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湖北省蕲春县蕲州镇地方门户网站蕲州在线! 手机访问 关注微博 关注微信

打开微信扫一扫

蕲州在线微信二维码

蕲州在线

搜索
查看: 1448|回复: 7

转蕲春论坛最近热帖--蕲春改革成果回顾 很真实写照 值得推荐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2-10-4 19:41:15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首先声明:发这个帖子,并非对某某人或者某某部门的批评,因为这时候的批评毫无意义,这时候的批评也根本找不到落实的人。在当前县领导班子“跨越建成现代化中等城市”的规划及行动之下,我同样无法批评这规划是否合理,是否经过严谨的论证,是否代表了民众的意愿,是否有持续性?我所想要做的只是用事实提醒大家:当我们打算尽有限资源构筑宏大远景的时候,更重要的是睁开眼睛看看我们的周围,那些曾经的远景宏图的现实状况。也许,在看清了现实中的历史宏图后,我们可能会明白,创造宏大远景的真实意义。我从不怀疑领导们的有所作为的发心,我只是想提醒他们更应该为关系到我们全体蕲春人民的决定认真负责,或许在若干年后,他们面对自己的作为,会少一些愧疚,多一些心安,而我们所有的蕲春人民也就会对他们多一些感激,少一些唾骂。
       蕲春县的改革,从某种意义上来说,是从刘友凡开始的。直到现在还有很多人,面临改革争议时都喜欢用刘友凡书记当年所修蕲太公路为证(且不论当年蕲太公路只是在原有路线路基上调整并铺黑,并非新修,成本压力远远低于新修公路,也并没有多少人反对修路这件事本身),很多人大概忘记了或者故意忘记了他当年的规划战略是以蕲州为重点,以医药为中心以李时珍为起点展开,其建设规划也是从蕲州铺开,那么当年他倾全县之力耗费巨资在蕲州进行的重点建设,现在的情形如何呢?我们不妨亲临现场一路看去:




7 天前 上传下载附件 (157.61 KB)

上图是过牛皮岰不远,进入蕲州第一个加油站和原美华化工厂之间的十字路口,原规划中安放李时珍铜像的地方,听很多人讲,做铜像没钱,改为石像,后来又改为水泥像,十几年前我还见过一个大大的水泥墩子上一个小小的李时珍上半身像,现在是啥都没有了。在这个十字路口的西南角有一座空置的高楼,大门封闭,墙面蒙尘,据说是当时建设的邮电大楼,



7 天前 上传下载附件 (169.59 KB)

上图中的建筑地块是蕲州大道时珍花园宾馆对面的沿江地块,原规划中的滨江广场,是拆掉原蕲州汽车站等一些单位和民房后预留的地块,在空置了十来年后终于又变成了住宅。
从这个地方向西一直到蕲州玻璃厂,为了修这条蕲州大道,蕲州很多企业都倾力支持,有些原本在盈利的企业(如蕲州钉丝厂)因此大伤元气不久即倒闭,而现在这些企业倒闭后买地的钱都不能解决退休职工养老保险的问题。



7 天前 上传下载附件 (232.21 KB)





7 天前 上传下载附件 (206.47 KB)

以上两图为当时重金所建的药商楼。药商楼主楼大门内是蕲州实验小学,在蕲州成为国家级中药材市场的前三年,这里是蕲州药市的中心,蕲州药市从江边开始沿时珍路一直到蕲州体育场,时珍路两边所有建筑,无论企业还是民宅都在沿街的一面被改造成明式建筑样式,将一条街包装成古街市,记得当年有朋友来看后无不惊叹。但在药市成立后,我们的政府并没有将支撑药市的中草药种植业扶持发展起来,导致药市缺乏核心竞争力而迅速败落,在药市还没有搬离蕲州的十年前,这座药商楼就已经商去楼空,而今除了北边部分建筑成为蕲州工商行政管理所的办公场所,另外有很少一部分被当作住房出租,一半左右的建筑空置,大部分建筑构件因长期空置已经脱漆损坏。



7 天前 上传下载附件 (181.63 KB)

上图是在明代蕲州玄妙观原址上复建的玄妙观——李时珍医院门诊大楼。也是当时政府花重金的重点建设,虽然随着药市的败落,蕲州人口外流和私人诊所的增多,但这个建筑依然能给蕲州人们提供必要的医疗保障,也是当年众多重点建设中唯一没有贬值浪费或者损坏的建设,事实证明关乎民生的建设才能为民众提供长远利益。



7 天前 上传下载附件 (200.53 KB)

上图是蕲州体育场主体及广场,这里在以前是每年药交会的主会场,在药市萎缩时期,这里便成为药市的唯一据点,十多家药商在这里坚持了十几年,维系着蕲州中药材市场的命脉。以前,每一年临近药交会,就会有人整修道路门窗,清理广场荒草,现在药市搬迁,荒草自由地生长。



7 天前 上传下载附件 (183.12 KB)

