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湖北省黄冈市蕲春县门户网站——蕲州在线! 关注微信 关注微博 关注抖音 关注快手
蕲州在线
搜索

【民间故事】陈细怪、蕲州妥尔、张塝望婆山

发布时间: 2019-12-10 23:45| 发布者: 蕲州在线| 查看: 833| 评论: 0


(本文转自古今蕲谈公众号。热爱蕲春历史,关注古今蕲谈。)

陈细怪买年货

要过年了,陈细怪和他父亲大怪一起上株林街买年货。

他家里穷,没钱买肉,就买了副猪下水,用一根草绳提着;没钱买鱼,就买了一些虾子,找不到东西装,大怪就脱下袜子装在袜筒里;没钱买豆腐,就买了一些豆渣,细怪取下帽子将它装在帽子里。

买了下水、虾、豆渣,也可以办几碗过年菜了,父子俩才高高兴兴地往回走。走在山路上,一时兴起,父子两对起对子来。

大怪有些吃力,就说:“上山五里当十里”

细怪提着猪下水,说:“下水两斤折一斤”

大怪又把装虾的袜子晃了晃,满意地说:“按结两袜脚”

细怪把装豆渣的帽子托了托,说:“拍满一帽头”

大怪看买的东西花钱并不多,又说:“细细弄弄过年”

细怪却有些不在乎地说:“大大方方欠债”

大怪和细怪,就这样你一句,我一句,都是用对联代说话,一直说到家。

注:下水,猪大肠的俗称,当时通常常两斤下水折一斤猪肉。袜脚,即袜筒;帽并头,又叫帽碗,帽顶。这副对联意思是:虾子用手按压装了结结实实的两袜筒;豆渣也用手拍结实装了满满一帽碗。

张塝望婆山的传说

在张塝镇黄梅山村的一座庙里保存着一块石碑,说该村桥上塆后背的那座山叫望婆山。碑上还详细叙述了关于望婆山的传说。

明朝天顺年间,桥上塆居住着一户姓罗的贫穷人家,无田无地,全靠父子俩帮人打长工做零活过日子。在一场突如其来的瘟疫中,罗氏父子俱被夺命,只留下婆媳俩叫天天不应,喊地地不灵!媳妇起早摸黑,帮人磨面舂米;婆婆在家帮人搓麻索纳鞋底,勉强维持生计。

谁知破屋又遭连夜雨。操劳过度的媳妇突然病倒了。俗话说:有钱把病来诊,无钱把病来捱,无米下锅才是头等大事!

年迈的婆婆不得不提着破篮沿门乞讨。周围三五里,便早起晚归,篮子里带回几升米,供媳妇在家养病。路程远了,婆婆便宿破庙睡草堆,两三天回家一次。后来更远了,便四五天回家一次。每当日暮西山之时,媳妇总要拖着重病的身躯,艰难地爬到屋后的那座山上,望着通往山里的那条惟一的毛狗路甲,翘候着婆婆的归来。婆婆日日在外讨;媳妇天天山上望。讨啊讨啊,望啊望啊,可怜的婆婆从外乡再也没有回来!伤心的媳妇再也没有从山上下来。好心的乡邻们弄了几块板子,将媳妇掩埋在山上。

后来,人们为她婆媳俩竖了碑、立了传,并把这山叫做望婆山。

“蕲州妥尔”与“抠屁俺嗦指头

从前,蕲春桐梓半边山一带属广济(今武穴市),而蕲州鑱头尖一带一度划给了广济。据说,用半边山换鑱头尖,这是广济县令的主意。半边山虽说面积大,却是荒山,不产粮也不产棉;鑱头尖虽说不到半条街,却是蕲州最繁华的地段,是商贾贸易的黄金地。广济人得了便宜,他们笑蕲州人苕,是“蕲州妥尔”。直到现在,周边县的人还在以“蕲州妥尔”的说法来笑话蕲州人。蕲州的县令虽说在换地上吃了大亏,却在上茅厕这件事上赢了广济县令一把,也让广济县令吃了个闷心亏。这事还得从换地划界说起。

两县的县令在半边山划界时,碰巧都一起上茅厕大便。那时纸很贵,人们上茅厕大都用稻草揩屁股,广济县令也是用稻草揩屁股。蕲州当时很繁华,蕲州的县令是带草纸上茅厕的,他也顺手递了一张给广济县令。广济县令当时脸都红了。他认为蕲春县令现富摆阔,是有意出他的洋相。

不久,两县县令到鑱头尖划界时,广济县令特意带了一些很昂贵的竹纸,然后有意邀蕲春县令起上茅厕。他心里想的是:你用草纸揩屁股,我用竹纸揩屁股,就是要压倒你,挽回上次上茅厕时丢失的脸面。

大便过后该揩屁股了,广济县令用那薄竹纸在屁股上一揩,竹纸被抠破了,手指头也糊了不少大便。这广济县令赶快用力甩,却又一下子把指头甩在粪缸沿上,撞击得生痛。由于一心,只顾痛,习惯地把痛指头放到嘴上又吹又嗦,以减轻痛感,结果指头上的大便又糊到嘴上去了。

从此,人们笑广济县令“抠屁眼嗦指头”。随着岁月的流逝,这句话的原意知道的人不多了,现在都是指那些吝啬悭惜的人。

资料来源:《蕲春文史》、《蕲春民间文学》。

相关阅读

文热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