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湖北蕲春县医圣故里网站——蕲州在线! 关注微信 关注微博 关注抖音 关注快手

蕲州在线

搜索
蕲州在线 网站首页 蕲春百科 查看内容

蕲春革命大事记16:红四军南征蕲春

发布时间: 2019-11-12 23:12| 发布者: 蕲州在线| 查看: 273| 评论: 0

  (本文转自古今蕲谈公众号。热爱蕲春历史,关注古今蕲谈。)1930年10月,蒋、冯、阎、李军阀混战结束,国民党阵营内部出现了暂时稳定的局面,蒋介石乘机扩充实力,积极组织对革命根据地的大规模“围剿”。从此,反革命的进攻由过去几省军阀联合“会剿”,转入合围统一组织“围剿”的阶段。

  12月上旬,蒋介石调集近10万兵力发动了对鄂豫皖革命根据地的第一次“围剿”,活动于黄麻的红一军主力转移至皖西地区,北上黄麻的红十五军正赶上敌人的“围剿”。同月下旬,敌人已进占七里坪。紧急中,中共鄂豫皖临时特委书记兼临时军委主席曾中生决定红十五军向东转移。

  1931年1月中旬,红十五军在商南长竹园与红一军会师,合编为红四军,军长旷继勋,政委余笃三,参谋长徐向前,全军1.2万余人,下辖第十、十一两师和1个独立团。

  3月9日,红四军取得双桥镇大捷,粉碎了敌人第一次“围剿”,随即增建了第十二师和警卫师。3月中旬,蒋介石又调集约13万兵力发动第二次“围剿”。

  5月12日,以张国焘为书记兼主席的中共鄂豫皖中央分局和军事委员会成立,并对红四军进行了整编,军长旷继勋,政委曾中生,下辖第十、十一、十二、十三师和彭杨军校。

  5月底,敌人第二次“围剿”又被粉碎。

  7月初,调整了红四军领导人,军长徐向前,政委曾中生,原军长旷继勋调任十二师师长。

  7月中旬,红四军以6个团自皖西北南下征战。突围中转移至罗田的汪渭清、吕绍端等于7月底得悉红四军南征英山,随疾往请缨作向导,参加战斗。

  8月1日,红四军一举攻克英山,全歼守敌1个团,生俘敌团长、国民党县长以下1800余人,缴获长短枪1200余支、重机枪18挺、迫击炮4门及大批弹药和军用物资。

  8月3日,以主力横击蕲水,回扫罗田,完成了英山之定鼎。

  红四军英蕲罗之举威震九江、武汉,敌武汉行营主任兼湖北省主席何成浚急调新八旅进驻蕲春漕河,妄图堵住红军南下长江。徐向前军长决定,趁敌立足未稳,以突然奔袭战术,消灭这股敌军。8月17日晚,亲率主力第十、十一师之二十八、三十、三十一、三十三4个团,自罗田东进,8小时急行军128华里,18日拂晓前赶到了漕河。红十师二十八团团长潘桂甫率第一营担任先锋营,营长叶华(本名余柏生)和一连朱连长(大桴冲人)、陈排长(株林河人)及汪渭清、吕绍端特务连,在前带路。他们赶抵漕河时,敌新八旅还在睡梦之中。敌新八旅是一支辖3个团计3000人枪的新编川军部队,装备甚好,全系新式捷克步枪,还配有轻重机枪和迫击炮。

  旅长王光宗率部进驻漕河后,正遇发洪水自漕河沿雷溪河前往蕲州的唯一通路就是尚露水面的张明湖之堤坝。王光宗让参谋副官探明各处通路后,自觉进退有据,乃宽心在漕河街上与军官、太太们打牌、喝酒,夜以继日。不料这天拂晓,红四军飞兵天降,先锋营首先从夏漕南下打进漕河街,命战士大呼:“红四军来了!”。新八旅官兵闻声丧胆,争向雷溪河堤坝奔逃。驻在下街的团长鲁君培慌忙跳上白马,领着溃兵疾扑河坝。刚刚逃至张明湖,发现河坝竞淹毁了一大段。这是附近农民为引鱼进圩,在头天晚上挖掘河坝,激流乘势冲来,以致把河坝冲毁两三丈。鲁君培听身后喊声震天,胡乱跃马过河。一群士兵扯着马尾,想一同逃命,揪到深处,连人带马,一齐淹死,包括鲁君培共约淹死300多人。

