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湖北蕲春县医圣故里网站——蕲州在线! 关注微信 关注微博 关注抖音 关注快手

蕲州在线

搜索
蕲州在线 网站首页 蕲春百科 查看内容

了解一个不一样的宋朝,看宋朝在火器使用和发展上的巨大成就

发布时间: 2020-1-28 22:09| 发布者: 蕲州在线| 查看: 178| 评论: 0

  北宋灭亡以后,康王赵构在南京(今河南商丘县南)建立南宋建炎三年(129年)二月,赵构到杭州并将该城改名为临安,定为京都。其时,各地军民都纷纷起而抗金,阻止金人南下。到了13世纪初,北方的蒙古人逐渐强大起来,不但威胁着金政权的安全,而且在金灭亡后又南下攻宋。因此这一时期战争频繁,出现了南宋对金、金对蒙古、蒙古对南宋和对外的多种战争。这些战争前后相继、犬牙交错,参战的各方都力求利用最先进的技术,大量制造已经定型的火器和创制新型的火器,从而促进了这一时期火器的发展。


  一、南宋时期火器发展的概况

  宋室南渡以后,北方居民也大量南迁至两浙,使江南的农业手工业和科学技术都有新的提高,都城临安已成为全国最大的工商业城市,聚集了具有各种技艺的工匠与专门人才,拥有发达的军器、造船、印刷等手工业。临安的军器手工业,以开封迁来的军器手工业为基础,建立了御前军器所。

  御前军器所既是军器制造的管理机构,又辖有规模巨大的军器制造作坊。这些作坊分工严密、工艺精细,平时共有固定工匠2000余人,杂役兵500多人,最多达5000多人。他们大多从两浙、福建招来,每年制造各种军器达300多万件,装备军队使用。按当时规定,军器制成后,先要送便殿检验,合格的军器作为样品,颁发各地仿制。当时除临安以外,不少军事重镇都设有火药与军器制造作坊,具有一定的制造能力。


  据南宋大臣李曾伯在宝祐五年(1257年)调查静江(今广西桂林)兵器贮存情况的报告中称,荆淮之地经常存有铁火炮(即铁売火球)10多万只,而江陵府(今湖北江陵)每月就能造铁火炮1000——2000只。又据《景定建康志》卷三十九记载,当时的建康府(今江苏江宁县南)在两年三个月的时间内,就能“创造、添修火攻器具共六万三千七百五十四件”,其中仅创造的就有“三万八千三百五十九件”。

  上述统计数字说明,建康府的军器手工业部门,在13世纪60年代制造火器的能力已蔚为可观。从所制火器的种类看,主要有射远的弓火药箭与弩火药箭,它们创制于北宋初,至此时已成为主要的火攻箭;爆炸性火器铁火炮不但数量多,而且有五种规格,大者10斤,小者3斤,既可用抛石机抛掷,也可用手投掷,可以认为它们是当时使用较多,毁杀威力较大的爆炸性火器;霹雳火球与蒺藜火球,仍沿袭北宋初创制时的形制构造,发挥其作用;除了原有的火器外,还出现了新创制的火筒,其形制构造和用途,当与《宋史》记载的突火枪是同一类的管形射击火器。


  据说在南宋度宗时(12651274),由于建康府生产的火药数量多,因而不得不“政筑炮药库”以作贮存火药之用。仅建康府在两年三个月内就能制造这么多的火器,如果集当时的首都临安及南方各大府所制造的火器,那么每年至少也当在数十万件以上。

  二、北宋的灭亡为金军火器的发展提供了有利条件


  金军在攻陷汴梁和灭亡北宋的过程中,由于占领了汴梁等许多地方的火药与火器制造中心,留用了其中的汉族工匠收缴了宋军多年贮备的火器,延用了设备先进和齐全的火器制造作坊,从而为金军大量仿制和使用火器,提供了有利的条件。

  又由于金军占领了泽州(今山西晋城)、大名(今属河北)等产硝的地区,因而也为火器制造提供了丰富的原料。更为重要的是金人首领重视兵器生产,他们在建国后即建立一整套的兵器制造机构,以兵部掌兵籍、兵器等重要军务,并设立军器监专掌兵器制造事宜。军器监下辖军器库、甲坊署和利器监等制造、修治和贮存军器等机构。此外,诸京还设立了都作院,管理各地的兵器制造。

  由此可见,为了同宋军作战,金军也在自已的统治区域内,建立了完整的兵器制造系统。为了保证所制兵器的质量,规定在“军器上皆有元(原)监造官姓名年月,遇有损害,有误使用,即将元监造官吏依法施行,断不轻恕”。由于各种规定严格,所以成品质量都有保证。基于这些原因,所以金人不但能够较快地仿制和使用宋军装备的火器,而且还能在战争过程中,发挥其创造才能,把北宋初的纸壳火球,发展成先进的铁壳火球“铁火炮”,以及创制了单兵使用的飞火枪等新式火器。