这是体育场的走廊,门窗剥蚀残破,天花变形零落,里外上下蒙尘,两层四周全都一样,令人不忍看下去,还是到里面看看吧




7 天前 上传下载附件 (184.01 KB)

你没有看错,上图就是蕲州体育场主席台,也许你还可以找到一两个没有损坏的椅子,洗去厚厚的尘灰,你还可以坐下来,看看面前曾经举行过多次大型演出的万人体育场,缅怀昔日的辉煌,但在你缅怀过去之后,眼前茂盛的绿色一定会令你浮想联翩。



7 天前 上传下载附件 (247.18 KB)

这就是体育场主场地,往日柔软平整的进口草坪已经无影无踪,只有满场茂盛的构皮树围剿着芦苇和茅草,如果不是体育场外围的住户年年砍去当柴烧,现在,这些构皮树绝对不会只有两三米高,据周围居民说里面常有野鸡野兔出没,蛇鼠更是常客。



7 天前 上传下载附件 (229.02 KB)

体育场,万人体育场,据说有附近居民有意租用这个封闭的场地养鸡养羊,当然这个想法不会有人答应,记得文革时的话吗:“宁长社会主义的草,不种资本主义的苗”,这些构皮树和芦苇茅草定是不是社会主义的呢?



7 天前 上传下载附件 (203.97 KB)

场中竞争太激烈,还是翻过墙在观众看台上舒服一些,虽然看台上没有土,可厚厚的灰尘还是很有营养。



7 天前 上传下载附件 (407.94 KB)

这还是看台,你没看错,这是地耳,在杭州土菜馆可是山珍,八十元一盘,会弄的喜欢吃的不妨来采收,保证一抓一大把。



7 天前 上传下载附件 (189.08 KB)

上图远处是原药都宾馆,这可是当年鄂东十分稀有的三星级宾馆,曾看过报道,因为旅客很少,被赌徒看中开发成赌场,后被省市公安一锅端。荒废十来年后据说150万卖给汪潮涌先生。



7 天前 上传下载附件 (255.53 KB)

药都宾馆,在汪潮涌先生收购后改名李时珍假日酒店,正在营业中。有人说150万是贱卖,我却感谢汪潮涌先生,要不是他,估计过几年,破败完了还能值150万吗?不信我们从这里向西走,湖的西边,去看看蕲春县教授名人馆。



7 天前 上传下载附件 (109.56 KB)

从李时珍假日酒店的对面,沿着这条湖中土埂,不足百米,就是蕲春县教授名人馆。



7 天前 上传下载附件 (307.96 KB)

蕲春教授名人馆,锈迹满布的大门虽然敞开,但野草灌木已经封住了大门。



7 天前 上传下载附件 (294.98 KB)

趟过灌木进入院内,南边靠墙是垄菜地,北边是棉花,通向展馆的路已被青藤荒草上下左右封住,仅仅留有一个洞口,暗示着这里曾经是通道。



7 天前 上传下载附件 (305.85 KB)

青藤掩盖之下是绿竹和荒草,还有厚厚一层腐草和落叶,走在其中,忽然想起李白的诗句“绿竹入幽径,青萝拂行衣”,此刻竟然是如此真切,然而我的心中却没有体会到半点诗意。



7 天前 上传下载附件 (279.97 KB)

穿过幽径,再趟过一片茂密的茅草,也就十来米的样子就到了蕲春教授名人馆的正门,两边的红叶景观树和绿竹依稀显示出展馆当年的优雅和精致。



7 天前 上传下载附件 (273.99 KB)

大门额上是曾任湖北省委书记王任重同志题写的馆名,倘若王老健在,看到这等景象,不知作何感想?我同样无法想象那些曾经被录入资料在这里展示的蕲春县教授名人老乡们看到这样的景象,会作何感慨?我更无法想象,自刘友凡开始直至今天的历届蕲春县主要领导和改革决策者们看到这样的景象,会不会脸红?我也不知道,他们有没有在这里来看看?



7 天前 上传下载附件 (244.82 KB)

王老的题匾挂在高处还算好的,廊下的石碑就没有这么幸运了,不知何时四分五裂。



7 天前 上传下载附件 (250.71 KB)

看看残碑上的部分字迹,就可以断定这块碑最低也是上世纪初的文物,未能洗碑研究碑文,不详所记内容,但书法端严,刻工精美,这样的碑在蕲春并不多见。



7 天前 上传下载附件 (203.42 KB)

穿过后门,沿着屋廊几乎被藤萝杂草和竹子堵的严严实实,后边二十来亩的园子被附近村民种上了棉花、芝麻和红薯等庄稼,使这荒芜的园子有了一些人的气息。我问园子里劳作的大爷,药都宾馆卖给汪潮涌了,这个是不是也卖了?大爷说你想买啊?这个听说不准卖的。我问既然不卖怎么没人看?大爷说听说有人看,就是冇看到人。我随口一句这个样子都没人心疼啊!大爷说哪个不心疼?哪个不骂娘老子?果好的地果好的屋哈给那些报应儿浪败了,这些败家子冇的法!



