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湖北省黄冈市蕲春县门户网站——蕲州在线! 关注微信 关注微博 关注抖音 关注快手
蕲州在线
搜索

蕲春古地名“大同乡”

发布时间: 2020-1-13 18:26| 发布者: 蕲州在线| 查看: 664| 评论: 0|作者: 王树蕲

进行第二次全县地名普查时,为了搞清楚蕲春在明清时期的5乡(安平、永福、青山、崇居、大同)28里[1]情况,大家翻阅了许多史料。宋代的作者洪迈,撰写了两部有名的著作,名叫《容斋随笔》《夷坚志》,都是记载发生在他为官地方上搜集来的故事。毛泽东同志生前非常喜爱这两部书,经常放在床头枕边,书上的眉批很多,说明他时常阅读。他去世之后,几个出版社整理出版了这两部著作。在这两部书中,记载了好几个发生在蕲春的故事。

在《夷坚志·支庚志》中,记载了一个发生在蕲春大同乡发生的故事。虽然故事读起来有些荒诞不经,但“大同”这个“乡”(现为“镇”)是第一次出现在古人的著作里。洪迈在书中记载了故事发生的地点、人物名字、事情经过和讲故事人的名字。他在《支庚志》的卷一里,收录了12个故事。下面是其中第7个故事。

蕲春大同乡有一个富户叫黄元功,曾经考中举人的第一名,人们都叫他为黄解元。黄家有个佃户叫张甲,租种的田在70里外的查梨山下。绍熙(1190—1194)初年,张甲无疾而逝,但身体始终不冷。妻子准备了棺木,一直不忍心入殓,守在旁边日夜涕哭。三天后张甲突然从床上坐起来说:“我今天得到一个身份证明和通行证,出差去追押黄解元”,并要他妻子“迅速准备饭菜和草鞋”吃了好去追赶。他妻子不敢问,都照办了。张甲没有下床,饭菜却吃完了,鞋子又不见了。只见张甲还继续闭着眼睛睡在床上。第二天他又醒过来对妻子说:“到了黄家,正赶上黄家请的法师在那里,我只好在一边守着,守了很长时间也不能进去。可是催人的命令是有期限的,你快安排饭与鞋。”接着饭吃空了,鞋子也不见了,只见她丈夫闭着眼睛不说话,到明天他又醒过来说:“黄家请的道士正在那里念经行法,还是不能到跟前去。”他只好又要求放宽限期,于是一切还像前两次一样。他再次醒过来后,只见他面露喜色,双脚的鞋也磨破了。他跟妻子说:“道士虽然走了,可是他家满室都是妇女,她们守定了病人,仍然带不走他。如果再次空手而归,一定会超过第三次限期,要遭到刑罚的。正在着急想不出办法时,偶然看见他家长廊上有一面鼓,我用力将鼓推下来,连击三声。妇女们都从室内跑出来看,我乘机跑到他房里,才将黄解元追到,现在,将他押解在路上了。今天回来真的是与你相别离,从此以后,我再也不会醒过来了。”黄解元,就是黄元功。当张佃户三次去追他时,已经是阴阳两隔,也不记得黄曾经是他的主人了。张佃户的妻子安葬丈夫后,去黄家了解鼓响等事实真相,才知道那些事都是真的。这个故事是光赞叔讲述的。

《黄解元田仆》(原文)

“蕲春县大同乡人黄元功,富室也。佃仆张甲,受田于七十里外查梨山下,绍熙初无疾而死,体未全冷。妻已治棺三日,不忍殓,但泣守其侧。忽起坐言曰:‘我承得文引一道,差追黄解元。可速具食,仍买草鞋一双。’妻不敢问,即办之。张元不下席,而饭自空,鞋失所在。复瞑目。明日又寤,谓妻曰:‘到黄宅门撞著法师在彼,守侯甚久,入去不得。今须索展限,汝更安排饭与鞋。’既而饭亦空,鞋亦不见,张冥冥不语。明日复寤,曰:‘黄宅设醮,道士持诵行法,更不可近前。’又要再展限,于是一切如前。及寤,有喜色,双履皆破,云:‘道士虽去而妇女满室,守定病人,依还取他不得。若更空回,是出违第三限,必遭刑责。正忧扰无计,偶见渠廊上有鼓,我极力推下,三声振响。妇女尽出看,遂乘虚入房,方始追得,见押在路。今次真与女相别,从此长往,不复苏。’黄解元者,即元功也。当张仆三度往追时,已幽明异涂,不忆为主人矣。妻后诣主家访其事,皆然。【光赞叔说。】”

