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湖北蕲春县医圣故里网站——蕲州在线! 关注微信 关注微博 关注抖音

蕲州在线

搜索
蕲州在线 网站首页 蕲春文学 查看内容

我的父亲

发布时间: 2020-1-18 17:47| 发布者: 蕲州在线| 查看: 139| 评论: 0|作者: 李韧|来源: 木翁茶座


  父亲要过生日了,家门口,我陪他晒太阳。他跟我说,他百年之后如何如何。我问他,您活着的时候都管不了那么多,百年之后的事更管不了啊。父亲听后,也跟着笑了。

  一

  父亲今年满96周岁。1998年我在县城有了房子后,他和母亲一起住到了我家。刚来的时候,母亲还能支撑着做点家务。不到两个月,母亲倒床了,而且一病两年,直至临终。两年中,父亲为母亲所做的一切,是我们未曾料想得到的。当母亲闭上眼睛的时候,我才意识到,我们姐弟四人,纵然是面对那样热爱的母亲,即使是想尽一切办法来尽孝,其所作所为也是无法与父亲相比的。父亲为母亲擦洗、换药、喂饭、洗衣……尤其是母亲便道不畅时,他竟用手去抠。

  父母之恩爱,在我眼里,竟是诸如,母亲在寒风凛冽的凌晨起床排队为生病的父亲买点猪肝打汤喝,或是父亲在母亲最后日子里的所作所为!

  母亲走了。父亲一下老了许多。我们都很忙,无法深入到老人的内心世界。老人有时在笔记本上写着什么,有时陷入沉思,有时自言自语。我知道,我们无论怎样做,也都无法让老人回到母亲在世时那种相依相伴的生活中。

  唯一能做的,无论在岗上班,还是退居二线,我们姐弟四家人,总是经常来到父亲房间,坐一下,看一眼,陪父亲聊一聊。亲人们来了,老人异常高兴。

  二

  父亲一生视工作为第一生命。他脾气暴躁。由于祖父祖母去世早,直到解放初期弟兄三人才开始建房。建房下屋脚的时候,湾东头富裕户硬是要父亲在原来屋基位置上让出两尺。父亲说你们是欺我家里没有大人吗?一怒之下,拿起一把锄头砸了对方屋头的瓦。边砸边说,过去欺负我不敢吱声,现在翻身解放了,还在欺负人?!我家是贫农,对方成分不好,自知理亏,便不好再说了。到全家喜气洋洋搬进新居的时候,湾里人对父亲不得不刮目相看了。

  其实父亲也是吃了脾气的亏。本来旧社会被国民党征兵,是因为家里贫穷的原因。文革中,造反派为这事纠缠不休,父亲如果态度好一点,把前因后果说清楚,也许结局会好一些。可他老是与人争,说自己被国民党征兵抓到河南,是逃跑沿途讨米跑了二十多天才回家的。言下之意,是说自己没问题。结果,下放劳动,住五七干校,没少挨批受斗,屡遭不顺。

  父亲虽然脾气不好,但工作相当认真。他的工作态度和作风永远都是值得我们学习的。每天早上别人还没起床,他就急着上班去了。那时候,母亲在缝纫店锁扣眼。夜里我和弟弟一觉醒来,母亲总是还站在昏暗的灯下挑着针线,这样推测父亲回家的时间就应该是夜间十一点左右吧。在我们的印象当中,他总是那样风风火火,三步并作两步的样子。从有恩于我们家的外祖母去世他没回老家,到母亲生下我们姐弟几人他甚至不在身边······

  总是那样严肃,那样认真,那样匆匆忙忙!父亲不喝酒、不抽烟、不打牌、不下棋,不和别人谈天说地。几十年来,他和母亲恩恩爱爱,从没生出半点风言风语,这在他的同辈和我们的见闻中也是难能可贵的。他总是在办公桌前清理帐务,总是在油灯下整理笔记,总是在步行途中自言自语,打着第二天开会讲话的腹稿。

  每次得到领导表扬或是有人恭维,父亲就高兴得睡不着,并在我们面前自吹自擂一番。他在国营八里湖农场当了个财务科长,制度在他那里就铆钉般的铆上了。没有谁能从他那里占点便宜。领导安排他住队,他每天去农业大队里,恨不得把大队支部书记或队长的职责一下包揽下来。别人处理不了的棘手事,到他那里总是迎刃而解。他是直肠子,说话不转一点弯。

  有一年,场里安排他带队去某企业财务清理。结果查出企业负责人经济上有点问题。本来私交蛮好。结果硬是从严给予了处理。使得别人对他意见很大。这种不讲人情严格按制度纪律办事的风格,背后也引起了一些非议。时间会冲淡一切。在今天人们再见到这位90多岁老人的时候,更多的则是对他勤奋工作的回顾和肯定。

  父亲退休之后,孙子们居然还能背诵出当年他自己创作的、用以鼓舞人心的所谓诗句之类的东西。孙子们在摇头晃脑背诵父亲创作的顺口溜的时候,父亲那高兴的劲头不亚于喝蜜!

