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湖北蕲春县医圣故里网站——蕲州在线! 关注微信 关注微博 关注抖音 关注快手

蕲州在线

搜索
查看: 5043|回复: 13

强烈质疑湖北蕲春建“蕲南新城”的合理性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2-8-10 20:02:03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一、“蕲南新城”必成“蕲南鬼城”
    湖北蕲春县搞得民怨沸腾的非法大征地(所谓“非法”是指蕲春大征地未获国务院批准)在县委书记徐和木的强力意志的推动下,依旧搞得如火如荼。鉴于大批退休干部都不支持甚至强烈反对大征地、大拆迁来修建所谓“中轴线”和“蕲南新城”,县委县政府七月下旬专门召开了一次老干会,会上着重宣讲修建“蕲南新城”对于发展蕲春的伟大意义,要求老干部统一思想,提高认识,立场坚定地支持县委县政府的英明决策。
    修建“蕲南新城”究竟是蕲春人民的福祉,还是现任领导留给蕲春县之当今以及不远的将来的一场灾难?这的确值得我们认真思考,我们需要从理性的层面对这一问题进行省察。蕲春县官方给出的理由是,建设“蕲南新城”的目的是要把蕲春发展成为中等规模的城市。首先要澄清“中等城市”这个概念。蕲春要发展的是一个行政区划意义上的中等城市,还是人口规模意义上的中等城市?1、行政区划意义上的中等城市绝无可能。目前的蕲春县在政区划上隶属黄冈市,黄冈市是中等城市,中央和湖北省目前丝毫没有、将来大概也不可能贸然改变黄冈市的行政区划格局,蕲春还只能是黄冈市下面的一个县,纵使有朝一日蕲春摇身一变,脱故入新,改县为市,那也还只是一个县级市,蕲春绝对不可能脱离黄冈市而成为一个行政区划意义上的中等城市,从目前可以瞻瞩到的远景来看,无论蕲春建一个“蕲南新城”还是建十个“蕲南新城”,都无法使蕲春成为一个行政区划意义上的中等城市。2、人口规模意义上的中等城市只是一厢情愿的幻想。蕲春建“蕲南新城”要将县城人口发展到50万,蕲州镇发展人口30万,刘河镇发展人口20万,总共100万人口。这样似乎就是一个中等城市了。蕲春县辖1311, 按照这个方案,用什么方式、措施把其余12个乡镇场的居民都迁移到这三个城镇呢?是政府出钱将房子做好无偿提供给百姓吗?这个显然不可能;是让那些乡镇场的乡民都到这三个城镇购房吗?如果是这样,就会出现以下情况:乡民没有购房能力怎么办?乡民有购房能力但不愿意来此三镇的任何地方购房怎么办?政府强制乡民从各乡镇搬到指定的三个城镇吗?到目前为止,除了历史上有湖广填四川的人口大迁徙之外,历朝历代尚未发现为了建所谓新城、发展中等城市而强迫人民离开家园故土的先例。退一步论,即使蕲春县委县政府动用行政力量把11个乡镇场的居民百姓强制搬迁到这三个城镇,蕲春总人口94.97万,也还差5万多口,这5万多人从哪里来?蕲春县领导的思路看来是这样的:一旦建起“蕲南新城”,蕲春就成了中等城市,成了中等城市,经济就发展起来了,经济发展起来了,就可以吸引外地人口迁入,此所谓“筑巢引凤”。这完全是蒙哄百姓的把戏,仅凭建了一些楼房就可以吸收外来人口吗?外来人口凭什么硬要来“蕲南新城”安家落户,成为常住居民?在目前以及可以预见的未来,世界上的欧美地区、亚洲其他国家乃至非洲人民渴望移居蕲春的可能性基本为零,国内的北京、上海、广州以及其他省份的百姓要来这个除了征地、拆迁、卖地之外便乏善可陈的蕲春县安居乐业的恐怕也是寥若晨星,我们再来看看那些毗邻蕲春的县市,其中黄梅为禅宗圣地,走的是重视文化传承和保护生态环境的发展之路,武穴早已是县级市,浠水、英山以及安徽太湖、宿松这些县各有自己的特色,这些邻县的百姓很难找到充分理由非要离开自己的故土家园来为蕲春建成中等城市添砖加瓦。如此看来,蕲春建成人口意义上的中等城市的构想完全不切实际。
    近年以来,如同病毒感染、瘟疫流行一样,一些城市大兴拆旧建新之风,银川新城、洛阳新城、昆明呈贡新城和鄂尔多斯康巴什新城纷纷出现,如今这些新城全都成为空城。其中最具典型意义的是鄂尔多斯的康巴什新城。鄂尔多斯因为矿产资源丰富,煤炭探明储量1676亿吨,占全国1/6,鄂尔多斯如今是中国产煤第一大市;稀土储量65亿吨;天然气探明储量8000多亿立方米,占全国1/3,近几年来一夜暴富,于是耗资50亿建康巴什新城,如今这座新城已成为名满天下无人居住的“鬼城”。再如云南昆明费资21.8亿之巨建呈贡新区,呈贡新区也成了空城。蕲春无论自然资源还是经济实力都无法和鄂尔多斯相比;作为一个以农业种植为主的山区县,蕲春的行政地位无法和作为省城的昆明相比,这两个地方已经为建新城留下惨痛教训,蕲春要建的“蕲南新城”无论从那一方面来讲都难逃类似的厄运,必将要成为下一座“鬼城”,“蕲南鬼城”。殷鉴不远,蕲春为什么还要执迷不悟,踵武其后呢?蕲春九十多万百姓注定要为当今官员的缺乏理性、急躁冒进承担一切后果吗?
