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湖北省黄冈市蕲春县门户网站——蕲州在线! 关注微信 关注微博 关注抖音 关注快手
蕲州在线
搜索

探寻家谱文化对家风家学的影响

发布时间: 2020-1-13 16:18| 发布者: 蕲州在线| 查看: 598| 评论: 0|作者: 王树蕲

内容摘要:探寻家谱文化对家风家学的影响,是家谱研究者的业余爱好。本文以湖北省蕲春县古镇蕲州的王家为例,以蕲春古代方志和古代王氏家谱记载的事例为线索,初步探寻了家谱文化对古代和现代家风家学多方面的影响。以重要事例、重要人物所起的作用,探讨优良家风家学的传承建设与发展的积极意义。

关键词:家谱家风 家学影响

家谱是一种文化,家谱是一个家族繁衍发展的特殊文化载体,是古代地方史志中部分史料的重要来源。是一本浓缩了当地社会经济文化发展的民间志书,更是一个家族繁衍兴衰的历史。编纂家谱的历史非常悠久,快速发展则是起自明清时期,特别是在清代以来,家谱的发展更加迅速,几乎是每个姓氏都保存有形式不同、记载各异的家谱。家谱文化历来都受到读书人的重视。绝大多数家谱都是由各个家族中的读书人纂修完成的。他们除了做好自己的从商、从政、从教、务农等本职工作外,本身就对家族文化十分在意,特别是他们在晚年更是在意本家族的家谱创修或续修工作。这项工作只有在他们闲暇下来后,才有较为充实的时间走访、查询、整理、编纂好新的家谱。每当一部新的家谱纂修完成并付梓后,家族中的老少族亲都会视若珍宝,谨慎收藏。

一、家谱记载透露出家族状况和当地社会经济

一部编纂质量较高的家谱,是在特定的时间内,耗费几个甚至几十个族人的主要精力,他们不顾年高体弱,走亲访友,调查走访,收集资料,查证落实,然后提供给主修主编们参考。而主持编修执笔的编辑,则要一条条、一件件地落实上谱。并且根据实际情况,召开好讨论会,探讨和解决在编纂中出现的各种实际问题。只有当所有问题都形成统一认识、圆满解决之后,才能在家谱中顺利地反映出来。古代的家谱,既要记载达官显宦,也要记载贞女节妇,他们的信息往往都经过了一定的筛选。但为了光宗耀祖、教育后代的需要,也免不了要经过编者认真细致地甄别,隐恶扬善,符合当时宗法制度允许的才能上谱。并非是所有的人和事都可以上谱的。一旦录入家谱,必须是真实可靠、有一定教育意义才行。

笔者参加了新时期县志的编纂,在编修县志的过程中,查阅了当地五部不同时期出版的旧县志。从县志中也可以看到当时家谱中记载的一些有参考价值的史料,甚至是本家族的后裔所忽视和不清楚的史料。通过认真查阅地方志,我们发现在古代地方史志的编纂过程中,参与采访的人员,是由当地各个“里”指派一人参加,笔者的老家蕲州(即今蕲春县),当时有“五乡二十八里”,采访的人员就有28名。他们领到任务之后,就少不了要从各个姓氏的家谱记载中去搜集当地历史上的名人名事,其中有许多家谱中记载的史料被官方采用了。例如在经历明末1643年张献忠部队屠蕲州时,当时蕲州王家一门三位陈姓婆媳,在明崇祯“十六年献逆袭鄂,闻变,氏谓两子妇曰:‘未亡人已得死所。’因指庭前井,谓两子妇陈氏曰:‘若辈有意乎?!’二妇再拜,先投井。氏取二妇帨履,标之井杆,亦随投井死。”她婆媳闻知蕲州城被攻破后,三人相继投井而亡。当时她们的丈夫正在城头上御敌,平乱之后,她们婆媳“三陈投井”事被载入县志之中,并且说明“详载于《王氏宗谱》”。像这一类采自家谱的信息,与各姓家谱中的记载是采自州志一样,并非个案,而是比比皆是。

明代时期的蕲州,朱元璋的曾孙朱瞻堈封在此地,两百年来建有荆王府等多个王府,还驻有蕲州的各个官衙和蕲州卫、下江防道署等。一时间蕲州繁华异常,城内外街道纵横,宫殿建筑到处都是“台殿平陵半天起,楼台亭阁比王都”。九十九座牌坊、九十九庙、九十九口古井,遍布蕲州城。当时蕲州的“蕲州卫”有前后左右中五个卫所,卫所管辖的军户子弟,他们平时屯田,战时出征。扼守着长江天险、驻扎在蕲州的这些部队,既有防守的任务,更有屯田的任务。他们的屯田地点,都在蕲州和周边县境之内,既有长江南岸的,也有长江北岸的,每个屯田之所,都有具体赋税任务,他们的田赋任务在县志上也有明确的记载。如遇荒年,也可得到蠲免,也可允许缓交。改朝换代以后,这些屯田的兵丁后裔,大部分都住在原地,继续繁衍生息,在他们的家谱中也能找到这些同样的信息。这说明家谱中的信息,与当时当地的社会、经济、文化是密切相关的,也影响着各个家族的日常生活。

