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湖北省黄冈市蕲春县新闻门户网站——蕲州在线! 关注微信 关注微博 关注抖音 关注快手
蕲州在线
搜索

【文革那些事】王志钢和他的“万言书”

发布时间: 2019-12-20 17:54| 发布者: 蕲州在线| 查看: 435| 评论: 0

(本文转自古今蕲谈公众号。热爱蕲春历史,关注古今蕲谈。)王志钢,又名王端良,生于1940年5月23日,家居大同镇湖口畈村七组(原张塝区两河口人民公社红光大队七小队),1961年高中肄业,后回大队任民办教师,其间自学过医生。1967年与本大队八小队女青年吴淑贞结婚,1968年5月生一儿子,取名王开新。上有老母亲陈玉娥(生于1915年)操持家务,一个四口之家,和和美美,其乐融融,日子过得却也滋润。

王志钢勤奋好学,在那个国民教育普遍低下的时代(那时还处在扫盲教育阶段),他还算是一个小知识分子。他喜欢读书,特别喜欢看历史和政治方面的书籍,曾阅读过马列著作一些重要篇章,通读过《毛泽东选集》一至四卷。他思想活跃,言论大胆,经常与人谈论国家大事,抨击时政。他的同事和塆下的人都说他是个书呆子。

【文革那些事】王志钢和他的“万言书”


1964年“四清”运动开始后,大小队干部统统下水批斗,生产无人管,老百姓人心惶惶。他看不惯,就说“四清”运动是“极左”运动,是“少数人”运动,是中央两个司令部的派性斗争搞到下面来了,老百姓受害。他还写了一篇《剥开<保卫“四清”运动成果的通知>的画皮看本质》的文章,锋芒直指中央发起的“四清”运动的错误,共1200字。在当时来说,是极其反动的文章。他的一位同事是“四清”运动积极分子,经常参与批斗发言,后来在“四清”运动中入党提干。他对这位同事很反感,两人发生过争吵,因而结下芥蒂。

“四清”运动刚结束,文化大革命开始了,先是学校停课闹革命,接着红卫兵搞全国大串连,后来工厂农村停产,工人农民也参与到“文革”中来。王志钢对此极为反感,他说这是乌托邦运动,是“草民造反”。他反对文化大革命,反对中央文革小组。后来各地武斗升级,造反派夺权,王志钢跟爱人吴淑贞说:“毛主席有难”。他还说:“毛主席有功劳,也有错误。我要写东西向中央反映情况,毛主席受了蒙蔽。”吴淑贞制止了他。

1968年七七武斗后,蕲春分成了两个半县,刘河以上是钢派天下,红光大队也被造反派夺了权。造反派要王志钢参加武斗,王志钢躲在家里不出来。其实,自1968年3月份以后,王志钢就一直躲在家里,偷偷地写下了许多反对文化大革命的“万言书”和各种书信,共计23400余字。有的投递到中央,有的寄给县公安机关军管小组组长葛XX,还有些是后来从他家中搜出来的,其中有些篇幅达到8000余字。

总体内容:第一是《放牛感》,写的是不满现实的诗,小散文;第二是《真理要拾遗》;第三是《反对马克思物质第一论》;第四是《改造世界宣言书》;第五是《为什么要反马克思列宁主义》。这些东西,他都是以荒诞的手法,用神的启示,反对毛主席搞个人崇拜,天下只有第七,没有第一,有一个人比毛主席还要强(指刘少奇);并说马列主义存在决定意识,物质决定精神是反动的。强调有神的意志,神决定世界的存在。说“马列主义是披着画皮,只适用于统治阶级和剥削高阶层。假马列主义还可以在劳动人民面前做点生意。”

他在《放牛感》中写道:“共产主义是空想,社会主义是个迷,钱是吃人的活老虎,干部成了活剥皮,三反分子要释放,无产阶级专政太无理。”

在投递中央信件中写道:“神说今年是反革命暴乱年,明年要爆发第三次世界大战!”在《改造世界宣言书》中写道:“工农文同心干,不到长城非好汉,旧不破,新难盼,抛头颅,洒热血,斗到底,不休战!”在有些篇章中,他也多次写道要誓死捍卫毛主席,但要毛主席向世界人民承认错误。

他在给葛XX同志的信中还说,有一个人要夺毛主席的权,这个人是谁,现在不能说,要求葛XX调集蕲春的军用物资,支持保卫毛主席。其中有很多语言荒诞不经,完全是狂人的口吻,疯子的语气。

【文革那些事】王志钢和他的“万言书”


1968年下半年全国山河一片红,各地都成立了“三结合”的革命委员会,由造反派、“革命”干部、军代表组成。区和公社以下没有军代表,武装部长是当然的领导班子成员,大队一级民兵连长也是必须“三结合”的对象。

公检法机关在文革中瘫痪,这时都成立了公安机关军事管制小组,蕲春县公安机关军管小组组长是葛Xx。虽然各地都成立了革命委员会,但文化革命没有结束,不过派性武斗基本停息。这时王志钢已经意识到情况严重性。两河公社革委会主任王XX说:王志钢写的那些东西,上面定性为反革命言论,王志钢基本可以定性为现行反革命,这是蕲春解放以来第一大“反革命”政治要案。

王志钢知道后,料想自己难逃一劫。这时他儿子王开新已经出世,他悲哀地骂儿子:“你这个东西,出来寻死啊!”

