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湖北蕲春县医圣故里网站——蕲州在线! 关注微信 关注微博 关注抖音

蕲州在线

搜索
蕲州在线 网站首页 蕲春百科 查看内容

古战场高山铺

发布时间: 2020-1-13 21:36| 发布者: 蕲州在线| 查看: 109| 评论: 0

  (本文转自古今蕲谈公众号。热爱蕲春历史,关注古今蕲谈。)世人只知道刘邓大军在高山铺大捷,不知高山铺自古是战场,自元末至1947年的500多年间,历代兵家先后在这里打了七仗,谱写了一曲曲威武雄壮的战歌。

  高山铺位于蕲春县城漕河镇东南十三里清水河谷地。系明朝初年设立的驿站。《湖北通志》载:“高山铺设铺司一名,铺兵七名,接广济县固城铺。”

  清水河为一小河,有二源:一出紫玉山,一出龙顶山。二水在相距源头三里许之秀才林汇合,名曰清水河。河之两侧矗立着龙顶山、大旺山、茅庵山、麻寅山、马骑山、紫玉山、洪武垴、簸箕尖等山,南北对峙,东西紧锁,形成十四里、宽二至三里的狭长谷地,扼蕲(春)广(济)咽喉,古代乃由吴入楚之陆路枢纽,地形险要。

  元惠宗至正二十一年(1361年)八月,朱元璋与陈友谅鏖战于高山铺。

  元惠宗至正二十年,陈友谅挟持天完国皇帝徐寿辉,统帅大军攻下太平(今安徽当涂),进驻采石,派人杀了农民起义领袖徐寿辉,自称皇帝,国号汉。

  由于陈友谅杀了起义领袖,将帅离心,故至正二十一年七月陈友谅在进攻朱元璋占有的安庆时,大败。朱元璋乘胜下建昌、饶州、黄梅、广济、蕲州、黄州等地。朱元璋在追击陈友谅时,双方在险隘高山铺鏖战,这里还存有以朱洪武(朱元璋)命名的“洪武垴”山名。洪武垴原名铜鼓垴,后为纪念朱洪武,改名洪武垴。它矗立于清水河峡谷之首,与茅庵山对峙,形成一座宽不足二百米的门户,形势险要,为兵家必争之地。

  相传朱元璋与陈友谅磨战于铜鼓垴之青龙畈,朱元璋登铜鼓垴督战。山顶现存有一圆形土台,即朱元璋督战台。此台宽约三平方米,高约两米,登台远眺,当年朱、陈鏖战之青龙畈八字山历历在目。青龙畈后两里,有一平岗、名“警跸架”,相传朱元璋驻跸于此。古代皇帝驻止某地,卫士加以警戒,禁止行人出入,名警跸。朱元璋当时还未称帝(称吴国公),警跸之名,当后人为纪念朱元璋而取。这个传说,与史实相符。《黄梅县志》亦载:“元至正二十一年八月,朱元璋派廖永忠攻取江州(今九江),陈友谅弃江州回武昌。朱元璋乘胜追击,沿途夺取蕲州、兴国、黄梅、广济。朱元璋曾驻师黄梅濯港之意生寺,并亲书“第一山”三字。据正史和《黄梅县志》记载,朱元璋登铜鼓垴督战是完全可能的。

  另外,蕲州镇附近之土台(离长江约五公里),相传康茂才随朱元璋追击陈友谅,与陈友谅大战于此。蕲春采茶戏中还有《战土台》这出戏,写的是康茂才骂陈友谅“不义”、“篡位”,其中有这样几句唱词:“康茂才站土台一声大骂,骂一声陈友谅做事刁.....你好比赵高指鹿为马,你好比那王莽称孤道寡,青龙刀举一举你害不害怕?刹时间要叫你一命归家。”

  明朝翰林学士宋濂写的《康茂才传》载:“明年(指至正二十一年)太祖亲征友谅,茂才以舟师从,克安庆,破江州,友谅西遁,遂下蕲州、兴国....”

  明思宗崇祯九年(1636年)冬,农民起义军贺一龙、罗汝才部,斩广济尉魏时光于高山铺。

  崇祯九年十一月,张献忠会罗汝才、马守应、刘国能诸部自襄阳顺流东下,与据守英山、霍山的贺锦、贺一龙会合,横扫蕲、黄、皖西。贺一龙、罗汝才率部自英山来蕲春过高山铺,广济尉魏时光督乡兵扼守,与义军相持十余日。一日,魏募死士“夜袭义军营,杀数人。”翌日晨,义军大至,合围高山,乡兵溃散,魏时光被俘斩首。

