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湖北省黄冈市蕲春县新闻门户网站——蕲州在线! 关注微信 关注微博 关注抖音 关注快手

蕲州在线

搜索

张萍《关于写作的心里话》

发布时间: 2021-3-15 23:31| 发布者: 蕲州在线| 查看: 91| 评论: 0

关于写作的心里话

文/张萍

昨晚,与一位文友闲聊,他告诉我,几年前我写的《三更有梦书当枕》他还记得,并且他还说把我写的《小镇时光》认真看了三遍,夸奖我文采斐然,写得细腻而又柔情,给人以春风扑面的感觉。这美言对于爱听好话的我来说,真是不小的鼓舞,喜得我兴奋了好半天。我想,这就是“成就感”吧?或者说是“文字的力量”吧?作为一名作者,能被素不相识的读者记住,这是一种尊重,和一种被关注的幸福!如同很多人所说,有一种成就感就是无言的喜悦。

虽然我不是什么大作家,没有资格谈什么写作心得和感受。但是,作为一个文学爱好者,我这些年却因为勤于练笔而得到了很多人的关注和鼓励,也收获到了很多友谊和掌声。同时,也因为写文章引发了很多有趣的故事……

记得三年前,我写了一篇《有位作家叫秋思》发表在腾讯QQ空间,我的一位女同学读完后悄悄问我:你是不是喜欢上了这位作家?不然你怎么写得这么细致?感觉你很崇拜他!她的话让我大吃一惊:我与南京作家秋思仅只一面之交,也只是读了他寄给我的书而写出的读后感,怎么与“喜欢”二字扯上关系了呢?吓得我赶紧把文章找出来细看,发觉文中没有任何敏感的词汇,属于文友之间正常的交流,是我的美女同学“敏感”罢了。她觉得女作者写异性,总像会发生一点什么似的。过后,我朝她不厚道地一笑,笑她“唯恐天下不乱”。我说自己都写几十个人了,是不是与这些人都有“故事”呢?这件事我到如今没告诉作家秋思,如果秋思大哥知道了,定会笑掉大牙。

呵呵,这种“敏感”事情发生在我身上有好几次,由此可见,写人,尤其写异性有一定的“风险”存在。还记得我为黄冈一位青年才俊刚出版的文集写了读后感,那篇文章发表在《黄冈日报》的头版,受到不少文艺家的好评。那位被写的艺术家在开心的同时,突然对我说:你这家伙好厉害,没有见过我的面,居然像很了解我一样把我写活了。我的老婆看了你的文章愣了好半天,一直追问你是谁!她都有点嫉妒你……这个和我同龄的帅哥,想必也是直肠子吧,他的快言直语呛得我半天说不出话来。我尴尬好一会儿,让他向老婆解释,不必和一个不认识你老公的人吃不相干的醋。这事当然只是一个玩笑。但此事让我明白写人确实是件“吃力不讨好”的事。难怪很多人不喜欢写“人”,因为难以把捏尺度啊!你写“过”了,人家说你不知天高地厚,还是一马屁精;你写“浅”了,人家说你没才气,瞎嚷一气;不光被写的人不高兴,读者也看不起。

偏偏我是个比较叛逆的人,非常有个性。喜欢挑战别人不爱做的事情。这些年,我光人物篇写了近30万字,所采写的人物形象什么角色都有,搞得很多人以为我当了“记者”。写人物也有很多好,譬如收获到了很多难得的情谊。被写的人时常为我读懂了他们而激动得热泪盈眶,夸奖我怎么像真的走进了他们的内心而把他所想说的话都表达出来了?用文字把他们盘活了呢?这是一种非常好的状态,也是我希望看到的效果。起码说明我比较擅于捕捉敏感细腻的情感,适合与人用文字沟通。所谓文学不就是人学吗?文学最终的境界就是与人对话。