在接下来的日子里,他精神错乱(别人说他是装疯),放火烧了自家三列房屋,企图全家自焚!好在塆下的人及时相救,全家人才没有伤亡。但房屋财产却烧个精光,只剩下一列屋的墙壁没有倒下来。

后来在塆下人的帮助下重新修复,家人就住在这一列不到30平米的空屋子里艰难度日。再后来,王志钢就不归家了,住在照墙塆(原红光大队三小队,今湖口畈村三组)王姓家族中,也许是为了祈求家门叔伯的同情保护,也许是真的疯了,吃猪屎喝大粪,令人目不忍睹。见者无不叹曰:好好的一个人,怎么就成了这个样子呢?他是被逼无法,做到这步天地。人到这个份上,就应该宽恕他。疯子说话和行为是不应该负法律责任的(可那时法律不完善,权力就是法,还没有疯子言行不作为法庭证据和负法律责任这么一说)。

【文革那些事】王志钢和他的“万言书”


1968年9月12日,王志钢终于被县公安机关逮捕归案。当时他爱人吴淑贞正在生产队割中稻,有人告诉她,志钢捉去了,家里也被搜了。吴淑贞当时昏倒在地。老母亲陈玉娥欲哭无泪,已是奄奄息。只有襁褓中的王开新尚不晓事,嗷嗷待哺,塆下好心的婆婆婶子想方设法讨了些奶水给他喂了,他才慢慢平静下来。他哪里能想到,自己今后将怎样面临这个世界?

后来各地落实“1.31指示”,清理“5.16”、“北决扬”,农村党员干部也都进了学习班。两河口人民公社各大队党员干部都在红光五大队(今大同镇柳树村)会计室集训。县法院朱X和两河公社革委会主任王X及钢派头目高X一行来到学习班,要红光大队全体党员干部对王志钢执行死刑签字。

开始,党员干部都不肯答,宋X等人就说不签就是对毛主席不忠。时任大队民兵连长的王X是大队革委会成员,他代表军方出面做大家的思想工作。无奈之下,大队集体签同意对王志钢立即枪毙的意见,所有在场的人都盖了章。

1968年10月29日,XX县人民法院向上面递交了刑事案件呈报表,经办人朱X签的意见是:王犯反革命气焰十分恶毒嚣张,为了誓死捍卫毛主席,必须将王犯实行无产阶级专政,判处极刑,以平民愤。

集体四人(何XX,李XX,陈XX,朱XX)讨论的意见是,二人同意判死缓,二人同意判死刑。

军管小组于1969年2月4日签的意见是:同意判死刑。

县革委会于1969年2月8日的意见是:同意对该犯判死刑。

【文革那些事】王志钢和他的“万言书”


1970年3月3日,湖北省革命委员会下了批复:[机密]鄂革(70)刑复字第16号

xx地区革命委员会:

你会1969年4月28日送核的现行反革命分子王志钢一案,经省革命,委员会主任办公会议审核批准,判处王犯死刑,立即执行。请执行后函告我们。

1970年3月19日,中国人民解放军XX省XX地区军事管制委员会对蕲春县公安机关军管小组也下了对王志钢执行死刑的批复。

1970年3月25日上午,在漕河原二支部广场对王志钢召开了公判大会,会后进行了游行示众。上午十时零一分在清水河七大队王细塆山凹里的刑场,对王志钢执行了枪决。王志钢作为“反革命”,被推上了历史的断头台,时年30岁。这一大政治要案,当时震撼了周边好几个县。

对王志钢的刑事判决书是这样写的:

最高指示

不管什么地方出现反革命分子捣乱,就应该坚决消灭他。

中国人民解放军xx省xx县公安机关军事管制小组,对现行反革命王志钢一案的判决:

罪犯王志钢,又名王端良,男,30岁,高中文化,系本县两河口人民公社四大队人。

王犯思想极端反动,在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中,阴谋篡夺大队领导权未遂,其反革命原形就彻底暴露,于1968年三至五月,多次书写反动文章,投递反革命信件,恶毒攻击我党和社会主义制度。当其反革命罪恶被揭发后,负隅顽抗,入狱后继续犯罪,反革命气焰极为嚣张,实属罪大恶极,民愤极大,不堪改造的现行反革命分子。

