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湖北蕲春县医圣故里网站——蕲州在线! 关注微信 关注微博 关注抖音 关注快手

蕲州在线

搜索
蕲州在线 网站首页 蕲春文学 查看内容

昨儿是蕲春的小年,好多规矩你怕是都忘了吧...

发布时间: 2020-1-19 20:30| 发布者: 蕲州在线| 查看: 91| 评论: 0|作者: 邱汉华

  今天是腊月二十四。在记忆的深处,今天是属于童年的一个最美好的节日,叫小年。在我们的家乡,在那个湖边的小山村里,也叫伢儿年。

  每在这一天,勤劳的母亲比平时更加忙碌,天不亮时便起了床。首先是烧好一锅开水,接着去把鸡窝里的两只大黄鸡抓出来,一边在嘴里念叨着:鸡呀鸡呀你莫怪,你是阳家一碗菜……然后将刀抵住鸡脖子,闭上眼睛用力拉动几下。

  记得有一年,母亲将宰杀过的一只大黄鸡放在地上,起身去往水桶里倒热水准备泡鸡脱毛时,回头一看,那只鸡却不见了。原来是母亲宰杀鸡的力度不够,气管没有割断,受到惊吓的鸡一下子飞到了屋顶上。

  自从有了那一次不成功的宰杀经验后,母亲再不敢闭着眼睛杀鸡了。只是,每一次宰杀过后,母亲总会将“鸡呀鸡呀”那句话多念几遍。

  将宰好的鸡去毛洗净之后,太阳才刚刚扫过门前的树梢。这时,母亲又开始在屋子里打扫卫生了。腊月二十四打扫卫生是家乡的一个传承了很久的风俗,俗称“打扬尘”。

  而在这一天里宰杀鸡鸭同样也是家乡风俗的另一项内容,据说,过了腊月二十四就不能再动刀宰杀活口了。

  其实,在三十多年以前,腊月二十四是一年之中的一道门槛,过了这道门槛,就连迎亲嫁娶这样的喜庆大事也得暂时停下来,即使是准媳妇肚子里“有货”了,那也得等到来年农历的二月花朝节。

  到了傍晚时分,劳累了一天的母亲则更是忙碌,她在做晚饭的同时,还要将白天从生产队分来的两条瘦鱼剖好洗净,然后将天可怜见的一点点鱼肉刮下来,剁成肉泥,和一些红苕粉调和搅拌做成鱼丸,而那些剩下来的鱼骨、鱼刺和鱼头,则用刀一段段地剁碎,再用一些面粉糊糊包裹成坨状,然后放进热油锅中炸至焦黄,我们把这种“黄坨坨”称之为“炸鱼”。

  待这一切做完之后,母亲便拿来一只当做火锅用的瓦盆,将每样食物捡一些出来,包括早上杀鸡留下来的鸡杂碎,都放进瓦盆里,同时,再从自家自留地里抜回一个新鲜的大萝卜,切成片,放进瓦盆里一起慢慢地煮起来,不一会儿,满屋子里便飘起馋嘴的香味了。

  也就是从这一天起,好过一点点的人家都会抽空去三五里地以外的供销社里买回几尺花布,为孩子们做一两件新衣裳。

  记得每年的那天夜里,我都会扯住母亲的衣角问:妈妈,我的新衣服呢?每在这时,母亲便会神秘地一笑,然后说:还早着呢。听母亲这么一说,我便可以放下心来——新衣服肯定是会有的,只不过要等到大年三十的晚上才会拿出来和我见面。

  夜里,待我们全家都睡去之后,母亲还要在灶台上点一盏菜油灯,并上香三根,烧黄表纸三叠,然后拜上三拜,嘴里还要念叨几句托福灶王爷的话。

  直到这一切都做完了,夜已经开始转点了,母亲才空下来,腊月二十四也就过去了。

  后来,我在北京工作的时候,忽然发现北方的小年是腊月二十三。

  咦,这是怎么回事呢?难道过年也分南北吗?我问身旁的一些人,回答都说不知道。

  直到去年我在写《寻找蕲州》的时候有幸遇上了当地的一位老中医,从他的口中我才明白,这小年原来还是有许多讲究的,不仅有二十四与二十三之分,事实上还有一个二十五也是小年的一部分,用一句话来概括,那就是“官三民四王孙二十五”。

  这老中医的祖上出身显赫,原是一名四品武官。说到武官,他还告诉我,每年的大年三十那一天,家里客厅壁墙上挂着的中堂字画必须取下来,换上一把带架的大刀放在中堂的位置上,然后点灯焚香,磕头祭拜。当然,这是别话。

  时间过得飞快,一转眼,几十年的光阴便飘忽而逝,一同飘逝的还有那些无法忘却的习惯与习俗。

  曾经的腊月二十四,现在就像是一幅发黄的木刻,偶尔在一些上了年纪人的心里间或地露出浅浅地印记,给回忆增添一些温暖。
上一篇:忍己待客的父亲下一篇:神草蕲艾

最新评论

文热点

  • 值守的夜晚,她穿上妈妈的雨鞋……

    值守的夜晚,她穿上妈妈的雨鞋

      "短暂的思绪,许多人涌入我的脑海,不知为什么,眼眶湿润

  • 踏雪抱薪行大义,意暖蕲阳

    踏雪抱薪行大义,意暖蕲阳

    疫情无情人有爱(作者:李德义,现年77岁,蕲春老年书画家协会理

  • 天气

    天气

    刚晴一二天雨又来了吧嗒吧嗒下了半天夜幕降临意犹未尽一个冠状病

  • 围栏

    围栏

    铁杆搭架蓝色尼龙布铺陈年前的康安街出口就已经被遮挡得严严实实

  • 抗疫八天琐记

    抗疫八天琐记

    抗疫八天琐记作者:蕲春县医院麻醉科手术室主任 汪贤标  一、

返回顶部找客服官方微信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