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湖北蕲春县医圣故里网站——蕲州在线! 关注微信 关注微博 关注抖音 关注快手

蕲州在线

搜索
查看: 1578|回复: 1

清虚观、玄真观源于蕲州玄妙观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2-7-26 00:00:06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清虚观、玄真观源于蕲州玄妙观

作者:王巧林



《红楼梦》一书,写了两座与贾府关系密切的道观,那就是清虚观和玄真观。实际上,这两座道观实为一观二名,它就是依据蕲州玄妙观变化而来。为什么说这两个道观是蕲州玄妙观呢?这是因为,我国虽然不少地方都有类似或完全相同名称的庙宇,但是,蕲州玄妙观非但历史悠久,尤其是有明以来方士炼丹一直在蕲州大行其道,这恐怕是全国诸多道观难以同其相提并论的主要原因,我们从李时珍的《本草纲目》里对于炼丹的驳斥可以看出。作者之所以一观二名,因为全国不少地方都有这两种名称的道观,这样一来又于史有据。因此,难以被人对号入座,这就是作者手笔含蓄的高妙之处。例如第二十九回,端阳节前夕,贾母带领众人前往清虚观打醮。阵容浩大,书里写道:

贾母坐一乘八人大轿,李氏、凤姐儿、薛姨妈每人一乘四人轿,宝钗、黛玉二人共坐一辆翠盖珠缨八宝车,迎春、探春、惜春三人共坐一辆朱轮华盖车。然后贾母的丫头鸳鸯、鹦鹉、琥珀、珍珠,林黛玉的丫头紫鹃、雪雁、春纤,宝钗的丫头莺儿、文杏,迎春的丫头司棋、绣桔,探春的丫头侍书、翠墨,惜春的丫头入画、彩屏,薛姨妈的丫头同喜、同贵,外带着香菱,香菱的丫头臻儿,李氏的丫头素云、碧月,凤姐儿的丫头平儿、丰儿、小红,并王夫人两个丫头也要跟了凤姐儿去的金钏、彩云,奶子抱着大姐儿带着巧姐儿另在一车,还有两个丫头,一共又连上各房的老嬷嬷奶娘并跟出门的家人媳妇子,乌压压的占了一街的车。

又如第六十三回贾敬死后,写到礼部代奏:

系进士出身,祖职已荫其子贾珍。贾敬因年迈多疾,常养静于都城之外玄真观。今因疾殁于寺中,其子珍,其孙蓉,现因国丧随驾在此,故乞假归殓。

书中前后所写的清虚观和玄真观,当指的是蕲州城东门外玄妙观。玄妙观位于昔日荆藩王都的门外,同东岳庙都在顾家全胜坊附近。昔日玄妙观占地数亩,殿宇宏伟。前为三清殿,后为玉皇殿。观内建有钟鼓楼、飞仙阁、通明阁等建筑。三清殿供奉的是道家神仙三清:玉清元始天尊、上清灵宝天尊、太清道德天尊乃道教诸天界中最高者。三清即道教对此三尊的合称。其塑像中为手执红色丹丸的元始天尊,左为手捧如意的灵宝天尊,右为手执蒲扇的道德天尊。玄妙观的墙壁上镌刻有老子《道德经》。据《蕲州志》载:

玄妙观,宋祥符间道士李可道创建麒山之麓。明洪武九年,道士王德荣迁建于东门外。天顺四年,荆靖王鼎建。正德年(间)荆王重修正殿,嘉靖二十一年,荆世子后修殿宇楼阁、行廊、月台,焕然一新。赀教柳道春督修。成化年间知府宋诚有记,嘉靖年间知府王俨有记,俱立碑石。今道正司在焉。(康熙《蕲州志·卷之四·建置志·玄妙观》)

历代荆王及其世子为何不惜重金钟情于玄妙观呢?这是因为,自古帝王追求长生不老,以祚天年,而历代荆王将此庙宇作为炼丹养生之所。为什么说清虚观和玄真观都是从蕲州玄妙观而来的呢?理由有三:

