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湖北蕲春县医圣故里网站——蕲州在线! 关注微信 关注微博 关注抖音 关注快手

蕲州在线

搜索
查看: 1774|回复: 0

唐宋人笔下的黄州建制沿革历史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3-7-16 10:03:52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唐宋人笔下的黄州建制沿



  一  引言
  黄州现存时代最早的方志为弘治十四(公元1501)年付印的黄州府志,此前的方志早已佚失了。历代正史的地理(或州郡)志一般只记当代而且非常简略,考察黄州明代前的建制沿革只有依靠唐、宋、元代的地理总志了。而总志元《大一统志》只有辑佚本,仅辑了黄州五件琐事。有幸的是有多部唐宋时地理总志至今犹存!笔者搜集了四种唐修的地埋总志(《括地志》、《通典?州郡门》、《元和郡县志》及附于隋书的《五代史志》),一种五代时所修《旧唐书?地理志》,三种北宋总志(《太平寰宇记》、《舆地广记》《元丰九域志》),两种南宋总志(《舆地纪胜》、《方舆胜览》)共计十种地理志书以及其转引的其他古地志之文,把它们有关黄州的建制沿革之说汇集在一起,才发现它们的记载有不少相互抵牾之处!特别是有关战国前与南北朝时的问题较多。例如:有的将黄州追溯到西周武王封朱挾为鲁附庸国;有的称春秋为邾国之地或为弦子国;就连四种宋代总志一致认定的“楚宣王灭邾,徙其君于此,故又曰邾城” 之说却都是以讹传讹、沿袭了《郦注》的衍误;对于黄州最早得名有说在隋开皇时,也有记在后周时;进入唐代后诸志之说分岐漸少,然而恰恰在黄州晚唐时迁州所到处的重要问题上又前后说法不一,讹误流传至今!笔者不得不耗费一番功夫,依据史实、依据古今不变的地理环境,对十家志文进行筛选、抉择,并对一些有疑义或有争论的问题作了辨析与考证。现从上举志书中辑出近四十句原文,大致可保存黄州从春秋到南宋建制沿革之真了。另,蕲州及所辖诸县直至明初才来属,故按唐宋制本文不予涉及。

  二 地志原文
  (志文用彷宋黑体排出,一一注明出处。衔接语与说明则用小四号楷体)
  黄州:北周治黄陂县。隋唐宋时治所圴在黄冈县,均辖黄冈(含新洲)、黄陂、
  麻城三县。唐属淮南道,五代属吴国及南唐,宋属淮南西路。
  禹贡荆州之域。春秋时为黄国之地※1,楚灭黄而有其地(《方舆胜览》文)※2。战国属楚(《舆地纪胜》文,《舆地广记》、《太平寰宇记》同)。楚(宣)王灭邾,徙其君于此,故又曰邾城(《纪胜》文,《寰宇记》、《广记》、《胜览》近同)※3。《后汉志》邾县条下引《地道记》云:楚灭邾徙其君此城,因名县也。※4。今郡(雄按:指唐早中期旧州城,今称新洲)东南百二十里,临江与武昌相对有邾城(《通典?州郡门》《寰宇记》文同,《括地志》《元和郡县志》《广记》三志仅无“临江与武昌相对”七字)※5。秦属南郡※6(诸志说同)。项羽立吴芮为衡山王都邾(《纪胜》引《后汉志?邾县》注,《广记》同)。汉为西陵县及邾县地※7,属江夏郡(《纪胜》、《胜览》文)。东汉仍属江夏郡(《纪胜》文,《通典》类同)。魏为重鎮。后吴克邾城使陸逊以三万人守之(《纪胜》文,《元和志》、《寰宇记》文近同)。晋初为弋阳郡(《广记》文),弋阳郡下有西阳县及邾县(《纪胜》引《晋志》文, 王隐《晋书》亦同)后为西阳国(《元和志》文,《通典》、《寰宇记》同)。国除后东晋以樊峻为西阳太守、毛宝为豫州刺史共治邾城(《纪胜》文)。宋为西阳郡。萧齐分置齐安郡(诸志说一致)。北齐置南司州(《广记》文,《寰宇记》、《五代史志下》近同),别置衡州(《通典》,《纪胜》、《胜览》文同,而《广记》仅将别字換为兼字)※8 ,领齐安一郡(《通典》、《旧唐志》文,《寰宇记》文却将齐字讹为西字),下置南安县(《广记》文)。陈废衡州(《纪胜》文,《寰宇记》及《五代史志》类同),后周又置(《通典》文、《纪胜》和《五代史志》同),並置黄陂县改南司州为黄州※9。(《广记》文,《通典》则云又置衡州及黄州)隋开皇初郡废,改衡州为黄州(《广记》文《寰宇记》《通典》、《纪胜》近同),改县曰黄冈※10…移州治黄冈县※11(《广记》文)。大业初州废置永安郡(《广记》文、《通典》近同)。唐武德三年復为黄州置总管府,天宝元年改齐安郡(《寰宇记》文,《广记》、《纪胜》近同),乾元元年復为黄州。中和五年移于旧邾城南,与武昌对岸(《寰宇记》文)。黄冈县…唐中和五年随州移就大江边(《寰宇记》文)※12。五代杨氏、李氏更有其地(雄按:指先后属吴国与南唐),国朝因之后隶淮南西路(《纪胜》文)。