  此时,王光宗被溃兵簇拥着,也向张明湖狂奔,听说坝毁路断,折向漕河东面的朱明塆。正慌乱间,红军骤至。溃兵连忙缴械投降,王光宗扑入塆前大塘,欲乘乱逃走,却被生擒。战斗不到2个小时,全歼敌1个旅,毙伤敌1000余人,俘王光宗及另2名团长以下1000余人;缴获步枪2000余支、轻重机枪10余挺、迫击炮10门,军需品无数。此役结束,红四军又乘胜进占广济梅川。原拟进击黄梅,因江汛阻隔,遂回师西返漕河。

  红四军长驱南征,克漕河,占广济(梅川),威逼蕲春(蕲州)、黄梅、武穴,与江南红军遥相呼应。敌武汉行营主任何成浚除呼请海军调舰艇巡逻长江外,派第十军军长徐源泉率四十一师丁治盘旅、四十八师徐继武旅前来截击,进至蕲水洗马畈、蕲春达城庙带。徐向前军长急令在蕲北、英山活动的红十二师兼程南下,自率主力飞兵北上,南北夹击徐源泉军。徐源泉军部及四十八师徐继武旅驻蕲水县城,四十一师丁治盘旅同徐继武两个团东进,旅部并一个团驻洗马畈街,一个团扎街上西山庙,一个团扎叶家花屋,一个团扎达城庙,互为犄角。红四军主力一部于8月30日进至株林河。

  华家畈的地下党员陈学伊(1927年在武汉由陈博介绍入党)当即同红军取得联系,受命到洗马畈街侦探敌情,住在街上的地下党员周吉安家里。陈侦得敌军分布及火力配备情况后,正要返回。不料敌军戒严,只准人进街,不准人出街。傍晚,陈学伊装作病人,周吉安向驻在他家的敌军官报告,说是“弟弟病了”,要求送出去诊治。这样陈学伊脱身回来,把探得的敌情向驻在株林河的红军汇报。驻军立即派员与陈学伊、华旭升(原田铺塆党支部书记)等迅速赶到漕河,向红四军总部报告。总部遂于8月31日晚率主力向洗马畈急进,同时电令红十二师并军部教导团由英山分两路南下,一路出鸡鸣河抢占洗马畈北侧之蕲阳坪制高点,截断敌军退路,并阻击援军;一路出牛头冲,由东北方向侧击洗马畈;北上主力则分割包围叶家花屋、达城庙与洗马畈街之敌。

  当晚,红军与敌人的先头部队在刘公河遭遇,敌军退回洗马畈,红军攻击前进。9月1日拂晓,战斗全面打响。红四军总部设在达城庙南5华里的亭子学塆,徐向前军长着灰军服,穿红绳布草鞋,骑大黄马,往来指挥。丁治盘旅系国民党军主力,虽陷入红军分割包围,自恃战斗力强,地形有利,一面急电徐源泉火速增派援军,一面指挥部队顽固抵抗,战斗十分激烈。红军趁漕河大捷余威,装备更新,士气高昂,攻势凌厉。天亮后,红军一部冲进洗马畈街,与敌巷战,展开肉搏。围攻叶家花屋与达城庙的红军将敌外围火力点拔光,敌军被压至围墙内、屋里。红军喊话,令敌缴械投降,敌仍负隅顽抗,逐屋争夺。下午,外围敌军对洗马畈街作反包围,战斗呈白热化。双方激战一天两夜,红军歼敌2000余人。9月2日上午,张国焘飞函召红四军北上。军部被迫解围,撒出战斗。

  红四军自8月1日攻占英山,至9月2日撤出洗马畈战斗,仅1个月时间,计歼敌7个多团,俘敌5000余人,牵制了敌人原拟调往江西的部分兵力,有力配合与支援了中央苏区的第三次反“围剿”作战。同时,通过打土豪和没收敌仓库,计收缴金子20余斤(后派人送交上海党中央)、银子1600余斤、大洋7万元。红四军南征的胜利,极大地鼓舞和推动了鄂皖边革命根据地的恢复和重建。

相关阅读

最新评论

文热点

返回顶部找客服官方微信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