  三、宋金之战中火器的使用

  南宋前期,除陈规创制的长竹杆火枪以外,其他各地军民,仍然使用火球与火药箭进行抗金作战。同北宋末年的抗金作战相比火器在南宋抗金作战中的使用,已有较大的发展,主要表现在下列方面:首先是扩大了使用范围,它们除在攻守城战中使用外,已用于水战和野战,从而发挥了更大的作用;其次是增加了使用数量作战中万箭齐飞,百炮并发的壮观场面已屡见不鲜;其三是提高了火药威力,从利用火器的燃烧性,已发展为初步利用火器的爆炸性。这几方面的发展,可以看出南宋初期火器的改进情况。

  (一)用火球与火药箭进行水上火攻

  绍兴二十九年(1159年),金军统帅完颜亮命工部尚书苏保衡督造大量战船,准备南下攻宋。至三十一年八月,完颜亮统兵60万(一说40万)分四路大举攻宋。海路由苏保衡与浙东道副统制完颜郑家,率水师直趋南宋都城临安(今浙江杭州),军行至胶州湾的松林岛时,遇风锚泊。


  宋将浙西路马步军副总管李宝,已奉命率水军3000人,乘战船120艘,先于完颜郑家到达胶州湾的石白岛附近锚泊,待机抗击南犯金军。当李宝得知金军水师至松林岛消息后,即指挥水军趁顺风向金军战船发射火药箭,抛掷火炮。箭中船具后,烟焰旋起;火炮所击,烈火腾飞。金军战船多为灰爆。最后,李宝又命壮土跃登残存的战船,全歼金军。金军主将完颜郑家丧命。

  此战在《宋史李宝传》和《金史郑家传》中都有记载,但具体内容稍有不同,前者说用“火箭环射,箭所中,烟焰旋起,延烧数百艘”。后者称宋军“以火炮掷之,郑家顾见左右舟中皆火发,度不得脱,赴水死”。但两者说宋军以火器取胜的事实是雷同的。这些记载表明,宋军在陈家岛附近水域进行的水战中,使用了数量较多、燃烧较猛烈的火药箭与火球,取得了水战的胜利,为水战中运用火器同冷兵器相结合的战术,提供了最初的经验。当年,朝廷大臣虞允文还指挥宋军,在采石之战中用霹雳炮打败了金军。


  (二)用火球进行野战

  南宋抗金将领魏胜,在隆兴元年(1163年)的抗金备战中,创制了数十辆抛射火球的炮车和数百辆各安数十支火枪的如意战车。车前有兽面木牌,旁侧有毡幕遮挡,每车用两人推毂,可蔽士兵50人。行军时,上载辎重器甲;驻营时,挂搭如城全,敌不能近;列阵时,如意车列于阵前,弩车为阵门(上置床子弩,矢大如凿,一发能射数人);炮车在阵中,抛射火球、石弹,可远及200步;作战时,三种车上的兵器配合使用。敌我双方相对接近时,从阵中抛射火球,发扬火球同射远冷兵器相结合的远距离杀伤和推毁作用;近阵门时,则刀斧枪手同敌近战搏杀;待敌溃退时,则拔营追击。

  魏胜创制的炮车和如意车,受到了朝廷的重视,并下令各军仿造使用魏胜创制的炮车实际上是一种车载抛石机,它不但能抛射石弹,而且能抛射火球。火球装入抛石机后,增加了机动性,使其能够“进出具利”,“伺便出击”。在出击时,又以火球和弓弩为第一波次,刀斧和长枪为第二波次,逐次杀伤敌人,充分发挥各种兵器在野战中的作用,收到综合歼敌的效果。


  (三)用爆炸性火球进行守城战

  南宋军民在抗金作战中,不但利用纸壳火球的燃烧作用,焚烧金军的人马和战具,而且把纸壳火球发展为初级爆炸性火器,直接用以炸击金军人马。据当时襄阳守将赵淳的幕客赵万年在《襄阳守城录)冲记载,南宋开禧三年(1207年)二月,赵淳率宋军用霹雳炮守襄阳。当金军来攻时,宋军多次以緙雳炮爆炸伤敌。第一次,赵淳率守军千余人,于半夜出击金军,并“用霹雳炮打出,城外虏人惊惶失措,人马崩溃”;第二次,当金军拥并攻城之际,赵淳即令城上“擂鼓发喊,并打霹雳炮出城外,虏騎惊骇,退走”;第三次,赵淳指挥宋军1500人,乘雨夜驾船30多只,备霹雳炮、火药箭,潜驶至敌营岸边,乘敌人疏于防备之际,突然向敌营抛放霹雳炮,射火药箭,敌人马惊乱,自相蹂践,“死伤二三千人,马八九百匹”。


  四、结语:

  上述情况表明,在南宋前期的80年中,南方各地在火器发展方面所取得的成就有四:其一是创制了世界上最早的管形火器长竹竿火枪;其二是增强了火球与火药箭的焚烧威力,并增加了在作战中的使用数量;其三是利用车载抛石机提高火球在作战中的机动性;其四是把燃烧性火球发展为爆炸性火球。就在赵淳于襄阳城上把纸壳爆炸性火球掷向金营后不久,金军也在蕲州(今湖北蕲春)用其新创制的铁売火球进行了攻城战。

最新评论

文热点

返回顶部找客服官方微信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