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湖北省黄冈市蕲春县门户网站——蕲州在线! 关注微信 关注微博 关注抖音 关注快手
蕲州在线
搜索

略说《西游记》与蕲州佛教的渊源

发布时间: 2020-1-13 18:41| 发布者: 蕲州在线| 查看: 809| 评论: 0|作者: 王树蕲

古典名著《西游记》在明代成书于蕲州,上世纪末已成定论。虽然书中所叙均为唐代取经故事,而作者在着笔撰写时,是以蕲州当时的人物故事为背景的。作者将他在蕲州所见到和听到的人物故事,综合起来,使他有足够的素材铺设进《西游记》之中。当作者走进蕲州时,他听到和看到蕲州佛教道教的人物和故事,让他大开了眼界。为什么呢?作者是江苏淮安人,对荆王府所在地的蕲州应当有所了解。可是,当他来此地之后,见到蕲州民风淳厚,百姓崇信儒佛道三教,他即利用大量时间来访问蕲州的民风民俗,日积月累,大有收获。原来蕲州人对佛教的虔诚程度,自宋元明初以来,特别是明代,上自荆王,下到百姓,都有一股让人不得不刮目相看的风气。

一、蕲州历来的佛教盛况触发了《西游记》作者的创作灵感

自从佛教禅宗初祖达摩“一苇渡江”到传衣钵给慧可,到僧璨,到道信,到弘忍,到慧能和法现等,大都与当时蕲州有很深的渊源。蕲州自唐宋以来即重视佛教,这是当时上自皇家,下自百姓的一种宗教信仰。特别是公元656年,唐太宗的妹妹、淮南大长公主李澄霞和驸马、蕲州刺史封言道,他们俩历来崇信佛教,来蕲州任职以后,将京城长安崇佛的行动带到了蕲州。唐高祖李渊登基第三年生下第十二女李澄霞(621—690),她是唐太宗李世民之妹。三岁时封为淮南郡公主,据《西安碑林全集·淮南公主墓志》载,淮南公主“性特聪敏,精彩尤异。年三、四岁,见弹琵琶,即于扇上拨成小曲。至年五岁,指小仍未及柱,乃令人捻弦,遂弹得《达摩支》《无愁》等曲。神尧皇帝(唐高祖)闻知,大加惊异。才至七岁,渐能弹曲,乃令王长通教钵乐,背当二日便了。神尧皇帝对妃嫔等看弹,一无错□(弦),□□□(举座惊)叹,特蒙爱赏,赍杂彩及物数百段,长通亦得赐焉。”

她从小就钟情于佛教音乐《达摩支》《无愁》等佛教音乐,后得宫廷音乐家王长通的传授,有很大提高。她于贞观十五年(641)下嫁驸马封言道。显庆元年(656),封言道迁蕲州(今湖北蕲春)刺史。龙朔三年(663),加中大夫,守金州(今陕西安康)刺史。他们俩在蕲州驻守八年。八年间,他们俩都笃信佛教,来蕲州后也大兴佛教。封言道在为政之余还前后制诗、赋、碑、诔等迄成六十卷,又注释了《金刚般若经》《孝经》《道德经》等,可惜后来都已失传。一时间蕲州寺庙林立,佛教信众陡增。当时有名的禅宗四祖道信、五祖弘忍,已分别在蕲州建立寺院,蕲州凤凰山的四祖寺一直到上世纪中叶才拆毁,蕲州东门外的五祖寺也是在上世纪五十年代才拆毁。其他寺庙如著名的广教寺,自隋代建立之后,到唐代扩建,一直保留到现在。因此,《西游记》作者在创作时,不仅以玄奘取经的故事为原型,处处都含有蕲州官员和百姓兴佛信佛的影子。

四祖、五祖的故事大家都知道,故不谈。五祖弘忍弟子法现,本名法显,因避中宗庙讳而改名法现。其为蕲州龙兴寺禅师。唐李适之左相来蕲州省亲时,所撰《龙兴寺法现大禅师碑铭》中载:法现“年二十五,次因寺事差往鄱阳,所憩之家,皆同旧识。或云宿昔梦师之来,仪服宛如所见。设供养者,皆蒙掖阖门尽里同发菩提心尔。……师为授戒二千余人,……随缘利物,殊类齐感,在舟则异麟呈质,使渔者收纶;登陆则困鹿求哀,而猎者束矢。所过古寺废塔,虽独而止。猛兽恶龙,山精木魅,毒气生烟火,众魔成军阵,坦若虚舟,莫能恼害。”后来,法现于开元八年六月在本寺坐化,春秋七十有八。可是,他“一定以来,全躯不坏,发长肤软,红爪丹唇,经今二十年竟不敢迁闭。近日薄加香漆,四众供养如生,故知不尽之明。”这些原型事实,经过作者的创作,在《西游记》中都能找到这些故事的影子。

