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湖北蕲春县医圣故里网站——蕲州在线! 关注微信 关注微博 关注抖音

蕲州在线

搜索
蕲州在线 网站首页 蕲春文学 查看内容

记挽救抗日将士生命而捐躯的军医陈允铸、陈允鑑兄弟

发布时间: 2020-1-12 18:44| 发布者: 蕲州在线| 查看: 55| 评论: 0|作者: 王树蕲

  陈允铸(1890—1938)、陈允鑑(鉴)(1908—1938)兄弟俩,是蕲春县竹瓦店陈云老垸(今赤东镇陈云村)人。他们是在抗日战争初期为挽救抗日将士生命而捐躯的普通军医。

  1937年12月13日,侵华日军占领南京后,旋即调动大批部队水陆并进,妄图一举占领长江中游的军事重镇——武汉(国民ZF刚从南京迁来)。他们沿江而上,气焰十分嚣张。可是他们每前进一步,都遭到了中国军队的顽强抵抗。1938年7月26日,日军占领小池口和九江之后,中国军队为了“保卫大武汉”,在武汉外围的千里防线上,与侵华日军进行了规模空前的“武汉会战”。中国军队层层设防,步步为营,激战百余日,顽强地阻止日寇侵略的步伐。这是中国抗日战争初期,中国投入兵力最多(两个战区的四个兵团,共49个军113个师100余万兵力)、坚持最久、牺牲最大的一次战役。战役最后阶段,在蕲、广边境和蕲、浠边境两道防线上,中国守军与敌人激战了46天。广济田家镇与蕲春的龙顶寨、清水河一线的战场上,抗日将士们始终英勇顽强地抗击敌人。这期间,每天大小战斗进行了数十次。战斗中的负伤人员,在前线临时包扎后,就由担架队、独轮架子车队、与伤员转运车队一起,快速转移到驻扎在浠水上巴河、孟家仓一带的“102前线兵站医院”进行救治;重伤员就迅速转移到武汉的后方医院。如55军曹福林部29师86旅旅长陈德馨,在阵地上带头冲锋,身负重伤后,就和其他重伤员一道转移到武汉的后方医院。

  李宗仁第五战区所辖的102前线兵站医院,是一所战地医院。原来的金院长(名字待查)是黄陂人。那时已接到调令去另一所医院了。临走时,将整个兵站医院的事务,全部移交给同学陈允铸军医了。从此,陈允铸就担负起全院的领导和救护工作。

  陈允铸在陈家众兄弟中排行老大,是当时医院的外科主任、上校医官。早年与金院长在北京同在一所医科大学学习外科。毕业后受叔父陈乾将军的影响,与金同时参加了国民革命军,并参加了著名的北伐战争。陈允铸在军中逐渐成了一名较有影响的外科军医。在北伐战争中因救治伤病员有功,战争结束后,被授予上校医官。但他当时因患有严重的痔疮病,难以根治,只好带病离开了武汉的部队,返回家乡。后来在蕲州城内陈家公屋隔壁,开设了一家“聚久”医科诊所,以救治蕲州的百姓。他医术精湛,医德高尚,蕲州人有口皆碑。抗日战争初期的武汉保卫战开始之后,金院长负责的102前线兵站医院,迫切需要高医术的军医,他就把昔日的同窗好友陈允铸邀请来了。当陈允铸接到同学金院长的邀请之后,他不顾当时战况日紧,不顾母亲的极力阻拦,更不顾自己的诊所停业关门,怀着一颗强烈的爱国之心,毅然带着妻子和允铮、允鉴、允铍三兄弟及弟媳、妹妹梅生等人,来到前线兵站医院,迅速投入到紧张的救死扶伤工作之中。当时允铍小弟只有9岁,他也跟着大哥来到了102前线兵站医院。

