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湖北蕲春县医圣故里网站——蕲州在线! 关注微信 关注微博 关注抖音 关注快手

蕲州在线

搜索
蕲春招聘网
蕲州在线 网站首页 蕲春百科 查看内容

蕲春地名掌故:土库塆的来历

发布时间: 2020-1-9 21:16| 发布者: 蕲州在线| 查看: 287| 评论: 0

  (本文转自古今蕲谈公众号。热爱蕲春历史,关注古今蕲谈。)株林镇石板岩村有个塆叫土库塆,在附近一带很有名。传说晚清前它不叫土库塆,叫土布塆。为什么改名呢?一种说法是土布塆有个财主叫张六十,祖辈几代都是贩土布的,攒了很多钱,传到张六十这一代有六十万之巨,因此,上辈人才给宝贝儿子起了这个发财的名。

  张六十自小受溺爱,贪吃爱玩,爱干缺德事,纨绔子弟一个。平素还要装着饱读诗书的样子,五十多岁混个地方廩生名。可就是凭着这点墨水,他却炫耀得不行,走路唱古文,说话之乎也者,旁人听不懂,他却在自我陶醉中。

  张六十年轻时老子就翘了辫,因此不费吹灰之力当上家。他当家开始行酷政,建了很多土库,说正房不能给下人住,几十号家丁、佣人及长工只能住土库,正房用来装农具和粮食。他还在院子里修水牢,交不起租的佃户都要被抓来坐。水牢水不深,刚过膝盖,坐牢的人日夜把脚伸进水里,泡得白白的,日夜见不到阳光,身上皮肤也变得纸一样白。张六十还想坐牢的人应当像狗一样,他家的狗专吃主人剩饭剩菜,因此坐牢的人也吃他的剩饭剩菜。岂知张六十每天吃鱼吃肉,吃不完就当狗食送给坐牢的人吃。这样让坐牢的人反倒占了便宜,私下说:“黑巴溜秋的进牢,柳花秀白的出来,这牢也坐得。”还有的说:“在家一日难,坐牢比过年。不吃白不吃,吃了就不逼。”这样欠租的人竟越来越多,人多了就在水牢里说说笑笑,坐水牢就不那么可怕了。

  张六十喜作诗,显示他有才华。最出名的是有年他作诗被人告到官府,闹个“天子”事件,让他破了不少财。

  事情的经过是这样的。这年春天,乡下人还在穿夹衣时,张六十就摇把折扇到处逛,在扇两面题诗,正面是:“六月炎天热,扇子借不得,虽是好朋友,你热我也热。”四句话其实也就是乡间的顺口溜,人人都会,总归说得过去。背面是“清风惠我”,也是人所共适的话,毫无反意。此料一生颇顺畅的张六十这回遇到麻烦,也是他好色本性惹起的。张六十在乡下多少算个人才,可他想到人才的妙处就是好玩风花雪月之事,凭着他的财势,他给有求于他的人定条规矩,凡婚嫁新娘须得给他歇三夜。“歇”是睡的意思,乡下人谁都懂,可张六十解释这个“歇”字是止吹的意思,说歇字的左边是竭字去一边。竭,也就是干净了,没有了。吹,当然是一风吹。试想,吹得一干二净的日子还有过头吗?他张六十就是干治这个“歇”字的,六十风水轮流转,凡经他张六十“歇”过的新娘往后的日子长着呢。当时乡下极少有读书识字的人,经不过张六十连唬带吓,个个只得按他说的办,凡婚嫁新娘必先送他歇三夜,轮到新郎歇时就是二手了。许多人骂张六十太缺德,畜牲一样。可骂归骂,佃户及有求于他的人谁也不敢反抗,要不,他那个水牢让新郎和新娘坐可就不是佃农的想法了。