    建“蕲南新城”除了地方官员为了搞政绩,卖土地,谋私利之外,根本问题在于蕲春的这种发展思路完全是步入误区。发展蕲春经济是否一定要建“蕲南新城”新城?建“蕲南新城”就一定能够带动蕲春的发展?把蕲春建成中等城市是否为最好的发展道路?就蕲春现有的城镇格局是否就一定不能发展?甚至会发展得更好?发展蕲春非要征地拆迁卖地破坏自然生态环境吗?这些问题值得蕲春那些完全被个人私利贪欲冲昏头脑的地方大员深思。我们再看,蕲春近年引进的一些项目基本是沿海地区淘汰的高能耗、高污染的一些企业,这些企业对于蕲春自然环境、生态环境的破坏显而易见。蕲春是医圣李时珍的故里,蕲春原本在蕲州建有药市,后来为了装点县城的门面,又在县城建征地2035亩(这当中有大面积农田被征收),总投资20亿元,建了李时珍国际医药港,蕲州的药市就此荒弃。如今,县城的医药港六百多套徽式建筑风格的商铺冷冷清清,正常开业的不过十来家。蕲春占地60平方公里来李时珍医药工业园,开工生产的没有几家。一方面是大征地,一方面是大量土地抛荒。杨四岭工业园附近就有大量土地抛荒,医药港附近原来叫“大垅”的地方先前是良田沃野,如今也因征地开发而变成了野草丛生的抛荒地。走在蕲春的街上,不时看见这样的标语:节约土地、集约用地云云,事实却是一方面把农民赶出自己的家园,强行征地,另一方面却在大量浪费耕地。
二、文化的缺失和虚无主义的泛滥
    蕲春对外宣传每每要说本县是“医圣故里、教授名县”。史上记载蕲春,“风俗淳古,”“风物秀美,”“人文飚发泉涌,”“士风以旷远为高,”这里曾经是人文鼎盛之地。如今,这个教授县有的只是官员粗鄙卑劣的贪欲,少的是典雅高远之气。蕲春县北部大同镇方桥村的群山之中原有一处乾隆年间的古建筑群小村落,飞檐翘角,背山临流,与山水浑然一体,极为难得,如今却将其粉饰一新,这座几百年的古民居建筑群就此消失了,它所蕴涵的历史文化的意涵也就销落湮沉,万劫不复。蕲春县城原有一座建于五十年代的“人民大会堂”,那里曾是蕲春几代人民的集体记忆,蕲春许多历史大事都与之相关,但是官员为了一己私利将其拆掉,高价卖给开发商。毁掉的是文化,赢得的是官员与商家的私利。文化无影无形却是最为真实的东西,一个地方选择什么样的现代化的建设模式,根本上体现了这个地方的文化精神。走在蕲春邻近的安徽金寨、太湖、岳西等县,就会发现那里少见类似蕲春的疯狂拆迁征地之举,有的是精细的规划,新建的村落依山就势,随地逶迤,人与自然和谐共处,体现了人对自然的一种节制和尊重,这背后就是安徽的一种深厚的历史文化。再看蕲春,走下黄黄高速公路,进入蕲春的蕲州通往县城漕河镇的那条县道,近十年来一直在修,笔者每次经过那里,都会看到一些路段在修,据说先后有几位官员因为修路贪腐栽在这条路上,但是这条“生财之路”仍旧在修,县城漕河到蕲州之间的大片良田被挖得百孔千疮,面目全非。走在蕲春这个“教授名县”,丝毫感受不到应有的人文气息。医圣李时珍曾是蕲春人民的骄傲,然而,医圣地下有知,一定会为自己身后数百年竟成为蕲春官员用以谋利祸民的幌子而痛心疾首!
    反观蕲春近年发展的轨迹,换一任县委领导,就要搞一些装点门面的大项目,大征地、大拆迁、大卖地,是他们的法宝,医药港,工业园,高尔夫球场,以及规划中的蕲南新城,无不如此。蕲春的那些发展都是脱离本地实际,照抄外地模式,缺乏创造性和前瞻性,目光短浅,急功近利,没有哪个领导真正潜下心来,认真研究一下蕲春的政治、经济、文化、资源的历史与现状,立足现实,放眼未来,寻找一条切实可行的持续发展之道。
    由此看来,近年来的蕲春主要领导缺乏对于民众的关怀,缺少对于自然的关切,骨子里是彻底的虚无主义者。所谓虚无主义是说这些领导眼中只有权力,向往的是如何爬上更高的权位,权力与权位之外,那些关乎民生疾苦、关乎蕲春未来的东西悉数落在他们的视线之外。蕲春的山山水水、良田沃野只是实现他们权力的对象与工具,当然,他们自身也只是上级官员实现自身权力的对象与工具,蕲春百姓的切身利益一旦成了他们晋级升迁的障碍,他们就可以利用手中的公权予以铲除粉碎,雷溪河大拆迁中官方筑墙围住居民房宅大门,为建“蕲南新城”,酷暑季节无任何安顿措施就要拆迁乡民住房,凡此都是铁证。权力崇拜归根结底起于蕲春官员无限膨胀的粗鄙卑劣的贪欲,贪欲终归是时间性的存在,那在时间中发生的一切贪欲终将连同那些官员一道熄灭于时间的深渊之中,杳然不知所踪。在这个意义上,蕲春主要官员不是彻底的虚无主义还能是什么呢?作为虚无主义者的蕲春主要官员而今炙手可热,不可一世,他们在蕲春的的历史上最终将留下什么呢?是千载骂名?我敢说,只要能够爬上更高的权位,他们不在乎这些。