首先,就名字而言,清虚观和玄真观当是从道教“三清”而来。不可否认,虽然全国不少地方有这样的一些道观,但是,像蕲州玄妙观以炼丹著称于时的较少见。或许鲜有学者知道,蕲州玄妙观为南方正一道张天师最重要的道场之一,而且,历代玄妙观的道士都是师从龙虎山张天师的门下。明嘉靖、万历间蕲州的玄妙观,几成荆王、武昌楚王、承天(今湖北钟祥)兴献王诸王爷炼丹养生的基地,如此则不难知道嘉靖帝为何如此迷信丹药。即便是后来的若干年,这座玄妙观依然备受众王府青睐。有明以来,玄妙观主持炼丹的方士,便是南方道教正一道领袖张天师为首,即便是清初至民国初年这一长达数百年的历史时期,张天师在蕲州依然大行其道。无论是昔日荆王府的斋醮,还是蕲州地区重大斋醮法事活动,如重大旱灾、蝗灾或瘟疫等斋醮,都是由张天师主持及其在蕲地的弟子完成的,这是至今健在的八、九十岁蕲州耆老都知道的事。这或许就是蕲州玄妙观多少年来备受帝王、高道青睐的主要原因。例如,书中写到贾母一行将至观前,“只听钟鸣鼓响,早有张法官执香披衣,带领众道士在路旁迎接”之语,这与蕲州玄妙观建有钟鼓楼,以及昔日道士迎接荆王的故事也是相合的。

其次,书中贾母诸人坐轿子、宝玉骑马,可知这座清虚观在都城外。即便是贾敬炼丹之地的玄真观,也是在城外。而蕲州玄妙观就是在城外。尤其是写到宝钗、黛玉二人共坐一辆翠盖珠缨八宝车,迎春、探春、惜春三人共坐一辆朱轮华盖车。这“八宝车”、“华盖车”荆王府便有,昔日荆王出行便是乘坐此车,非皇宫或王府而无此车。例如,据嘉靖《蕲州志·藩王》条记载,当时荆府设有仪卫司仪正、仪副各一员,典杖六员。今蕲春《荆藩朱氏家乘·荆藩仪仗考》里便记载有“红绣伞”、“曲盖”(即曲柄华盖)、“方伞”之类的“华盖”。就是说,贾母等人出行这种强大的阵容或装扮,非皇宫即藩国才会有,一般高官是没有华盖车的,作为生长于蕲州,且与荆府有世交之谊的顾家公子顾景星,少时当见过荆王偕同元妃或宠嬖出行时的盛大场面,所以,他在《红楼梦》一书里能写出“八宝车”和“华盖车”来。

明嘉靖、万历间,一代名医李言闻、李时珍父子曾于此观通明阁设置医案为人治病。五十年代,著名作家张慧剑为了编写电影《李时珍》剧本前来蕲州采风,特地考察了玄妙观,当时该庙宇建筑,如房屋、塑像、炼丹炉等均保存完好。张慧剑通过对玄妙观的实地实物考察,以及走访解放前夕曾经在该观里修炼的张天师及其不少道士,获得了第一手资料,后依据这些资料写了一部《李时珍》的电影剧本,还专门写了一个小册子《李时珍》的传记。以致张慧剑将荆王与玄妙观的方士炼丹、以及楚王服食丹砂中毒等情节,写得栩栩如生。张慧剑堪称是我国当代研究李时珍生平的最早的一位学者。这也是《红楼梦》中贾母等人到清虚观后,接待他们一行前来斋醮的为张道士张法师,以及写到曾经先皇御口亲呼为“大幻仙人”,如今现掌“道录司”印,又是当今封为“终了真人”,现今王公藩镇都称他为“神仙”之故。而帮助历代荆王于蕲州玄妙观炼丹的张天师,被历代皇帝封为“真人”,因此,历代荆王将玄妙观与铁佛寺等庙宇一样当作荆府家庙。这也是蕲春《荆藩朱氏家乘·荆藩香火考》,将玄妙观与铁佛寺、武当行宫、四祖寺和昭化寺等收入其中之故。可见,《红楼梦》作者所言张道士当今封为“终了真人”,以及现今王公藩镇都称他为“神仙”的一段话,是有根据的。
清康熙年间,为避圣讳,玄妙观曾一度易名元妙观。根据《红楼梦》最早版本甲戌系统本,贾敬炼丹养生之地为“玄真观”,当是作者原文。程甲本则写成元真观,显然也是有违作者原意。《红楼梦》作者真的写成“元真观”,则无异于说“此地无银三百两”,岂不是告诉人们是当朝人写就此书的么?此类不避讳的语句,这在甲戌系统本里多次出现,如“宁府中正派玄孙”、“此乃玄机,不可预泄”等,这样不避讳的写法,当更能避嫌,即“危险写法,则为安全写法”,这就是作者的高明之处。作者将玄妙观中第二字易“妙”为“真”,符合道家教义。如此改之,则不露丝毫痕迹。如顾景星《元庙观玩月》(玄妙观,避玄烨讳):“铃铎微风静,仙都夜景多。玉蟾绿绮井,铁凤扑星河。体道知盈昃,含光岂濯磨。大罗天上色,币地涌金波。”(《白茅堂集》卷二十四)因为小说不同于诗作,诗作要编入诗集里,不避讳则不行。而小说不避讳,则是扰乱清廷的视线的最佳办法。


