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湖北省黄冈市蕲春县门户网站——蕲州在线! 关注微信 关注微博 关注抖音 关注快手
蕲州在线
搜索

临窗说花趣,静坐听雨吟

发布时间: 2020-1-12 11:05| 发布者: 蕲州在线| 查看: 307| 评论: 0|作者: 白露秋霜

玲同学打来电话,说是家里的大丽菊开花了,让我赏花去。

我带着一帘六月的梅雨到达玲家。雨丝不大,玲正在阳台上看着她的花儿傻笑。二十平左右的阳台,花儿占了一大半,他们一盆盆,一朵朵在雨中仰起它们骄傲的头,水珠从它们丝绒一般的脸上滑落下来,在雨中很是别有一番风姿。

我顾不上下雨,兴奋地走进雨中,拿出我的华为手机,对着这浑身湿漉漉的花儿拍了起来。我爱花,却不善养花,只能把它们装进我的手机相册带走。

玲煮好一壶玫瑰花茶喊我过去,我们坐在客厅的玻璃窗前,玫瑰花茶的清香在舌尖萦绕,窗外的花儿无声的开放,玲如数家珍地向我逐一介绍起她的花来,大丽菊,月季,太阳花,长寿花,多肉……她说大丽菊最好看,遗憾的是它总喜欢低着头。我说,饱满的穗子也是低着头的,大丽菊的花朵那么大、那么艳、那么美,它低着头怕是不想招别的花儿嫉妒吧!

又说到她的两盆栀子花,玲说,栀子花最好养,她这两株栀子花是当日掐了两朵花插在花盆中欣赏的,没想到居然长成了两棵茂盛的盆栽,植物生命力的旺盛实在是令人惊叹的。

玲絮絮叨叨,花的品种、颜色、花期,她无一不知,而我的思绪却是飘的很远。想起很小时候读到《三言二拍》中有一段描写一人丧母的话是“只见他头戴栀子花,腰系麻绳走将出来”,因为我们这里妇女有喜欢栀子花清香而将其戴在头上的,看了那段话之后,我却坚决不让母亲再戴栀子花,然后也就开始留心起各种花语来。记得毕业的时候,我同桌的一个男生想送一束玫瑰给他暗恋的女生,又害怕女生拒绝他会难堪,于是向我请教,那时的我给他出的馊主意是,把玫瑰上的刺全拔了,如果女生没留心这些刺收下了就表示接受他了,如果女生不收,那他就告诉她这是没有刺的玫瑰仅仅代表友情,这样也能给自己一个台阶下。没想到我的馊主意竟然撮合了他们,他们最后喜结连理,我白白捡了一个媒人当当。遗憾的是毕业以后,我们各自生活辗转,到如今我们都不曾有彼此的联系方式。

玲看到我在发呆,给我续上一杯水道:“在想什么呢?”我摇了摇头笑道:“你说我们此情此景像不像孟浩然笔下的‘开轩面场圃,把酒话桑麻’呢?”玲笑了,指着窗外的青山说:“那边还真是‘绿树村边合,青山郭外斜’呢!”


雨,淅淅沥沥的,时大时细,偶尔有那么几点俏皮地飞入窗内,钻进我们轻薄的裙装,悠忽就不见了。我蓦然想起宋代诗人赵捷的“少年听雨歌楼上。红烛昏罗帐。壮年听雨客舟中。江阔云低、断雁叫西风。而今听雨僧庐下。鬓已星星也。悲欢离合总无情。一任阶前、点滴到天明。”诗人从少年,中年,老年,不同的年龄,不同的环境,不同的际遇,有着迥然不同的感受。诗中透露出晚年生活中一种悲苦凄凉的境遇和心情。听雨其实听的是自己的心情。而今已入中年的我们生活在太平盛世,自是没有诗人的漂泊孤独之感。有父母,有儿女,还有三五知己,或吟诗,或喝茶,家庭稳定,婆媳关系早就磨合,儿女婚事还早,有些东西早已看淡,经过岁月打磨的我们不会再像少年时那般锋芒毕露,此时的我们更是懂得争或不争的道理,不宠无惊,清雅淡然。在红尘中修行,修的是一份安静淡然的心,不随波逐流,不做别人生活的复制品,自己便是自己,独一无二!

我邻居家女人天天和儿媳干仗,凡事都要争个上风,即使是自己的儿媳也毫不相让,家里天天鸡飞狗跳,生活过得一地鸡毛。这,不是我们想要的生活方式。讲爱的地方不去讲理,讲理的地方多去讲爱,把生活过简单一些,这样该有多好。

或许我们都应该向花儿学一学,不羡慕不嫉妒,永远只做自己!永远不要强将出头,就像大丽菊一样,面向大地,不忘初心!生活中谁都有自己的优点谁也有自己的缺点,修行不要放大别人的缺点充分显露自己的优点,这世间没有真正的傻瓜,说或不说,谁的心中都有一杆秤。我们要做的是谦虚一点,再谦虚一点!融入社会融入人群。

茶杯上的水气在空气中氤氲,玲低头不语,沉默在我们之间交流。相识三十年,我们之间早就不需要语言来沟通,彼此的一举手一投足,一个眼神,她懂我,我也懂她,我们之间有的是自然,和谐和默契。

人生很短,不过短短的几十年。人生很长,长的足够我们去爱去追求。两叶浮萍归大海,人生何处不相逢。只要我们心怀善念,爱己之心爱人,对别人多一份宽容理解,多一份关怀和帮助。多一些将心比心。无论何时,无论何地,再会之时,可以微笑,可以喝酒,岂不是好?

便如此刻,临窗听雨,煮茶说花,多好!

文热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