  明末清初文人杨晋《悲高山》诗的小序中记载:高山邮舍,距广济三十里。崇祯丙子冬,设险高山,广济尉魏时光以乡兵守之,贺(一龙)、罗(汝才)不敢渡,相持旬日。后大队至,尉马鞿断,被执不屈死。

  清文宗咸丰七年(1857年)闰五月,太平军击败蕲水团练统带彭心友“飞虎营”于高山铺。

  咸丰七年正月,陈玉成渡江北上,拟与李秀成会师。四月,由英(山)蕲(春)交界之打虎场入蕲,进驻张家塝。胡林翼匆忙部署“堵截”。自五月至闰五月,太平军频频出击,清军节节败退。闰五月十一日,青石岭一战,清千总余开泰、外委周如凤殒命;闰五月十九日,署知州彭应鲤在狮子口大败,只身逃进松山寺,才免死。乡人作歌讽刺说:“彭细辫儿一溜烟,逃命到松山。”

  闰五月二十七日,陈玉成率太平军在漕河、清水河、青石岭一带诱敌入险地,再群起围抄,奇袭敌后,加之邢、何、唐三将争权,各派为战,互不支援,结果清军大败,在蕲州的“营垒尽失”。这次,蕲水团练统带彭心友率“飞虎营”屯守高山铺,企图扼蕲(春)广(济)通道,但是在太平军猛攻下,飞虎营溃败,彭心友与邢高魁狼狈逃回蕲水(今浠水)。

  民国十五年(1926年)十一月,北伐军击败直系军阀孙传芳于漕河、高山铺等地。

  民国十五年十月十日,北伐军攻克武昌后,孙传芳第五方面军皖军陈调元(六师)、王普(九师)、毕化东三部,即偕湘、桂、鄂军叶开鑫、马济、宋大霈等残部两万余人,由宿松返攻鄂东,并从蕲州江边至张家塝设置了长达百余里的三道防线,在江面配有军舰巡逻。陈调元师部驻高山铺对面的洪祖二弄子口。

  十一月一日,北伐军前敌总指挥唐生智率第八军第三师李品仙部,第十五军第七旅及中央第一混成旅共万余人,由黄州奔袭。迄至十一月八日,三道防线全部攻破。皖军残部曾凭高山铺、龙顶寨的有利地形顽抗,但在英勇的北伐军打击下,纷纷溃逃。当地老人还记得:戴礼帽、穿灰军服的北兵(群众称北洋军阀兵为北兵),从高山铺向广济方向逃跑时,在清水河一带强行拉夫,把东界岭农户的谷堆也烧了。从此,蕲春为国民革命军控制。

  民国二十六年(1937年)五月,红二十八军林维先部,歼湖北省保七团一个营于高山铺东南侧之洪武垴。

  国民党军进行“三月秘密清剿”后,高敬亭决定红二十八军各部继续分散活动。民国二十六年五月,特务营和手枪团三分队500余人,由营长林维先率领,自麻城经黄冈、浠水入蕲春,拟到广济、黄梅平原地区开展游击战争。当时,国民党驻浠(水)蕲(春)的湖北省保安第七团团长皮宗荣率领所部尾追红军。五月十日上午,红军进入清水河谷地,在江新塆吃罢午饭后,进至界岭水晶庙,保七团前卫营已尾随追来。林维先当即召集连长及三分队队长开会决定:利用洪武垴有利地形,设伏击战。即令四连占据洪武垴及其两侧高地,正面阻击;主力配置于洪武垴北侧紫玉山待机。

  下午三时许,国民党军前卫营向四连阵地发起攻击,但其前锋受阻,乃倾全力向洪武垴扑来。多次冲锋,皆被四连击退。国民党军掉头回窜,企图向其后续主力靠拢,四连乘机反击,抢占了余家湾东侧高地,并以火力封锁清水河通向界岭的通道。这时,林维先已率主力迂回国民党军之后,切断了它的前卫营退路。然后发起总攻,激战两小时,下午五时许,全歼国民党前卫营,毙其营长以下40余人,伤其百余人,俘百余人。在东界岭坳上将百余名俘虏遣散。

  民国二十七年(1938年)九、十月,我抗日将士在高山铺、龙顶寨一带,与日本侵略军激战43天。

  民国二十七年五月,日侵略军侵占徐州后,即谋攻武汉。

  七月五日,日本大本营发出进攻要点:由日本华中派遣军司令官畑俊六大将指挥以第十一军司令官冈村宁茨中将指挥四个师团(后增至六个师团),配以飞机、军舰,溯江而上,担任主攻;以第二军司令官稔彦王中将指挥三个师团(后增至四个师团)由大别山北麓取道豫南,侧攻武汉;另以第六师团师团长稻叶四郎中将指挥第六师团全部,第二师团、第三师团各一部,以及台湾佐藤旅团,配属机械化部队共七万余人,在二十八艘军舰、七十余架飞机的掩护下,沿长江北岸向小池口、黄梅、广济、田家镇大举进犯,与国民党第五战区部队激战。

