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湖北省蕲春县蕲州镇地方门户网站蕲州在线! 手机访问 关注微博 关注微信

打开微信扫一扫

蕲州在线微信二维码

蕲州在线

搜索
查看: 4059|回复: 4

艾绒的传统炮制方法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3-4-19 20:38:41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翻看了大量的中药炮制方面的书籍杂志,找到了零星的艾绒加工文字记载。大同小异。从文字上看,太简单了,大都是石臼木杵,不断的捣筛,按一定比例捣成就可以了。或者手搓。(这个后面讲)自己一实践,才知道,其实里面学问很大。这里不得不敬佩我们的老祖先,言简意赅。
                      怎样晾晒、捣杵、挑捡、卷制、保管都没有细讲。包括加工工具都没有祥写。我常常在想:老先人太厉害了,在炮制工具如此丰富的神州大地上,为何独选是石臼?木杵?为何不选其他的工具?原因大概如此:石臼极大,比冲钵大很多,一次能捣较多。石材易得,坚固耐击打,不生锈,不怕雨水潮湿。不用时还能存水。笨重防丢。不伤药性。用手捣比用脚蹬铁研船方便。木杵也易得,易制。捣杵过程基本无热。有韧劲,对石臼的破坏微乎其微。在现在社会还能养鱼。用铁杵易热、破坏大、易锈、伤药性。在当时还显贵重。为什么不用磨子呢?我们的先人肯定早都发现磨过的都是碎渣,无法成绒,弃用了。如果能用,肯定会留下丁点记载的,很可惜,看都过的所有书上都没有讲用粉碎的方式炮制。为什么不用研船呢?道理大概也差不多。想明白后,在加工过程中不断的有新的小东西要用到了,比如口罩、头套等,加工思路定型了,就该请主角艾叶上场了!

     关于艾叶,有说不完的话,一种承载了千年中医药精华的本草,离我们已经太远了。重西轻中,重药轻针、重针轻灸,功利、经济利益、灸法的缺点、劣质艾绒的出现等等原因使一个非常重要的治病方法,没落到少人使用、少人问津的地步。只见针刺病、不闻艾绒香。我说的夸张吗?绝对不是。你可以回想起你是怎么知道艾灸的,你可以到你所在地的中医院里去看看谁还在用艾灸、谁会用艾灸?这几年渐兴的艾灸热,很多人都是从电视上看到的,大量的韩剧、日剧中处处有我中医的影子。按摩、刺血、艾灸、针刺、热敷、刮痧、拔罐这些本应在国产剧中出现的东西,叫韩日发扬光大了,韩国人高兴的到处申遗。当然,近些年,国家重视这方面,中央台也配合播了两期关于艾灸的片子,学术研究也有新成果付诸于册,举国上下,尤其在老百姓中蹦发出极大艾灸热,艾灸慢慢的又回来了!
                      关于艾灸,解决了手工加工问题,还有一个大问题要解决,那就是艾叶道地的问题。从前我总以为厂家生产的艾条就用的是蕲艾,到头来才发现那是我的幻想。我问周围的艾友谁懂蕲艾,没有一人知道,都没见过。于是09年的五月第一次去了蕲春,找着了书上讲的蕲艾。从不知道到了解、到喜爱上蕲艾,我也从一个拿来主义者便成了手工业者。这是悲哀。一种对质量缺失的悲哀。如果厂家能够按章炮制,我肯定不会远隔千里自己去寻找。把蕲艾拿在手里,那种感觉无法形容。蕲春是李时珍的故乡,药到蕲春方显奇啊!

