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湖北蕲春县医圣故里网站——蕲州在线! 关注微信 关注微博 关注抖音 关注快手

蕲州在线

搜索
蕲州在线 网站首页 蕲春百科 查看内容

【蕲春记忆】挑水利

发布时间: 2019-12-31 21:00| 发布者: 蕲州在线| 查看: 125| 评论: 0|作者: 李道生

(本文转自古今蕲谈公众号。热爱蕲春历史,关注古今蕲谈。)

建设鸭公嘴渡槽现场(1976年)

  挑水利词不知起源于何,在我的记忆中起源于1954年,这年长江发特大洪水,江水几乎漫过堤顶,堤内湖堰的水排不出去,形成“坐塘水”。蕲州北门外和东长街的水齐腰深,鱼游进屋和人抢饭吃,小孩躲到楼上,大人出门得坐船。为了抗洪,政府动员群众上江堤,于是,挑水利这个词就出现了。

  挑水利首先是挑赤东大堤。各人(当时未成立人民公社,不叫社员)带扁担、箢箕,穿蓑衣,还带被盖、稻草、米、菜、片柴,浩浩荡荡来到金牛洞至五里墩堤段(另一段是从八里湖土门山到西河驿),任务是挑赤东大堤保四十八圩。开始说挑堤,后来有人打涵洞,有人架桥,说挑堤不全面,就改叫挑水利。


  “挑水利”一词用了几十年,如今年老人还这样叫,年轻人却不知道是怎么回事。

  1954年底挑赤东大堤,1956年底挑沿江大堤,工程浩大,县里成立指挥部,县长任指挥长,县委书记任政委,分管的县委副书记或者副县长任第一副指挥长(上世纪九十年代改称常务副指挥长),各部门派人参加。指挥部名为临时机构,可这个机构“临时”了六十年,几乎与共和国同龄,就连县人民政府也没它长(县人民政府1967年改成“抓革命促生产办公室”,1968年至1980年改成“革命委员会”)。指挥部下设办事机构,如办公室、宣传组、工程组、器材组,负责全县水利工程的筹划和劳力器材调派。各乡镇(或区公所、或公社)也成立分指挥部,上传下达,组织民工,完成任务。


  整个六十年代至八十年代,上水利的民工都按师、团、营、连排编制,县指挥长称师长,区公所(或公社)指挥长称团长,乡(或小公社,或管理区)带队领导称营长,村(或大队)带队领导称连长,组(或小队)带队干部称排长。全国都这样,上水利军事化,全国一下子冒出几万个师几万个团的“作战部队”,该是多么伟大的人民战争啊!

  民工(那时叫民兵)上工地带的生产工具和生活用品都一样,只有一种不一样,就是菜筒子装的菜不一一样。菜筒子是竹子做的,一尺多长,头锯开削成一个盖,盖上有眼,用麻索穿着眼,拉紧后,盖就与简子连在起。筒子里的菜是各家装的,无论是咸菜、腌箩卜、豆乳、麦酱、黄豆酱、辣椒、酸黄瓜,无例外都浸着母亲的泪水和妻子的汗水,一筒子菜带到工地要吃半个月,吃饭时拿出来。工地连里有食堂,也就是搭个棚子埋口锅,炊事员将各人的米收起来煮成饭,每人舀一碗,各人掇一碗饭到边上去拧开菜简子,小心翼翼地夹一柱子菜,三下五除二把一碗饭捞进嘴,饭填肚子,以不饿为准(谈不上吃饱),菜留在牙缝,久久地回味,味有多长,亲人的爱就会有多深。


  于是,家家的母亲和妻子把全部心血用在做菜、装菜简子,家里没吃的也要把菜简子装结,装出花样,菜里面埋几坨咸鱼或姜葱那是常有的事,让自己的儿或丈夫在水利工地不羡别人的菜吃,有面子。

