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湖北蕲春县医圣故里网站——蕲州在线! 关注微信 关注微博 关注抖音 关注快手

蕲州在线

搜索
蕲州在线 网站首页 蕲春百科 查看内容

“大跃进”时期的蕲春

发布时间: 2019-12-31 21:00| 发布者: 蕲州在线| 查看: 217| 评论: 0

(本文转自古今蕲谈公众号。热爱蕲春历史,关注古今蕲谈。)

农业大跃进

  1957年10月27日,《人民日报》发表《建设社会主义农村伟大纲领》的社论,要求“有关农业和农村的各方面的工作在十二年中都按照必要和可能,实现一个巨大的“跃进”,继而各大报纸登出“跃进”口号,成为“大跃进”的先声。

  1958年1月13日,湖北省委召开孝感、黄冈、襄阳、荆州四个专区的农业生产会议,要求这些专区在一年内实现“千百万,翻一番”的增产运动,即以县为单位达到粮食亩产一千、棉花皮棉亩产一百斤,户产粮食一万斤,各县粮棉油总产量翻一番。

  这些专区在一年内实现“千百万,翻一番”的增产运动,即以县为单位达到粮食亩产一千斤、棉花皮棉亩产一百斤,户产粮食一万斤,各县粮棉油总产量翻一番。


  1958年夏,全国各地竞放“高产卫星”,党报党刊大字标题宣传“人有多大胆,地有多高产”。黄冈地区最早的高产喜讯出现在7月21日,这天,浠水县望城乡十月社抬着亩产1726斤11两的高产喜报、蕲春县胡坝乡花园九社抬着亩产3041斤的高产喜报,纷纷向地委和行署报喜,刚刚创刊的《黄冈报》头版作大幅报道。

  随后,各地竞放高产卫星,7月底,黄冈各县早稻亩产3000斤以上的有98个社,麻城县麻溪河乡建国一社放出一颗早稻高产36956.7斤的“特大卫星”,8月3日《人民日报》刊登了这一消息,震惊中外,号称“天下第一田”。至此,口号越叫越响,指标越报越高,导致浮夸风、瞎指挥风、强迫命令风愈演愈烈。

  为了组织全县农业生产大跃进,蕲春县委从县直各单位抽调一批干部下去包乡,宣传和“指导”农业“大跃进”,组织干部大讨论:麻城亩产三万六,我们怎么办?县委要求向麻城学习“不怕做不到,就怕想不到”,敢于创高产。漕河指导组在早稻估产时,宣布亩产一千二,引起轰动,说比前一年翻一番还转个弯,是蘄春的“麻城”。可很快遭到县领导的批评:一千二百斤也叫“跃进”?人家麻城是三万六,相差三十倍。不久,县委推出陈春莲亩产7500斤的高产典型。为了达到更高产,全县各地二季稻由最初的亩产600斤提高到1000斤、5000斤,直至10000斤。


  产量要上去,措施要跟上,指导组采取深翻(深翻三尺以上)和高密(把几块田的秧掇到一一块田)和重肥三项措施。

  如八里湖白鹤堰大队在2.4亩试验田泼大粪260担,施饼肥300斤、尿素200斤,先用铁镐把田底深翻2至3尺,再将13.1亩打苞的一季稻搬到试验田,结果由于密度大,肥料多,晚稻只长茎,不结实,2.4亩田仅收300多斤秕子谷,亩产120斤。

  有的盲目搞密植,一亩地播麦种200斤,收小麦不到100斤;有的在田中堆土埂,在土埂上种庄稼,说是提高土地面积。总之,“高产”措施五花八门,结果无一不失败。

  也有一些干部抵制浮夸风,彭思区指导组干部私访毗邻的浠水县福主乡和本县横车区长石庙的万斤亩和万斤垅后,心里有底,不再提“放卫星”的事;马骅乡在早稻收割前“抽方预测”亩产572斤,指导组长和乡党总支书记被指令到区指导组“反省”,年底开粮食结帐会时,马骅乡坚持“四留”(留口粮、种子、饲料粮和机动粮)再入库,背了“白旗”也不肯虚报,而相邻的西河驿乡因为报得高,虚开入库粮背“红旗”,不到年底社员就揭不开锅。县长邵自修不愿虚报产量被戴上右倾机会主义分子帽子撤了职,调到新洲县刘集公社当一名副主任。