   提到蕲艾,不能不提到大明医圣李时珍。李时珍,字东壁,号濒湖。(1518-1593)生于蕲州(今蕲春县蕲州镇)。关于李时珍的生平和贡献,历史自有褒奖,网上都能找到。本文中主要说说李氏父子和蕲艾的典故。
       李父李言闻是名乡村医生,在当地颇有医名。,史书记载李父曾著有:《蕲艾传》云:产于山阳,采以端午。治病灸疾,功非小补。这可能是悠悠千年中医药史上唯一的单味道地药材的专著,可惜已经失传,这段话也是出现在别的书上的,互相引用才保留了下来。李氏父子多次从麒麟山采集艾叶标本种植于家园,进行研究。后李时珍将艾叶收载于《本草纲目》中,并附用艾叶治病的单、验方52个。同时对家乡的蕲艾十分推崇,指出:“(艾叶)自成化以来,则以蕲州者为胜,用充万物,天下种之,谓之蕲艾,相传他处艾灸酒坛不能透,蕲艾一灸则直透彻,为异也。”这段话被视为蕲艾的经典论述而被历代医书传载,蕲艾也因此声名天下。后作为贡品进贡。
      关于灸酒坛的说法,我试过几次,选4、5种市售艾条和陈蕲艾条同时灸酒坛,感觉大相径庭,要么火力小,热不够,要么火力油大,酒坛烫手,唯独陈蕲艾灸后灸坛温和可触,当知此言不差!现又有梅全喜医生,执着于蕲艾的研发,考古论今,著成《艾叶》一书。古今学者两次以其为题著述,实属罕见!
       李时珍去世后,安葬于当地雨湖,与父母长伴同眠。新中国成立后,为了纪念他,1955年及以后,对他的故居及陵居进行了数次修整,成立了李时珍纪念馆。位于蕲州镇,现免费开放。国家还特地在蕲州镇成立了国家级的中药材批发市场。原中科院郭沫若院长在李时珍纪念碑上题词,高度评价了李时珍的卓越贡献!
   那么蕲艾究竟和其他的地方艾有何不同呢?
     从外形上看,蕲艾异常高大,普遍在1.5——2.5米之间甚至更高,艾叶大,常大于成人手掌。叶厚,纸质。叶干了后轻搓就能成绒。其他的地方艾在端午前后大家都能见到,高不过一米,叶小,干叶手搓后易碎成渣,成绒率低。从香味上也很容易辩别,蕲艾有种特异的香,有些像薄荷味,但又不全是,新叶气味浓郁,陈叶悠长飘香,这种香是所有地方艾所没有的,假冒不了的。其他地方艾同场放置一段时间后,索然无味。从使用感觉上描述,陈蕲艾灸后温润有力,穿透力强,热往深层走。其他地方艾灸时或无力、或灼痛。当然,仅从以上三个方面讲蕲艾优于其他艾,肯定是不行的,没有说服力的,怎么办,拿数据,让数据说话,数据就是证据,呵呵!现在人都相信现代医学检测出来的数字,不相信自己的感觉了。幸好,搞这方面研究的学者不在少数,有关蕲艾和其他艾的各种对比、研究均有论文发表,有最终的结果。在《中国针灸》杂志上很多,其他类似杂志也很多。或者在中国知网里找。我看到了一些。当然了,蕲艾虽好,如果您个人始终觉得故乡艾好过蕲艾,但用无妨,学术之争,不伤大雅!

  在将加工方法和艾叶的问题搞清楚之后,配上加工工具就可以开工了。还是先说石臼,这是个需要考究的小问题,为什么呢?我买了好几个石臼,有大有小,有凿出来的,有机器加工的。一般以倒圆锥形的多见,好用。平底的臼不好用。这个东西20年前在中华大地比比皆是,现在想找真的很难很难。通过对比,发现不同的石臼,相同的过程,结果是捣制难易不一,捣出来的绒也不尽相同。细看,发现原因:古时的石臼,都是人工凿出来的,尤其在内壁上都会有斜槽通到底部,或者四周凹凸不平。而现在的石臼是机器旋出来的,内壁是光的。带槽、或坑的石臼因为有突出棱,所以极易加工。和机器粉碎的绒稍有相象,所以有些人将艾叶机器粉碎后过筛冒充手工的的,当然这个能分出来的。用内壁光的石臼,因为没有槽,所以是整体受力,力量再大都均匀了,硬砸出来的,加工费时费力,但是绒较粗较长,感观好。两种石臼捣制出的艾绒在燃烧时间上略有差别,前者燃时稍短于后者。

     