 楼主| 发表于 2012-8-10 20:03:12 | 显示全部楼层

湖北蕲春县非法大征地、大拆迁 政府藉机搞政绩、卖土地

一、征用大面积土地未获国务院批准。     
湖北蕲春县赶在1八大召开之前,紧锣密鼓地为修建所谓“蕲南新城”进行史上以来最大规模的征地拆迁,到目前为止,官方没有公示这个项目征地的任何上级批文或者批文号码。根据规划,“蕲南新城”宽377米(围绕一条77米宽的“中轴线”公路铺开,公路两侧各留150米作为建新城的用地),从漕河镇付畈村九组一直向西延伸到管窑镇岚头矶,全长保守估计也在25公里以上,占地总面积至少942公顷。按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土地管理法》第四十五条之规定,征收“基本农田;基本农田以外的耕地面积超过35公顷;其他土地超过七十公顷的,”都要经由国务院批准。蕲春这次建“蕲南新城”所征用的土地既包括基本农田以及基本农田以外的耕地,还有山林以及大量农民的宅基地。作为一个县级单位征收如此大面积的土地,法定要经国务院批准,批文向社会公示后方能实施。可是,至今没有看到官方公示有关批文,当群众问及动员拆迁的政府官员:这次征地是否获得国务院批准?如果批准,按照有关规定,应该公示。官员回答:这个我们不清楚。这个回应只能理解为他们并没有看到批文。蕲春县委书记徐和木在一次讲话上说:“批了要建,不批也要建;有钱要建,无钱也要建。”由此可见,这个征地项目显然未获国务院批准。蕲春县委县政府在未获国务院批准的情况下大搞大面积的征地拆迁,这本身就是政府滥用公权的严重违法行为,是公然蔑视国家土地法规以及国务院的一项疯狂之举。蕲春县政府显然是要先斩后奏,来个既成事实,然后以此要挟上级不得不批准。特别要说一句,蕲春的不少干部,尤其退休干部对于修建中轴线和“蕲南新城”都不赞成。至于百姓,则街谈巷议,深恶痛绝。     

