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湖北蕲春县医圣故里网站——蕲州在线! 关注微信 关注微博 关注抖音 关注快手

蕲州在线

搜索
蕲州在线 网站首页 蕲春文学 查看内容

为什么蕲州姓李的人跟李时珍没有五毛钱的关系?| 读懂蕲州十七

发布时间: 2019-11-14 22:48| 发布者: 蕲州在线| 查看: 397| 评论: 0|作者: 邱汉华

  其实,蕲州是本不需要寻找的,在任何一个拐角处蹲下来,用手拂去表面的浮泥,将目光像钉子一样地钉进去,随之而来的,那悠悠的历史气息便会源源不断地经鼻孔穿进心的深处,化作一股浓浓的韵味,绕遍全身。

  一

  我无法去考证李时珍是什么时候成为名人的,但李时珍是蕲州人这是不可争辩的历史事实,据说在这一点上都得到了公认。


  可是,李时珍老先生的后人在哪里呢?有谁知道吗?蕲州有很多姓李的人们,很早很早以前,我以为这些姓李的人们都是李时珍的后代,再后来呢?

  我以为住在东长街上的李姓人家一定有着李时珍家族的血统,直到很多年以后,我终于得知,现在居住在蕲州的李姓人家其实基本上没有谁与李时珍家族能扯得上关系。


  前些年,有一些外地的朋友常常问我:李时珍还有后人吗?他的后人现在都在哪里?此时的我除了尴尬便是无语。

  是啊,这个问题我自己都是一无所知呢,我能回答什么呢?我也曾经向别人打听过,别人也同样以摇头来回答我,这让我陷于了沉思。

  我真的不理解,当年的李氏家族虽说谈不上是十分地显赫,但毕竟也算得上是一个官宦人家,其孙子李树初还做过四品的朝廷命官呢,那么,其后代怎么会悄无声息了呢?

  两个月前,我在张鸣先生的家里说起此事时,张鸣先生忽然神秘地笑了一下,然后说:等有空的时候,我带你去一个地方走走,那里有一座庙,你去看看便知道了。

  但是,在接下来的日子里,天气大热,更兼张鸣先生有整修房屋的计划,这事便只好暂时搁置一旁。

  二

  前几天,终于看到了一点点秋的影子,而这时张鸣先生的房子也差不多整修完毕了。

  于是,在一个日头偏西的下午,我喊来一辆出租车,让张鸣先生带路,驱车赶到离漕河不远处的一个叫做紫玉山的村子里。

  当车子到达一条简易公路的尽头时,出租车司机笑了起来:这个处所呀,我一年之中要来十几回呢。

  “你到这里来干吗?”我一脸迷惑地问。“带一些老婆婆们过来捡枞树菇呀。”一提起枞树菇的时候,他像是拣着了宝贝似地,顿时眉飞色舞起来。他告诉我,这里的枞树菇不但数量多,而且品质好,吃起来鲜嫩鲜嫩的。

  每年枞树菇上市的季节,来这里捡菇子的人大概超过了数千之众。这让我更是迷惑了,问:蕲春像这样的山是到处都有呀,为什么偏偏这里会生长那么多的枞树菇呢?

  出租车司机忽然神秘地一笑,说:“难道你不知道这里叫清水河吗?不知道这里有一个高山铺吗?不知道刘伯承有一个著名的战例——叫高山铺战斗吗?”

  接着,他又说:“据说,这场战斗让国民党青年军死了一两万人,都是二十岁以下的学生呀,那鲜红鲜红的人血把这里的每一寸土地都染成了竭黑的颜色。”

  说到这里,他停顿了一下,然后叹了一口气:唉,传说这里的枞树菇就是那些埋在地里的人血变的……

  这个故事在我很小的时候就听母亲说过,但当自己真实地站在这块血与火的土地上再一次听别人说起这个故事时,我感到悲哀的不是人血萌生枞树菇的荒诞不经,而是那些瞬间倒下的、一个个鲜活的生命!

  我沉默了许久,站在一旁的张鸣先生忽然拍了一下我的肩膀,说:走,去前面那个庙里看看。一句话,让我想起了今天来这个地方的目的。

  三

  在紫玉山脚下的一口小水塘边,有一栋破旧的民房。

  张鸣先生告诉我,那是一座寺庙。我们信步走到寺庙前面的雨蓬下,用目光里里外外地扫了一遍,没有发现有什么值得拾进记忆的东西。

  这时,张鸣先生用手指了指雨蓬下面拼凑起来的一块破碎的石碑,说:你仔细看看吧,这块石碑上有很多的历史事实。


  是的,在这块石碑上的确留有许多历史的印记。遗憾的是,这石碑却在文革中被一些狂热的人们砸得支离破碎,难以将其中记载的有关史实系统地看过清楚明白。

  不过,经过用清水洗过之后,终于还是隐隐约约地发现,李时珍老先生的后人曾经在这里休养生息、繁衍过许多代子子孙孙。

  而这座庙,其实就是李氏家族捐修的一座公庙。

  据考证,当年这座寺庙是极具规模的,大小禅房共有一百多间。

  即使是解放战争时期,刘邓大军将此作为战前指挥部时,这里仍然有二十多间房屋可做使用。只是在那次战火中,寺庙的房屋自然受到一些损毁,被倒塌了一部分,剩下的又在文革中被拆毁殆尽。

  立在我们眼前的这座民房式的庙宇其实是改革开放之后部分村民自发筹款在原址上修建的,虽然其建筑样式与庙宇相比较有些不伦不类,但却有着旧庙重生的意义。

  这特别是对于李时珍家族的研究更是有着旧迹可寻的积极作用。

  四

  说到这里,自然有人要问:李时珍是地地道道的蕲州人,虽然没有被排列在蕲州的四大家族之中,但却也是数代为官,怎么会举家迁移到这穷乡僻壤的山沟沟里呢?

