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湖北省黄冈市蕲春县门户网站——蕲州在线! 关注微信 关注微博 关注抖音 关注快手
蕲州在线
搜索

蕲春县檀林镇河东村支部书记抗疫日记,很基层很真实……

发布时间: 2020-2-11 23:20| 发布者: 蕲州在线| 查看: 481| 评论: 0

摘要: 文:朱文凯 蕲春县檀林镇河东村村支部书记  正月初八,阴转晴  从我记事起,到今年48年,第一次大年初一起来就不用早起去到村里和其他亲戚家里串门拜年,因为昨天除夕的时候已经收到通知,每天并且镇政府以通告 ...

文:朱文凯  蕲春县檀林镇河东村村支部书记

正月初八,阴转晴

从我记事起,到今年48年,第一次大年初一起来就不用早起去到村里和其他亲戚家里串门拜年,因为昨天除夕的时候已经收到通知,每天并且镇政府以通告形式贯穿村两委。印证今年的新年祝福就会以另一种形式出现在我们的生活中。从初一到初七,每天在河东群里强调着一件事:不能出门。

回应寂寥。大概是都在不适应着这样的欢聚。

早上早早起来,按照以前的惯例,年早就拜完了,今天本应该是上班的第二天。看过了省和市县快报,黄冈感染人数已经是除武汉以外第二了。我站在我村水库尾,还是有村民陆续往街上跑,也还有没有佩戴口罩,这无非是两点:一是忽略了这次疫情的严重性,这是我们宣传还没到位的原因。二是无法买到口罩,我想是不是要向上级反映一下现实情况。

不得不叫人忧心忡忡。和会计打电话,说是不是叫村流动宣传员,用喇叭喊一下。会计大概是跟着我穷怕了,说:那不要好多钱?我说:我来想办法。喇叭员文化有限,戴个安全帽就是一光头强形象,只录了一句话:各位村民,坚决不能出门!没头没脑的单薄。

到村部用电脑搜了广东省的广播宣传,头几句删不了,好歹有三分钟,不过还是普通话,凑合着用吧。还顺便发书记群里,好让同仁们有个直接下载的借鉴。中午回去都很冷漠,我嫌弃午饭是不是太迟了,她嫌弃我口罩乱丢,洗手没用够时间,人人都像要爆炸。他们都在看电视,我不断盯着手机里四面八方传来的各种各样的信息。

确诊人数和疑似病例的数字还是不断地在涨。

因为黄冈市距离新型肺炎的始发地武汉极近,只有一个小时的车程。蕲春也不过两个小时。而黄冈作为湖北省人口排名第二的地级市,确诊人数和疑似病例都遥遥领先,看着那些数字,不可能不人心惶惶。各种群里不知真假的消息不停地进来。永远也得不到确切的消息。

初二我镇和安徽太湖县的交通彻底封闭,初三我镇和大同镇的蕲太线只许特殊通勤车辆通过。初一公共交通停运,以及各村进入管制......

初四就接到县防办通知,喜事酒宴的都取消了,每天在微信群签发通知,但是还有一些没有取消,联系会计和副书记家家上门做工作,但凡村民们还是有一定的觉悟,不过估计即使办酒席,也不会有几个人来参加的。

到了傍晚,黄冈又再一次被朋友圈里面天南海北的朋友们提及,中央电视台新闻频道报道,中央指导组派出督察组抵达黄冈进行调研。。。。。。

一整天,我家屋前县道这里还是有很多车和人在流动,担心.......

下午走到村口,还是有很多流动人口和车辆。昨晚徐书记表扬了桐山片区联防联控的做法,便从各种外部消息和村内的“平和”相互结合,我感到了担忧。迅速和熊镇长打了个电话,我说想封村,以上五个村联合。每天三个村,每天每村一个人,得到了熊镇长响应。并下午就行动起来,排好值班表。

下午五个支部书记一起上岗,慢慢捋清头绪,准备了一个红外线测温仪,一大本台账,一个桌子,把我车子横着占一个车道,另一个车道用一根竹竿。有点草台,但是是认真的。

因为是初次上路,下午管得比较松,出来的都让过了,目的是让村民知道有所行动,至少从明天起,出行会受到相当大的限制。

晚上大猪继续不回来,怪想她的。也很担心,在医院三楼值班。看到报道医务人员是有相当大的风险。以至于晚上只喝了一碗米汤。小猪倒是干了两晚饭。----第一次数了她的碗数。

晚上很静,很正式地排了值班表,精确到村到人。并发给了上面几个书记,迅速地得到了回应。

我想用我栉风沐雨的日子来打破一下我这小山村的平静了.......