  三

  父亲是一个正直清廉的人。他从解放初期参加工作开始,基本上就是与财务打交道,经手的财务帐目不是个小数目。可从来没出半点差错。常言道,常在河边走,哪有不湿鞋?可是父亲做到了。母亲生前曾经感慨地说,如果当时父亲真的拿了公家的财物,哪怕是一针一线,这后来的日子也就会随着父亲的“历史”问题而更加难过。那样的话,我想我父亲脾气纵然再暴躁也会暴躁不起来,声音再大也会大不起来,我家的历史也会随之改变。

  父亲用他的行动,用扁担或巴掌严厉地告诉我们,公家的东西一草一木都不能动。"穷且益坚,不坠青云之志!"父亲是这样说的,是这样做的,也是这样要求我们的。大约1964年左右吧,哥哥与几个小伙伴到汤鱼海的湖中去采莲子。有人将信息传到了父亲那里。那时候,湖区莲子是集体的财产。父亲当时作为总场的财务科长,自己的儿子带头侵占集体的财产,那还了得。他迅速找人带信把哥哥从湖里叫回。当哥哥乐滋滋将采摘回的莲子拿出来的时候,父亲不问三七二十一,顺手拿起扁担,就将站在他面前的哥哥一扁担扫过去。扁担告诉哥哥,公家的东西动不得!

  父亲非常朴素和节俭。冬天他总是那套蓝的卡,里三层外三层包个严严实实。在他晚年生活里,我们为他添置的带点潮流色彩的新衣服,他一直都舍不得穿,说是穿上去人活不了两年衣服浪费了可惜。父亲的节俭最突出的还体现在用水用电上。说个笑话,1985年我刚成家时,按说特殊情况总得讲点热闹,因此新房用电没有遵循出门关灯的要求。父亲有点不大乐意。他总是从后房过来,你前脚出门,他后脚就进门帮你把灯关了。并且,妻子到后面厨房端洗脸水时,他后脚进来将新房里面的电视机关掉。并郑重其事地说,房里没人,开机浪费。妻子是在这种毫不习惯的嘟囔中逐渐记得关灯关电视了。

  四

  三年困难时期,农场领导见我家这么困难,便做父亲工作,让父亲减少一个孩子读书。父亲说即使讨米也要让孩子上学。这大概也是父亲一生中违背领导意愿中少有的一次吧。

  父亲对子女要求严厉,且是非分明。他的话不多,不知是因为没有时间,还是没有那个耐心。一般情况是,每到年终,你放假回来,他问你的只有一句话,奖状呢?你如果如他所愿拿出他所需要的,他会十分快乐地从你手上接过奖状,然后转过身去,无非是五好学生之类的几个字,他要戴上眼镜看上半天,然后从荷包里摸出一串钥匙,打开他那宝贝抽屉,把那奖状小心翼翼地折叠好,轻轻的放进去······我曾多次享受了这份殊荣,并在父亲难得的笑容中接过他递给我的如一个梨子、一个橘子之类的奖赏。同样,也曾享受过交不出奖状时,父亲在失望中劈过来的那一巴掌!那巴掌打得人两眼冒金星,打在头上,痛到了心里。我不知道至今头部常常隐隐发痛,是不是与父亲那巴掌有关,但我们记得的是,只有尽自己最大的努力来避免那些个巴掌。不是为了梨子和橘子的滋味,而是真的不想让这个性格倔强的人痛苦和失望。

  父亲有时候能够多谋善断。记得好像是70年代末吧。我那时在半边山中学教书。有一天我回家跟父亲说哥和我写了封信。那时候通信应该是常事。父亲问写了些什么,我说哥说我现在还年青,不懂世事的艰辛。父亲忙问我要了这信,从中看出破绽,并作出到哥哥工作单位和哥哥谈心的快速反应。后来我才知道,老兄的一位朋友涉及一桩政治案件,上面正在调查与老兄的关系。老兄承受不了,有些失望。父亲了解原委,弄清与老兄一点关系也没有,便好言相劝,硬是让个失魂落魄的哥哥镇定下来了。父亲为兄长定心鼓气的事,也让我对父亲刮目相看。老实说,父亲并不算是一个很成熟的人,尤其是在当今的仕途上。但他在关键时候确实发挥了一个父亲的作用。他的谨慎处态度和求稳怕乱心理,对我们产生了直接影响。