以上故事,是洪迈于南宋庆元二年(1196)12月所记。今天的读者读起来认为荒诞不经,但故事里面透露给我们几个重要信息。一是宋代蕲州下面确实有蕲春县,县内确实有大同乡,这也是“大同乡”最早的记载。二是还有一座查梨山,这也是第一次听说。此山现在叫什么山,在什么地方,有人知道吗?三是故事中明确提到黄元功这个名字。经调查,今天大同镇何铺村的大同水库边有宋代驸马黄元庆墓,梨木村也有一座宋代驸马黄元谋墓,这两座古墓至今仍在.大同镇的黄山村还有许多黄氏后裔,那时的黄元功与黄元庆兄弟俩是不是同族呢?感兴趣的读者可以一探究竟。

洪迈的《夷坚志》与《容斋随笔》是姊妹篇著作。他在《支庚志》序中说道:“从农历十一月初九到腊月二十二日[2]止,《夷坚志·支庚志》这本书花了近两个月时间才整理完成,书中记载了135件事。就是小孩子看这部书,也会高兴得跳跃喜欢。虽然我是成年人,也感到很惊奇,觉得孩子们真是这样聪敏啊!其实我是只要听到客人说起这些故事,当时就登录记载下来,就是在喝酒时没有空闲,到第二天还是要追记下来,并且迅速把记下来的书稿读给讲故事的人听,必定让故事没有差错才行。目的是让所听说的故事不被遗忘,而且还是可信可流传的。后来又从朋友吕德卿那里得到20个故事,还在乡里的士绅吴潦伯秦先生那里,请他拿出他祖父时轩居士以前所著的笔记,我从中选取其中的三分之一分为三卷,以凑足此书,所以才能如此迅速地完成。今将此事记在篇首,自己也感到诧异。”

洪迈的《夷坚志·支庚志序》原文如下:

“起良月庚午,至腊癸丑[3],越四十四日,而《夷坚·支庚》之书成,凡百三十有五事。稚子捧玩,跃如以喜,虽予亦自骇其敏也。盖每闻客语,登辄纪录,或在酒间不暇,则以翼旦追书之,乃亟示其人,必使始末无差戾乃止。既所闻不失亡,而信可传。又从吕德卿得二十说,乡士吴潦伯秦出其乃公时轩居士昔年所著笔记,剽取三之一为三卷,以足此篇,故能捷疾如此。聊表篇首,以自诧云。庆元二年(1196)十二月八日序。”

洪迈是古代的读书人,他常年在外当官,能坚持随身带着“文房四宝”,人到哪儿访到那儿,更是不忘记当场写到纸上,特别不容易。古代没有钢笔、圆珠笔,没有很好的记录条件,他边磨墨边记录,一生中不知磨秃了多少支毛笔,写坏了多少张稿纸,刻坏了多少张雕版。洪迈这个人一生曾在多处当官,他走到哪儿就搜集到那儿,并且随时整理出版,《夷坚志》共出版了420卷,可惜只有其中一部分流传到今天。书中记载蕲州教授汪安行的故事,就因为残缺不全,难成篇章,实属可惜。

《隋书》2条,《旧唐书》2条,《新唐书》2条,《宋史》5条,《资治通鉴》3条,《续资治通鉴长编》等。4条,御批历代通览辑览1条,资治通鉴后编1条,通鉴纪事本末1条,钦定续勇冠民3条,历代名臣奏议1条,入蜀记1条,通鉴总类1条,元丰九域志1条,大清一统志1条,姑苏志1条,陕西通志1条,水经注1条,水经注集释订讹1条,水经注释1条,水经注笺刊误1条,钦定历代职官表1条,文献通考2条,钦定续文献通考1条,钦定续通典2条,钱通2条,六朝通鉴博议1条,大学衍义补1条,续茶经1条,梦溪笔谈1条,事实类苑1条,说郛2条,太平御览1条,册府元龟2条,群书考索1条,古今源流至论1条,玉海2条,稗编2条,御定渊鉴类函1条,读书纪数略1条,夷坚志2条,元宪集1条,祠部集1条,广陵集1条,柯山集1条,画墁集1条,相山集1条,于湖集1条,文忠集1条,剑南诗稿1条,渭南文集1条,水心集2条,石屏诗集1条,鹤山集1条,文苑英华1条,隋文纪1条。

文热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