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湖北蕲春县医圣故里网站——蕲州在线! 关注微信 关注微博 关注抖音 关注快手

蕲州在线

搜索
蕲州在线 网站首页 蕲春百科 查看内容

心酸、无奈、传奇——光环下汪金权不为人知的悲情人生!

发布时间: 2020-1-2 00:01| 发布者: 蕲州在线| 查看: 308| 评论: 0|作者: 胡景全|来源: 古今蕲谈

(本文转自古今蕲谈公众号。热爱蕲春历史,关注古今蕲谈。)


  被誉为“大别山师魂”的汪金权离开人世已经两年了,如今仍有许多人怀念他,感激他,然而,有多少人知道汪金权出名背后的辛酸呢?承受荣誉的载体岂止是一代人甚或是两代人的眼泪......

  我与汪金权同乡、同事,只因比汪金权长九岁,所以未同学,我还担任过汪金权的初中老师,如今以一个兄长和老师的身份了解他,谈论他,可以说胜过任何人对他的了解。这里省点谈,撇开其它,只谈汪金权出名背后的辛酸吧。

  前几年媒体宣传汪金权时提到他的家庭,口径是这样的:由于汪金权一心扑在教学上,爱人和小儿子患病来不及医治,落下严重的后遗症,后面是省略号,省略了许多不想让读者知道的东西,也省略了汪金权一家三代人的眼泪:年过古稀的母亲终日以泪革面,精神失常的妻子泪水早流干了,又是一首“酒干倘卖无”,痴呆的小儿子不知道流泪是怎么回事,还以为是眼睛下雨.....

  我还是从头说起吧。三十年前,我在狮子镇一所中学教书,任课的班上有个叫汪金权的学生,知道他人老实,很勤奋。初中毕业后汪金权到三中读高中,几年后我也调到三中教书,虽然没带过汪金权的课,但是听说他的一些事。


  汪金权是狮子镇郝子堡村人,班上有个叫康娇生的女生是狮子镇三叠石村人,于是就发生了后来的故事。康娇生长得漂亮,很快吸引了班上乃至全年级男生的眼球。那可是上世纪八十年代初,读高中的女生本不多,读高中漂亮的女生很少,何况是来自大山的孩子。

  康娇生学习很不错,按说考大学没问题。谁知女孩长得好并不能给她带来好运气,康娇生被众多的男生关注后,心里掀起波澜,尤其是读高三的时候,两个男生成了她的追随者,一个是汪金权,另一个我不愿说出名字,二人围着康娇生展开争夺战。

  本来另一位男生的条件要优越些,聪明、活泼,家住在小镇,但是汪金权有个先决条件是另一位同学不可比的,他与康娇生同乡,每个周末放学回家和第二天上学能和康娇生在一起。

  那时学生住宿学校要带米,康娇生的米袋子经常背在汪金权的肩上,二人免不了说些情爱之类的话,康娇生不好拒绝。到了学校,另一位同学也展开攻势,康娇生大概是含糊地回答他们俩“等考了大学再说吧”的意思,都没答应都没拒绝。

  高考后,三人都以几分之差落榜了。汪金权和另一位同学复读,康娇生家庭困难,正好村里小学缺老师,她被安排到小学当上民办教师,也算有份稳固工作,因此没有去复读。

  汪金权复读一年后考上华师。上大学后他和康娇生写信,倾诉爱慕之情。这时的康娇生很感动,没想到考上大学的汪金权还追求她,很快回了信,并从自己微薄的教学补助中抽出几块钱寄给汪金权。四年下来,有情人终成眷属,汪金权大学毕业和康娇生结了婚。康娇生结婚后理应住到婆家郝子堡村,无奈郝子堡村小学不安排她当教师,结婚后的康娇生仍住在娘家三叠石村,为了那份好不容易得到的工作。


  汪金权分到黄冈中学。黄冈中学是名校,许多家长千方百计把孩子往这所中学送,甚至有“进了黄冈中学等于拿到北大、清华的学生证”的说法,在这所学校当老师的身份也自然不一般。可是汪金权是个性格特别木讷特别内向的人,“君子敏于行讷于言”,大概汪金权把古人的话听真了,在学校或社会,除非是很熟悉的人否则他是见人不说话,更不会说好话,在学校他就是个另类——默默无闻者。

  汪金权只顾教他的书,回没回家找过村干部,要把爱人从娘家村小学调到婆家村小学来现在无从得知,但是从他的为人来看,即使找了相信也没人买他账,因为村干部孩子并没有上黄冈中学的愿望,汪金权的妻子在娘家生下儿子还得在娘家住,这是无法改变的事实。

  后来媒体宣传汪金权在黄冈中学任教一年后,回到蕲春到四中去看望一位初中老师,听到说山区高中缺教师,毅然决然从黄冈中学调回来献身于贫困山区的教育事业,到四中任教。我在这里用“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凭我对汪金权的了解,起码他有一个想法是回避不了的,他回到家乡到四中教书想把爱人的环境改变一下,因为他为家乡作出了贡献,他相信家乡的领导会考虑解决他爱人问题的,调所小学教书并不难。汪金权就回来了。