全民炼钢铁

  1958年5月,党的八届二中会议将钢产量由1200万吨提高到3000万吨,规定1958年的钢产量要比1957年翻一番,1959年的钢产量超过英国。黄冈地区9月掀起大办钢铁高潮,提出“以钢为纲”“钢铁元帅升帐”。各地在无原料、二无设备、三无技术的条件下土法上马。县、区成立钢铁生产指挥部,领导都上第一线。地委推出黄梅县“小(小高炉)、土(土法炼铁)、群(群众运动)”经验:黄梅县组织12万钢铁大军,建7大钢铁基地和24392座炼铁炉。


  蕲春迅速行动,动员数万劳力建小高炉2506座。各区指定负责人带队到蕲州、圆襟冲建钢铁基地,地方与上级玩“猫腻”,如县委要求彭思区上3000劳力去芭茅街河道淘铁砂,区里实去800人,号称2000人,再谎报说1000人在路上。炼钢没原料,一是搜旧铁器,古寨的大炮,寺庙的钟,用八磅锤砸碎,投进火里烧;二是淘铁砂,蕲河到处都是人,见黑的砂就挑回来;没燃料,砍树去,山上的大树砍光了,有的山成了“光头山”。县委天天开电话会催进度,刘河区指导组组长被领导逼不过回答说“出了四十吨铁”,第二天县里调几辆车去拉铁空车而转,指导组长说假话被撤了职(1960年后才复职)。横车指导组报喜“出铁了”,也只出几个铁砂与炭屑裹在一起的大铁砣。八里湖投资9000元搭建冶炼炉,计划产铁2000吨,年终上报3.5吨,还是收农村破锅和农具砸碎炼的铁疙瘩。

大兴水利

  1958年,县委提出“大兴水利”口号,重点修水库,上马且在两年内完工的大、中、小型水库20余座,1965年竣工的水库67座,总库容5亿立方米。其中,1958年和1959年冬春投入劳力10万人,以后每年投入劳力2万多人。


  1958年9月22日修大同水库,从漕河、三渡、赤东、彭思、株林、刘河、青石、横车、张榜等区及漕河、蕲州两镇调2万民工开进工地,打人海战役,至1961年3月,只用两年半就建成一座承雨面积176平方千米,总库容2.6亿立方米、有效库容1.6亿立方米的大型水库。

大办交通

  1958年到1960年修公路7条,115.8千米,客车可达大同,西河驿大桥建成,县内外公路实现对接;水路在木船上安装动力机械,代替人力和风力,购置机动船,资金采用“国家投资、集体摊派、民工建设”三条措施。1958年11月还动工修铁路,建一条从双沟到新铺的轻轨铁路线,耗碎石1.8万立方米铁960吨、枕木2000立方米,国家投资14.34万元。至1960年春,工程宣布“报废”。


  “大办交通”虽然在公路建设上取得一定成绩,但是遗留问题很多,特别是铁路盲目上马,造成负面影响,导致1960年以后交通建设处于停滞状况。

大办文教卫

  大办文化先在大同水库工地上办诗歌墙,“民工个个是诗人”,《湖北日报》作报导;孙冲公社出一辑《大跃进诗歌》,县委宣传部出版《跃进诗歌选》,《蕲春报社》出版《通俗话》一书。

  最为突出的是在蕲州大办钢铁工地上发现家庭妇女吴学仙的诗歌天赋,后经文化部门层层推荐,吴学仙参加了全省“文艺创作巡回报告团”,与王淑芸(后任《长江文艺》主编)、江云(后任省群艺馆馆长)、黄声孝(著名工人诗人)等9人到全省各地介绍经验,是继杨凤兰“把民歌唱到了中南海”之后蕲春放的又一颗“文化卫星”。

  大办教育的典型是孙冲公社,早在新中国成立之初就办冬学,后来改成民校。大跃进以后,男女青壮年全部上工地,民校由“阵地战”转为“游击战”,民工阵地在哪里,民校办到哪里,“劳动再苦再累也要学习,打一场消灭文盲的人民战争”,七里冲农民用松光照明上夜校、柳林塆年逾古稀的廖婆婆坚持每晚识一个字达到脱盲标准、柳林塆茅棚民校出秀才等一系列典型故事,非盲率达到80.4%,被省教育厅授予“全省第一个无盲乡”的荣誉称号。