7 天前 上传下载附件 (221.04 KB)

进门,西边展厅,一片狼藉。



7 天前 上传下载附件 (186.05 KB)

东边展厅,同样一片狼藉,沿此楼梯上去看看。



7 天前 上传下载附件 (179.73 KB)

楼上大厅,更加狼藉和破败。



7 天前 上传下载附件 (196.03 KB)

两边天台,都已经成为藤萝的领地,琉璃瓦也被藤萝扒去不少。



7 天前 上传下载附件 (125.99 KB)

主楼的顶不知何时被摘了,或许就是某些决策者升迁之日?



7 天前 上传下载附件 (74.2 KB)

所有的门窗全都坏了,无一保全,只有破落的窗外,湖山依旧,听老人说那最远处是银山,山上已经被挖得不成样子,山下也被农药厂污染得很厉害,好多人都得病了。

        以上照片里的景物是绝对真实的,曾经的改革成果,也是到目前为止,最令蕲春人称道的改革成果。我曾经在多位朋友并老乡的口中听到对刘友凡书记那次改革的称赞,这些朋友有蕲州人更多的是蕲州之外的蕲春人,其实我虽然对建设这么大一个体育场和在这么一个湖边坟场旁建设名人馆无法理解,但还是赞同刘友凡书记的主要改革方略。但是,我们都有一个共同的遗憾,或者说是愤怒,这个改革方略为什么没有持续下去?
       同样,为什么大多数继任者要抛弃上一任的规划,重新另起炉灶搞出又一套规划?蕲州李时珍医药已经被改嫁了,随后的石材开发除了把蕲北的自然山川破坏得千疮百孔,规划中的“鄂东石材城”和“鄂东家具建材城”又在哪里?同样,在改革开发二十多年间,我们蕲春县有多少套领导型的规划?又有哪一套领导型的规划是健康成长的?又有哪一个产业形成了规模(更别说形成活的产业链)?
       曾经有一位企业家告诉我:没有哪一个人或者哪一个企业能够制定出完美的规划或者战略,重要的是规划的可行性和执行的踏实和坚持;一个领导人最重要的能力不是创意发明,而是充分利用有限资源保证计划的坚决执行;一个好的领导人可以将不好的规划执行出好的结果,而一个无能的领导人会将好的规划执行出坏的结果。
       有没有对规划的可行性进行严谨的论证?有没有对规划的后果进行详细的分析推算?有没有为规划进行广泛的意见征集?我们某些领导有没有以自己的个人意愿为规划?如果将民众委托的公权力进行拍脑袋式的决策,最终的结果只会是将有限的公众资源偷作个人政绩资本,这样的官僚,无论如何理由多么冠冕堂皇,规划如何宏伟灿烂,最终只会祸国殃民。
       为此,我希望蕲春不再有空落的药商楼,不再有荒废的万人体育场,不再有荒村鬼屋式的教授名人馆,不再有小儿涂鸦式的领导规划,希望我的希望不是秋天的童话。





补充内容 (2012-9-28 10:07):
两千五百年前,先圣老子就说过:信言不美,美言不信。现代人也常说:真善美是人的境界,但善言和美言大多数人都喜欢,唯独真言却没几个人能面对,因为真实就是真实,没有面子可言,接受真实需要勇气和智慧。
回复 百度谷歌雅虎搜狗搜搜

举报

发表于 2012-10-4 20:30:41 | 显示全部楼层
蛮不错的,蕲州还有思想者
发表于 2012-10-5 12:19:10 | 显示全部楼层
原帖地址找不到
是不是被和谐了?
发表于 2012-10-5 16:54:20 | 显示全部楼层
应该是被和谐掉了,刚才搜索了一下,找不到
发表于 2012-10-5 17:06:33 | 显示全部楼层
这种帖子能在蕲春论坛上存在这么久应该是蕲春论坛的一个进步,或者说是某人的一时疏漏。只要是谈论政事,若不是歌功颂德,表面和谐的帖子,一般很难发的上去的,相比之下,蕲州论坛还是讲明主,讲言论自由的,要进步许多!
   其实有问题还是要讲的,有争论不怕,起码能让问题表面化,让大家都知道,理越辩越明,一味防堵回避是没有用的
发表于 2012-10-5 18:14:27 | 显示全部楼层
无能的县政府,你们看了这些感想如何?
发表于 2012-10-7 08:27:30 | 显示全部楼层
为了这个体育场,毁了我们东门多少沃野良田其中就有我们家的菜地。还有一座寄托我儿时记忆的东门砖瓦厂。当时搞拆迁完全是强拆,不管你同意不同意,并且可恨的是连半毛钱的拆迁费都没有。
发表于 2012-10-11 21:02:53 | 显示全部楼层
怎么看不到图片啊
使用 高级模式(可批量传图、插入视频等)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返回顶部快速回复上一主题下一主题返回列表找客服手机访问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