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湖北省黄冈市蕲春县门户网站——蕲州在线! 关注微信 关注微博 关注抖音 关注快手
蕲州在线
搜索

话说蕲州王家“锄经堂”两幅寿匾

发布时间: 2020-1-13 16:14| 发布者: 蕲州在线| 查看: 570| 评论: 0|作者: 王树蕲

蕲州东长街王家大屋锄经堂,在蕲州家喻户晓。明末清初,经过张献忠血洗蕲州之后的王家,渐渐从废墟中成长起来。十一世祖王御龙买下冯天驭的旧屋,繁衍到十五世时,子孙们将大厅以家谱堂号名命名为“锄经堂”。这个大厅既是会客厅,也是家族重要聚会的场所。特别是家族重要活动,都少不了要在这里举行。像举行乡饮酒礼、祝寿、婚庆等活动,都在这里隆重举行。在大厅前面的门当上挂有“乡饮大宾”的金字匾额,在厅中梁柱上挂有木刻楹联,在堂上悬挂有两块祝寿的金字寿匾。一幅是“乡杖桢荣”,另一幅是“国杖桢荣”。说起这两幅祝寿匾额,还真有些故事呢。

“乡杖桢荣”“国杖桢荣”说的是什么意思呢?大家都知道,尊老是中华民族的传统美德,古代有赐手杖给老人使用的定制。《礼记•曲礼上》:“大夫七十而致仕,若不得谢,则必赐之几杖。”多大年龄、在什么范围可以用杖,《礼记•王制》有规定:“五十杖于家,六十杖于乡,七十杖于国,八十杖于朝,九十者天子欲有问焉,则就其室。”意思是说:50岁可以拄杖行于家,60岁可以拄杖行于乡里,70岁可以拄杖行于都城,80岁可以拄杖出入朝廷。”人们后来就以"乡杖"表示年老。乡:泛指小市镇:乡村、

图1

穷乡僻壤。自己生长的地方或祖籍:家乡、故乡、乡井、乡里。杖:扶着走路的棍子:手杖、拐杖;泛指棍棒,擀面杖。“杖乡之年”是汉语成语,也是年龄的代称,指男子60岁,意思是年过60岁可以在乡村里拄拐杖。杖国:意思是70岁可拄杖行于都城、方国。后作70岁的代称。“桢荣”是什么意思呢?桢:《说文》:刚木也。指坚硬的木头。也指古代打土墙时所立的木柱,泛指支柱。《尔雅》:桢,干也。舍人注:“桢,正也。筑墙所立两木也。”也指“植于两端者曰桢,植于两边者曰干”。比喻能胜重任的人。“荣”的释义:草木茂盛,引申为兴盛。受人敬重,荣耀显达,有良好的名声和社会名望。“乡杖桢荣”的意思是指先祖年过60岁,作为王家在蕲州荣耀兴盛的支柱,可以拄杖行于乡里了。先祖年过70岁,则作为蕲州王家有德行、是王家支柱的年长者,更是可以拄杖行于方国、都邑了。

从时间上看,此匾悬挂于清代中期。是王家哪两位先祖获得如此殊荣呢?笔者查阅了蕲州《五修王氏宗谱》,只有三位,他们是王槐德、王柱德、王重光。他们的情况分析如下:蕲州王家繁衍到十五世时,有65位“德”字辈兄弟,且“德”字,都是用在名字的最后一个字上。留在蕲州王家大屋的只有王世永的两个儿子槐德、柱德兄弟俩,他们是家族中佼佼者之一。王槐德长期忙于漕运,所授品秩、获赠官号并未见记录,而弟弟王柱德与王槐德的次子王重光,先后被授为登仕郎,正九品衔。他俩分别活到67岁、83岁。清《蕲州志》《王氏家谱》记载:

王槐德。“世永公长子,生于乾隆元年(1736),殁于嘉庆七年(1802),字佑三,号植亭,官名琳,太学生。父壮年捐馆(去世)祖遗累万,公年幼,不善经理,逐中落。幸母张太孺人躬亲操持,年稍长,旧业渐复,家声丕振,袊缨不绝,一代中兴。爰例领漕差,转运粮艘,公卓犖不凡,漕院崔明府与开泰祖同科入词垣,礼待优渥,连同南北各卫,颇托福庇不浅。生有四子,斗光、重光、之光、荣光。”

王柱德。“世永公次子,生于乾隆十七年(1752),

图2

殁于嘉庆二十二年(1817),字位中,号一峰,又号抵斋。荣恩登仕郎。正九品衔。不及四岁,失怙(丧父)。抚于母兄。幼颖悟,读书过目成诵。长亦能文。甫冠,值兄肩漕运在外,遂弃诗书,理家政,开塾延师,以教子侄。崇尚祭祀,以敬祖先。孝友居家,人无闲言。捐资数千,入户济漕,家族皆安。生有三子,光焯、光碧、光玖。”后来以光字辈分房,他兄弟俩的七个儿子共分为七房。

王重光为二房分支祖。是王槐德次子,生于乾隆三十二年(1767),殁于道光三十年(1850),字棣华,号古村,亦号协斋。恩荣登仕郎,正九品衔。“吾族尚德士也。少读书,倜傥有大志。及长,以笔砚为生。家虽屡空,仍多方济人而无德色。享年八十有三岁”。

根据《王氏家谱》记载,王槐德虽然活到67岁,未见官号、品秩,而且属于漕运衙门管理,《蕲州志》上无传。王柱德则活到66岁,《蕲州志》上有传。王重光活到83岁,《蕲州志》上有官号、品秩,没有传。其他先祖虽然在州志中有传,大都没有活到60岁。故笔者认为,锄经堂上悬挂的“乡杖桢荣”寿匾,是蕲州学政和王氏族人,为王柱德60岁祝寿赠送的。而“国杖桢荣”寿匾,是蕲州学政和王氏族人,为重光70岁祝寿赠送的。王柱德于嘉庆十七年(1812),60岁做寿。王重光于道光十七年(1837),70岁做寿。

蕲州王拱辰户(也称王家大屋)到1992年共有六次修谱,这六次修谱的时间是:清康熙四十二年(1703),王开泰创修了王家大屋的族谱(见《锄经堂蕲阳琅琊王氏五修宗谱》卷首《宗谱备纂叙》)。由于明代老谱已毁,他没有了照搬照抄老族谱的条件,只好重新开始编修。按照修谱的常例,族谱是二十年小修,四十年大修(也有的是三十小修,六十年大修)。可是,自从王开泰创修王家大屋族谱以后,至乾隆三年(1738)第二次续修,乾隆十六年(1751)第三次续修,咸丰十年(1860)第四次续修,光绪二十年(1894)第五次续修,1992年第六次续修(见《锄经堂蕲阳琅琊王氏六修宗谱》卷首)。从以上各次续修的时间来看,其中第四次与第三次间隔110年,第六次与第五次间隔99年,这两次间隔的时间太长才修谱,这期间也是蕲州王家子孙失去联系最多的两次(乾隆皇帝执政60年(1736-1795),嘉庆执政25年(1796-1820),道光执政30年(1881-1850),咸丰执政11年(1851-1861),光绪执政34年(1875-1908))。(见方诗铭《中国历史纪年表》1960年版P145)。目前,笔者通过实地走访得知,王家大屋的这两块寿匾和王家传统文化的其他宝贵遗产,在上世纪中叶,绝大部分被作为“四旧”给毁了。

文热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