        再讲木杵,像棒球棒的家伙,一般来讲,选杂木好,质地硬,前端肯定要做成与石臼底吻合的形状,一般都成锥形,轻重、长短、粗细都要靠虑,考究点的找木工或金工车一个,找不着的到农贸市场卖农具的地方买个大的锄头把,回去慢慢加工了。
                     捣量,也就是捣多少下能成功的问题。书上多记载千余下,一千一和九千九都可以叫千余下,到底是多少下呢?经过实践,捣的数量和艾叶多少、艾叶的大小薄厚、石臼的形状、力量的大小、频率、木杵的杵头都有直接关系,一般而言:每次加工艾叶越少越好捣制。量产情况下在七千下到八千下之间,这指的是粗绒,按5:3讲的。细绒(5:1)捣数更大,在粗绒基础上再加一倍左右。
                     筛网,用多粗的筛网筛绒呢?古书没有记载,网眼大,全漏下去。网眼小,杂质下不去。终于在蔺云桂医生的大作《针法灸法》中找记载(这是一本好书,都是个人经验之谈,绝无废话):25目的筛。我把10目,25目、40
50目的筛买回比较,果真方便。
     艾条卷制。绒捣好了,该卷了,古时人都用手卷。但缺乏紧实感。 为了卷的紧实方便,我试过几种方法,找木工师父做的、在网上买的好几种卷烟机,但效果均差,后在此基础上加以改进并得以成功,并且率先放到我的淘宝小店里售卖,受到欢迎并且被仿制,也算是一个小小的成就。用此机可以随意卷制很紧实的艾条。






     使用中的问题;艾条燃烧后会有两个问题,一个是艾头的问题,一个是艾烟的问题。好的艾头扔掉可惜,尤其是手工陈蕲艾的,为了解决这个问题,我自己做了个助灸棒,简单实用,每一根艾条都可以充分燃尽。

至于中途不想灸了,想灭掉,方法太多了。怎么样灭香烟就怎么样灭艾条。艾烟到底对人体有害吗?这个问题一直有争议,甲说有,乙说没有,怎么办呢?信谁的?艾烟可以熏治很多皮肤、外科、感染类的病,这是个不争的事实,有些人初闻艾烟很不舒服,这也是个事实。所以医院里少人使用。为了防范艾烟可能带来的困扰,个人认为:在不需要艾烟治病的前提下,采取一下排烟是必要的,虽然我个人很习惯艾烟熏了,暂未有不良反应。有些灸馆里有专门的去烟装置,思路很好啊!
     眼过千遍,不如手过一遍,不动手永远体会不到其中的五味杂陈!
    1》艾叶晾晒挑捡。选陈年艾叶,充分晾干后,将杂物及叶柄尽可能的挑、摘干净,挑的越净,对后面的加工越方便。新艾是不适合做艾绒的,因其含油大,火力猛,易灼痛,伤人筋脉,而且烟很呛人。就像新砍得木头,自然条见下,要做家具,都会将木头阴放一、二年,待其干后,做出的东西才不变形。新艾再晾晒,始终叶子里面发潮,特别难捣制。所以除非做样品,平时我不会做新艾绒的,费工不说,还用不成。

    2》捣杵、筛。取适量的艾叶放入石臼中,开捣。如果你住楼房,得要给石臼垫厚垫子,不然咚咚声会影响邻里团结,一般陈艾灰大一些,所以还应准备口罩(纱布防尘的,不是防甲流的),带个浴帽,穿个脏衣服。把捣制的地方尽量与世隔绝,以免灰飘万里。初次的先捣五分钟,筛一遍,如此4——10遍。怕手磨出泡,还可以戴手套捣的时候,用点劲,别装的跟没吃饭一样。可以左手换右手。可以在石臼上用一次性床单(无坊布)盖住,开一个比杵略大的孔,将杵穿出来,这样防尘效果很好的.筛绒也很有讲究,给筛子做个布套,大部分灰能落布套里。筛的时候手要压着绒筛,因为有很多的叶梗夹在绒里面,如果不压的话,梗根本出不来,所以这个也很重要。最后就是在绒里将更细小的梗再挑出来。
     3》卷制保管。卷制最好用棉纸或桑皮纸,封口用蛋清,不能用浆糊。至于为什么?你点着艾条就知道了。留点悬念给大家。艾条易跑味,串味,所以不要和其他物品混放,存放时注意将口封好,拿保鲜袋或自封袋均可。
                   经过以上的劳动,恭喜,你也成了一位原始的手工业者了!