  水利工地最现代化的设备是广播,每个团都有,广播室设在工地临时搭起的一间棚子里,高音喇叭安在制高点,保证全团的人听见。广播员挑全团普通话说得最好的女孩来当,当然,人要长得漂亮,这是有关全团的脸面。一段时间,广播员都是武汉女知青。工地出现两级分化,看形象,民工们打赤脚、腰系草绳、破衣烂裤挑土,像一群叫花子;听声音,莺歌燕语,铿锵玫瑰,婉转如鸣,像走进一个大城市。

  一个工地有许多个团,许多个团就有许多个广播室,民工收工时,广播员也收工,十几个女播音员走在工地上,形成了另一道风景。

  工地广播是表扬好人好事,营、连没广播,有宣传栏。宣传栏用芦苇编的,竖在工地,上面贴红纸,表扬民兵挑得多,跑得快,宣传一不怕死、二不怕死的精神。民兵们受到鼓舞,像真的打仗一样,肚子饿瘪了,裤子掉下来也不顾,一手提裤子手扶扁担往前跑,跑回土塘再把草绳子紧一紧,弯下腰把另一担土挑起往前跑。

  上水利不仅仅是挑土,还有打硪、炸石头。打硪最好玩,炸石头最危险。打硪是将挑起来的土筑实,代替后来的压土机。那时没机械压土,靠打硪。硪有两种,一种是飞硪,大石磨扎成的,八个人牵着粗麻绳,用力硪就飞起来,放松硪就落下地,一飞一落把土筑实了。一种是实硪,用石磙扎成,捆四根杠子八个人抬,抬起放下,抬起放下,筑实土。无论是飞硪还是实硪,打硪的人定唱打硪歌,就像现代人跳广场舞,随着歌的节奏齐用力。打硪歌由一人领唱众人和,歌词现编,看见什么编什么,男男女女花花绿绿都编到,不然哪来那么多的词,编得邪邪的也没人指责,如“这位大姐真好看,眉毛弯,屁股翘,留下不走好不好,陪我洗个滚水澡,洗了澡,搽了香,我俩被窝做鸳鸯,一觉睡到大天光”,打硪的人这样唱,过路女子绝对不会骂一声,笑咪咪走路,就当什么事也没发生,什么话也没听见。


  最危险的是炸石头。挑堤修闸要石头,修梯田要石头,修渠道更要石头,凿隧道不要石头但要炸石头。所以说炸石头是挑水利不可少的任务。炸石头先打炮眼,两个人抡大锤,一人扶炮钎,锤锤要打在炮钎上,偏点会打断扶炮钎人的手。这样的事虽有发生但不多,发生多的是放炮,石头飞起来砸死人、砸伤人是常有的事。凿隧道是在洞里放炮,石头飞不起来,但是把石头炸松后,人进去打铁锤,会把石头震下来,人被埋在石头里,砸得血肉模糊。人被炸死棺木公家出,说是重于泰山,抚恤金没100块钱。人被炸残了,公家每年补助几十块钱不够买米,后来大集体解散,几十块钱也没人发。如此修成大同水库、花园水库、鹞鹰岩水库、九棵松渡槽、鸭公嘴渡槽、郭中垸渡槽,凿起1300米长的李树坳隧道,事故死亡民工70多人,重伤致残320多人。这些人当年有董存瑞、黄继光一样的勇敢,可是后来连国民党投诚人员的待遇都没有。我当年也是一名挑水利民工,后来当干部,在机关上班,每当看到致残民工到县信访办上访时,听到他们哭诉,我的心比刀割还难受。可是我不能为他们做什么,只能默默地走开。


  好了,一切都过去了,我们的后代也好了,再不挑水利,不会因放炮死人、致残,也不会让父母装菜简子带到工地吃,草绳子不用系,扁担不用挑。“挑水利”这个词锁进柜子,贴上封条。现在的人不叫挑水利叫搞水利,争着搞,搞水利揽工程就是钱,这是多大的转变啊!转变了,这是好事,但是有一点不要变,不要忘了当年挑水利的人,趁致残的民工有人还活着,我写这篇文章一是安慰他们,二是告诉现在的人别歧视他们,现在的一切,是他们用生命和健康换来的。

  资料来源:《蕲春文化研究》。

最新评论

文热点

返回顶部找客服官方微信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