  七月二十六日,九江、小池沦陷;五战区第四兵团司令李品仙移司令部于蕲春西河驿广教寺,指挥所属桂军四个军(十二个师)及刘汝明六十八军(四个师),扼守蕲(春)广(济)边境高山铺、东界岭、龙顶寨、竹瓦店一线。

  九月五日,日侵略军猛攻龙顶寨线我守军阵地,与我军展开了争夺龙顶寨的激战。日侵略者恃其武器精良,多在白天先以飞机轮番轰炸,次以大炮猛烈轰击,再以步兵集团冲锋,多次占领龙顶寨阵地。

  我军则在夜间反攻,白刃战斗,刺刀见红,夺回阵地。

  清水河、高山铺、竹瓦店、朱四房、陈云、李迎、东山、下阵塆等地人民主动送菜送饭、送开水、送鸡蛋慰劳抗日将士;青壮年则冒枪林弹雨运送弹药。军民团结,将士一心,同仇敌忾,与日侵略者拼杀43天。但因日本侵略军水师溯江而上,田家镇要塞及蕲州相继失守,龙顶寨一线即将处于受包围之中,在这种情况下,我抗日将士始奉命转移,留下驻龙顶寨的三十二师八十八团张营担任掩护。

  翌日晨7时,日侵略军3000余人,在飞机猛烈轰击之后,向龙顶寨主峰进犯。张营爱国将士在敌众我寡的情况下,奋勇迎击,与敌肉搏,寸土不让,直至上午10点,自张营长以下三百壮士全部壮烈牺牲。战后,群众掩埋我抗日烈士遗骸时,见有咬住敌人耳朵者,掐住敌人脖子者,与敌人扭抱者,......尸体分离不开。

  与龙顶寨争夺的同时,高山铺一线同样展开了激战。

  九月六日,日军占领梅川后。七日晨,即西犯松杨桥、东界岭一线,与曹福林五十五军激战,反复拼杀逾旬日。曹部二十九师八十六旅长陈德馨率部冲杀,身负重伤,十二日在汉口医院殉职。

  九月十七日,日侵略军第六师团牛岛支队三千余人轮番猛攻,连陷松阳桥、东界岭,曹部扼守高山铺。李品仙急调三十一军支援,十八日协同曹部反攻东界岭成功。敌竟惨无人道地施放毒气,我军被迫转移。

  第四兵团司令部于十月十六日由西河驿移驻浠水,命令各军沿蕲广边境一线退守浠蕲边西界岭、石头咀、蒋家山一线,继续抗击进犯武汉之敌。高山铺、龙顶寨抗日之役,在抗战史上写下了光辉的页。

  民国三十六年(1947年)十月,中国人民解放军晋冀鲁豫野战军高山铺大捷。

  民国三十六年六月三十日起,晋冀鲁豫野战军(以下简称解放军)刘伯承司令员、邓小平政委,遵照中共中央关于“举行全国性的反攻”,“将战争引向国民党区域,在外线大量歼敌”的决定,率所部七个纵队十二万人,一举突破黄河天险,千里跃进大别山。蒋介石急调部队围追堵藏。

  十月,刘、邓大军主力乘虚南下,向长江北岸作战略展开:一、二纵及中原独立旅连克经扶、黄安(今红安)、黄冈李集(今属新洲)、浠水;十月二十日,经蕲春之漕河入广济,直指武穴,迅速控制了长江北岸300余里,西震武汉,东慑九江。蒋介石令其原驻团风、罗田一带的四十师(缺一个团)及八十二旅,穿过鄂东,向长江边急进,以阻止解放军渡江。四十师是蒋介石所谓的精锐部队,相当骄横。

  先说一下柴山遭遇战和竹瓦店伏击战,他是为尔后我军集中兵力,全歼尾追之敌扫除了障碍的两次战斗。

  柴家山在高山铺东北110里,柴山遭遇战发生于1947年9月21日。1947年8月下旬至9月上旬,向鄂东展开的我六纵(缺十六旅)连克光山、经扶、麻城、黄安(今红安)、团风、罗田、英山。十一日克浠水。十三日,五十四团和五十二团一营抵漕河。并分兵克广济、黄梅、宿松。十九日,会合于宿松陈汉沟。二十日晚,侦悉国民党军第七师一个团由蕲河北上。我部萧永银旅率二营跟进。二十一日晨,萧旅长率部行至两河口西,与国民党七师先遣队遭遇。国民党军从张榜增兵来援,我部亦增兵阻击。二十二日拂晓,国民党军万余从两河口追来,我始弄清系国民党第三兵团第七师七一旅和一七二旅。我乃以一个排暴露沿白羊沟大路飞进,诱敌去英山入安徽,主力隐伏于何家铺两侧唐山、黄山之丛林中。但敌匆忙追进,始终未发现我主力。

