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湖北省黄冈市蕲春县门户网站——蕲州在线! 关注微信 关注微博 关注抖音 关注快手
蕲州在线
搜索

顾景星《跋蕲州志》读后

发布时间: 2020-1-12 18:57| 发布者: 蕲州在线| 查看: 488| 评论: 0|作者: 王树蕲

顾景星的《跋蕲州志》手迹,附载于清康熙《蕲州志》里,笔者读后,使人觉得顾氏才气横溢、史识渊博。他在这篇文章中既评价了历代名人所撰史志的优劣,又对多位历史名人撰写的史籍进行了评价。他在众多史籍中纵横驰骋,字里行间的褒扬之语,都是信手拈来。顾景星说“志即史也”,“志通于史”,“修史之难,无出于志”,“故史莫不有志,史之志,亦以各出一家为长”。这些观点,颇值得后世纂修史、志的研究者注意。然而他在《跋蕲州志》的开篇首句称:“历代史成于一人者为善,而辏诸众手者为劣”。又说“史之志,亦以各出一家为长”。笔者仔细想来,此话却有失偏颇。仅对康熙《蕲州志》这本十二卷的志书来说,笔者认为主要有如下几点值得商榷。一是卢綋编纂此志时,正在外面当官,没有许多时间回蕲州收集资料,致使资料不全。二是成书时间较短,没有时间仔细推敲,仅十二卷,篇幅较少。三是顾景星家里本来藏有其父所撰顾氏《蕲州志》一百卷,由于卢綋当时正在当官,碍于情面,顾氏《蕲州志》才没有面世,这也是顾景星为卢氏志写跋的原因之一。顾氏在《跋》中言及“先君子书本失之繁,先生亦时一二取”,这明显还带有自嘲之意。

清康熙《蕲州志》原版,是以缩微胶卷的形式,收藏于北京国家图书馆地下三层的书库里。是蕲春县志办蔡璐主任亲赴北京国家图书馆,请他们将缩微胶卷洗印翻拍放大而复原成书。而蕲州顾景星的老家,数次遭遇火灾,他的手迹留下的极少,从这个意义上讲,《跋蕲州志》既是顾氏手迹,又从国家图书馆购得,真可以说是十分难得、弥足珍贵的资料。

清咸丰年间,蕲州知州潘克溥在纂修咸丰《蕲州志》时,收进了顾氏的《跋蕲州志》。可是,其中少数字句,被当时的编纂者修改了,没有按照原文收入咸丰《蕲州志》中。笔者认为,既然顾景星手迹出现了,就应该还原本来面目,再不要以讹传讹了。咸丰《蕲州志》第421页中讹误的字句有八处,姑列表对照如下:

咸丰《蕲州志》用字 顾氏《跋蕲州志》手迹
非考于典故 非老于典故
《平安志》 《永平志》
若筑室道谋 若夫筑室道谋
及二十余年 又二十余年
襄公四十二年 襄公二十四年
劝惩都婉 劝惩都宛
雉大泌而后 虽大泌而后
大尹、参将 大尹、参军

《跋蕲州志》中说顾氏志“起《春秋传》襄公二十四年,止崇祯十七年,计二千一百六十年,为类二十有五,为卷百。”然而另据顾景星《白茅堂集》卷三十《志论·蕲州志叙》载:“…起左氏《春秋传》襄公二十四年壬子,为周灵王十三年,楚子伐吴为事迹之始,止崇祯十七年甲申,计二千一百九十余年,赅古今之变,穷著作之林…”。同是顾景星的文章,一说为“二千一百六十年”,一说为“二千一百九十余年”,经笔者查阅《中国历史纪年表》,应该以后说为准。

在清康熙《蕲州志》里,卢綋有些地方写得较简略,其主要原因可能是史料不足所致。仅举两例:“卷五《封建志》”第十三页中,记有明代蕲州卫指挥使“王忠,五河人,吴元年任,世袭至崇祯末”止。世袭多少代,没有交代。而事实是,自王忠以下,至明末近300年来,世袭十一代卫指挥使。他们是王忠、王良、王政、王胜、王启、王琼、王绅、王天相、王化、王从圣、王拱辰等,其中有五位是殁于战阵的。明代蕲州卫当时管辖范围较大,相当于现在的黄冈军分区。上到麻城、黄陂,下至九江、黄梅。左至安徽,右至咸宁,其兵源都是战时上阵,闲时在江南李家洲等地屯田。再一例:“卷三《版籍志》”第九页:嘉靖十一年,蕲州有人口“六万八千零五十”名,其中成年人“二万三千三百四十五”,未成年人“一万七千零九十四”名,这其中成年女性为“二万三千三百四十五”名,未成年女性“五千一百四十八”名。那么上述人数中的成年男性呢?在成年人数中没有记载。这显然有误。而卢綋在外为官,不可能回蕲州仔细核实,只能将错就错了。

再看1997年出版的《蕲春县志》,该志由吕梅森先生主编。这是自清末的1840年起至1985年止。是众手成书的。志书编纂者们,几乎跑遍了蕲春的山山水水。采访了三千余万字的资料,成书时只有150万字,经过省级史志专家审核评议,这是一部良志。如果按顾景星的观点,肯定难以成为良志的。当然,受历史的局限,我们不能苛求古人。因此,古人的观点,我们应一分为二地对待。

顾景星是一位文学大家,一生著述丰富。他的外甥曹寅,在清康熙年间任南京江宁织造之职。曹寅也是一位藏书家、刻书家。顾景星的著作《白茅堂集》四十六卷,就是外甥曹寅出资刊印的。而曹寅《楝亭诗文集》的两篇序言,就是其舅氏顾景星及其儿子顾昌分别撰写的。曹寅幼年与康熙皇帝共一位乳母,曹寅的孙子曹霑就是《红楼梦》的作者。现据有关专家学者的研究,《红楼梦》一书的真正作者应该是顾景星(见南京曹雪芹纪念馆《红楼研究》2010年第1期)。是顾景星将书稿交与外甥曹寅,而传至曹霑时,他“披阅十载”后才面世,故人们只知曹霑而不知顾景星。不管怎样,顾景星的《跋蕲州志》一文,我们还是应该肯定的。

文热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