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湖北省黄冈市蕲春县门户网站——蕲州在线! 关注微信 关注微博 关注抖音 关注快手
蕲州在线
搜索

在老屋,等一场花开

发布时间: 2020-1-16 18:41| 发布者: 蕲州在线| 查看: 293| 评论: 0|作者: 白露秋霜

入冬以后,我的世界愈发沉默起来,这一年的坎坷,烦恼,忧愁排山倒海地向我挤来,流年不利?难道真有流年不利这一说?十拿九稳的考试也能出现意外,波澜不惊的生活也被流言压迫。沮丧,无奈,落寞……点开微信,千言万语却不知该怎么说?“给我发个红包吧!”想了好久,最终打出了七个字,四个人的闺蜜群,红包嘟嘟嘟雨一般地落了下来,红包不大,可足以让我的心情愉悦起来了。交往到可以肆意要红包的人常常不是朋友而是亲人。

“听说老屋这几年栽了很多桃树,等明年花开了,我们几个一起看桃花去吧!”玲在群里说。

“好啊!好啊!”一呼百诺,大家都很雀跃,可是大家心里都清楚,上有老下有小分散在五湖四海的我们想一起聚在老屋是多么的不容易。

我换车换车再换车,然后顺着一条溪流逆流而上,我执意先去,我要在老屋等一场花开。似乎只有老屋的花开了,我才能接近童年的快乐。

小溪的尽头几间瓦房赫然映入我的眼帘,两三个寂寞的老人探究地瞪着我这个外来入侵者。儿时快乐的活动基地,村里大部分住户都搬走了,剩下几个走不了的老人自是不知道我这个小时候躲在他们的晒谷场上打雪仗的小屁孩如今也进入了美人迟暮的年龄。

老屋是安静的,一日重复一日,屋子旁边的晒谷场还在,建设只在外面,这种与世隔绝的小庄子依然还保持着原貌。我在一块石头上坐了下来,那时下雨,妈妈不允许我在外面疯,可是这片基地里,我们还是会空着头在雨中嬉闹。记得晒谷场上有一个排水池,池子很深,里面的水却不多,有年春天,桃花开遍原野的时候,水池中落进了一只青蛙,我们趴在池沿上,伸着手臂想把青蛙抓出来,可是手臂不够长总是救不出来,于是,我们每天放学都要跑去看那青蛙,一直到有一天,我们伤心地发现,池中也落入了一条蛇,池子很深,青蛙和蛇都出不来,我们担心蛇会吃了青蛙,便自作主张地找来锄头想把蛇打死,结果蛇死了,青蛙也跟着遭了殃。我们几个小女生伤心地大哭了一场,想想那个时候,这应该是让我们最为难过的事情了。

进入秋天,野菊花漫过山脊,我们挎着篮子勤工俭学,晒干的野菊花,红丹参,菖蒲总能让我们有一笔意外的收获。扎着两条羊角小辫,穿着漂亮的小花褂,当晶莹的汗珠染红脸颊的时候,去附近的萝卜田里拔棵萝卜,小溪里洗一洗,张口咬掉皮和蒂,津津有味地吃起来,那是十分解渴的。有时不巧萝卜的主人来了,我们羞涩地躲闪唯恐他责怪我们偷了他的萝卜,而这个时候,他却很好笑地道:“小孩真不晓事,你们手上的萝卜一看就不好吃,萝卜生吃要拔起来就自己裂开的那样水分才多,吃起来才好吃。把手上的扔了,再拔一棵试一试。”他俯下身子告诉我们下次应该拔什么样的萝卜,那个时候,我们兴奋地觉得这一田的萝卜比那山上的野菊花好看多了。

青石板铺就的小路慢慢延伸到远方,在这逼仄的乡间小路上,一批又一批的人走了出去,打工,就业,求学······渐渐的,故乡成了他乡,他乡成了故乡。而我们这些伙伴会面也便成了一种奢侈。时光带走了很多,童真,青春,快乐,带不走的却是我对老屋的情怀。

一个老人站在我的对面看我很久了,我抬起头来,她有点不好意思的问:“你要喝水吗?”我蓦然记起她曾是我一个玩伴的妈妈,玩伴外出打工很久了,她一个人孤零零地住在老屋里,我的突然闯入想必也能令她的生活增色不少。她定是认识我的!我想起早上儿子在我包里塞的两个橙子,我掏了出来递给她,她久久地看着我,眼里有泪花闪动,她是否因我想起了远方务工的儿子呢?

天空飘飘洒洒落起雪来,我伸手接住一片雪花,洁白的绒花在我指间悠忽不见,掌心里多了一滴水珠。雪花是短暂的,我不要这刹那的美丽,我要的是一场真正的花开,没有忧愁没有烦恼就如当年那个拔萝卜的人脸上的笑容一般。

我拍了几张老屋的照片,当然还有那个流泪的老人一起发到闺蜜群,我告诉她们我在老屋等一场花开,等老屋十里春风渡,等黄发垂髫怡然自乐,等浮生半日闲的晨光······

雪扑簌簌大了起来,我站起身扶老人进了屋,友人来信:“雪花已经开了,桃花不远了!”是的,雪花已经开了,春天就不会远!烦恼又怎样,忧愁又如何?只要在心中修篱种菊,希望总是不会走远!

文热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