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湖北省黄冈市蕲春县门户网站——蕲州在线! 关注微信 关注微博 关注抖音 关注快手
蕲州在线
搜索

探秘罗州古城

发布时间: 2019-11-9 23:17| 发布者: 蕲州在线| 查看: 866| 评论: 0|作者: 何国|来源: 《蕲春文化研究》

罗州城始建于北齐,至今已有1400余年的历史了。这座古城虽历尽沧桑,并且早已无声无息无影无踪了,但在历史上它毕竟繁盛了700余年。

罗州城位于蕲春县漕河镇西北3公里的蕲河东岸,建于北齐。

据明嘉靖《蕲州志》载,“罗州城在安平乡,去今治(蕲州)五十里,北齐时筑,置齐昌郡,兼置罗州。”罗州之名始于南北朝,北齐改蕲阳为齐昌郡,治设罗州,并置罗州刺史,改南梁北江州为罗州,文宣帝高洋天保元年至五年(550年至554年)筑罗州城。

时蕲春东部名齐昌县,隶罗州齐昌郡,罗州城为郡、州、县三级治所,隋、唐、宋沿之。其中唐贞元十六年(800年),由蕲州刺史郑绅督兵民依旧城重建罗州城。

北宋时期,战争频繁,罗州城城池坚固,易守难攻。时罗田县为上罗州,罗州城为下罗州。据史载,罗州城“墉高三雉,门容两辙,周回一千八百四十步”,即城墙高约两丈七尺,周长五里半,城门宽容纳两乘马车。

南宋宁宗嘉定十四年(1221年)二月,金兵犯境,攻蕲州,南宋的蕲州领今黄梅、武穴、浠水、罗田、蕲春5县市,号称“全楚锁钥,皖西屏障”。时州治正在罗州城。

知州李诚之与通判秦钜协力捍卫,誓死保城,他们一面挑选兵将,分布城防,一面招聚敢死之士,主动迎击,与金兵鏖战于横槎桥(今横车桥),杀金兵甚多。

两军在横槎桥至罗州城间,相持十余日。金兵屡败,诡计益多,决堤烧船,围城数重,火毁护城木栅。李诚之、秦钜等昼夜登城,督促鼓励士兵,坚守不懈。三月,金兵攻下黄州遂集兵十万,直逼罗州城下,形势危急。南宋调池阳、合肥两地兵力驰援,均中途溃散。又命冯榯率兵援救蕲、黄二州,冯榯畏缩不前。

此时,罗州城内士卒不及三千,但李诚之和秦钜与城中男女老少皆上城御敌,屡出奇计,挫败金兵。金兵于城西北白云山架设火炮、石炮直注城中,掩护士卒以云梯登城,终使城陷。城破时,秦钜犹以親兵,奋力巷战,大量杀灭伤金兵。至全城军民死伤殆尽。秦钜自焚,李诚之以剑自刎,与城共亡。

这就是历史上著名的罗州城保卫战,也是宋南渡后在长江中游一次规模最大的抗金战斗。宋理宗时,蕲州新知州王霆(东阳人),在州学之内四节祠,奉祀王彦明、李诚之、秦钜、王玠4人。南宋末,知州王益将州治搬迁至今蕲州后,又在州学内复建四节祠。

罗州城西濒蕲河,东接芝麻山,北接高德畈,南接南门畈。旧有鼓吹山、白云山之胜,有外城、内城(亦称瓮城)、王城(亦称紫禁城)三道,分内外两道城墙。一道护城河,俗称水城。内城有安民堂、思政堂、贵简堂、双桂堂、双莲堂、风月堂、烟霏楼、见山楼(均在州衙)、超然观、浸月亭、见山亭、涵辉阁(在子城)、观德亭、绎志亭、命教堂、忠恕堂(在州学)、白云亭(在州北山颠)、蹑云亭、四见亭(在州北塔后山颠)、恺弟堂(在州西北)、环翠亭等古建筑。据清陈诗《湖北旧闻录》载,“四见亭,在白云山北塔后,宋治平中,范纯仁(范仲淹之子)知蕲州,政暇游白云山广教寺,僧因之建四见亭。”还有教授厅在城内,南宋哲学家、教育家朱熹1173年曾作《蕲州教授厅记》。

除古建筑外,还有纵横交错的里巷民居,直贯四门的十字大街,鳞次栉比的深宅大院,梵音缭绕的寺庙官观,古色古香的亭台楼阁,风格各异的店家商铺等,古城内外市井繁华,行辕辐辏,商贾云集。

1956年春,经湖北省教育厅决定,蕲、黄、广三县联办师范1所,校址设蕲春县罗州城。

1962年夏,蕲春师范裁撤。秋,蕲春县高级中学迁罗州城。如今,罗州城内一带为蕲春县理工中专校址,京九铁路在其南侧径直穿过。蕲春县人民政府已将罗州城列为全县重点文物保护单位,今湖北省人民政府已将罗州城列为湖北省第三批全省重点文物保护单位。据文物专业人士称,罗州城被誉为“一座完整的地下博物馆”,因为罗州城是湖北省自三国吴王城之后发现的一座北齐至南宋的古城址,特别是该城经历南宋抗金和抗元斗争的战火仍完整保留当时城市布局,这在考古学上具有特殊地位。保护这座古城,无论是对考古学、历史学、环境保护学等学科研究,还是今后科学地复原宋代古城风貌,发展旅游事业等方面,其价值均无法以金钱衡量。

1985年10月19日,蕲春县漕河镇罗州城村农民在当地挖屋基时就挖出一个陶罐,内装金凤冠、金钗子、金手镯、金耳环、金戒指等首饰47件和铸有“赤金”字样金砖3块,计0.7公斤重,他们当即将偶然挖掘出的这些金器交县文物管理部门。据文化部门人士考证,从发掘的陶罐呈仿棰形和四耳造型判断,这些金器埋藏年代最迟当为南宋景定四年以前。

1985年11月20日,国家文物事业管理局就曾给湖北省文化厅来电,罗州古城“在全国是很少有的,具有重要的历史考古价值,应予很好保护。”

2001年秋,国家粮食储备库在罗州城动工,对该地文物又进行了挖掘与开发,据国家粮食储备库和京九铁路修建时考古发掘的各类文物推断,罗州城应在两汉时期就很发达,这将罗州城始建年代又向前推进近千年。

据科学出版社出版《蕲春罗州城—2001年发掘报告》一书称,“通过对战国两汉遗物标本文化因素的分析,了解到罗州城战国两汉出土遗物中,文化因素的构成十分丰富,不仅有战国、汉代这两个有时代共性特征的文化因素,有楚文化因素,还有吴越文化因素……通过对罗州城出土遗物进行考古学年代分析,了解到罗州城的城内堆积起于战国晚期,止于元代早期。”

“罗州城的开发,始于两汉时期,作为一座州府,县级古城,虽然不像史前古城那样能展示远古先民向文明迈进的脚步,但它作为封建国家地方基层政权的物化标志,与其他长江流域同类古城一样,向世人昭示了封建文明的发展历程,为两汉至宋代封建国家经济与文明的发展做出过重要贡献,是长江文明演进过程中所不可忽视的一个亮点。”

一座古城,就是一部沧桑史;一座古城,就是一本教科书。它承载了多少悲欢离合的故事,又经历了多少腥风血雨的洗礼。罗州城历史悠久,历经沧桑,但时光的流逝,岁月的蹉跎,掩盖不了罗州古城文化的深邃与浩瀚,人们不会忘记在蕲春土地上曾经辉煌过数百年的这座古城。

资料来源:《蕲春文化研究》。

文热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