二、先拆迁后安置,违背国家有关规定。     
这条中轴线公路途径13个村,征收房屋660户,蕲春县政府办2012年104号文件规定,起步区域175户在2012年9月30日之前完成征收。目前正值炎天暑热,官员整天到农户家动员拆迁,有时搞到晚上九、十点钟,严重干扰百姓正常生活,有的农民叫苦不迭:“活不下去了,不想活了。”政府还利用官员与拆迁户的亲戚关系,令其入户动员拆迁,这是变相的“株连”式拆迁,而中纪委办公厅、监察部办公厅2011年8号通知明文禁止使用“株连”等方式强制拆迁。中纪委办公厅、监察部办公厅2011年8号通知还规定征地应该“先安置,后拆迁,”蕲春对于拆迁农户没有给出任何具体安置措施,而是让拆迁户投亲靠友,或者自己租房子。眼下酷暑季节,农民到哪里投亲靠友?种地的农民破家烂业一大堆,哪个亲友能够容纳无房的另一家人几年一直住在自己家里?租房补贴极为有限,根本不能支付一家几口人的租房款,一时间680户村民到哪里租房子?土地被征收,农民失去了生活来源,以后的生计怎么办?蕲春县政府根本不管这些,导致民怨沸腾,这是官方人为地制造农村不稳定因素。更为严重的是,对于拆迁的农户不准就地还建,而是把他们赶进异乡他地尚在规划中的十几层的小区高楼,农民的土地最终就被政府卖给开发商。中央屡次强调要稳中求进,蕲春则是疯狂冒进。     

三、蕲南新城,还是蕲南鬼城?     
蕲春县要建蕲南新城,官方给出的理由是:把蕲春发展成为中等城市,争取使县城人口达到50万,蕲州镇人口达到30万,刘河镇人口达到20万,总共100万人。这是很荒唐的一个构想。蕲春总人口94.97万,按照这种规划,即使把全县所有人口都聚居在这三个镇,还差5万人,这5万人从哪里来?官方认为,如果发展得好,自然会吸引流动人口。他们混淆了流动人口与常住人口的概念。流动人口不是常住人口,蕲南新城要吸收50万人口显然是指常住人口,这可能吗?蕲春县总面积2398平方公里,辖13镇1乡1场,若果所有人口都集中在以上三个镇,其他12个乡、镇、场的村民岂不是全部走光?村民走后留下的大量农田谁来耕种?岂不要全部抛荒?离开土地的农民以什么来维持生计?作为一个以农业种植为主的县,不抓农业以及相关产业,而大搞土地征收、卖土地建新城,这是蕲春的正确发展之路吗?这个思路骨子里还是一种赌博心态,靠建新城就能把蕲春发展得好的根据是什么?建新城就一定能够发展蕲春吗?不建新城就不能发展?如果发展得不好,那么蕲春新城发展50万人口就要落空,内蒙古鄂尔多斯耗资50亿所建的康巴什新城也曾想安住常住人口150万,如今已成为无人居住的“鬼城”,殷鉴不远,蕲春无论资源还是经济实力都无法和鄂尔多斯相比,蕲南新城一旦建成,势必成为“蕲南鬼城”。     