回复 百度谷歌雅虎搜狗搜搜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3-4-19 20:39:14 | 显示全部楼层
艾绒的另一种手工制法
面写的是用捣臼式加工艾绒的方法,如果没有工具怎么办呢?那就是仅适合加工粗绒用的手搓法。
这种方法在书上记载不是很多,我看到的书上只有两本书对此有记载。在针灸教学视频里有提及此法。在韩国人所著《针通经络灸调阴阳》一书中也有提及。这个方法只适合粗绒艾条用。今年二月份,我在外工作,因为要去一段时间,所以找了个车把臼、杵、网、艾条机、艾叶等家伙全运到工作地方,同事中有几个病号被我用艾灸的方法整好了,其他的同事稍有不适,就找我要艾条。我随身带的几十只很快就用光了。由于工作较忙,没有很多时间自己捣,所以后来找我要艾条·碰巧没有的时候,我就拿出艾叶(都是三年的蕲艾)找个搓板和筛网、盆子,让他们自己搓去。除了搓的时候有些灰外,效果真的不错,后来我把此法介绍给不少艾友,普遍反应不错。所以说我们的祖辈太有才了,为了炮制艾绒必然试过多种方法,留传下来的才是精华。

个人理解:不到不得以,不用烘干的办法。搓板上的绒就是粗绒,能够卷艾条了,再继续捣制就成精绒了。这本书距今已经快30年了。
 楼主| 发表于 2013-4-19 20:39:55 | 显示全部楼层
艾绒(条)的质量标准
  艾绒的标准,古往今来,未见明确。书中及老药工留传下来多为拿石臼、木杵加工的方法,粗绒(卷艾条用)一斤得六、七者。细绒(直接灸用)一斤得二、三两者。甚少关于其质量的具体描述,偶以色泽描述。而且这种描述基本都是讲的精绒,对粗绒没有提及。中国地大物博,艾叶分布较广,每地产艾或有不同,再加上加工方式的不同,所以到现在仍然未有国家标准出台。正因为如此,各机器粉碎的厂家自说自得,有的以颜色为标准,什么金黄、土黄、黑黄。有的以加工次数自居;5:1  10:1  30:1  50:1等等大玩数字游戏。更有以自己工厂加工方法冒充行业标准的,对其他方法大肆排挤的。就一个子,乱。
      但不管怎样说,我们虽然没有艾绒的加工国标,但是我们的祖辈在长期的使用过程中对艾绒所用的原料和要达到的效果有比较清晰的描述,首先:用陈艾。今之欲王者,犹七年之病,求三年之艾。新艾含油较多,火猛烟大,伤人筋脉。陈艾经过几年的放置叶中挥发油较少,燃烧均匀,火力徐缓有力。但是在灸法末落的现在,找陈艾非常困难,因为大多数的人都不知道灸法,所以也就谈不上去刻意储藏艾叶了。所以现在的用的大多是新叶,新叶如何用呢?加热烘干,有的甚至连烘干的步骤都省了。我对此法甚不感冒,因为我总觉得这有拔苗助长的架势。自然晾晒的陈叶和烘干的艾叶,两者会一样吗?其次:用道地艾叶   当然指的是蕲艾,但是蕲春就那么大,产量有限,供不应求,所以很多人脑袋一转,把自己所用的艾都改成蕲艾,三年的太短,改成5年、8年的更好听。其实他们很多人见都没见过蕲艾的实物,不知是悲哀还是高兴。再次:粗绒所制艾条必须不能掉渣、自灭、闪爆、艾灰留长度不能小于三厘。艾条灸如果掉渣闪爆的、话,会很容易烫伤人,中断热的持续刺激,同样频繁的弹灰也会影响热的持续刺激  最后  也是重要的一点。就是炮治方法了。从古至今一直到解放。我们的灸剂都是用捣杵的方法制作的。到了80年代以后,因为捣杵的效率低,有人用粉碎的方法制艾绒,并且将文章发表出来,刊在相关期刊上。再加上灸的废弃,慢慢的机制成了主要的方法。但是这种方法在我看到的教材或书中(不包括期刊)从来没有记载,也就是说这种方法并没有被资深的中医人士所认可。所以我认为我们应当宣传捣臼式的,让更多的人认识到正确的灸剂炮制方法。
发表于 2014-4-30 12:36:05 | 显示全部楼层
顶也~~~
发表于 2014-6-13 20:41:29 | 显示全部楼层
留个脚印```````
使用 高级模式(可批量传图、插入视频等)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返回顶部快速回复上一主题下一主题返回列表找客服手机访问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