  102前线兵站医院迁到上巴河驻扎之后,战况日紧,形势紧迫。允铸、允铮、允鉴等兄弟,见伤员源源不断地从龙顶寨、田家镇等前线阵地转移到这里,他们和其他军医一道,不顾天气炎热,不顾条件简陋,所有手术、清洗、换药、包扎等,事必恭亲。数月来,他们几乎没有休息,没有睡过安稳觉。凡是前线送来了伤员,他们就是刚躺下休息,也不顾一切地起床,紧张地为伤员清洗、做手术、为他们换药、包扎。亲人们望着允铸兄弟数人熬得通红、布满血丝的眼睛,真是心疼不已。

  此时正是夏季,天气酷热难当。伤员的伤口极易发炎感染、化脓腐烂。允铸、允铮、允鉴和其他军医一道,每天全身心地投入到救治伤员的战斗中。上巴河地处交通要道,也是日军飞机袭击的重要目标之一。在每天的救治中,他们不顾日本飞机的轰炸,不顾医院条件的简陋,不顾高温炎热,不顾蚊叮虫咬,挽救了无数伤员的年轻生命。

  8月的一天中午,救治伤员的工作,正在紧张而有条不紊地进行。陈允鉴一边忙着为新伤员登记入院,一边为已入院的伤员清洗着发炎化脓的伤口。他在忙碌中为一位已病得奄奄一息的伤员进行常规登记,由于该伤员的声音小得令人听不清楚,他就附下身来将耳朵贴在伤员的嘴边,才知道这位伤员是因得了不清楚的病才被送下战场来的。谁知就是因为这样细致地工作,允鉴他自己也被这种不知名的病菌给感染了。很快他就发烧怕冷,卧床不起了。由于病情发展得很快,而医院又受当时医疗条件的限制,没有特效药救治。不久,陈允鉴的病情进一步恶化,终于倒在了医院的工作岗位上,献出了他年轻的生命。这一年他刚好30岁。亲人们眼含热泪,将允鉴的遗体草草地安葬在医院附近的孟家仓小山上。允铸他们强忍悲痛,继续在前线兵站医院为伤病员服务。

  在前线抗击日寇最艰苦的日子里,时任ZF宣传部长的郭沫若一行,亲自到浠水、麻城一带视察慰问抗日前线的将士。陈允铸代表102前线兵站医院的全体医护人员,到浠水县城接受了慰问品,并向郭沫若等领导,详细汇报了102前线兵站医院目前的处境和救死扶伤的情况。

  102前线兵站医院救护工作一直坚持到秋后。9月29日,田家镇要塞失守;10月2日,日军116师志摩支队3000余人进攻蕲州,8日,蕲州失守;10月10日,日军侵占茅山港;10月16日,留驻龙顶寨的中国守军,在与敌人激战43天后奉命撤退。32师88团张营担任撤退掩护时,与3000余日军在龙顶寨主峰与敌肉搏,300余名壮士全部殉国。10月19日蒋家山、雨标山的中国守军198师572旅陶团的营长谭灿华等400名勇士全部壮烈殉国,雨标山等地遂相继失守。

  随着日寇的步步紧逼,大批部队沿公路向新洲、武汉方向撤退。这样,102前线兵站医院也随大部队向后方转移。战争期间,为了让每一位伤病员都能及时转移和救治,陈允铸从自己的老家——竹瓦店陈云垸,组织了一支13人的支前担架队。这支担架队在陈荫生、陈允友等人的带领下,推着独轮架子车,与其他支前担架队一起抬着、推着伤病员,冒着日军飞机的狂轰滥炸,冒着战场上日军的炮火,往返于前线和医院之间。在大部队撤退期间,这支担架队和其他担架队一起,迅速向新洲、武汉的后方转移伤员。陈允铸自己和全家则留在上巴河等待最后一批伤病员的到来。一直等到送走最后一名伤病员之后,他们全家才匆匆撤离上巴河。这时敌人已尾追到浠水县城了。