  关于竹瓦店伏击战,发生于1947年10月20日,高山铺战斗前5天。我中原独立旅进至蕲春竹瓦店,侦知国民党青年军二0三师第六团1500余人由蕲州向北进发。独立旅接到情报,立即部署战斗。下午一时,侦知“该团全部越过长林岗”时,担心派去封锁袁家湖、汪家坝的二营迂回较远,路径不熟,会误事,乃急派便衣队白玉清去为二营带路,并传令务于正面打响后,使东西钳形运用迅速合拢。才过半小时,国民党军先头营进至五斗地,陷入我军重围,左冲右突跑不脱。国民党军某团长廖某带着国民党自卫队中队长罗开三找一条活路,罗开三指向汪家坝。恰好,与白玉清带来的二营遭遇。在激战中,我占领高地,控制了汪家坝,我一营、三营分路杀来,全歼青年军二0三师廖团。这次战斗,使国民党二三师龟缩于蕲州城,不敢轻举妄动,也无法援助即将被歼的国民党军四十师及八十二旅。

  说完了两次有影响的前哨战,再说高山铺主要战斗。为相机歼国民党军于运动之中,刘、邓首长于十月二十日经浠水县关口入蕲春境,二十一日经三角山进驻张家塝范塆。二十一日中午,刘司令员策杖登上三角山,微笑着对大家说:“这一带正好打仗,能攻能守。”经侦察判断,刘邓首长决定“在敌必经的对我极为有利的高山铺地区以预伏的手段歼敌于运动之中。”二十六日刘、邓首长由张家塝移驻高山铺东北18公里的胡家凉亭,指挥战斗。司令部设上街云林宫。

  十月二十五日,国民党四十师先头部队已至蕲春漕河镇。这时,解放军一纵队已控制了高山铺以南,二纵、三纵、六纵等部正从四面八方日夜兼程向高山铺一带汇集。

  二十六日中午,国民党军终于被牵至高山铺、清水河一带,钻进了解放军的马蹄形包围圈。国民党军先头部队进至东界岭,洪武垴地区时,立即遭到解放军的阻击。这时敌人还未弄清情况,以为不过是游击队在袭击,满不在乎,仅派两个排抢占洪武垴山头,及至两个排几乎全部被歼,他们才开始清醒,逐渐加大兵力连续发起冲锋,但整整一下午终未能前进一步。晚上,解放军六纵在国民党后边又摆成了一个马蹄形,两个马蹄形渐渐合拢,团团围住了国民党军。

  国民党军为了夺路突围,半夜派出兵力去控制他们白天刚走过的马骑山、李家寨山,又遭到六纵的迎头痛击。国民党军发现处境不妙,便拼命争夺四周的山头。在漆黑的夜晚,他们盲目地向解放军阵地连续发起进攻,整整一个夜晚,高山铺、清水河一带,枪声杀声不断,国民党军像一匹被关进笼子里的野兽,进行疯狂的挣扎。

  十月二十七日上午八时,国民党飞机7架在战场上空空投弹药食品,解放军用机枪击落敌机一架,坠毁于洪武垴西南的周家塘,余机逃窜。

  按照刘、邓首长部署:十月二十七日上午九时正,对被困在高山铺、清水河之敌发起总攻。总攻发起后,解放军迅速将八十二旅包围在高山铺地区,将四十师包围在清水河地区。解放军从山顶猛攻下去,据守在山脚的国民党军,招架不住,抱头鼠窜,纷纷溃逃。失去了指挥的国民党军,霎时四分五裂,四十师往后退,八十二旅往前闯,像几千只无头苍蝇,乱哄哄地东撞西碰,两丈多宽的公路,被人马车炮塞得水泄不通:田埂上,山脚下,到处是横冲直撞的骡马和四处奔逃的溃兵,被撞倒的往往来不及站起,就被活活踩死。

  在解放军围歼下,除国民党军四十师参谋长尹树华带一股残军沿清水河河槽经独山越童家畈逃往蕲州外,其余之国民党军被压至高山铺烂泥深及膝的担丘垅,纷纷举手投降。

  下午二时,战斗结束。是役,共毙、俘国民党军一万七千六百余人,击落敌机一架,缴获各种炮70门,子弹40万发,及其它大批军用物资。这胜利打击了国民党顽军的嚣张气焰,震动了大江南北,为开辟与建立大别山根据地奠定了基础。

最新评论

文热点

返回顶部找客服官方微信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