遵照伟大领袖毛主席“有反必肃”的教导,坚决镇压一切现行反革命,加强战备,巩固无产阶级专政,根据党的政策和广大革命群众的强烈要求,经省革命委员会批准,依法判处现行反革命犯王志钢死刑,立即执行。

一九七0年三月二十四日

王志钢的尸体是本塆王姓几个本家叔伯抬回的,没有棺木,只找了几块板子钉成个匣子,葬在自家的后背山上(今大同中学后背山)。当时有人传闻,说再过5分钟没有枪毙,王志钢就死不了,上面来了新的指示。可是人已毙了,为时已晚。这话也许是老百姓编的,是为他鸣不平而开脱罪责所寄予的一种意愿。

一个年轻的生命就这样结束了。现在看起来,是文化大革命夺去了他的生命,他是因为对文革不满而攻击现实造成的恶果。本来,他是信仰马列主义、毛泽东思想的。然而,由于文化革命的那场浩劫使他对马列主义、毛泽东思想产生了怀疑。况且,这场浩劫又是毛主席亲自发动的,是毛主席的个人意志决定的。马列主义物质决定意识,经济基础决定上层建筑这一科学论断就变成了荒谬的理论。因此,他就误解了辩证唯物主义,最终发展成为攻击马列主义、毛泽东思想。站在某种角度上讲,王志钢成了“文革”的殉葬品。

【文革那些事】王志钢和他的“万言书”


他是轻轻地走了。然而他留给了家人一个怎样的重负呢?爱人吴淑贞无法承受“反革命家属”的政治压力,忍受着生离死别的惨痛,抛弃了襁褓中的王开新而改嫁到檀林肖河村,后随夫迁移到张塝。不谙世事的王开新在祖母陈玉娥的抚养下,一方面靠着在塆下讨奶水,另一方面奶奶把米磨成粉搞成糊子精心调理喂养。也许是苦人天养,王开新在饥寒交迫中扎着慢慢长大。可是奶奶的背却一天比一天,一年比一年地驼下去,最弯成了九十度。

那些年月,人们常常看到一个弯腰驼背白发苍苍面容憔悴的老妪,手牵着孙子,一手提着篮子在大同河堤上拣柴火,那是怎样的一幅惨景,

谁人见了,都忍不住要叹息声,流下两行辛酸的泪水。

转眼间到了王开新上学的年龄,为了让孙子读书,陈玉娥老人总是半夜起床到大同街拣破烂,分分角一角地为王开新攒学费。家庭没有劳力,粮食不够吃,老人总是忍饥挨饿,一天只吃一顿,让孙子吃饱长身体。在奶奶的苦心经营下,王开新好歹读完了高中。他是大同高中毕业的,毕业时还欠了两千元学费。好在当时任大同高中校长的王天星老师是本村人,没有逼他。直到王开新当上民办教师之后,才慢慢把当年欠下的学费还清。

历史总是公正的。1981年拨乱反正,XX县人民法院对王志钢“现行反革命”案进行二审,给予了公正判决。下面原文照录二审判决书:

xx县人民法院刑事判决书
(81)刑复字第005号

原审被告:王志钢,又名王端良,男,时年30岁,中农出身,学生成份,高中肄业,本县大同公社原两河口四大队人,捕前任该大队民办教师。因“现行反革命”一案,于1970年3月24日,经本院依法判处王犯死刑。

上列原审被告王志钢现行反革命一案,经本院进行了复审认为:王志钢在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中,想当干部心切,对其没有选进大队领导班子不满,自1968年3月开始,便不再上学教书,而在自己家中闭门书写反动文章,投寄反革命信件,恶毒攻击我党和社会主义制度,入狱后继续犯罪。原判认定的犯罪事实清楚,证据确凿,定性正确,应予判刑,但量刑畸重。现依据党的政策精神,改判如下:

一、撤销本院(70)法刑字第XXX号判决书;

二、宣告对王志钢论罪应判处有期徒刑,但不该处死,属于错案。

xx县人民法院刑事审判第二庭审判员:Wxx

一九八一年十一月六日

书记员:Lxx

法院改判后,为表示同情,还给予陈玉娥生活补助费一千元。

改判虽然减轻了王志钢的罪行,可是生命却是恢复不转来。家人遭遇的苦难和创伤也是无法补救的。笔者写下这一篇文字,是为了见证文革期间那一段历史,呼唤人们不要忘记历史惨痛,更加珍惜今天的清明盛世,为建设和谐社会竭尽绵薄之力。和谐共创,和谐共享。

1990年,陈玉娥老人去世,临终时对孙子王开新说:儿呀,今后你要好好做人,好好做事,好好成才。

资料来源:《蕲春文史》。

【文革那些事】王志钢和他的“万言书”

文热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