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湖北省黄冈市蕲春县门户网站——蕲州在线! 关注微信 关注微博 关注抖音 关注快手
蕲州在线
搜索

蕲春老汉历时3年9个月行程2万里走遍红色将军山

发布时间: 2019-12-16 12:31| 发布者: 蕲州在线| 查看: 402| 评论: 0

詹诗旺说,他走遍了将军山每个角落。

武汉晚报报道(记者张勇军)将军山,蕲北山区,大别山南麓。鄂皖交界处,自古兵家必争之地。

3月,草长莺飞的季节。此时的将军山绿意葱葱,散落在山中的无名烈士墓,留下了一个个故事。1926年至1948年间,红军、新四军、解放军,在将军山进行了近万次战斗。原蕲春籍解放军离休干部华超这样写道:将军山的人民,为革命部队输送了数以万计的兵员,仅蕲春、太湖(属安徽)、英山三县,有名可查的烈士达10843人,而无名烈士则更多,更多。山上的旷野孤坟,半是红军遗骨。3月21日,将军山上的牛头冲村,70岁的蕲春县檀林镇原文化站长詹诗旺,背起行囊,再度出发。他要去搜集在将军山上的无名烈士的英雄故事。截至今日,他已自费数万元,行走了2万余里。他期望,通过寻访,让后人铭记千千万万长眠在将军山的革命烈士。

“王张小李沟”的传说

牛头冲村,偏远。开车从蕲春最北面的檀林镇出发,要走一个小时山路。这是一个流传着丰富红色故事的山村。站在山腰上,詹诗旺指着山脚的祖师凹一处洼地,“看,这就是王张小李沟。”詹说,1946年,张体学部为掩护李先念部实现中原突围,在将军山进行了艰苦战斗。部队打散后,3名受伤战士,躲到了这个沟里。一个姓王、一个姓张、一个叫小李。时值青黄不接的春月,他们偷着煮草根给伤员吃,结果被敌人发现。伪甲长带人将这个山沟包围,用机枪扫射,将这3人打死。后来牛头冲村村民出寿木,将他们就地掩埋。后人将这个山沟取名叫“王张小李沟”,以纪念他们。如今,这个山沟,变成了一洼水田。詹说,山民只知其姓,不晓其名,这里不曾为他们立个墓碑,仅剩下这个传说,一直在让后人铭记他们的英雄故事。在牛头冲村4组、5组间、靠近安徽一侧的霍崖,还有一个残存的战壕遗迹,和一座200人的烈士墓群。死者均是中原突围时牺牲的烈士。原先,他们的墓前有一块没有刻字的石头,但现今,这个石头连带坟头都不见了踪影。在将军山上,到底有多少这样的无名烈士墓?走遍将军山的詹诗旺说,没有人说得清楚。

寻访将军山英烈

“如果我们不去记录,今后还有谁能记住他们逝去的青春。”在詹诗旺看来,他在有生之年的唯一任务就是记录英雄的将军山,让千万烈士的故事能传承。2005年5月1日,他作出了孤独的决定:寻访将军山地区鲜为人知的革命故事。对于一个年近70岁的古稀老者,寻访之路并不简单。2008年,詹诗旺循着红28军的足迹,辗转来到安徽宿松县。该县最高峰罗汉尖,比邻蕲春。红28军曾在这里进行了一场惨烈战斗。当他准备登上罗汉尖时,遇上了大雨,詹诗旺心脏病发,路上昏迷2个小时。他醒来时爬到红薯地里,刨了个红薯充饥,缓口气后,继续前行。詹诗旺用生命换来的记录这样写道:1936年正月十五,天刚亮,国民党两部围攻据守在罗汉尖的高敬亭部。此役从早晨打到晚上,从游击队改编过来的红军,因武器装备太差,打完最后的手榴弹和子弹后,终因敌我悬殊过大,以伤亡数十人的代价撤退到黄梅县。而这数十名烈士就葬在高高的罗汉尖山岗上。

詹诗旺接受记者的采访。

  一个人的长征

寻访历时3年9个月,行程2万余里,这是詹诗旺一个人的长征。英山仙人台,红军后方医院所在地,很多烈士长眠于此;1946年6月,张体学独立二旅6800余人在将军山被围剿长达17个月,大部分官兵壮烈牺牲……

“将军山每个角落,每个烈士曾经战斗的地方,我都走过。”发生在将军山的革命故事,詹诗旺如数家珍。有人根据詹的车票统计,他的行程足足有2万余里。3年的收集整理,詹诗旺形成了50万字的资料。“第一次有人如此系统地记录发生在将军山的革命战争史诗。”但是,詹诗旺的倔强,并未得到家人的全部支持。在儿媳妇看来,3年多的时间里,他将3万多元退休金花在没有用的事情上,以致小儿子做楼房也未得到他的支持。前些年,詹诗旺在寻访中摔断了腿,他被大儿子抬回了老家休养,被媳妇冷落了很久,“她连饭都不给我吃。”老人留下了辛酸的泪水。但是,老人的执着,得到了支持。蕲春革命先烈詹大悲孙女詹佑,被詹诗旺的精神所感动,向他资助了3000元钱。

讲述将军山的红色故事

2009年,詹诗旺自费完成了著作《神秘的将军山》。这位幼时给张体学部送信的“小鬼”,已成白发老者。詹说,将军山的革命故事,伴随着他的一生。“我有责任去拾掇将军山零碎的、漏落的、埋藏的革命者和革命史,这也是成千上万烈士们的遗愿。”每年,他要被邀请给蕲春的中小学学生,讲述发生在将军山的红色故事。今年,詹诗旺继续踏上新的征程,“我开始重走大别山,记录大别山的革命斗争史。”截至目前,他用2年时间自费重走了大别山周边24个县市。据统计,革命战争时期和解放战争时期,大别山地区仅黄冈地区牺牲的烈士就达40万人,登记在册的烈士仅有5.5万人。在重走大别山的路上,詹诗旺很孤独。因缺乏资金支持,他举步维艰。往往,他走完一个县市,就得在家等下月的退休金。“为了我的目标,我要坚持下去。”5月12日,他走完了安徽省最后一站岳西县。

文热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