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湖北省黄冈市蕲春县门户网站——蕲州在线! 关注微信 关注微博 关注抖音 关注快手
蕲州在线
搜索

刚直不阿话李泌

发布时间: 2020-1-13 18:40| 发布者: 蕲州在线| 查看: 380| 评论: 0|作者: 王树蕲

唐天宝十年(752)的深秋天气,一艘高扬白帆的客船在蕲河岸边缓缓停靠。站在岸边的蕲州刺史韦斌迅速迎上前去。只见从船舱中走去一位身着灰白布衣、足登多耳麻鞋、仙风道骨、风流倜傥、神采奕奕的年轻人,此人就是大名鼎鼎、被唐玄宗贬来蕲州安置的布衣李泌先生。远道而来的李泌,虽然旅途劳顿,略显疲惫,却满面笑容、风采依旧。他上得岸来,与迎接他的韦斌刺史,互道寒暄后,韦斌吩咐将李先生的行李都搬到城内衙门中去。随即与李泌谈笑风生地边走边叙步行进入城中。一位从唐中央直达蕲州的布衣李泌,为何引起蕲州刺史的如此接待呢?这还要从李泌的身世谈起。


唐开元十年(722),李泌出生于首都长安。他的六代祖李弼,为唐太师,父亲李承休当时正在吴房县令的任上。家里传来李泌出生的消息,李承休大喜。李家世为大族,也是书香世家。李承休藏书达两万余卷。李泌从小就受到书香门第的耳濡目染,他酷爱读书,很小就粗通儒、释、道三教的学识,受到多种文化的熏陶。从出生到七岁时,李泌处处都显出与其他儿童迥异之处。因为父亲是地方官员,家里时常有客人来,他们见到童年时期的李泌,都眼睛一亮,认为此子将来一定大有出息。都劝李泌母亲好好抚养,将来必成栋梁之才。

在唐玄宗李隆基政治最清明的开元时期,七岁的李泌,就已经受到玄宗与著名宰相张说、张九龄的欣赏、褒奖和怜爱。开元十六年(728),李泌七岁。据《邺侯家传》记载:玄宗听到员半千之孙员俶说自己舅父的儿子李泌虽然只有七岁,却很有才学,玄宗便命人召见。李泌进宫,碰到儒、释、道三教的学者们在宫中聚会辩论。而玄宗和张说正在观看学者们下围棋,玄宗让张说当众试试李泌的才能,张说就让李泌以“方、圆、动、静”四字为题,以说明它们的义理。李泌当即说道:“方如棋盘,圆如棋子,动如棋生,静如棋死。”张说听后,“以其幼,仍敎之曰:‘但可以意虚作,不得更实道棋子。’泌曰:‘随意即甚易耳。’玄宗笑曰:‘精神全大于身。’”李泌不假思索地答道:“方如行义,圆如用智,动如逞才,静如遂意。”这前一首小诗的意思是:“方好比棋盘,圆好比棋子,动就可以让棋子复活,静就可以让棋子困死。”后一首诗的意思是:“方好比做人的道义,圆好比人的智慧,动就可以建功立业,静就好像称心如意。”张说听后骇服,赶忙祝贺玄宗得到了一个神童。玄宗也非常高兴的将李泌“抱于怀,抚其头,命果饵啖之”(见《邺侯外传》)说:“这孩子的学识、思想,连大人都比不上啊!”随即留李泌在宫中住了多日,临出宫时还赏赐衣帛给李泌,并且嘱咐他的家人:“要好好的保护、培养他。”此时的李泌,是以非凡的文学才能征服了与会的君臣。

张说在唐朝中期不仅是著名的宰相,还是一位才华横溢的著名诗人,他前后三次为相,执掌文坛三十年,为开元前期的一代文宗,与许国公苏颋齐名,号称“燕许大手笔”“(“燕许”指张说、苏颋。张说封燕国公,苏袭封许国公)。李泌的这两首小诗是即兴之作,七岁李泌的作品在立意方面远远超过当时同龄儿童的作品。其后,重臣张九龄、严挺之等对他都非常器重。七岁儿童就受到朝廷君臣的一致重视,这在中国历史上是极为罕见的。