  大办卫生以防治血吸虫病为重点,赤东湖、赤西湖、茅山等沿江濒湖地区属重疫区,全县1940--1949年有2783人被血吸虫病夺去生命,65个自然村毁灭,511户死绝。血防工作自1952年开始疫情调查,1956年全面展开,1957年打响灭螺战。1958年县委提出“血防大跃进,决战五八年”的口号,结合兴修水利、围湖造田开展灭螺活动,收治病人7259人。血防人员徐志祥被评为全国血防模范,在北京受到毛泽东主席的接见;俞海洋、余修贵被评为全省血防先进工作者,韩盈周被评为全省血防模范,三渡乡成为全省血防工作先进乡。县委于10月1日上报“蕲春县基本消灭血吸虫病”。

人民公社化

  1958年8月,中共中央讨论通过了《关于在农村建立人民公社问题的决议》,8月24日,省委发出《关于在农村建立人民公社的几点意见》,25日,地委召开紧急会议,讨论成立人民公社。

  9月2日,黄冈地区第一个人民公社:浠水县十月公社成立。9月14日,浠水县和黄梅县率先实现人民公社化。10月底,全国除西藏外,所有农村基本实现了人民公社化。

  蕲春县在短短的一个月先后成立了如下公社:

  宇宙人民公社(三渡)、

  新生活人民公社(漕河)、

  红专人民公社(黄土岭)、

  钢铁人民公社(蕲州)、

  长江人民公社(彭思)、

  卫星人民公社(管窑)、

  新农村人民公社(横车)、

  幸福人民公社(马畈)、

  八一人民公社(株林)、

  超美人民公社(刘河)、

  红旗人民公社(刘河)、

  灯塔人民公社(狮子)、

  花园人民公社(狮子)、

  胜利人民公社(张塝)、

  东方红人民公社(张塝)、

  大同人民公社(张塝)、

  共产主义人民公社(青石)、

  东风人民公社(青石),

  一共18个人民公社。公社规模一般为一乡一社,2000户左右。但随着“大跃进”,1959年1月又将18个人民公社合并为7个人民公社(俗称“大公社”),即:

  新生活人民公社、

  钢铁人民公社、

  新农村人民公社、

  红旗人民公社、

  东风人民公社、

  东方红人民公社、

  八里湖人民公社。


  人民公社的基本特点可以概括为规模大,生产资料公有制,农村原有的小商小贩、集市贸易、家庭副业统统当“资本主义尾巴”割掉。这样一来,为“五风”(共产风、浮夸风、强迫命令风、生产瞎指挥风、干部特殊化风)盛行提供了客观条件,全县农村经济开始陷入“一大二公”的困境。

大办食堂

  1958年10月24日,地委召开会议,讨论在人民公社内实行工资制和粮食供给制问题,决定生活上实行集体化,大办公共食堂。至10月底,短短的一个星期,全县办起公共食堂5000个,基本上每个生产小队一个食堂,吃食堂的农户占全县总户85%以上。


  生产小队办食堂搭大灶,架大锅,大板箩或大木桶装饭,各家各户的锅没收了,堆在一起砸碎拿去炼铁,灶拆了砖被敲碎拿去肥田,社员家不准有烟火,更不准有存粮,大小队干部常常入户检查,查到粮食要没收,还开斗争会。几个月后,吃食堂的问题出现了:山区社员居住很分散,男女老少常常为吃一餐饭跑几里路很不划算,老人和病人的意见大;很多人在食堂拿了饭吃不完往沟里倒,浪费极大,吃了几天“供给制”的食堂后来都断炊了,改为定量制,大人每日一斤、老人和小孩每日十二两(十六两制),后又改为大人每日十二两和小孩每日八两。食堂供应也由三餐干饭改为“两干一稀”,又改“两稀一干”。三个月后没有定量,食堂常以菜糊子代替一日三餐。1959年,食堂再也办不下去了,各级纷纷开“口子”,食堂可以暂时不办。很快,社员家家户户又买锅搭灶做饭,株林锅厂很红火了一阵子。1959年夏秋之交全县各地食堂停办,1961年6月,中央发出《农村人民公社工作条例(修正草案)》(简称“农业六十条”),才将人民公社供给制和大食堂取消,“吃食堂”成为历史。

  资料来源:《蕲春文化研究》

最新评论

文热点

返回顶部找客服官方微信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