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湖北蕲春县医圣故里网站——蕲州在线! 关注微信 关注微博 关注抖音 关注快手

蕲州在线

搜索
蕲春招聘网
蕲州在线 网站首页 新闻快报 蕲州新闻 查看内容

蕲州中医江满春的救援故事:我的救援第一天

发布时间: 2020-2-11 10:35| 发布者: 蕲州在线| 查看: 522| 评论: 0

  一周前我向国家非公立医疗机构协会递交战书后,因路途遥远及孩子送我到武汉不能返程,导致通行证难求而放弃,三天前我们武汉百沐仁和中医医院职工微信群,再次发出救援通知,我第二次递交战书。


  再次被官方录用,当天下午武汉青山疫情指挥部龚主任电话核实身份,购买保险,以及协调通行。满以为可以出行成功,正月十四这一天全家几乎一天都没有说笑,各自玩自己的手机,我知道大家心情都不好,所以索性直接上二楼躲在房间里闭门学习。

  正月十五,这一天按照宋河风俗:吃汤圆、接祖人、放编炮。一家人挺热闹的在一起,吃完饭后我对江天说:我们照个全家福吧。


  过去照全家福,是要去照相馆的,而且化妆美颜,这次只能是素颜啦。只能在家里手机声控自拍,凑合着还行吧,等战争胜利后再说了。


  十五这一天很多学员留言,江老师在家待着不要出门,安全第一,包括梁院长也是这样对我说。我的性格想干什么,就必须干,也没有想过后面会有什么。下午龚主任给我发了一张电子版的武汉青山疫情通行证。


  也就是说,明天就要出行。

  女儿了解我。楠儿晚上给我送一包口罩:“妈妈,这是医疗专用口罩,路上戴两个,如果我的孩子大了,我也会报名的,加油!”这是有史以来我女儿第一次支持,我在干事业中家人的第一次第一支持!以易经的话题来说:心动就要行动,动之则顺。

  晚上,我睡得迷迷糊糊时,突然亲家母跑到我的房间来了说:“好多学员都让我劝你,不要去了亲家母”。说着说着哭起来了。我说:“没有的什么的,03年非典我都抗过,这点事情算什么,放心吧,亲家母我没事的,万一有事我是烈士,更何况我在医学里有30余年的经验!”亲家母还是在劝阻,我能理解她的心情,一家人温暖窝在一起,难得幸福快乐几天。

  国家有难,匹夫有责。

  为了让亲家母不再劝退,我怕我心软了自己意志不坚定,我咬牙说:“子弹都上堂了,还能打退堂鼓,再退回,就是逃兵!”吓得亲家母也不哭了。

  我们预约是九点出发,第二天早上,一早亲家母老早就起来做饭,我和江天一早就出门上路,还没有出宋河,就有三道关卡,核对通行证,到了第三关卡时,这个通行证不行,关口办事工作人员告诉我们:“武汉的不行,要出去必须取得宋河政府认可。”我嘴里发着牢骚:“拉尿过罗筛。”原路返回直奔宋河镇政府,通行证终于开到了。


  但是宋河办事工作人员说:出去了就不能回。

  这是不行,江天只管护送我去武汉,他还得回家。我们一边开车,一边和武汉青山龚主任联系。

  龚主任说:“江医生你们在路上吗?”

  我说:“是的,我们已经出来了,在去武汉的路上。”

  “你现在停下来,回去,我和卫健委联系,看看能不能放车在高速口接你,但要下午三点才能回复你!”我心里咯噔一下,完了不会又泡汤吧。

  老实回家待命!回家后全家人既惊讶又高兴,亲家母是直性格,她笑的很开心,唯有我不高兴!

  下午两点半左右,我在微信里就开始催龚主任,赶紧联系青山卫健委,终于好消息来了。

  龚主任说:“明天有位叫陈健司机到高速口接我!”不一会陈司机电话就进来了,要高速口定位,告诉我他几点出发,我们把时间精准好就可以!