  三 辨柝与考证 (一、二、三等中文顺序数对应注※的序号)
  一,有些志书如《通典州郡门》、《寰宇记》把黄州的历史追溯到西周初,主张邾挾被周武王分封为诸侯居邾为鲁附庸。此亊渺茫无可靠史料支撑,故众多史志、方志均不从此说。本文亦暂不取此说。《寰宇记》又称“春秋弦子奔黄即齐之与国”。非也!《春秋》僖公五年经曰“楚人灭弦。”杜注:“弦国在弋阳轪县东南”。据《水经注》所述,故弦国的轪城在巴水入江口之下游,当在蕲水县内。唐宋时隶属蕲州不属黄州。此处笔者取《方舆胜览》之说
  二,鲁僖公十二年即元前648年,“夏,楚灭黄”《春秋》经有明文。时值春秋早期,这就是说从春秋中期至整个战国时期黄州之地一直在楚国境内。
  三,本文所辑四种宋代志书共有的“楚宣王灭邾,徙居于此,故曰邾”的条文,其实均抄录自北魏郦道元《水经注》!鉴于楚宣王之后,言邹(即邾国)或邹魯并称者史不绝书。 仅《史记?鲁仲连列传》与《战国策?赵策四》就分别称邹(即邾国) 各五次、邹鲁并称各三次!故笔者断定:早在宋代流传的《水经注》上引条文中 ,“楚王”两字间已衍了一个宣字!故将宣字移于园括号内以示之。上辑四种宋代志书以及今人沿引《郦注》这段话者全都失察了!

  四,楚灭邾、徙邾之亊,《战国策》与《史记》均失载。《水经注》虽有此说但出自北魏人之口似嫌太晚,尤其是称楚宣王灭邾徙居与《战国策》、《史记》等多种权威史料不合,故楚宣王徙邾说不广为人信。例如《说文?邾字》即不取,其《段注》更公开驳议。然而楚灭邾之说不仅见于正史《汉书?地理志》,汉人王符的《潜夫论》和赵歧的《孟子题辞》均有此之说,不可轻易否定。楚徙邾之事最早见于西晋史志。如晋《太康三年地记》(见史记索隐。雄按:晋人称志為记。)更指出:“楚灭邾,迁其人于江南。因名县也。”稍后梁朝人刘眧注《续汉志?邾县》(此志及注亦列为正史)又征引了晋人王隐的《晋书?地道记》,该记在弋阳郡邾县条下有“楚灭邾徙其君此城”。(见《九家旧晋书辑本》)再加北魏的《郦注》之说,则自西晋至南北朝先后有四家史志宣扬楚徙邾之说。史实上楚考烈王八年灭鲁并徙封鲁君于莒(见《史记?六国年表》)。然《左传?哀公七年》称“鲁击柝闻于邹”,那么楚灭鲁的同时顺便灭掉与其紧邻的附庸国邹,並彷徙鲁之例徙邹君于邾邑岂不是很自然、很合情势之事吗!