天宝十年(752),31岁的李泌,一直住在嵩山著书立说,论述当时的世务时策,官政民治,颇有一定的影响。此时的玄宗,想起了那个早慧的神童,便下诏令他入朝。李泌来京城后,向玄宗献《复明堂九鼎议》,并应制作《皇唐圣祚文》等,玄宗还令他宣讲《老子》之道,李泌深得玄宗器重。玄宗特任命他为待诏翰林,供奉东宫。因此,李泌与皇太子兄弟等都非常要好,玄宗的哥哥宁王延请李泌住在自己的王府内,玉真公主更亲密的呼李泌为弟,他们对李泌作为太子的老师都敬爱非常。此时正是杨国忠专权时期,李泌则写诗讥讽他与安禄山,杨国忠非常愤恨。有一次,李泌的赋诗中有:“青青东门柳,岁晏心憔悴”之句,杨国忠就将此诗送进宫中向玄宗哭诉。玄宗就对杨国忠笑着说:“赋柳者,讥卿;赋李者为朕,可乎?”(见《南部新书》)。但是,杨国忠忌才妒贤,硬要玄宗将李泌降职和流放。玄宗没有办法,只好将李泌流放到蕲春安置。因此才有了蕲州刺史韦斌在蕲河岸边迎接李泌的感人一幕。这也成了多部《蕲州志·李泌传》的由来。


李泌身为布衣,安置在蕲州后,他虽然不知道何时才能重新出山,为国效劳。但是,他心中一直对国家心怀忠诚。这从他在蕲州的言行可见一斑。李泌17岁时,特别倾心学道。在学道期间,遇到了好几位有德行的道长,传授了李泌很高深的道法。31岁来到蕲州之后,他除了时常与刺史韦斌等朋友们饮酒赋诗之外,还时常游览蕲州附近的名山大川。如蕲州的天长观、仙人台,则是他经常驻足的地方,他时常与蕲州的龙全真人、与仙人台的刘五、刘六等道长切磋道法。而作为蕲州刺史的韦斌,因遭贬谪,驻守蕲州,常常忘不了过去的旧事,难以在蕲州安心值守。有一次,韦斌邀李泌来家叙旧,并邀请几位同僚作陪。席间除叙谈往日情事,更是对李泌被贬来蕲,心怀同情,而李泌则另是一番心境。当时夜已深了,他们还在席间叙谈。此时只听到窗外传来一阵阵凄厉的猫头鹰鸣叫声,韦斌听着听着不禁悲从中来,情不自禁地流出了眼泪,悲叹自己由户部尚书遭贬和李泌遭贬的不幸遭遇。而李泌听到猫头鹰鸣叫声后则笑着说道:“‘此鸟之声,人以为恶。以好音听之,则无足悲矣。请饮酒,不闻鸮者。’浮以大白,坐客皆企其声,终夕不散。”(见《南部新书》)

李泌身处逆境、遇事乐观处之的态度,感染了前来赴宴的朋友们,这也是对韦斌刺史一种因势利导的劝解。他“以好音听之,则无足悲矣”的这种换个角度看问题的方法,这种对事物一分为二、富含哲理的思想,帮助韦斌克服了不满于现状的苗头。而韦斌听后也深有感悟,从此在蕲州任上振奋精神,勤于理政,以致考绩骄人。后来累官至右相、集贤阁学士、郇国公才退休,此是后话。

三年后,因为父亲李承休和母亲周氏不幸先后去世,李泌只好离开蕲州归家守丧。在京城守丧期间,京城的王公大臣纷纷前来悼唁。他自己也哀恸于心,绝食柴毁。守丧期过后,他不顾公主、王公们的盛情挽留,隐匿山林,潜心修道。复游于嵩山、华山、终南山,自称“山人”。