其三,昔日蕲州玄妙观不仅建有玉皇殿,而且还建有飞仙阁。《红楼梦》第十四回,秦可卿死后,写到王熙凤
“缓缓走入会芳园中登仙阁灵前”,不难想见,更是源于玄妙观的飞仙阁。
康熙《蕲州志》所谓“
楼阁”即指飞仙阁。此外,蕲州城南面临江昔日有飞仙台。
顾景星曾经撰有《飞仙台记》一文,文曰:


城西南临江有台曰飞仙,盖古迹云。按志晋人罗翼于乾明矶飞升,履迹犹在。宋赐号真人。《一统志》曰罗真人,名致福……(《白茅堂集》三十七卷)

无论是玄妙观的“飞仙阁”,还是凤凰山脚下的“飞仙台”,难道不足以顾景星于书中写出一座“飞仙阁”来么?至于第二十九回说到清虚观“守门大帅并千里眼、顺风耳”等,源自玄妙观附近的东岳庙的守护神。可以窥见作者是为了转移读者视线,非但将玄妙观分作两个道观来写,而且将东岳庙的守门大帅“千里眼、顺风耳”写入清虚观中。

再者,蕲州顾家服食丹砂由来久矣。例如,景星父天锡口述、由景星撰写的顾氏家传《鸿如公》载:“公讳宗儒,字鸿如,好道术。有妾八人,年且百岁。眉尽白而色理如壮时。”又如《伯祖日岩公传》云:“(公)好服食丹砂,寿八十一。”(《白茅堂集》卷四十五)清代著名方志学家章学诚编撰的《湖北通志检存稿》中的《三耿二顾张绪传》之“顾问顾阙传”里亦云:“祖宗儒有道术,多小妻,寿且百岁,眉白而颜丹……(问)好服食丹砂,寿八十一。”又于顾阙传后云:“顾景星撰其家传,于阙传后附阙生平招致诸客之传。盖明世宗好道,而士大夫家争延方士杂流,法所不禁也。”(湖北教育出版社20025月第1版第9599页)其实,顾景星曾祖父顾阙、父亲顾天锡晚年无不崇尚道教,服食丹砂,昼夜静坐,至于辟谷、导气之术,顾家历代无人不会。蕲州四大家族均在玄妙观的附近,因此,当年李时珍撰写《本草纲目》一书时,能尖锐地指出服食丹砂的害处,所谓成仙之说都是鬼话!顾景星少时同当年李时珍一样,对于玄妙观道士炼丹和服食丹砂的过程了如指掌,故他能在《红楼梦》一书中,将贾敬于玄真观服食丹砂中毒死亡的情景,描述得尤为详尽:“素知贾敬导气之术总属虚诞,更至参星礼斗,守庚申,服灵砂,妄作虚为,过于劳神费力,反因此伤了性命的。如今虽死,肚中坚硬似铁,面皮嘴唇烧的紫绛皱裂”云云。又如书中说“素知贾敬导气之术”,也是顾家人深谙的道家东西。如顾氏家传《祖桂岩公》载:“万历十六年戊子大旱,斗米千钱,不忍食,辟谷五十日,而神益王。”(《白茅堂集》卷四十五)非但顾家的男性知道辟谷、服气,甚至顾家的女性也深谙此道。如《从叔妣隐节朱孺人》载:“(孺人)寡饮食,少言语,日中夜半,正坐服气,能述古女仙自缑婉妗下百余人,雅俚不一。”(《白茅堂集》卷四十六)

从中可知顾景星知悉这些神秘莫测的道家之术。尤其是对于服食丹砂后的症状,不是亲眼所见,如何能写得出?而当时江南诸多文人鲜有知悉炼丹、服食丹砂和辟谷、服气之术,而顾氏家族历来深谙这些道术,可知顾景星知悉这些道家秘事,从中亦可窥见《红楼梦》这部著作非顾景星不可以撰出。

如此可知《红楼梦》里这两座道观,均是从蕲州玄妙观一观而来。书中所言贾敬服食丹砂而亡,这同当顾家人与历代荆王于玄妙观炼丹、服食丹砂和深谙服气的事情也是完全相合的。
发表于 2012-7-26 13:53:30 | 显示全部楼层
      不错 很牛
使用 高级模式(可批量传图、插入视频等)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返回顶部快速回复上一主题下一主题返回列表找客服官方微信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