  做惯了手脚的张六十没想一天遇到麻烦,一位新娘不忍其辱,竟在张六十脱衣解裤时自刎了。按理说,凭着张六十的权势和财路,死个把人没有啥大了不起,无非多花几把银子,张六十有的是,一出手就是六十两,六十万两能买多少个衙门呀?孰料死者是张六十的同窗,人称二相公的外甥媳妇,真是鬼不欺人人自欺,昔日同窗如今做下伤天害理事,真是人神共愤呀!同窗一气之下,写张状纸,将张六十告到黄州府。告他也是用了心计的,因为若告强奷民女霸占民妻无凭无证,人是你送进他家的,怎么叫霸占?再说涉民小事地方官易了断,六十两银子可以打发掉。因此这位同窗耍个笔头,告张六十有谋反之意。证据就是他写在扇面上的四句诗,各句取中间一字便成“天子是我”。这还了得,衙门想袒护也不敢。拘来张六十,缴得折扇,果见如此,便将他收了监,一阵拷打,把张六十打醒了,忙说背面有“清风惠我”四字,我是吃朝廷俸禄的,连感恩都来不及还会反?知府想想也是,便问:“谁是清风?”张六十答:“皇上,老爷。”知府又问:“怎么感恩?”见张六十还未明白,又问:“一百个感恩对不对?”张六十马上点头如鸡啄米,应声“那是那是。”马上唤人送来六万两银子把事情摆平了。一百个就是他平时送官的一百倍。张六十好不心疼。

  两年后,张六十过六十大寿,豪兴大发的他又挥毫写对联,上联是:“六十余万家财富甲房内与房外”,下联是:“甲子一轮寿辰恰逢年尾接年头”,横批是:“六六大顺”。这幅对联虽不算很工整但也不伤大雅,凑合着说得过去,只是张六十在写横批时顿觉豪气冲天,顺笔一带,把“大”字下面拖了一点,变成“太”字。此时本想重写,但是又一想,“太”字也行呀,不是更表其意吗?因此就叫人贴上去。参加喝酒的也有几个读书人,背后议论,说“太顺”有物极必反的含意,想必他张六十要走背运。这话传到与他结仇的二相公耳里,心想前次没告倒这次决不轻饶,便找到当时最擅长写状纸的横车人张竹坡。说起张竹坡许多人都知道,他是太平天国的举人,曾入天京为东王杨秀清所重用,起草过许多公文,对太平天国条律再熟不过。此时是清文宗统治时期,太平天国在南京建都,改南京为天京,蕲春属于天京势力范围,州府判案当然得用天国例律,张竹坡便写如下状:“新娘叫月英,家丁拦进门。六十解衣裤,新娘操剪柄,六十上前拦,剪已刎过颈,一命瞬时灭,血染鸳鸯枕。人命比天大,向官索枉情。”这张状纸送到蕲州衙门,衙役再次拘问张六十。张六十看状心想,新娘是自杀的,他还阻拦过,量也无大罪,比上次告他谋反要轻得多。再说蕲州衙门比黄州衙门低,六十两银子完全够打发。所以张六十想都没想便划了押,供了。令张六十没想到的是太平天国例律对污辱妇女处刑极严,强奸案处死刑,通奸致死人命案处死刑,强奸致死人命案处“点天灯”。张六十既然招了,又是强奸,又是人命,当然得“点天灯”,张六十想拿出再多银子收买也不行。想必太平天国这个刑罚也是过于残酷了点。红手们将罪犯捆猪似的捆在门板上,将根棉线捻子从肚子眼插进去,让肚里的油浸透,再点着捻子,昼夜不熄,烧七天七夜受刑者才落气,这七天七夜张六十是杀猪般嚎叫,那种痛苦惨不忍睹。但是老百姓还是挺高兴的,把这件事编成歌儿唱:“六十太不顺,肚脐点天灯,是恶终有报,百姓穷开心。”

  张六十死去后,他的家也就树倒猢狲散。以后再也没有卖土布的,所以就不叫土布塆。但是总得有个地名呀,于是人们想到张六十建的十多间土库,就把这儿叫成了土库塆。

相关阅读

最新评论

文热点

返回顶部找客服官方微信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