  全家人的气份有点紧张,他们的心情都不好,特别是亲家母直性格言于溢表,叹了一口气。

  此时我最开心。

  为了打破这紧张的场面,我拿着一盘提子说:吃,吃,很甜的!谁也没有心思听我说话。我赶紧上二楼在躲在房间里看书,安心查古医书对瘟疫中药方剂记载。

  通行证有效时间24小时。

  今天一早吃完早餐,还是重复昨天的程序,到政府开通行证,通行证在手上就是好使,一路过关六大关口,一切都顺利。当我们进入京山市的关卡时,突然说我的通行证不行。我们才知道已经过了宋河,到达京山市防御区。

  “镇里只能代表宋河,代表不了市里,你们的车停在路边吧。”

  车停稳了,江天反应还是很快,人也比较灵光,很快拿出手机电子版的武汉青山疫情通行证。几个领导在旁边研究了一下。过约10余分钟,我看他们的面色好像有点微笑,一位长者应该是负责人吧,发话是医生放行!江天赶紧到疫情棚里签写承诺书一份。

  时间恰得正好,武汉青山陈司机也到了高速口外接我,电话告诉我车号2986,武汉青山食药监督局专车。江天把我的行李箱拿下来,接过行李箱本想说两句,我觉得此时应该是无声胜有声最好。

  出了高速口,陈司机接过行李箱我上车时,陈司机在车上坐了一小会儿,透过玻璃江天还在那里站着目送我们离开了!我知道江天此时的心情,赶紧电话:“回去吧,路上注意安全!”我的车启动了,我看江天还在那里!我的鼻子酸酸的……

  陈司机说:“吃过早饭没,我车上有牛奶面包!”我知道陈是在缓解我的情绪!

  良久,我才开始聊武汉暂时的疫情。

  过去高速上车水马龙,而今天跑了半小时,也不见车辆路过,静静的…幸亏是白天,要是在晚上,还真有点后怕。

  在进武汉时又遇关卡了。




  久经折腾总算是回到武汉。赶紧洗澡,做饭,边吃饭边和孩子联系报平安。饭后联系武汉市青山区新沟桥志愿服务小队!熟悉的工作环境了解疫情。

  陈武队长接待我,直接带我去了青山商场后面一家宾馆,陈队长介绍这里住有疑似肺炎大约八九十号人,我负责登记、查体温、发放汤药,督促他们服药配合治疗,密切关注的病情,有加重病情,立刻转院,重症进入做好转诊。

  我问:“吃的是什么药?”

  “都是吃中药治疗“肺炎1号”由市里统一发放。”

  我说:“不是中医辩证开药吗?”

  “听组织的。”

  “现在这个病很难治愈,一但被传染几乎是无药可治!”我试探的问了一下:“也就是说肺炎1号是安慰剂?!”

  陈队苦笑了笑,摇摇头:“全靠患者自身免疫抵抗力吧。”然后简单介绍:“我们小组是三个人,人手不够,他们又接了一个疫区,你们三个人安排好排班,做好手上事情就可以,江医生,你是老医生,你来我们这里,我就放心了。保护好自己,注意安全。”

  “不辩证,全部一个方剂。”我很失落的回家……

  不行呀!我此时有些浮躁和不安!

  杨力教授,苏庆民专家,本来我们三人都说好了,我这也有病案,我们三人远程会诊,今天下午苏老师又把山东保济堂堂主拉入我们群内,便于多一份力量。

  他们是迫不及待等我发患者舌苔及病情,这下可好,三人都傻眼了,杨老师说肺炎1号的中药组成是什么?苏老师在网上搜一下,处方是保密的,后来还是被我们找到了!


  我有些泄气了,发了一堆怨言:中不象中,西不象西,相互打击,相互排斥,有一点成绩,邀功,抢功。中药处方,均无须辩证,天下病人一个方剂,所有的中医都不用上,那还要中医干嘛?我们的杨老师,每一个患者的病案,仔细寻问,仔细排查,一一辩证,深思熟虑后才开处方,这样的国医才是良相。清代名医喻家言说人参败毒散有“逆流挽舟”的作用,网传半剂药把人救活,牛B吹过头了!为什么疫情还未逆转?李东垣说补中益气汤有“甘温除热”之功,可是患者依然如故的发热;有人说温疫初起,先憎寒而后发热,日后但热而无憎寒,用达原饮,可是用了,都用了……,每日每夜,我在不停排查古医书上关于瘟疫的良药,可是希望……还是没有出现……今天的武汉医生告急,就一个区缺少医生1000余人,武汉十三个区,分别是:江岸、江汉、硚口、汉阳、武昌、青山、洪山、东西湖、汉南、蔡甸、江夏、新洲、黄陂。

  我心急如焚,时间就是生命。

  记得我承师学习中医时,师傅的第一堂课就是患者的生命是第一,选择了这份职业,只能解决温饱,你要慎重考虑!

  我还是选择了医生这个崇高的职业,我经历过了98年洪水过后病毒性肠炎病暴发,经历过03年非典,我一直都是在一线,从没畏惧。

  冠状病毒是什么妖魔鬼怪?!我何须畏怯!!

相关阅读

最新评论

文热点

返回顶部找客服官方微信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