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湖北省黄冈市蕲春县门户网站——蕲州在线! 关注微信 关注微博 关注抖音 关注快手
蕲州在线
搜索

深切悼念徐建煌同学

发布时间: 2020-1-16 00:02| 发布者: 蕲州在线| 查看: 670| 评论: 0|来源: 黄梅雨竹轩


徐建煌同志,生前系财政系统一位老兵,曾担任过蕲春县财政局长多年,因病于2020年1月11日7时55分不幸离世。黄冈财校七九零四班师生万分悲痛,并以各种形式悼念他

惊闻建煌因病离世,深感悲恸,愿建煌一路走好!

——夏焕超(曾任七九零四班班主任)

昔日戏言身后事,今朝都到眼前来。

——叶丛浩(罗田)

我本打算停止一天不写诗

来悼念我昨天离去的亲爱的同学

他太年轻了

他亲切而生动的脸庞

还在我的脑海里被铭记着

但是我每天的生活不能缺少一首诗

没有一首诗

生活仿佛什么都不是

没有一首诗

我的悼念也算不得真正的悼念

——田祥耀(蕲春)

送别建煌

三世修得君同窗,

南湖水田共插秧。

入行财政四十年,

青丝白发为国忙。

多有疑义相与析,

难时同济话衷肠。

君今不幸先离去

泪湿灵前三柱香。

——陈宝林(新洲)

哭徐建煌老同学

寒冬腊月送知音,

满目晶莹泪湿襟。

每忆煌君诸往事,

含悲忍痛摔牙琴。

——熊风(黄冈)

惊闻噩耗,

痛失同窗。

天怜其子,

召回天堂。

世事无常,

难抑悲伤。

祈逝者安息,

祷生者安康。

——戚铭俊(武穴)


哀建煌

呜呼建煌,

今见阎王。

惊悉噩耗,痛入心房。

人生苦短,性命无常。

幼学同窗,已隔阴阳。

人生路上,少了班群话讲。

黄泉路上,添了独自凄凉。

离别了繁华世界,

抛却了红尘万丈。

丢下了众位亲友,

撒手了富贵人生。

弃了

高堂父母,泰山泰水。

姐妹兄弟,爱妻爱孙。

孝顺儿女,六眷戚亲。

见不到

花花草草,知知了了。

知己红颜,上司下士。

师长同窗,邻舍街坊。

繁华落尽,梦断寒冬。

生前富贵,死后哀荣。

近哀远怀,送别泉程。

烟消云散,过眼烟云。

云开日出,再投来生。

来生再世,又是豪英。

君不见,

人生难测,世事无常。

今来古往,逝者如斯夫。

智蠢贤愚,谁能不死?

贫贱富贵,终见阎王。

多少人富贵期颐?

多少人富贵夭亡?

多少人生无可恋却寿命长长?

多少人爱满人间却撒手天堂?

人生最不测,富贵寿非常。

帝王将相,才子佳人。

英雄豪杰,孝子贤孙。

尽在土坵卧,不管冬与春。

山南与山北,野草野花生。

鸟兽长相伴,虫蛇尽为邻。

人生必经路,都向此中行。

此一去,

身后有余要撒手,

眼前无路莫回头。

此一去,

黄泉路近,入土为安。

此一去,

天堂在上,俯瞰家乡。

君其有灵,不哀不伤。

一路走好,入黄泉上天堂。

君生为人杰,死必为鬼雄。

阎君任命,必用建煌。

护佑亲人,护佑师友,

福寿安康。

哀哉安息吧建煌

——詹德文(罗田)


人生第二行程

才刚刚开始

你就踏足天堂

舍弃了子孙和亲人

还有你戏笑的和尚煌兄

每个崇敬你的人

都深知

你极易相近

和蔼可亲

更加看重同学师友之情

……

昊天罔极

追思无限

天堂路遥

一路走好

一一龚智生(武穴)

你不应该是七九零四班的第五个

今年是我们黄冈财校七九(四)班,毕业四十周年,本应该象其他班级一样好好搞一次同学聚会。不知道是上天的作弄还是冥冥之中的安排。今天送走了我们当年的班长——建煌同学,我们没有聚会的原因才有了答案。


建煌兄弟,我们五十一个同学的好班长,你就这样抛弃我们不管,下次聚会我们少了你这个老班长,难道你要我们再来一次班长选举?

在这四十年间,我们经历了几次悲痛。

参加工作才几年的功夫,三十岁不到的凌约平同学抛妻弃子,带了一个不幸的头,让我们过早地失去了同窗挚友。

本来毕业后没有机会见面的新洲肖士涛同学,我们却在上世纪九十年代初偶遇在不该去的地方——湖北省人民医院病房里,当时我在看望本县的一个住院的干部,而你却与这位患病的干部同病房,你自己亲口告诉我,你是在做直肠癌复查,让我大吃一惊,后来几个月后就闻听你离世的噩耗。

浠水的曾佑贵同学,毕业以后一直没有机会见面,脑海中一直保存着他朝气蓬勃的样子,才五十岁不到就听说他不幸患病去世,太让我们全班同学感到人世的无常。后来听说附近的同学协助他的家人帮助他的儿子完婚成家,我们许多人才得到一丝安慰。

麻城的罗文成同学,映像中是一位开朗潇洒懂生活会生活的帅哥,在夏老师公子的婚礼上,我们许多同学见到了仍然风光无限的他,可叹第二年就听说他因患重病从此生离死别,看来保重身体比什么都重要。

虽然毕业已经四十周年了,但除了少数几个女同学,我们大都没有到退休的年龄啊,许多同学的儿女还没有成家,第三代还没有诞生,改革后的退休金是怎么领都不知道,可我们的班长建煌同学却提前退席,让我们怎么想也想不通啊。你真不该成了我们七九(四)班的第五个转身离去的人。

丙寅年五一节的首次聚会的笑声还没有散去,麻城小聚的温情尚在扩散,最难忘的是太平山上你精心的安排,大同水库你用心的组织,让老师和我们几个同学刻骨铭心。因为当时处在八项规定出台不久,你既要关切到老师同学的冷暖,又要考虑政策的红线,你那样安排是费尽了心机,让我们在那个炎热的夏天,清静无比,凉意丝丝。

谁知道,那次小聚成了我们之间的最后一次。从一线退下来后,你曾经向我打听黄梅的一些美丽乡村游线路,可是,你还没有让我给你当一回导游,你就把你的承诺定格在这个寒冷的冬天,你叫我怎么去面对即将到来的春天?


建煌兄弟,我们的班长,你虽然出身干部家庭,但你在同学面前一直平易近人,即使你在担任蕲春县财政局长后,仍然保持着朴实的本色,让同学们一走到蕲春就想到了你,不是因为你有权有势,而是因为你的亲和力太吸引我们了。如今,我们失去了一位好同学,相信你的家人和我们大家都会保重自己,象你在世时一样快乐过好每一天,这就是对你最好的悼念。

建煌兄弟,一路走好!

——江尊华(黄梅)
上一篇:老领导下一篇:十相叹

文热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