  在撤离上巴河、孟家仓的路上,由于天气炎热,致使陈允铸的痔疮病更进一步恶化了。这主要是他在痔疮复发的情况下,一直隐瞒自己的病情,就是痔疮的脓血染红了内裤,他也没有停下手中的手术刀,始终坚持为伤员做手术、清洗、换药,所以才造成了病情的恶化。可是兵站医院这时已全部转移,根本没有药品治疗。他只好躺在独轮架子车上,一路上颠簸着沿小路缓慢地向新洲、武汉撤退。第一天,他们一行走到了新洲的柳子港。80余里的山路上,沿途多次遭遇日本飞机的轰炸。小兄弟允铍的一双脚已走得肿成了小乌龟似的,其他人也是疲惫不堪。允铸的妻子还是拖着疲倦的身子,帮小弟用热水敷脚。第二天趁着夜色,他们在允铸妻子的带领下趟水过河,由于河水太深,只好返回岸上,摸黑向上游走去。这时听到远处隐隐传来人声和猪的叫声。他们循声找去,才知道上游的一处河水较浅,于是他们随赶猪逃难的老乡一道过河,终于到达了金院长家乡黄陂的周家湾。这时金院长早随部队转移了。他家老人见陈允铸病情沉重,就热情接待了陈允铸一行人。可是,陈允铸已实在难以继续前行了。不得已,他们只好住下来,想待病情稍好后再去追赶大部队。谁知到了第8天的早上,陈允铸就因病不治而逝世了。终年48岁。

  由于战况日紧,家人无奈之下,只好在周家湾的湖边向阳处,含着眼泪草草掩埋了陈允铸的遗体。他们两兄弟的长眠之地,没有留下任何墓碑等标记。就在那里料理完后事,三弟允铮带着自己的妻子,往武汉方向追赶大部队去了。这时,日寇已经占领了蕲州、漕河、浠水等地。由于允铸已经去世,留下的几个女人和允铍小弟,再也没有办法往大后方走了,她们只好冒死返回已被日本人占领的家乡,在路上她们边躲避日军边乞讨,辗转步行了近一个月才返回蕲春的老家。

  陈允铸、陈允鉴两兄弟,在蕲春抗击日军侵略最艰苦的日子里,为了挽救抗日将士的生命,没有倒在敌人的枪口之下,而是累死在自己的工作岗位上。抗日战争结束后,受解放战争的影响和他们的父母已经去世的原因,ZF没有为他们记功,没有承认他们为抗日烈士,留下的遗属也没有享受到抚恤。解放后,地方上的一些人还时常查问他们当时是不是军官?是不是穿呢子军大衣?是不是坐吉普车?但是没有一个人关心他们为抗日而死,是不是应该享受烈士的待遇?家属是不是应该享受烈士家属的抚恤。

  虽然他们的事迹湮没无闻已有60余年了,但每当想起这两位默默奉献的普通军医,心里就涌起了一股崇敬之情,他们为抗击日寇而捐躯的精神,为挽救抗日伤病员的生命而忙碌的身影,久久萦绕在我的心头。他们英年早逝,默默无闻,可歌可泣。愿他俩和所有为抗日战争而牺牲的先烈们安息;愿人们莫忘了这段沉重的历史。

  主要参考文献:

  敖文蔚主编:《湖北抗日战争史》武汉大学出版社2006年6月第一版

  2007年7月28日

最新评论

文热点

  • 温馨一刻

    温馨一刻

    温馨一刻(1)读书她把一本书交给我要听我读有点累中间想跳一页

  • 梦里尽是马蹄色

    梦里尽是马蹄色

      群里又在热卖荸荠,我会陆续从腊月买到来年的春末。非是其有

  • 我的父亲

    我的父亲

      父亲要过生日了,家门口,我陪他晒太阳。他跟我说,他百年之

  • 疯

    她天天问我什么时候过去我说过几天她说过几天是几天我把日子确定

  • 我愿做一条深海里的鱼

    我愿做一条深海里的鱼

    我愿做一条深海里的鱼从来都不知道爱情会是这样叫人痴迷看着你潇

返回顶部找客服官方微信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