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湖北省黄冈市蕲春县门户网站——蕲州在线! 关注微信 关注微博 关注抖音 关注快手
蕲州在线
搜索

我的学生时代(小小说)

发布时间: 2019-12-14 21:58| 发布者: 蕲州在线| 查看: 427| 评论: 0

我的学生时代
文淦生

那年我6岁。那天五更,我正在梦中双手吃力地拎着潲水桶,摇摇晃晃地去喂猪,突然被娘叫醒了:“起来吧淦生,吃饭了去报名。”我睁开眼睛,外头还一片漆黑,一片死寂。鸡都没啼,雀儿都没起床。我的脑袋还昏昏沉沉的。我打了个呵欠,揉了揉眼睛,脸上湿湿的,凉凉的,是泪。

爹拉锯似的打着呼噜。昨天晚上,他又在麻将桌上熬得蜕层皮才回来,也不晓得是几时回来的。

我们娘儿俩匆匆扒拉了两口饭,吃了两口粥,就关上大门,在昏暗的晨光中,顺着弯弯曲曲的山路上上下下,到山下的桥上小学去报名。

娘抖抖索索着鸡爪子似的双手,从布包儿里掏出一摞角票儿、分票儿,递给鲁荣华老师。

“唉!”荣华老师长叹一声,摸了摸我脑袋,“孩子啊,你可得好好儿读书哇!”

可是,很有一些孩子,一看到我就蚂蚱似的蹦哒着:“小赌鬼,小赌鬼,小赌小赌小赌鬼!”

一放学,我就哭着跑回家。爹要是回来了,或者在家里,我就二胡似的颤抖着声音嚷嚷着:“爹你别赌了,别赌了……!”

唉,可爹哪里听得进去呀!

荣华老师把我叫到他房里:“唉!孩子啊,还是努力改变你自己吧!你明白我的意思吗?”

“嗯!”我二胡似的颤抖着声音。

娘身子骨儿也很单薄,可养家糊口的重担,却全都压到她瘦弱的肩头上去了。我和弟弟每次放学回来,都要帮娘做点儿力所能及的事儿:扫地,打猪草,煮猪食,喂猪,喂鸡,煮饭,洗衣裳……

每天晚上,别的孩子都睡了,我却还在呵欠连连地硬撑着读书、做作业、练书法。不光练课本上的规范字,还练影视、戏曲、对子、字画里的繁体字;不光练楷书,行、隶、篆、草也自己琢磨着练;不光用笔在纸上练,还用小棍儿、手指头在桌上、地上、大腿上、空中练……

说来可能你不信,读二年级的时候,在边看边问边查字典的情况下看了长篇传统评书《薛仁贵征东》之后,我买来一把折扇,找来一个方木块儿当惊堂木,把爹的褂儿当长袍穿上,还在家里自娱自乐地说起了书,逗得爹娘、弟弟、街坊邻居和亲朋好友们直乐和;还脑海中灵光一闪,自己也来写书!从此一发不可收拾……

“唉!有钱的,家里又没那个祖坟,不晓得珍惜时间好好儿读书;”乡亲们无不叹息,“晓得珍惜时间好好儿读书的,家里也没那个祖坟,没钱读……”

初中毕业那年,正月初九晚上――开学前夕。爹把我叫到跟前,猛吸一口烟,咳咳咳,咳咳咳咳咳,剧烈地咳着。看着缥缥缈缈,昙花一现般转瞬即逝的烟圈儿,我怔怔出神。爹叹了口气:“唉!儿啊,本来,这新年上气的,爹不该说,但爹,唉,又不得不说。能把这初中读完,就是万幸啊。这半年,你就别那么舍命挣了,你看你瘦的!咱再舍命挣,有用吗,咱家有那个祖坟吗?”

“瞧你那点儿发息!”娘狠狠瞪了爹一眼,“你就天天做白日梦,等着你家风水宝地里的祖先保佑你在麻将桌上赢个金山银山回来吧!”

我没听爹的话,不但没给自己减压,还更加舍命挣了。每天早上上自习前,天还没亮,我就起床进教室自习;晚上下自习后,大家都睡着了,我还在攻克难关……

班主任龚永明老师再三提醒我:“你也别太舍命挣了!”

“老师,像我这样儿的,更得自我锻炼出坚不可摧的意志来呀!”我一边使劲儿揉着生痛生痛的眼睛,一边二胡似的颤抖着声音。

中考一结束,我就累病了,在卫生院住了半个月。平时还没那么觉得,这一考完,才发觉自己,真的太累太累了,累得根本不想动,连话都不想说!

在中考中,我考了个全乡状元。但,我真的读不成了。娘却坚决要供我读:“你不读,就要走咱的老路,彻彻底底地完了呀孩子!”饱经风霜的娘,要继续傲霜斗雪。但霜雪,太大了呀!

“什么完了,要有发息,读多少书都有发息!娘你就放120个心吧,有这颗打熬了这么多年的心,不读书,我一样能熬下去、熬出头的!”我毅然决然地辍学了。

我要好好儿跟命运斗一斗!


【作者简介】文淦生原名梅朝华,湖北蕲春人。自幼酷爱文学、书法、音乐、戏曲。课余、业余,常年坚持自学、练笔、练书法。在练笔上,从长、中篇小说(包括评书)写起,后来越写越短,现在主要钻研精微小说。

2002年发表处女作――小小说《星梦》,之后陆续发表了一些小小说、短篇小说、诗歌、散文、杂文、随笔。多次在全国征文大奖赛和湖北省教育系统征文活动中获奖。

文热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