不久“安史之乱”爆发,杨贵妃赐死、杨国忠被诛,玄宗之子李亨,在甘肃灵武即位为肃宗。他下诏到处寻找老师李泌。而此时的李泌,也正好来到灵武,这就成了李泌在国家动乱中从政的开始。


唐肃宗李亨,也就是李泌原来教过的皇太子,他是大唐帝国由繁荣昌盛转向衰落的见证者,也是唐朝第一个在京师以外登基再进入长安的皇帝。他登基之日,正是安史叛军攻陷两京(西京长安、东京洛阳)之后;而当他的生命走上终点病逝长安之时,安史之乱仍未荡平。他送走了避乱出逃的父亲唐玄宗,又和唐玄宗在13天内先后永诀人寰,为大唐帝国的盛衰荣辱留下了难以磨灭的影响和耐人寻味的一幕。在李亨7年的帝王生涯中,有两个鲜明的主题:一是“北集戎事”,也就是组织平叛,收复两京、消灭叛军;二是“南奉圣皇”,也就是处理先在成都后来迎归的太上皇玄宗的关系。他最后壮志难酬,平叛没有取得最终胜利。总的来说,肃宗是位乱世天子,他继承了天宝盛世的成果,在致力平叛的同时尝试解决天宝以来政治、经济体制运作中的各种弊端,并为身后的唐帝国打下一定的基础。这两件关系国家前途命运的大事,李泌都是参与者之一。

肃宗即位后,李泌面见肃宗之后当即参与机谋。肃宗和他商讨当前平叛安史之乱的局面,他便分析当时天下大势和成败的关键所在。肃宗要他帮忙,封他做官,他恳辞不干,只愿以客位的身份出力。肃宗也只好由他,碰到疑难问题,常常和他商量,称呼他为先生。此时李泌已少吃烟火食。肃宗有一天夜里,高兴起来,找来兄弟三王和李泌就地炉吃火锅,因李泌不吃荤,便亲自烧梨二颗请他,三王争取,也不肯赐予。每天夜里李泌与肃宗同室而宿;外出时陪肃宗一起坐车。大家都知道车上坐着那位穿黄袍的是皇帝,旁边那位穿白衣的,便是山人李泌。肃宗听到大家对李泌的称号,觉得不是办法,就特赐金紫,拜他为广平王(皇太子李豫)的行军司马。并且对他说:先生曾经侍奉过上皇(玄宗),中间又作过我的师傅,现在要请你帮助我儿子作行军司马,我父子三代,都要借重你的帮忙了。其实后来李泌帮忙帮到了子孙四代。


李泌不仅有很高的政治才能,还特别妥善处理皇家内部的各种矛盾。肃宗对李泌在协调关系方面所取的作用十分赞赏。代宗即位后也遇到皇族内部事务难以处理。李泌也妥善地为他处理好了。到德宗即位后,李泌被德宗正式任命为宰相。又封为邺侯。从此,他勤修内政,充裕军政费用。保全功臣李晟、马燧,以调和将相。外结回纥、大食,以困吐蕃而安定边睡。他常有与德宗政见不同之处,李泌与德宗之间反复上奏申辩达十五次之多。不但如此,他做起事来,非常认真负责,刚直不阿,他还曾经与皇帝力争相权。因为德宗对他说:“自今凡军旅粮储事,卿主之。吏礼委延赏(张延赏),刑法委浑(浑碱)。”李泌就说:“陛下不以臣不才,使待罪宰相。宰相之职,天下之事,成其平章,不可分也。若有所主,是乃有司,非宰相矣。”德宗听了,便笑着说,我刚才说错了话,你说的完全对。