  父亲不会作细致的思想工作,不体贴和关心人。用时髦的话说,你很难从他那里感受到父爱,尤其是在他年青的时候。早些年我作理论辅导工作时曾卖力地批过一个词:家长制。当我在辅导或行文时想到的第一个镜头,就是父亲。在家庭里,父亲是典型的家长制作风,常常固执己见,说一不二。以至在哥哥作了爷爷之后,依然还要领受到他的责骂。所以第三代或第四代人,还能通过他的权威来解决很难在第二代人那里解决的一些不合理的要求。当然,如果我们对父亲的敬重能通过这样一种方式给老人带来些许快乐,对我们自己何尝又不是一件快乐的事呢!

  五

  父亲正派公道。他虽然脾气很大,但也总能在很短的时间内通过母亲的和风细雨得以和解。他对家人十分严厉,对别人却是那样宽容。退休后,他还在农场党委书记的恭维下做了几年的老干组长,老干们都很拥护他,而他得了几句表扬后依旧那么高兴。

  离开组长位置后,他收起了失落感,每天拿着扁担绳子和镰刀,到四五里之外的堤岸、田头,弄回两担柴。遇上节假日,他一声令下,全家人都回来到十里外的牛皮坳山上打柴。两天下来,全家人汗湿了全身,身子骨儿都倒架了.可望着运回到家门前那几堆可烧半年之久的柴草,都快活极了!那时候每到星期天,我都得回家看看。每次回家,父亲依旧在在割柴。遇上这情景。我就赶去找父亲。父亲把柴捆好后,让我挑着走前面,他点一支烟走在后面,邻居们见了都说老科长的儿子有出息呀.,父亲听了乐滋滋的。我的步子也轻飘飘起来。

  父亲性格刚烈,唯我是从。能让他来县城我家住,且一住达20余年,对他来说应算是个奇迹。我很感激我妻子从中所尽的努力,同时也感谢亲人们不时的关照和理解。实事求是的说,并不是完美无瑕的。家庭过日子离不了磕磕碰碰。比如来客多了一点,手脚大了一点,他会不高兴的;他见事爱管你又不大乐意;吃饭他希望烂一点,你希望硬一些。有时工作中心情不好回家后不想说话,他以为你阴沉的脸是对他的,便独自伤感起来·····矛盾无处不在,无时不有。希望总是在磨合中诞生,和谐总是在磨合中形成。

  父亲仿佛改变了自己,为我们也是为他自己吧。早些年,他在自理过程中,还时常应酬一些事务打理一些家务。每天做饭是妻子的事。而饭后的洗刷就成了他的专利。有时来客或冬季寒冷时,我想把碗洗一洗。他哪里肯依。看到一个耄耋老人做家务,应该不算是一件愉快的事。可父亲就是那么个脾气。他是不想让任何人对他产生吃闲饭的感觉。

  我曾在父亲心情特别好的时候开玩笑问他,如果你倒床后怎么办?还不需要我们料理吗?父亲正儿八经地回答说,等我实在动不得的时候,就用几颗药送终吧。听这话,我后悔了。真的不该问到这些。父亲是个说得出做得到的人。也是一个不大容易考虑到别人心理感受的人。但愿他的大意会随着后来他对人生的迷恋而改变。否则,我们全家将心里不安!

  六

  哥哥在追忆母亲的时候曾引用了一位名人的话说:父母是儿女身后的一堵墙!19年前,我们家的这堵墙因母亲的去世而坍塌了一半。我们是那样的失望和痛苦!尽管如此,这一半还在,我们依旧还能和父亲生活在一起.,还能靠在父亲身边,听他数落一些无关紧要的家常,或听他交流一些充满人生哲理的经验之谈,同时也可以向他倾诉和放飞一下心情。这是一种至高无上的境界,也是一种难得的幸福。

  父亲的话应该不算很多,反反复复就那么几句,要谦虚,不要大模大样;要认真,不要对工作不负责任;要稳重,不要沾公家一点便宜。我是在耳朵听出了茧子的过程中接受了这些说起来容易做起来很难的教诲。我想如果在生活和工作中有个什么闪失,那真是对不起老人的一片苦心。

  阳光下,父亲反复交代,他抽屉里面珍藏有几十张奖状。那是他一生的成绩,那些奖状要保管好。那个时候,年年得先进不是凭空设想,而是实干取得的。每天晚上不点完一灯煤油,他从来没有回家睡觉。父亲的交代,我们记住了。父亲的形象,早已烙入我们的心中。

  2019年11月12日
上一篇:下一篇:忍己待客的父亲

最新评论

返回顶部找客服官方微信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