  五,邾城在唐旧州城东南一百二十里,这是以上所辑三种唐代志书与两种北宋志书一致认定的。其他少数志书将其中“二”字形误为“三”应予纠正。值得指出的是:《通典》作者杜佑历任过唐水陸转运使、度支郎中兼和籴使,负责过国家物质调运(主要为漕运)工作而熟知各水陸交通要道上城市的具体位置及里程。杜还任职淮南节度使,直接管辖黄州,熟悉黄州及邾城。故他在诠释邾城时还特别加上了“临江与武昌相对”这七个字。杜佑还在该典171卷中再次诠释:“邾城,今齐安郡东。西界临江,与江夏郡武昌相对”。对于江北邾城,杜佑竟不说其南界临江。看来他实地巡视过邾城,方能知这一段长江(雄按:约长五十余里)恰恰是南北走向的。邾城正是西界临江。其南是起伏的山岗,南望根本看不见武昌与大江。对于楚徙邾所至的“邾县故城”,《水经注》有很长一段文字(兹不烦引)明显地把它界定在:①举水入江口(今大埠口)之下;②樊口之上;③与芦洲对岸。今黄州城北十里处的邾城遗址方位完全符合《水经注》界定的这三条要求。自元明至今天有些人士谬称旧州即今新洲城为邾城故址,不仅与上举五种唐宋志书公认的“郡东南一百二十里临江与武昌相对”的说法相抵触,也明显与《水经注》的上述三条界定背道而驰!

  六,秦统一全国初分天下为三十六郡,邾属南郡。其后变化很大,至少在始皇28年前即己分割南郡与九江郡设立以邾城为治所的衡山郡。《史记》载奏始皇28年南巡“西南渡淮水,之衡山、南郡。”此处衡山即与南郡並列的郡名。2007年底入藏湖南大学岳麓书院的秦简中,编号为1221号、383号的简文中就分别明确记载有衡山郡!

  七 此言甚是。多数史志仅言西陵县而漏掉了占地甚广的邾县。时至魏晋宋时由于行政区划的变更频繁,情况稍有变化:西阳县占据了邾城东南巴水中下游一带,故巴河下游历来称为西阳河(雄按:西阳县城古有三址: 汉魏时在今府城东30里孙家咀;西晋时据《郦注?淮水》言在光山;东晋南迁至今府城南,晚唐黄州城迁邾城南大江边即此处。另有考)。以唐宋时州域计,魏晋宋时黄州之地已分成了三块:北部为西陵县(含今黄陂县、麻城县及黄安县),中东部为邾县(含今黄冈县及由其北部划出的新洲县),其东南角(巴河中下游右岸至邾故城南)则为西阳县。

  八,所谓别置或兼置衡州,正如《旧唐志》与《寰宇记》所说:北齐于西陵县旧城西南别筑小城置衡州。《元丰九域志?黄州》载:黄冈县有七鎮,首镇为齐安。此齐安镇即上举二地志所言的北齐衡州之治所,在今新洲也。

  九,后周又置了衡州并改北齐的南司州为黄州(北齐则兼置南司州与衡州)。这也是黄州之名在沿革史上第一次出现,时值南北朝北周大象元年即公元579年,治所在黄陂的黄城镇。此为最早的古黄州城。黄州因治所汉黄祖所建黄城镇而得名。

  十,这是黄冈县在历史上的最初的立名!据《五代史志》黄冈县条言,立名时在隋开皇十八年即公元598年,稍晚于黄州。对于被改名之县历来有争论,计有三种主张并存:①多数史家主张是萧齐的南安县,其依据是《五代史志》、《通典》及《寰宇记》均在黄冈县条下均称“齐曰南安”②也有主张被改的是萧齐的齐安县,因为《元和志》有明文;③还有调和二说:由于萧齐的齐安郡有齐安、南安,二县相近。隋立黄冈县,二县皆亡,故主张称被改之县为南安或齐安都不错。持第一说者虽众,却始终难以驳倒《元和志》所主张的第二说及第三说!亊实上《广记》言北齐“兼置衡州,后周因之”,又訁黄冈县 “晋属弋阳郡后属西阳国,北齐置南安县及齐安郡”, 而《通典》《旧唐志 》《寰宇记》却均言北齐的衡州只领齐安一郡。由此可以明确:㈠北齐的整个衡州及齐安郡就只辖一个南安县!故被改名黄冈之县只能是指北齐、后周相因的衡州齐安郡下辖的南安县,並非萧齐的南安县;㈡北齐完整地保留了萧齐的齐安郡行政区, 所谓置南安县其实是将原萧齐的齐安郡所辖齐安等六县合并成南安一县。后周因之。隋代早无齐安县名可改了。

