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湖北蕲春县医圣故里网站——蕲州在线! 关注微信 关注微博 关注抖音 关注快手

蕲州在线

搜索
蕲州在线 网站首页 蕲春文学 查看内容

我回到蕲春在老屋过的第一晚,不知道你是否也一样?

发布时间: 2020-1-13 22:33| 发布者: 蕲州在线| 查看: 146| 评论: 0|作者: 上海红叶

  回老家的那一夜,我彻夜未眠…

  年,越来越近了,年味,也越来越浓,每当看到蕲春论坛上这样的帖子,家乡的干鱼塘、杀猪宰羊和美丽雪景...平静的心,如同湖面,又起波澜。

  毎年的这个时候,身在异乡的游子,心情是一个常年与家人在一起的人无法感受到的。

  今天早上,还在被窝里,母亲就在姐姐的帮助下,用手机在老家和我视频,视频长达一个小时,母亲在网络的另一端,似乎有说不完的话,而且一再问我,什么时候回家。

  放下手机,我又有了想立即冲回老家的冲动…

  每逢佳节倍思亲,这话不只是指游子思乡,还有思念游子这层意思。

  去年的这个时候,堂弟在微信里跟我说:老父亲每天都坐在我老屋的门口,等着他的膝下儿孙回家,很晚也不愿进屋去,常常是等到八九点的时候才被劝进屋里。

  乡下夜里的八九点钟,是没有行人没有光亮的,只有寒冷冬夜里剌骨的风。每当看到这段聊天记录,眼睛总是被父亲“等我们回家”的举动而湿润了。

  记得去年回到家里的那个凌晨,走到村口远远地就看到,父母亲住的老屋的灯,在漆黑的夜里那么亮。

  当推开那扇熟悉而虚掩的门,看到母亲在灶里,在微弱灯光下给我们在煮鸡蛋面条。

  父亲下半身在被窝里,手里抱着一个烘炉倚靠在床上……

  眼前的这居多一幕,至今想起,依然唏嘘欲泣。

  那时候已经是凌晨一点多钟,我问父母亲,他们怎么这么早就起来了?母亲说她昨晚根本就没有上床去睡觉,父亲坐在床上也没睡,一直在等你们回来...

  我半天都没法说出话来。

  本来我们八九点钟就可以到家的,可几个朋友听说我回家了,非要等我一起聚聚,推辞不掉,耽误了几个小时,没想到父母亲就在一直等着我。

  当一碗热气腾腾的面条端在我面前时,我的眼泪止不住地落到碗里。

  在很小的时候,饿了就去找母亲,母亲也会立即放下手中的活,起身去给我弄吃的。如今我们都成了孩子的爸妈,却还是父母的孩子。

  如今妈妈老了,却很少尝过儿女们奉上的饭菜…

  父亲的身体近几年有些欠佳,天亮还有几个小时,就想在父亲的床上和他一起睡。我叫母亲赶紧休息,可她似乎一点睡意都没有,坐在床边和我说个没完,我也乐意听。

  母亲说:父亲不知道是否是得了老年痴呆症,年底的那段时间里,每天从天蒙蒙亮到天黑,都坐在门口等我们回家,有时候还要母亲搀扶着他去找我们。

  以往她和父亲俩人,每天都要看电视里的天气预报,关注我所在城市里的天气变化...现在连手机也不会用了。说欠我们的时候,就挨个拔打写在墙上的那些电话号码,一个也打不通。

  总以为是手机坏了,送到刘河手机店去修了几次,可店里的人总说手机没坏,说他们不会用,不是把声音给关了就是没电关了机,或者是欠费。

  没办法,很多时候想我们,总是对着墙上的那张全家福照片,看看我们,想着我们小时候的那些事儿……

  母亲最后还是去睡了,我却睡意全无。

  我摸了摸被窝里父亲的双脚,冰凉冰凉,真的是一点暖和气儿也没有。我试着把父亲的双脚靠近我的身体,他本能地一次又一次地摞开,让我第一次意识到我做儿子的缺失。

  记忆中的父亲,总是那么严厉。每当我不争气,每当我顽皮,那种严厉尤其清晰。一生勤劳节俭,无任何不良嗜好,唯一的缺点就是喜欢穿我们准备扔掉的旧衣服。

  如今,不知道什么时候开始见不着严厉只有满满的慈祥。

  母亲真的累了,从隔壁房间里传来了阵阵嚊音,亲亲的,又感觉那么新奇。

  童年的时候,常常在睡梦中醒来,总会看到母亲坐在床前的煤油灯下缝缝补补。我们兄弟姐妹们脚上的千层底,身上的粗布衣,都是把多少个不眠之夜缝进一针一线里。

  常忆起母亲给我送柴送菜的情景,那时我在大公中学读书,那天母亲穿着一条屁股上缝了两个大补丁的裤子,穿着一双褪了色的破布鞋,走了十里开外的沙石子路到学校给我送柴(用柴代替钱)送菜(咸菜)…

  离开学校的时候,已夕阳西下,母亲还要走十几里路,摸黑回家。我望着母亲扛着系绳索的扁担,蹒跚而行的身影消失在远处的时候,我哭了…

  母亲的房间里又有动静了,才五点刚过,她起床了,父亲也说他要准备起床了。

  那一夜,我彻夜未眠…
上一篇:游冯天驭墓遐想下一篇:回家

最新评论

返回顶部找客服官方微信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