  要说清楚这件事,不得不回到李家数代为官这个问题上。

  虽说李时珍家族的有些官职按照当时社会的风气,或是根据当时的家庭地位、名气和现状向朝廷申请的或者花钱捐来的,都只是一个虚职而已。

  但李时珍的孙子李树初却是一个正儿八经的四品朝廷命官。

  李树初,字客天,一六一九年进士,官至大同知府、山西按察副使。据不确切考证。当清朝灭掉明朝不久,全国各地都有多支武装力量在积极地进行反清复明运动。

  而本是明朝四品官员的李树初,自当朝倾覆之后便回到了蕲州故里,看似闲居,其实骨子里却与清朝政府势不两立,暗地里筹划反清复明武装活动。

  那一年,在白马渡——也就是蕲州的坝上杪那个地方,在他的组织领导下终于爆发了一场真刀真枪的武装暴动,但不幸寡不敌众,不到一天的时间便败下阵来。

  更不幸的是,李树初整个家族除了儿子李具庆肩部被箭射中,重伤未死之外。其他人众全部遇难。

  受伤的李具庆正在危急之际,从旁边的小巷里钻出一个人来,来人却正是李具庆的妻子。

  她一下子将受伤的李树初架在身上,往两路口的洗脚湖渡口方向风风火火地跑过去,然后坐上小渡船从赤东白果湖的地方上岸,再逃到蕲春与广济交界的一个叫做紫玉山的地方才停下来。

  他们为什么会跑到这个地方呢?

  除了这里山大林深与外界联系较少之外,还有一个最主要的原因是,李具庆的妻子是广济人,其娘家翻过紫玉山便是。

  更兼李妻身材高大,从小便跟着父亲习武,不但比常人多了几分的气力,还会耍十八般兵器。自嫁到李家,自是上得了厅堂,下得了厨房,还在战事紧急的时候上得了战场。

  现在想想,倘若李具庆娶了一个娇滴滴的林黛玉,那中箭了的李具庆还能有性命存活下来吗?极有可能的是,经过此次战斗之后的李时珍家族便就此终结。

  如此这样说来,选择妻子还是要健壮一点的好(一笑)。

  其实,在那场反清复明的战斗爆发之前,李树初就将自家值钱的财物大多转移到了此地,以防万一。

  从此,李时珍老先生的子孙们便驻扎在这紫玉山脚下埋名隐姓并延续了下来,并修筑了一座颇具规模的寺庙捐为公产,让四面八方的信众们修心积德。

  只是后来,一百多年过后,李氏家族渐渐式微,以至围绕着寺庙的产权与当地村民产生过一系列的纠纷,发生了一段长达数年的诉讼。

  这些都可以在那块现存的破碎的石碑中可以寻找到历史真实的印记。

  五

  说到这里,估计有人会问:李时珍老先生的后人找到了吗?是否在紫玉山的山脚下依然还腾升起他们家子孙的烟火呢?

  对于这个问题,我除了能说一声抱歉之外,还能表述的便是一声惭愧了。

  实事求是地说,李时珍老先生家族的后人现在的确已经无法寻找了,也许还在延续——可能早已远走他乡,连他们自己也忘记了回家的路;

  也许就在当地默默地繁衍着子子孙孙,但其血脉的小溪却已被历史的尘土所淹没,隔断了祖先的项背。

  而至于有人曾经言之凿凿地“李时珍的后人有呀,就在蕲州,只是脑子不好使”的说法,那只能证明持此说法的人自己有些弱智罢了。

  是的,我们的确很想能得知李时珍老先生家族数百年来的清晰印记,这不但是一个蕲州人的责任,也是一个蕲州人的骄傲。


  但是,当我们一次次地经过李时珍老先生坐诊过的“玄妙观”的门前的时候,我们是否能够发现这张三十年前重新修建的“玄妙观”像一只缺失了一只翅膀的凤凰呢?

  当我百思不得其解的时候,终于有知情人告诉我:这座重新修建的玄妙观只不过按照设计图纸完成了一半,另一半仍然在那口废弃的池塘里望着明天……


  如此,我还能说些什么呢?倘若老先生在地下有灵,我想有一天当他回到故里,想去曾经坐诊过的地方看看,有可能会去找一找当地的有关官员们,讨一个说法。

  ——但愿这是寻找蕲州最好的结果。

相关阅读

最新评论

文热点

返回顶部找客服官方微信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