正月初九,晴

村口已经限制出行了,并且越来越多的村子和镇都被封闭,任何行人车辆不予通行。村治保主任都调到镇路口执勤,村里通勤人员比较少,在村群里呼吁了一下,居然还有好几个愿意做志愿者,这是我感到欣慰的地方。简单规定了一下:除有市县镇防办通行证以外,不准任何车辆出入,有急事村出具证明,量体温通过。尽管很草台,都在积极发挥着重要作用……

晚上八点半镇委徐书记在书记群里开个微信会。因为每句话最长只能60秒,说实话,徐书记真是辛苦了!有条不紊地安排着摸排工作。口气缓慢,语句沉重。

每一个书记都在微信群里进行回应,底气十足。这种底气都来自上级合理的安排,村里百姓的响应支持。其实我们这个群体也没有想着在脱贫攻坚年里抽身,也没有在浓浓的年味里想着享受歌舞升平,尽管是从来也没有经历过这样的战争,但也靠着摸索来进行抗争。

正月初十,小雨

吃饭后,我看到所在的村民群,群里好像起了一些争执。有问这条路为什么封了?有答这条路为什么不能封的。其实封路也只是举措,人走出去都是可行的,只是取决于响应而已。因为村里早就通知,不准聚会,不准串门。带领村里的干部接到各种举报,比喻在某个村民的家里遣散聚集打牌。

每个人都在禁锢,但都在乎自己的意见和声音。

正月十一,晴

像昨天一样,早上睡到7点就醒过来,有些许的阳光从玻璃窗外透进来,天气终于晴稳了。没敢再吃方便面,自己煮了面条。

这是村道完全封闭的第四天。经过前三天的压抑,英黄线上的机动车明显比昨天多了起来,每隔几分钟就能看到一辆。但是路上还是没有什么人,只有两三个人站在自己门前的空地上伸展身体,或是站着发呆。或是远远望着我们有没有秉公执法。但在大势宣传和镇政府的筹措下,几乎人人都有了口罩。

因为身处此次新型肺炎疫情的重灾区湖北,我手机里面四面八方汇集过来的各种难以分辨的信息实在太多。百度一直在推送消息,百分之90与新型冠状病毒相关,预防的视频很多,各个医院的专家讲座,我也无法区分利弊良莠,一股脑分享到村群里。也生怕分享了假消息的谣言,都会给村民增加一分惊慌。同时在三天的执法卡口,还是会关注不断上涨的数字,虽然感染人数不断上涨,好像也没真正威胁到自己,心里居然产生了一种身处的环境还是比较安全的错觉。

……

与一线医生所处的艰难环境相对应的,是今天早上,在路上呆了四天之后的我,看着外面晴好的天气,竟然觉得压力没有一丝松动。虽然说是封城、封村,但是直到今天,我村喇叭都在路上跑,加上上面几个村的通勤车,都带有喇叭,十二小时无间隔地被通知所有人呆在家里的这件事全覆盖。好多人在这样的攻势下靠的完全是自觉。镇政府每天的通报说直到今天,还有部分村里还有三三两两聚在一起打牌,或者不戴口罩四处闲逛的人。好像也都有人去制止,包括左邻右舍都会提醒。

县公安局下了个通告:家里有麻将机的,麻将籽儿一律交村委会保管。

我把这条通告发到几个有麻将机的户的私信和几个喜欢打麻将的村民私信里面,并赠送几段公安挥锤怒砸麻将机的视频。第二天陆续有人把麻将籽儿送到村委会。

我知道这种力量在这次防疫大作战中实在是微不足道,但是做总比不做好吧。

正月十二,晴。立春

今早五点就起来了,婶娘今天出殡。特殊时期一切从简叔叔一直拉着我哭:唯一儿子去年死了,你婶子现在也走了,我该怎么办?有我们几个弟兄,还有国家,不怕。

……

晚饭过后我打开大门在门前站了一会儿,天气晴好,再看看对面的英黄线,黄昏的光线有些暗了,马路两边的路灯还没有亮起来。才想起村民年前反映路灯要调早一个小时亮起。虽然我答应了,但年后那个装路灯的也上不来,希望村民是理解的。

正月十四,小雨

我拉开面向英黄线的窗帘,今天又是一个阴雨连绵。跟昨天相比,今天的道路明显有了变化。在前面两天的响晴天气里,这条县道似乎已经渐渐回寂静,前几天的活泛气好像又被一巴掌按熄了。行人基本上没有了,都是车辆。

昨天县镇两级防控指挥部下命令,每个村只许开出五张出行采购证明,(有紧急病人就医除外)阴雨还是很好阻碍了出行人员无所事事。

马路上继父的小超市再次关门了,这是一个标志。也许是碍于我的情面,不然说不了别人的话吧。

安排志愿者戴好口罩去往指定地点集合,参与设置路障卡点。

从今天开始更严了,全县所有进村、进垸的道路全部都要封闭。几个书记商量了一下,全部换成志愿者,都不认识,执法起来公正廉明多了。取得了很好的效果。

在此之前,在黄冈市还未受到媒体大肆报道的时候,我就看到好几个跟湖北邻近的省市都已经采取了严密的封闭措施。各村各组设置路障,不允许一般车辆出入,专人值班,出入必须测量体温。

