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湖北省黄冈市蕲春县门户网站——蕲州在线! 关注微信 关注微博 关注抖音 关注快手
蕲州在线
搜索

去小镇,采撷一园春色

发布时间: 2020-1-12 11:17| 发布者: 蕲州在线| 查看: 481| 评论: 0|作者: 白露秋霜

开春以后,感冒就如一只粘人的小狗一般,怎么赶也赶不走。吃了几颗药丸进去,依旧是头晕乏力嗜睡的紧,药也便不吃了,喝水,补觉!总盼着熬一熬也就好了。可是熬了两天,感冒不见好转,情绪却无端地低落起来,前五百年后五百年的伤心事兜兜地涌上了心头。玲打电话来说,东城的樱花开了,我们去浪一浪吧!我告诉了玲我的近况,让她另约他人。挂了电话,我却不觉趴在床上无声低泣起来。

都说做一天女儿做一天官,做一天媳妇码一天砖,曾几何时,我由一个十指不沾阳春水的小姑娘变成了今日既要上班又要给婆婆侍疾,还要围着孩子们转上转下的家庭主妇。揽镜自照,面容憔悴了,手指粗糙了,感冒于我,不过是机器出了一点小小的故障,只要不影响操作,那是不得停下来整修的!

好歹熬到周末,上初中的女儿看出我的不适,她答应我会好好照顾奶奶和弟弟,我可以随心所欲地挥霍一天的时间,或踏青,或睡觉,他们一定会乖乖的,不纠缠吵闹与我。说完她便领着弟弟去了婆婆家。

孩子们出去了,我的心便瞬间空了,头也愈发痛了起来,躺在床上辗转反侧,坐卧都不自在。我无端想起母亲做的红豆米糕起来,喷香的红豆,酥软的米糕,母亲前些天就打电话给我让我回家拿些米糕给孩子们吃,可是快节奏的生活常常忙的让我脚跟不得片刻落地,这事如过耳之风一转眼就忘了。

我爬了起来,洗漱更衣。去往娘家小镇的车五分钟一班便利的紧,不便利的却往往是嫁在别人家里上有老下有小的女儿。

娘家的老屋还是旧时模样。村子里流动是那些年轻人,留下的却是一些年迈的老人。塆子中央的晒谷场还在,晒谷场底下是婶婶家的猪圈,婶婶已经不在了,小哥哥去了县城定居,猪圈旁边却是长满了杂草。记得那时婶婶和母亲并不和睦,俩人通常都是不说话的,母亲不允许我去找小哥哥玩,可是小哥哥有很多很多的小人书,我常常背着母亲去问小哥哥借小人书,小哥哥怕我弄坏了,他常常不愿意借书给我,婶婶知道了,就会追着小哥哥打,命令他把小人书借给我。有时婶婶家里做了米糕,她就把最好的一块留着给我,叫我吃完了再回家去,回去了千万不要对妈妈讲。

那个时候,我很是好奇,婶婶和母亲为什么总不说话。我亲眼看到有一次一头猪吃了婶婶家的秧苗,母亲光着脚踩在砂砾上一直把猪赶出好远她才放心地回了家。婶婶很好,母亲也很好,可是她们为什么总是不说话呢?我不敢问也不想问,一直到前年婶婶去世,母亲也并没有告诉我为什么。

春日的阳光刚刚好,母亲正坐猪圈旁旁边剥花生,几只老母鸡在杂草中咯咯咯地叫着。看到我来,母亲却是高兴的不知说什么好,我坐下来和母亲一起剥花生。母亲看了看我的脸说,你的脸为什么苍白至此,可是你的婆婆又骂你了?我摇了摇头,母亲又说,如果是你婆婆又骂你了,你就当做没听到,千万不要和老人计较,不要让外人说我们万家的女儿没有传教。我依旧不说话,母亲见我不说话又说,可是没有钱花了?没钱花就回来拿些去,没油吃也回来拿些去,有困难你可记得一定要和我们讲啊!我低下头去没有说话,心里很想笑,眼泪却不争气的滴落下来,母亲大概以为她和父亲手上那三五千元钱是很多钱吧!她还想着她可以接济她的女儿,帮助她的女儿,为她的女儿所需要吧!

阳光很温暖,我的头却没有早时那么痛了。母亲絮絮叨叨的,家长里短她总有说不完的话题。花生剥了一些,邻居大娘喊我去她家吃蒿子粑,母亲便起身说要去菜地一趟。

蒿子粑很香,这是我们湖北春天的一种地方点心,先从田野里采来嫩嫩的稿子叶,用开水灼过,然后拿到小溪边用棒槌捶出里面有颜色的汁水,再将其剁碎,再放入炒过的米粉加葱姜蒜,盐等调料加水拌匀,做成一个一个圆圆的饼子,放到蒸笼里蒸熟,蒸熟的蒿子粑墨绿墨绿的,我们叫做鬼头鬼脚,咬上一口,糍糯可口,乡亲们却坚信蒿子粑是辟邪的,吃了蒿子粑就会一年无灾无难平安健康。我吃了一个,大娘却坚持说我脸色不好一定要再吃一个,大娘没有读书,她就真那么觉得吃了蒿子粑就会健康平安的!

母亲从菜地回来了,和她一起回来的还有提着满满一筐竹笋的父亲。母亲哗哗哗地把菜摆在地上,有竹笋、春葱、大蒜、荠菜、蓬蒿菜······母亲叮嘱我等会走的时候记得带回去放在冰箱里,可以吃很长时间,父亲则找个袋子仔仔细细地装了起来。

下午我走的时候,父亲拎着一个大大的袋子坚持送我到车站,袋子里有大娘送给我家孩子的蒿子粑,有母亲做的红豆米糕,还有各种蔬菜。我笑话父亲把春天都装在袋子里给我带走了。父亲憨厚地笑着说:“还有还有,地里还有很多的菜,吃完了记得回来拿!”

阳光暖暖地照在我的身上,早上的各种不适瞬间消失不见,跟着母亲晃了一天,头不痛了,伤感也没了,感冒似乎也只是昨天发生在我身上的故事。路边的大田里新生的艾苗新翠碧绿,一个老婆婆领着一个三四岁的孩子在田埂上采蒿子,那小孩冲我喊道:“我爸捉鬼,我妈剥鬼,我哥哥挑着鬼肉去卖,我吃鬼头鬼脚长大”。我笑了起来,曾经我们也是唱着这童谣长大,我不觉得这童谣迷信,反倒觉得这童谣里满含爱和期望!有爱的地方才有春天!有爱的地方才是家!在老屋,在小镇,贫穷的只是经济,富裕的却是人与人之间的关爱!即便如母亲和婶婶,她们就算为了生活里的琐碎闹过,可是爱从来没有离开她们远过,在婶婶生命的最后一段日子里,母亲无怨无悔地关心她,照顾她。深知身在情常在,怅望江头江水深。母亲不止一次和我提到婶婶,她说如果婶婶还在,小哥哥回来家里有个人那该多好!可是生活里没有如果,我们能做到的就是好好爱,好好活!

车来了,父亲把我送上车,他站在车外冲我挥手,阳光照在他雪白的头发上发出熠熠的光,我哼着曲看着车窗外的父亲心里暖暖的。有老屋,有小镇,有父母,有阳光,有爱,真好!

文热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