李泌为调和德宗和太子之间的误会,触怒了德宗说:“卿不爱家族乎?”意思是说,我可以杀你全家。李泌立刻就说:“臣惟爱家族,故不敢不尽言,若畏陛下盛怒而曲从,陛下明日悔之,必尤臣曰:吾独任汝为相,不谏使至此,必复杀臣子。臣老矣,余年不足惜,若冤杀巨子,使臣以侄为嗣,臣未知得欲其祀乎!”因呜咽流涕。李泌说:“臣昔为此,故辞归,誓不近天子左右,不幸今日复为陛下相,又观兹事。且其时先帝(德宗的父亲代宗)常怀畏惧。臣临辞日,因诵《黄台瓜辞》,肃宗乃悔而泣。”(《黄台瓜辞》,唐高宗太子——李贤作。武则天篡位,杀太子贤等诸帝子,太子贤自恐不免,故作:“种瓜黄台下,瓜熟子离离。一摘使瓜好,再搞令瓜稀,三摘犹自可,摘绝抱蔓归。”)德宗听到这里,总算受到感动,但仍然说:“我的家事,为什么你要这样极力参与?”李泌说:“臣今独任宰相之重,四海之内,一物失所,责归于臣,况坐视太子冤横而不言,臣罪大矣。”甚至说到“臣敢以宗族保太子。”中间又往返辩论还有很多,最后总算解开德宗父子之间的死结。德宗特别开延英殿,独召李泌,对他哭着说:“非卿切言,朕今日悔无及矣!太子仁孝,实无他也。自今军国及朕家事,皆当谋于卿矣。”李泌听了,拜贺之外,便说:“臣报国毕矣,惊悸亡魂,不可复用,愿乞骸骨。”德宗除了道歉安慰,硬不准他辞职。过了一年多的公元789年,李泌不幸病逝,终年68岁,赠太子太傅。李泌处于唐玄宗、肃宗、代宗、德宗四代父子骨肉之间,遇事都挺身而出,仗义直言,排难解纷,调和了他们父子兄弟之间的矛盾,且经历了入宫、外放等多次大的起起落落,实在是古今历史上的第一人。总之,他对当时内政的处理,外交的策略,军事的部署,财经的筹划,都做到了较为突出的绩效。


有关李泌的生平事迹,汪小蕴女史《咏史诗·论邺侯李泌》有:“勋参郭令才原大,迹似留侯术更淳”的名句。郭令郭子仪的成功,全靠李泌幕后的策划。留侯,是写他与张良对比。可惜在一般史书所载的偏见评语,对他是轻轻一笔带过,还稍加轻视的色调。如史评说:“泌有谋略,而好谈神仙怪诞,故为世所轻。”他的一些独特隐居方式也为后人所效仿:“泌每访隐选异,采怪木蟠枝,持以隐居,号曰养和,人至今效而为之,乃作《养和篇》,以献肃宗。”“隐衡山……尝取松谬枝以隐背,名曰“养和”,后得如龙形者,因以献帝,四方争效之。”(见《邺侯外传》)应该说,李泌在当时的宗教界,是一位具有极大影响的人物。也说明他在人们心目中的宗教地位是很高的。在他最终选择衡山作为自己的归宿,或者说是当时人认为他与衡山的缘分最深吧。他年轻时在衡山受篆,最后又仙归衡山,这说明了李泌一生的政治事业在朝廷,而宗教事业在衡山。-然而历史证明了李泌,他一生并未以个人爱好的道教来蛊惑四代君主,而是以刚直不阿、心底无私的态度,在朝中、在地方,一直妥善处理国家和地方上纷繁复杂的事务。

李泌在蕲州待的时间虽然不长,然而在一千多年的岁月长河里,他的身影、事迹,历史终究不曾忘却。明嘉靖《蕲州志》卷七《流寓·李泌》记载:李泌,京兆人。少以才敏著闻。唐玄宗使与太子游,杨国忠恶之,徙蕲州安置。

文热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