二、宋代以来蕲州兴佛故事更激发了《西游记》作者创作灵感

宋代蕲州的吴淑,在京城为官时曾参与撰修《太平御览》等巨著,他有三个儿子,其小儿子吴遵路与范仲淹同科考中进士,曾经担任过第61任开封府尹。后来又被召修皇室的《起居注》。吴遵路平时也崇信佛学,且造诣很深。他曾任杭州大理寺丞。1022年在任上曾为杭州智圆禅师的文集作序,对智圆禅师评价甚高。智圆禅师为感谢他作序,曾在《谢吴寺丞序》中说道:“寺丞负文章之大名,乃士林之杰然也。虽蠖屈于筦榷,将膺扬于代言;方且为《典》、为《诰》,以润色帝业;作《誓》、作《命》,以发挥王猷,安肯以不世之文,以冠野夫之集乎?”以吴遵路的学识看,智圆禅师之言不无道理。吴遵路有一个妹妹,她夫妻俩一生笃信佛教,乐善好施,“据云:吴氏与其夫都信佛,家居常念,又事观音甚殷,每于净室,置数十瓶缶,盛水其中,手持杨柳诵咒,必见观音放光,然后将瓶水灌诸器中,疾苦者饮其水,立即病愈。而咒水‘积岁不腐,大寒不冻。’吴氏遂被尊为‘观音县君’”,后来得以善终。她的侍女也经常念佛打坐,饮咒水治病。可见由唐到宋,蕲州的百姓一直都是崇佛的。后来《西游记》作者在写观世音故事时,她用手中净瓶之水救人,与此故事如出一辙。

宋代蕲州知州王禹偁在黄州任知州时,曾作《黄州齐安永兴禅院记》一文,其中有“淳化中有若蕲州白云山广教院僧智雨嗣兴院事。智雨者,涟水人,世姓朱氏,以至道三年(997年)十一月一日寂灭,俗寿五十一,夏腊二十七,临终召院众付嘱,今长老仁辩,遂宁人,得法于智雨者也。即以其月十二日用荼毗之法,智雨起塔于长圻村。”禅院记中提到的仁辩禅师,就是他在广教寺的传法弟子,仁辩禅师正是从蕲州走出去,到黄州齐安永兴禅院当方丈的。这些故事,无疑为《西游记》作者提供了创作素材,后都被进行艺术加工而写进了《西游记》之中。

三、蕲州兴佛盛况被《西游记》作者写进了书中

其实,佛教在蕲州自明清以来发展成儒释道三教合一,特别是蕲州城区就有寺庙99座,牌坊99座,古井99口。经笔者考察,明清以来蕲州寺庙宫观、庵堂楼榭,远不止99座。牌坊也有100余座,而古井更是不计其数。所谓古井99口,只是指王府与官衙所用之数,而老百姓家的水井则不在其列。可见佛教禅宗文化在蕲州地区的影响之大。蕲州著名的法胜寺(1458年,由荆靖王表请,明英宗赐额)、昭化寺(荆王府家庙)、石鼓寺(荆王撰写碑记)、隐静庵、宝林寺、圆峰寺、横冈山(即唐时的黄冈山)云盖寺、龙矶寺、龙峰寺、龙泉庵、龙光寺、大泉寺和高溪寺等,寺中僧人均以百千数计,佛教故事也数以千百计。特别是昭化寺的悟空和尚,已成为孙悟空原型,其他师兄弟也演化成悟能、悟净。昭化寺内的石质佛龛、石供桌、石梁、石柱等,是朱荆王从江西建昌带到蕲州,后来都被作者演化成花果山水帘洞内的石质桌凳案几了。

的故事,被作者演化成孙悟空拜师的故事,写进了《西游记》的第一回。宋代广教寺伏虎禅师的故事,被作者演化成第三回中孙悟空收伏花果山的虎怪熊精,会成了七个弟兄。其他故事更是俯拾即是。这些都为《西游记》作者提供了许多佛教方面的创作素材,极大地丰富了《西游记》内容。正如蕲春学者王巧林先生所说:《西游记》“书中出现数以百计的蕲州(包含蕲春、广济图3〈即今武穴市〉和黄梅)的真实地名、山名、寺庙名和宫殿名,以蕲春为最,如麒麟山、凤凰山、狮子山、豹头山、灵山(在武穴)、东山(在黄梅)、茅山、梅山(黄梅山)、西山、竹节山、火焰山、花果山、平顶山、白鸡山、猴王洞、老龙洞、白云洞(荆端王避暑山庄)、齐天大圣庙(两座)、狮子洞、仙人洞、宝林图4寺、二郎神庙、玉皇殿、真武殿(在今武穴横岗山)、地藏寺、菩提寺(供奉菩提祖师)、南天河、流沙河(蕲州段长江多流沙,故有鸿宿洲),以及蕲北山区有云丹山、三角山等山岳和八戒石、猴儿石、观音石等自然景观和建筑。这些山名、寺庙名,乃至宫殿名等,大多可以从历代《蕲州志》《广济县志》《黄梅县志》等地方文献中找到同名。又如第1回、第68回、第69回、第71回、第74回、第88回、第89回、第94回等众多章节中,分别描写了蕲州荆王故事和荆王府及其玉华宫,以及蕲州顾家的园林和故事等。如朱紫国(朱子国),当指荆藩国;玉华州、玉华县和玉华王府等,均出自荆藩王府玉华宫。如此之多的蕲州文化元素,在《西游记》一书中比比皆是。”恕难细述。

文热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