二、家谱传承对古代家族家风的影响

每个家族的家谱中都记载了发扬家族中优秀家风的内容,虽然传承优良家风的目标和方法以及影响的程度有所不同。以蕲州城厢王拱辰户在清末家庭经济生活为例,探讨一下家族家风对后代王氏子孙的影响。蕲州城关的王姓家族是一个历史较为悠久的家族。在整个明代是军户,也就是军籍,是军户的王家子孙中,从王忠第一代为卫指挥使以后的历代长房子孙,到明末最后一任王拱辰世袭为蕲州卫指挥使,其他偏房的王家子孙都是在当地以屯田为生。从乾隆时期的兵部尚书为王拱辰的叔父王从礼撰写的墓志铭看,王从礼很重视家庭的家风教育:“居常,博涉典故。坐一室,每当酒酣耳热时,召族中昆仲子弟,讲说古今纲常、节烈大义,兼示以立身行己之方。其夫人亦时时敬听之。其议论风旨,真可以坐言起行者。”王从礼的这些言行都载入了《王氏家谱》中,其中还详述了张献忠部队屠蕲事件的经过与影响。

明末的蕲州遭到张献忠部队的血腥屠杀,在蕲州繁衍两百年的荆王府和各种官衙、民居,全部付之一炬。王家在蕲州繁衍280余年的子孙,除了王应龙、梦龙、御龙兄弟三人侥幸逃脱,其余全部被屠杀殆尽,包括家谱、祠宇、房屋等全部被毁。蕲州至清末,又遭太平军十余年间六进六出蕲州,王姓子孙纷纷逃难。到抗日战争爆发,更是民不聊生,炸弹炸得满街到处是残垣断壁。到后来的“文革”期间,蕲州更是将包括家谱在内的所有旧东西全都一扫而光。尽管明代蕲州出了一位伟大的医药学家李时珍,但是蕲州还是由明清时期的一个州,在民国时改为县,1949年以后降为了县下的一个普通乡镇了。明清以来数百年的文化积累,始终得不到恢复。而在蕲州繁衍至今的王御龙子孙,大部分不幸断了香火,只有少部分后裔传承到现在。

在王家的历史进入清代以后,王御龙家族励精图治,艰苦创业,又开始步入发展的阶段。他孙子辈,有王开泰、王开运先后考取进士,有王开藩、王开铨、王世法先后考取举人,还有王开寅、王开畿等一批读书人,虽然没有考取进士举人,但都在蕲州以教书育人为业,并且由王开泰重新创修了新的家谱。时光到了“文革”期间,王家所有读书人的家里,清光绪二十年出版的第五修家谱,都作为“四旧”被清理出来烧毁了。而只有在江西鄱阳湖上打鱼的一位宗亲家属,冒险保存了一套家谱。就是这套家谱,才使蕲州这一支王家子孙,理清楚了自己家族的来龙去脉。也从家谱中得到了许多有关优秀家风传承的事例。例如王开泰为了让子孙能传承书香,他在创修家谱时,将王家堂号命名为“锄经堂”,意思是让子孙能重视读书,要求子孙“锄能带经,牧则编简”,他要求子孙在任何环境下也不忘求学。如在《王氏家规》中,明确说明王御龙这一支子孙是顶替王拱辰伯祖的名额,替他们继续屯田和交纳田赋,继续顶替他们为朝廷运送漕粮,成为长期的漕运成员。就连在家里的读书人,为了生存,为了支持漕运,更是为了减轻家族负担而忍痛“弃举子业”,回家“料理家政,资助漕运。”在《王氏家训》中,其中有一条“正心术”,“人生善恶由心而生,人能以忠厚存心,不藏奸险,不萌刻薄。心田上培植得好,自然天相吉人……族中出一个积德行的农夫,强于出一个丧元气的进士。”家训中条条都是教育人走正道,行善事。王家的子弟也是这样说和这样做的。特别是对家族内有孤寡老人,更是心里记挂,行动上帮助。像孝妇贞女、孝子贤孙、济困帮穷等都层出不穷,在家谱中多有记载。王家的人口众多,王御龙先生从废墟站起来后,购买了明代刑部尚书冯天驭的旧宅,后来成为蕲州王家的一个落脚点。繁衍到清代后期,当时王家的宗溪先生,尽管时局不稳,战乱频仍,他带领家族的成员们和衷共济,共渡难关,“七世同居”,奖掖后进的事迹,都被载入县志之中。在清光绪八年出版的县志之中,仅蕲州王家就有明清以来42位先祖的传记被载入县志之中。这在当时的蕲州各姓中是名列前茅的。