  十一,隋开皇五年“移州治”,是将后周时的黄州治所由黄陂县黄城镇移至北齐时别筑的小城,充当齐安郡治及其所辖的南安县治所,它即《九域志》所记的黄冈县的首镇——齐安鎮。在黄冈县的北部大约南距邾城120里左右的今新洲城附近。

  十二,唐晩时黄州及黄冈县之治所由黄冈县的西北部迁到其东南部,正史失载。最早仅见于《寰宇记》。该《记》除迁州时年号“中和五年”很可能为太和五年之讹外,对迁到地的位置先后两次交待得很清楚————旧邾城南、与武昌对岸、大江边!它就是今日黄州的前身————《明史?地理志》及《府志》所说的明府城南的故城。然而不少史志如明清两代的《一统志》及多部《黄州府志》与《黄冈县志》竟众口一辞称黄州迁到了旧邾城,全然不顾宋代黄州城南有大江(如苏轼就屡屡言之)而邾城南只有山岗而无江的史实!究其源,这些方志都直接或间接遵从了南宋王象之《纪胜》之说。这由于《纪胜》收载地方景观及人文现象特详而成为后世修志展转取材的主要依据。王象之便是讹传至今的晚唐黄州迁治旧邾城说的始作踊者!问题出在王象之把《寰宇记》关于黄州州治“移于旧邾城南与武昌对岸” 改述为“移州治于旧邾城与武昌县对岸”。这里有双重错误:㈠后者漏掉了一个关键的南字而把城南变成了城内!㈡前者言城与城相对,其中的武昌显指武昌县城, 后者却改成了武昌县。有些志书如《大明一统志》和《大清一统志》顾及黄州城南有大江而邾城南无江的事实,为弥补王氏说这一大漏洞,便编造出黄州“中和初徙治邾城,宋迁州治江滨”的故亊。这纯属子虚乌有!《寰宇记》提到下辖的黄冈县治时讲得很清楚:“中和五年随州移就大江边。”这明明是指县治随州治迁到了大江边而不是迁入旧邾城!王象之肯定未到过实地。也许他依据邾城在江北而误认为《寰宇记》所说大江边就是指南临江边的旧邾城。殊不知旧邾城自古至今是西界临江,邾城之南的大江边却在邾城正南方十里外!邾城西与武昌城沿上游曲道20里许的芦洲隔江相对,不可能与武昌城对岸!而从晚唐移州至今的黄州,则一直是“城南与武昌对岸”。

  值得一提的是,由于残唐五代的战乱,所迁州城早已坏损不堪。故北宋早期太守王禹偁主持重修过,王太守在题名《月波楼咏怀》诗中云“齐安古郡废,移此清江头。筑城随山势, 屈曲復环周。……近从唐末来,…此地控咽喉”。王禹偁已清楚不过地指出他主持重修的黄州城是由于齐安古郡城(唐天宝元年改名齐安郡)废,早从唐末就迁到此大江边了。苏轼大江东去词指赤壁在“故垒西边”,苏徹《黄州快哉亭记》称亭下州城之地为“故城之墟”,苏轼还称所躬耕的东坡为“故营地”。二苏称其为故,显然在北宋之前。二苏的故垒、故城、故营地之称正好佐证王禹偁的黄州故城唐末迁来之说。王禹偁从宋代起一直被人们尊称为王黄州,可笑的是明清多部黄州府志与黄冈县志的作者竟然数典忘祖————忘掉了王黄州称宋州城乃由唐末移来之说!
使用 高级模式(可批量传图、插入视频等)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返回顶部快速回复上一主题下一主题返回列表找客服官方微信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