四、大拆迁实质是政府捞政绩,牺牲百姓利益铺平官员的升迁之道,卖土地官商勾结,大发横财。     
蕲春县的乱征地、卖地非止一日,每一任县领导为了追求政绩,都要搞一个大项目为自己脸上贴金,以此作为升官进爵的资本。搞一个大项目就要大拆迁。我们来看看这些项目工程的现状:      
1、李时珍国际医药港。蕲春是李时珍的故县,为了打医圣这张牌,1991年在李时珍的故乡蕲州镇修建了中药材专业市场,占地102亩,拆迁68户人家和一个砖瓦厂。2009年2月16日,蕲春县又在县治所在地漕河镇重新征地2035亩(这当中有大面积农田被征收),总投资20亿元,建设“李时珍国际医药港”,有了这个“医药港”,蕲州的那个耗资千万的药材市场也就基本上萧条荒弃了。人们都知道,这是蕲春县领导在搞“面子”,开发商藉机圈地,炒房地产捞“票子”。国家多次命令禁止重复建设,蕲春县委县政府领导为了个人政绩,置若罔闻。如今,占地2千多亩的“李时珍国际医药港”内有600余套明清徽式风格的商铺,偌大的医药港只在每年一度的所谓“医药节”红火一阵子,过后便冷冷清清,门可罗雀,平常时节开门营业的不过十来家,绝大多数铺面人走楼空,关门大吉。更为可笑的是,蕲春县的各乡镇都在医药港内设有门面,明眼人一看就知道这是政府行为,并不是真正经营药材生意,而是为了占满铺面,充数而已。     
2、李时珍医药工业园。换了一任县委书记,为了搞大手笔,建造李时珍医药工业园,园区规划控制面积60平方公里,如今县治附近的杨四岭的工业园内,真正开工生产的没有几家,在工业园附近,就有大量土地抛荒。     
3、现任书记徐和木不甘落后,要建“蕲南新城”。     
从这些大项目看来,官员并不是真正为蕲春百姓的利益福祉着想,而是搞面子工程,搞政绩。如果说前面几项大工程多少和经济民生有关,眼下这条准备修建的蕲南中轴线则除了占用农民大量土地,把农民赶进还建楼房(哪一年能够建好则不得而知),把土地卖给开发商,官商勾结,大发利市,破坏自然环境和生态环境,对于未来蕲春没有任何实质意义,而政府造成的恶果最终只能让蕲春的百姓来吞咽。可以预见的是,现任蕲春主要领导建新城势必留下一个乱摊子,当他任期届满之日,官职升迁之后,绝不会为他们今天的乱征地、不切实际的建新城所造成的恶果负半点责任。法国国王路易十四有句名言:“我死之后,哪管洪水滔天。”现任蕲春县主要官员则是:只要我搞政绩升迁,哪管蕲春乱象丛生。     
2012年3月5日,温家宝总理在第十一届人大会第五次会议明确指出:“土地承包经营权、宅基地使用权、集体收益分配权等,是法律赋予农民的合法财产权利,无论他们是否还需要以此来作基本保障,也无论他们是留在农村还是进入城镇,任何人都无权剥夺。要始终尊重农民意愿,即使是为农民办好事,也要允许农民有一个认识和接受的过程,不要追求整齐划一、一步到位。”蕲春县委和政府的做法显然与总理的要求格格不入,乃至截然对立。     
民心不可丧,民意不可违,对于蕲春县的这种违背民心民意的非法征地、拆迁、建“鬼城”的事件,强烈吁请上级主管部门予以彻查制止,追究那些践踏国家土地法规的县委、县政府主要官员的行政以及法律责任,使这个号称“医圣故里、教授名县”的蕲春根据自己的实际情况,真正走上正确的可持续性发展道路。
发表于 2012-8-10 22:56:07 | 显示全部楼层
     ,好!好!好!支持!!!
发表于 2012-8-11 14:36:52 | 显示全部楼层
很激动,顶一个
发表于 2012-8-11 20:08:24 | 显示全部楼层
淡定。。。。。。。。。。
发表于 2012-8-11 20:20:07 | 显示全部楼层
有见地。支持!
发表于 2012-8-12 10:50:52 | 显示全部楼层
不管如何,要以民生为主。
发表于 2012-8-17 20:54:48 | 显示全部楼层
大家转发此贴吧 凤凰网:强烈质疑湖北蕲春建“蕲南新城”的合理性
发表于 2012-8-19 10:33:28 | 显示全部楼层
顶!
发表于 2012-12-1 16:29:08 | 显示全部楼层
,好!好!好!支持!!!
使用 高级模式(可批量传图、插入视频等)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返回顶部快速回复上一主题下一主题返回列表找客服官方微信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