三、家谱传承对现代家族家风的影响

时光进入民国时期,蕲州王家没有续修家谱,其主要原因是当时诸多王家人读书求学走出了家门,在老家的族人为躲避战乱求生存而错过了修谱时机。长江边的蕲州在抗日战争初期即被日军占领,王家子孙分散避难,主要是避难图存,无暇修谱。虽然如此,但家谱的传承、家风的发扬并未稍减。当时各家的父母亲为了保命图存,他们在行动上发扬优良的家风,他们动员王家青年参加抗日救亡工作。王家当时有优秀青年走上革命的道路,有投红军未归的,有参加地方武装抵抗日军而牺牲的,更有从此远走他乡再也没有回家的宗亲。他们都在为了救亡图存而贡献自己青春。特别是1949年以后,更有大批学子没有辜负先祖和亲人的期盼,在优良家风的影响下,纷纷刻苦读书,报效祖国。从1992年第六次续修的家谱看,虽然蕲州王家家谱断撰近百年,但经过百年的迁徙和繁衍,据不完全统计,到改革开放的今天,人口总共约300来人,而从蕲州东长街王家大屋走出去的副高级以上职称的子孙,仍有30多人。从清初以来到清末,有“功名”的子孙共有124人,加上现在的大学生在内,估计在200人左右,他们大多数都是从事科技教育工作。从另一个角度看,这些王家的子弟,他们都受到优秀家风的熏陶,更受到党的教育和培养。像我们王家的一对夫妻俩,他们在戈壁滩上为了我国的两弹一星,贡献了自己的青春。真正做到了“献了青春献终身,献了终身献子孙。”他们的孩子至今还在那里为了中国的核工业而努力工作。像王健民研究员,他终身从事国家环保事业的研究,出了一本又一本的环保著作,获得了一个又一个的科技进步奖,现年80多岁了,仍在努力工作。像王景阳先生,他1937年避难到湘、粤、渝边区投身抗战。1949年在湖南长沙参加革命工作,1950年任行署专员秘书,随行署工作来到湘西。后来转到地方商业部门工作,在湘西土家族、苗族自治州民族贸易局一干就是30余年。像南京农业大学的王建军教授,一家老小儿媳七位,大部分都是大学教授和公司高层管理人员。后起之秀有王树平,作为中医药方面的专家,在制药方面取得了丰硕成果,被晋升为正高级职称。这只是王家其中的几位佼佼者之一。可以说,由于有了好的家风熏陶,蕲州王家自明清以来,没有一位子孙的人生路走得不正,事做得不好。好的家风是会影响几代人的,更会传承给后来人的。

四、现代家风家学的传承建设与发展

家风家学的传承在家族的发展中是潜移默化的,更是和风细雨、


润物无声的。一个家族的家风好坏,与家庭教育、社会影响分不开。蕲州王家的子孙,在传承王家优良家风方面,不仅和其他家族一样连续不断地编纂了新的家谱,现在更是由王健民研究员、蔡玉麟高级编审共同编纂了《传家宝》这样的家庭通俗读物,为我们传承优良家风做出了实实在在的好事。如蔡玉麟说道:“任何人,无论在社会上是风生水起,还是默默无闻,都只有回归家庭才能享受到那份纯粹的情爱。所谓纯粹,就是没有算计、无需设防、美妙无穷、难于言表。家庭有大家与小家之分,大家有血缘关系,是天然浑成的情爱;小家初建时没有血亲,全靠自己经营,却是后代血缘关系的缔造者。人的一生处在大家与小家的交融之中,因不同秉性和修为,会演化出复杂多变的无尽模式,考验着每个人的情商和智商。”他们在书中不同侧面、不同事例地展现了许多子孙在传承优良家风方面所做的感人工作。凡是读过这种读物的人,都不由得使人感受到传承家风家学的重要性,更感受到党中央办公厅、国务院办公厅印发《关于实施中华优秀传统文化传承发展工程的意见》是十分必要十分及时的。编纂《传家宝》这样的通俗读物,有助于家族成员之间的信息沟通,更有助于将平民百姓的日常丰富的生活经历记录下来,传给后代。只有通过开展这样或那样的不同形式,必将对优秀家风家学的形成,起到良好的促进和传播作用。

文热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