉下来的碳,去马赛克厂偷马赛克。记得玻璃最便宜,几分钱一斤,铁最贵,2毛多。记得有次捡了块铁,卖了一块多,觉得自己倍富有,攥在手上生怕掉了,天很热,最后钱都湿透了。赶紧去游戏厅换了几个游戏币。

那个时候蕲州很多游戏厅,大部分都是三国志,那个时候三国志是老三国志,没有圣剑,不可以放火,就是老老实实地打,我最多一个人打到曹仁,那一关最难打。记得杀完三个妞那一关可以吃包子,兴奋地能把摇把摇断,老板很心疼,每次都过来说我。

那个时候,游戏厅里的四兄弟很火,老大很瘦,拿两把尖刀,老二很酷,戴个墨镜还能放火,老三是个忍者,老四是个小孩坐个机器。这个我是玩不好的,一般第二关就挂。

那个时候街头霸王不要太火,后来出了超级版,都玩小红小白,没啥意思了。

还有个游戏叫刀剑斧,三个角色,一个刀一个剑一个斧头,觉得操作特别酷,但自己真的不会玩,经常第一关就挂,现在想起来看到第一关那个BOSS,心里还有阴影。

那个时候游戏币一块钱5个,在那个早餐只有3毛钱的年代,这意味着什么?大家心里很清楚,所以玩不好也是正常的,因为绝大部分时候都只能凑在旁边看,实操的机会太少。

后来我们发明了一种方法,不投币也可以玩,就是把操作台翻起来,用手一钩投币口,就等于有一个币了,后来老板就在操作台加了一把锁。但是这就可以难倒我们了么?嘿嘿,太小看我们的智慧了,我们又发明了一种方法,就是用一根铁丝,前面做一个小钩子,然后捅进投币口,一钩就等于投币一次。你以为我们会告诉你,我们都是集体作案,先一帮人围着机器,掩护勾币的人么?

积木绝对是个奢侈货,一套?你想都别想,偶尔捡到一两个散的都能玩好久。那个时候积木比较呆板,都是方的圆的,现在想起来,不仅不能开发智慧,还会让我们智商降低。

先八到这里吧。

傻傻的孩子
2013-5-7 15:45
说的真好 支持你

草鞋
2013-6-28 15:05
楼主说的哈是那个事...

oak_echo
2013-10-29 18:02
用蕲州话写舍...

wsxqq123
2013-10-29 21:03
楼主写的不错  支持一下 希望继续

一间客栈
2013-11-16 15:57
楼主应该是70后的吧,厉害,写的我都经历过,佩服{:soso_e179:}

rhaike
2014-3-20 13:38
我爷爷在1936年从蕲春参军出发,顺长江到了江西省九江,然后到咸宁,然后结婚,生了我爸爸,爷爷在1941年去世,没有交待,爷爷只说在蕲春县 蕲州 东门,张家巷  ,有一商号    “王胜祥”   ,,,,, 在1960年我爸写信到蕲春县公安局查,没回应,现在我爸有75岁了,  我想查   到  我爷爷  的家   及  现有的家人 ,请帮我,      QQ号  173583668     邮箱 szswcb@163.com  

rhaike
2014-4-8 18:25

我爷爷1907年出生蕲春蕲州,在1936年从蕲州参军出发,顺长江到江西九江,再到咸宁市,然后结婚,生了我爸爸,爷爷在1941年去世,没有交待,爷爷只说在蕲春县 蕲州 东门,张家巷  ,有一商号    “王胜祥”,我爷爷身高1.76米,有文化。能写文章。 家里有好几兄弟, ,,,,, 在1960年我爸写信到蕲春县公安局查,没回应,现在我爸有75岁了,  我想查   到  我爷爷  的家   及  现有的家人 ,请帮我,联系电话  13713819408      QQ号  173583668     邮箱 szswcb@163.com
本主题由 阵雨 于 2014-4-6 17:06 移动

使用 高级模式(可批量传图、插入视频等)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返回顶部返回列表官方微信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