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湖北省黄冈市蕲春县门户网站——蕲州在线! 关注微信 关注微博 关注抖音 关注快手
蕲州在线
搜索

【乡村记忆】捡粪

发布时间: 2019-12-15 23:33| 发布者: 蕲州在线| 查看: 1405| 评论: 1

(本文转自古今蕲谈公众号。热爱蕲春历史,关注古今蕲谈。)上世纪九十年代前,蕲春农村多有积牲畜粪的习惯,农家多挖有粪坑,猪粪一般倒入粪坑沤制或堆积沤制,牛粪多拍制成薄饼形晒干,用于烧火粪。旧时,农户在住房前后多挖有“洋凼”(音dàng),用于倒垃圾和牛拉屎尿,此俗现已不存。人、畜粪肥是给农作物施底肥和追肥的重要自然肥料,肥效高,且不会让田土板结。蕲春农村积家禽、家畜粪肥的习惯大多是:农民一般把自家养牛羊和喂猪、鸡的粪便以及在户外捡得的猪粪、牛粪等积入粪窖。经过一段时间的沤制,然后再给水稻、棉花等农作物施肥。很多年老的农民或孩子,都有在黎明时或天未亮时起床,背个粪箕拿个粪锄、粪耙到户外拾捡禽、畜粪的习惯。

“捡粪”这个词现在也成了历史!上世纪90年代以前的农村“捡粪”积肥情景在这个时代已经变成了记忆。

庄稼一枝花,全靠粪当家。祖辈生活在农村的人们,从小就知道这个道理,没有农家肥的滋润,什么样的庄稼,也长不出好苗来。

那时乡下几乎不用化肥,主要还是化肥很少,偶尔有点“尿素”还要靠指标,所以捡粪成了农村孩子必干的农活之一。父亲常说,他小时候上学,每天都要很早起床,捡完一粪箕(方言称“苑子”)猪粪再上学。


我以为“捡”和“拾”这两个动词有些微的区别,拾粪,就是拾自家猪生产的粪便,捡粪,就是去捡拾别家猪的粪便。自家的猪,自然要跟紧,这是自留地。别家的猪,也要盯得紧,农家肥不够,庄稼收成就不好,肚子更填不饱了。也不是穷人的孩子懂事早,是生活很早就教会我们朴素的道理。也不是穷人的孩子早当家,只因为我们是家里的一员,贫苦的乡下生活让我们勤劳。

父母下地干活,我们一般也会到田地里做些力所能及的农活。譬如“双抢”季节,我就曾参加生产队插秧。大概因为年龄太小(7岁),下田插几颗秧苗,就被生产队带队的细毛(外号)拧上了岸,叫我去提秧苗。中午回家吃饭的时候,我还跑到细毛家里,要了两分工分。这是我第一次参加生产队大集体劳动,也是最后一次。后来就分田到户了。

田里的活儿不多,或自家的猪还未生产粪便,父亲就会指着粪箕对我说,捡粪去。于是我就拿起粪箕,扛着粪锄,跟在猪的丰乳肥臀之后,猪的足迹也是我的脚印,不跟紧,粪就可能落别家。


那年代还是生产队模式,耕作收获都是靠牲畜,猪牛多,都是散养,所以村前塆后粪也不少。捡了粪上交到生产队,还能挣公分。在那个计划经济时代,每个村子里都有捡粪的老人和孩童身影,拗着(扛着)粪锄跟在牲畜后面。

如果路上有狗粪、鸡便、鸭便,那是意外的收获。我们用粪锄熟练自如地刮起,放进粪箕。拾好自家猪的粪便后,我们并没有立即回家,就在村道上走来走去,观察是否有可捡的粪便,并侦查别的猪出现。

捡粪的人多,有时围观一头猪的人有好几个。要捡更多的粪便,要斗智,还要斗勇。机会来了,得抢占先机,就要看谁的动作更灵活,有时还得用巧劲在争抢中取胜。老远看见猪要拉粪,就飞快的跑过去用粪箕接住,看着那猪粪落在筐里还尚有一缕缕热气,别提有多高兴了!当时的推搡升级为斗殴的很少,一是都是在一起玩的小伙伴,二是无论打架结果如何,回家都得挨父母的打。

这么多年过去了!捡粪已经变成了回忆,现在的农村发展已经翻天地覆,已经不用再靠捡粪来种田了,农村也没有那么多大牲畜了,农资店里琳琅琅满目各种作用的化肥应有尽有,需要的时候去买上两袋就解决过去用半年时间攒粪的问题。


还有多少人记得那个时代农民的劳动和奉献精神,在那个时代人与人之间没有攀比,人与人之间交流没有太多心机,人们还是勤劳、诚信,朴素、善良。捡粪可能只是一个时代的印记,但这种经历永远留在老辈人的记忆里,这种精神也会被传承和铭记!

文热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