在今天之前,是从未有过的严肃。

村里党员朱文建主动请缨,志愿者陈学光两人一直在值守。作为村里为数不多的党员,大灾大难面前都在肩负着责任。

村里消毒已经过两遍了。并且都是自发的,打的都是84母液,一比五百,溅到衣服上都能烧个窟窿。都没有怨言。好多人在拍照发朋友圈。都是说的正能量的话语。

很暖。

但刚打就下雨,效果可能要差些。

在刘全村的妹夫发来消息,说他村有个人已经收治了,警车和救护车同时来的,叫的是人心惶惶。我相信其他人一样惶恐。他说这个人是他同学,腊月二十五从武汉回来的,腊月二十六在一起吃了酒席。后来那人的诊断书都拍在他同学群里,还转发给我看,我说再不要传了,特殊时期,注意隐私。再说我也是看不懂的。说他收到了深圳房东的微信消息,房东免除了他二月份的房租。这个消息比他朋友圈初一到十二都是烤火、继续烤火、依然烤火、在火堆旁边听妈妈讲故事、烤火烧地瓜......好多了。到了十二突然来个:今天种土豆。

这就是我们百姓:身处逆境,都没忘了幽默。

政府发了通知:要到武汉或者其他湖北地区上班的,一律事先报告。注:不是报告了就会通行,按实际情况调控。别的省份估计就不要想了。

等着吧,天会晴的。

正月十五元宵节小雨转阴

早晨的天是阴冷的。氤氲而窒息。心情也跟着潮湿起来.....

开车到水库尾的路口,接近八点的路面被雨水冲刷的洁净,仿佛与病毒格格不入。如果在平常肯定是一个值得驻足和赞美的清晨。其实我从来没有刻意注意到我村的美感,也许是时刻驻身其中吧。

我到了卡口的时候,河西村工作人员已经到了,因为是个很年轻的志愿者,不认识我。生怕我有闯卡的嫌疑,老远就作出了禁止通行的动作,远远看去就是一严肃的标杆。

表明身份以后,互相表示了赞许和问候。年纪不大的帅小伙,本应该是一句玩笑,就可以当街调皮,一言不合,就可以集体撕打的年纪,在卡口都在仔细询问工作流程,表格怎么填,红外体温计的使用方法。一丝不苟。

各级微信群里的提醒,炒豆般繁忙。接到镇防办的昨天通告:河东卡口在排查工作中,排查到位,填表规范,量体温全覆盖。提出表扬。以及其他几个卡口的不足之处......

安排好一切卡口事宜,着手安排镇防办新政策:在村群里通知大家需要购买的生活物资,列出清单统一发群里汇总。但这也只能解决村内有微信的或能够玩微信的,还有易地搬迁和村福利院的那个弱势群体,通知朱和胜同志逐一登记。事无巨细。

我一直在便签上列入清单,因为今天是元宵节,采买的品种和数量较为繁杂,巨细到诸如做酸菜鱼的酸菜多少包,米酒圆子的圆子多少袋。因为你要保证买了酸菜鱼的酸菜而不是买了鱼,买米酒圆子的圆子而不是买了米酒。

另外孩子们的文具购买量是最多的,从十号开始网上教学就开始了,再大的禁锢也无法禁止孩子向上。街上的文具店都关门了,通过电话确认超市里文具专柜货源充足。只是对于网上教学这一新鲜事物表示不小的担忧。到现在为止,我也有个上小学的小猪,我都无法也没时间搞清它的来龙去脉,电话询问了很多人士,不乏教育界精英,得到的消息也不尽相同。很多平台都不一样,我还有女婿和弟弟在家,有个指派。那些无法看手机和电脑的家长们,无疑是无法抵达的历程。

上午填完所有采买,核对数目种类,留好电话,就已经十二点了。朱海峰给我带来了份卡口工作人员的午餐,做得相当的精致,每人一个饭盒,菜饭分离。一连几天都是他无偿地提供午餐,并且都能找到合适的胃口。感谢!

下午五组的张明小伙子主动请缨,去街上和朱和胜一起采买。在“平和”的时候,我们都不知道我们身边的年轻人有多大的奉献精神,无法找到感动的节点,但在瓶颈时期,都会看到他们无私的喷涌。

三点的时候他们回来了,满满一车,精确地送到各人最近的距离,一家一个袋子,一家一张超市小票。条理分明,没有一分差离,哪怕没有买到某牌子的东西,算术本买成了英语本,都可以是忽视的。

骄傲大多时候不是取得了多大的成绩,而是满足了大家各取所需。

乡村的六点,黑了,安排卡口统计。李镇长和民政查主任从田桥通勤归来,下车对我们一行表示了诚挚的慰问。在这场没有硝烟的战争里,大家都在摸爬滚打,肯定也不是肯定成绩的时候,但坚持就是雾后春日灿烂的阳光,坚持就是雾霾后春雨刷过的清朗。在你们的辖区,有隐患的排查出来,疑似的隔离,没有出现病患,这就是最大的成绩!

晚上到家比较晚,已经陆续听到各家送年的爆竹声。其实早晨就在村群里转发了通告:今年元宵节禁止祭祖,禁止燃放烟花爆竹。但我想我淳朴的村民们还是保持着对生活的喜庆,对未来的希望,如烟花般绽放!……

文热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