  汪金权在四中教书时,他的爱人在娘家生下第二个孩子。可是没办法从娘家村的小学调出来,此时的汪金权一家五口三地分居,他自己在四中教书,住教工的单身宿舍,只能在周末先回郝子堡看老娘,再到三叠石看妻儿;老娘在郝子堡村种几亩责任田,要把孙儿和自己的口粮挣回来,还要向村里上交“三提”“五统”,完成水利工;妻子领着两个孩子住在娘家,微薄的教学补助只能供儿子上学,自己一个人带一个班的全部课程,农村叫做“包班上”,还要照顾年幼的小儿子,可想有多么难。


  娘家人常说找个女婿“做过了”,只知道教书,什么事不会做,女儿嫁不出门。娘屋人要康娇生搬出去住,意思是通过这样的办法逼女婿找干部说好话,将爱人调动一下。可是汪金权是个从不向干部说话的人,他开不了这个口,只好对妻子说“你娘屋的人不要你住,我们就在村小学头边搭间屋吧。”

  村小学头边有块空地,汪金权就在空地清基下屋脚,娘屋的人气不过,挑担粪来泼在屋基上,还泼了汪金权一身。做屋的打算落空了。汪金权闷闷不乐回到四中,再也想不出一个好办法,两个人只好熬着过。

  1992年的一天,康娇生带着小儿子到婆家住几天,小儿子半夜出麻疹,高烧不退,郝子堡村离最近的花园卫生院有七八里路,家里连手电简都没有,熬日子熬惯了的婆媳俩这时也想“熬”一下,“熬”到天亮,康娇生把儿子抱到花园卫生院,医生检查后责怪病人送来迟了,说:“孩子的大脑烧坏了,我们回天无力,你们还是送到大医院吧。”康娇生又把儿子抱上车送到县医院,得到的是同样的回答,结果是孩子成了一个痴呆.....

  康娇生觉得天旋地转,连连骂:“我怎么这么命苦呀,找个没用的书呆子做老公,别人有屋住我没屋住,别人能转国办老师我不能转,别人孩子病了有老公送去诊,我的孩子病了没老公送,别人的儿出麻疹一诊就好了,我的儿出麻疹成呆子,老天为什么这样对我不公呀?我前生作了什么事啊....

  骂着骂着,康娇生眼前的世界就模糊了,她看到有无数的大鬼小鬼向她逼来,要她变成鬼,不然就撕了她和她儿子。康娇生无奈把头发解散,把衣服撕破,把水往棉被上泼,然后在棉被上睡得打呼噜,鬼才放过她。如此日复一日,年复一年,康娇生每天就这样与鬼纠缠着,书自然是教不成了,康娇生精神失常了。再也不能像正常人一样地生活。

  康娇生的小儿成了呆傻,大儿智力和思维很正常,但是看到家庭这个样子,怎么也安心不下来,高考失利,最后只能读职校。汪金权还在四中教书,上讲台就把所有的痛苦忘记了,家中这个样子,他还要从微薄的薪水中挤出钱来资助学生。报纸上引用四中校长的话说他累计资助学生10万元以上,但是我与汪金权的接触中,了解到他只是想捐出10万元但确实拿不出,他羞愧地对我说过“没这么多,连前带后我只捐5万块,你想想,八十年代我工资只60块,九十年代末才涨到1000块,也是慢慢涨起来的,后来涨到2000块、3000块,现在才4000块,我又是一个极困难的家庭,我哪能捐出那么多。说得我都不好意思。没办法,汶川大地震我捐1000块,确实拿不出。”

  汪金权平时省吃俭用,很少买衣服,平时就拣破旧衣服穿;在学校食堂吃饭不买菜,打碗饭回宿舍吃腐乳;任何时候不吃肉,说信佛;回家骑自行车不乘客车,说锻练身体,于是把身体拖垮了,2012年才44岁的他就患上不治之症咽喉癌,党和人民把他送到最好的医院,花了两百多万仍然没能挽回他的性命。汪金权是2015年6月14日离开人世的。


  汪金权作古了,他生前获得很高荣誉,受到党和国家最高领导人的接见。他是幸福的,他的名字永远载入教育史,最起码写进《蕲春教育志》。他的爱人和小儿子也没痛苦,精神失常的人痛苦和幸福是同一个概念,但是却留下了两个最痛苦的人,一个是年迈的老母,还要料理疯媳妇、呆孙子,佝偻的腰更加佝偻了,另一个是大儿子,职校毕业无工作,好在蕲春教育部门还关心他,在一所学校为他安排了一个临时工。可是,母亲和弟弟是他永远的心痛、永远的负担,还有年迈的奶奶,这一切像一座大山压在20多岁大儿子的肩上,何况临时工能干到哪一天?

  汪金权简介

  汪金权,男,1963年生,湖北省黄冈市蕲春县人,蕲春四中语文老师。1987年大学毕业以后,扎根于蕲北山区,在蕲春四中教书二十余年,多年来坚持把自己的工资用于资助贫困学生。其事迹被媒体广泛报道后,受到中央和地方的多项表彰。“大别山师魂”汪金权,因鼻咽癌晚期于2015年6月14日在家中去世,终年52岁。汪金权先后被教育部授予“全国优秀教师”、湖北省政府授予“人民满意教师”称号,先后荣获“湖北省五一劳动奖章”、“湖北省道德模范”等荣誉。

  资料来源:《蕲春文化研究》,原创作者胡景全。

相关阅读

最新评论

文热点

返回顶部找客服官方微信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