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湖北蕲春县医圣故里网站——蕲州在线! 关注微信 关注微博 关注抖音 关注快手

蕲州在线

搜索
蕲州在线 网站首页 蕲春百科 查看内容

蕲春县史解秘:穿布鞋打手电,县委会开到了小山村

发布时间: 2020-1-8 12:59| 发布者: 蕲州在线| 查看: 225| 评论: 0

  (本文转自古今蕲谈公众号。热爱蕲春历史,关注古今蕲谈。)1966年12月末的一天,蕲春县委在狮子区鲶鱼地召开了一次秘密会议,马上被造反派诬蔑为“开黑会”,在县内外传得沸沸扬扬。“黑会”究竟是怎样一回事呢?

  1966年11月,由就读北京、武汉等地大专院校的蕲春籍学生组成一支名为“京汉调查团”的红卫兵队伍回到蕲春发动造反,贴出“炮打司令部”的标语和大字报,矛头直指党政机关和领导干部。他们发动学生和一些群众成立造反组织,煽动“踢开党委闹革命”,批判县委执行“资产阶级反动路线”,冲击县委机关。漕河街上铺天盖地的大标语是“县委把矛头指向革命群众绝对没有好下场”,游行队伍成群结队,高音喇叭一浪高过一浪。受此冲击,县委被迫公开作检讨。

  然而,造反派仍然无休止地纠缠,揪斗领导干部不断升级,揪斗面越来越大。


  当时,蕲春“社会主义教育运动”(简称“四清”)尚未结束,“四清”工作队员和“文化大革命”初期的工作队员也普遍被揪斗,他们和“走资派”一起戴高帽子挂黑牌子押着游街,甚至“站高凳”“架飞机”进行人身摧残,许多人还被非法罢官开除党籍,当时中共蕲春县委书记王利滨被诬为“黑司令”“走资派”。造反派除揪斗干部外,还以抄“黑材料”为由,冲击党政机关,致使机关无法维持正常的工作。

  在严峻的形势面前,一些基层干部尤其是区和公社干部,对发生的“文化大革命”很不理解,抵触情绪相当大。县委书记王利滨认为很有必要召开一次会议,统一干部的思想,很快得到县委副书记周仁和其他同志的支持。

  王利滨和周仁商量后,决定召开一次有各区书记、区长和部分部、办、委负责人参加的会议。为避免造反派冲击会场,决定秘密召开。

  12月末的一天晚上,与会者接到通知,第二天下午赶到狮子区汪坝开紧急会议。通知规定纪律:不准对外讲开会的事;不准几个人约在一起往会场赶,要分散乘车或搭便车赶到指定地点;不准穿皮鞋,只能穿布鞋和力士鞋;要带手电筒准备走夜路和翻山路。

  与会者第二天下午从四面八方匆匆赶到狮子区汪坝公社,马上有人上前告之:为保密起见,会议地址改在鲶鱼地,与会者又一个个往鲶鱼地赶。


  会议开得短,副书记周仁主持,书记王利滨讲话,讲了三个方面内容:

  一是传达毛主席写的《我的一张大字报》和中央文革小组指示,并说省、地都开了会,要支持红卫兵小将造反,揪出党内一小撮走资本主义道路当权派,特别是些地方的领导权至今还掌握在走资派手里,无产阶级革命派要把权夺过来。

  二是向大家提要求,各级党政干部要有被夺权的思想准备,毛主席讲了这是一场触及每个人灵魂的大革命,任何人都不准抵制,更不准镇压,要保护好小将的革命热情,同时也要保护好自己。

  三是要求所有干部在“抓革命”的同时要“促生产”,宁可个人受委屈,也要带领群众抓生产,在管辖范围内不能出现老百姓“饿肚

  子”,更不能“饿死人”!要相信共产党最后总是要讲实事求是的。

  散会后,与会者又分批从不同路线返回各地。

  后来造反派知道了这次会议,但是不清楚会议内容和参加人员,笼统称之为县委开“黑会”。


  县委这次会议实质是一次吹风会,让大家消除抵触情绪,强调“抓革命、促生产”“保证老百姓不饿肚子”,区的干部又将会议精神以不同方式传达到基层,给公社、大队干部打气。自此到“文化大革命”后期,包括被夺权和挨批斗的干部,基本上都能坦然处之,正确对待,进而有效地保护了自己。特别是经过这次会议后,原来有些地方任由造反派“抓革命”,无人“促生产”的现象得到了纠正,工作方法也更加灵活了。如赤东区提出“田里多种粮,备战又备荒”“岗上多栽麻,支援亚非拉”的口号,与毛主席提出的“备战备荒”支援世界革命”的口号保持一致,造反派不敢反对,1966年冬至1967年春,平整土地8000余亩(号称一万亩),山地栽苎麻过万亩。

  随着“文化大革命”的深入,县、区、社各级领导都被夺权了,可大队干部对生产还是抓得紧。部分大队被夺权了,小队干部照样抓得紧。因此,在“文化大革命”十年中,蕲春粮食产量仍然保持较为稳定状态。以1964年(文革前全县粮食丰产年之一)为例,全县稻谷总产量174150吨,1966年201670吨,1967年196740吨,1968年177340吨,1970至1976年间产量均在221800吨(1970年)至286420吨(1976年);1964年全县小麦总产量16140吨,1966年13320吨,1967年19650吨,1968年17510吨。真正是造反派在城镇“抓革命”,老百姓在农村“促生产”,城镇闹得天翻地覆,农村仍然保持了基本平稳。

最新评论

文热点

返回顶部找客服官方微信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