但是,说到“与人对话”的话题,我时常会露出自己的弱点,那弱点就是太“感性”。记得我为中学语文老师姜在春先生写了一文《亦师亦友亦兄长》,我有一文友读了那篇文章给我留言,说我太大胆了,什么都敢写!居然敢写“以后找男朋友就找老师那类型的人”之类的话,问我的老公看了此文会不会不高兴。那位文友对我说这些话应该没有任何恶意,或者说是善意的提醒,但我听起来却“头”大了。当时就对他大发雷霆,说他不是一个善良的读者,是以小人之心看我的文字,还骂他没有欣赏水平,不是一个写作的人……我的一番大轰炸震得那位文友好多天不敢理我,最后只差没有向我下跪认错。为此,我还问过我的老师,我的文章有没有引起师娘的误会?老师笑着说,不要被别人的评论所左右,用自己的真性情来表达就是最好的文章,如果为迎合读者而写文章,在乎这个的想法或在意那个的看法,你永远写不出好文章。记住:你最好的作品永远是下一部……老师就是老师,他的话很快让我的情绪平息了,过后我也原谅了那位“无辜”的文友。毕竟写文章是给别人看的,各人有各人的观点,不能指望每个人和你站在同一角度看待问题。不过,那次发脾气,让文友也见识了我的“厉害”,他再也不敢对我提任何建议了。唉,都是写人惹的祸啊!

当然,也有因“祸”得“福”的。这些年我因为写人而突破了自己。很多人夸奖我写人物个性鲜明、有血有肉。虽然也遭到了不好的攻击,但都被我放在一边,权当没听见一样。甚至还有人问过我,你有什么资格写那么多人?(意思是很多有身份的人,我没资格来写。)我一笑了之,我写出来让别人接受就说明有这个资格!有本事你也露一手看看!事实上,因为自己多年的坚持,我的文字也得到了社会很多人的认可。前年就为一企业家写了20万字的纪实传记,还有不少单位请我为他们写人物专访作宣传。这些事实不是凭我空说就能获得,起码因为有一定的实力才让别人看得起,空拿酒瓶对天吹,能吹到什么呢?所以我写我文,我以手写心,终究看得到效果!非常高兴,在这一过程我收获了快乐和自信!

在文学的路上,一位老师用一句有力的话鼓励我:闷起头来写,不用在乎任何人的看法!写作不怕慢,贵在坚持!这句话非常的实在,细想起来达到了一定的境界才能做到。真的做到“闷起头来写”,事实上有多么不容易啊!每个人心中其实都有一个神圣的文学梦,可这是个难以企及的梦,能走到头的又有几人呢?我不敢下很大的决心,说将来在文学上有所作为。但以一份平常心来看待“文学”二字,心也就坦然了。那份坦然就是:想写的时候就写,不想写的时候千万不要写,不然写了也是白写。谈到这里,想起了一位文友问我如何投稿,怎么样才能让文章发表。对于我这个没有经常发表文章,也没有兴趣投稿的人来说,真的有点不好回答这个问题了。因为我从来不重视所写的文字能不能发表,只重视自己每写完一篇文章读后有没有人满意。当自己读了几遍是带着笑意时,说明写得没有差到哪里去。过后就不管三七二十一发表在自己的空间让读者评论,当有几位写作爱好者有兴趣与我谈读后感时,我就知道写得还可以,就觉得这篇文章没有白写,这种让自己开心,还愉悦了读者的感觉不比在报纸上发表差。我个人认为,如果写文章一味地只是为了见报,那么写到后来也许会越来越不开心。毕竟见报的数量有限,每个编辑欣赏文章的角度不一样,如果因为没有见报而怀疑自己的写作能力,那么写到后来可能会写不下去了。这是我个人浅见,所以我不爱投稿。一怕没中稿而失去写作激情,二是认为迎合编辑的口味而写作,最终会没有自己的写作风格。我觉得写作其实就是一种发泄,主要就是为了让自己开心,发不发表真的不那么重要。

因为没有注重“结果”,所以这些年我一直写得很开心。记得两年前我写了一篇《小镇时光》发表在空间,被我的同学发到家乡的群里,那篇文章牵动了小镇人的心,被大家疯狂转发。此文还被蕲春各大网站转载,阅读量加起来有好几万,大家好评如潮,家乡人都说为这样的“才女”而自豪。虽然我没有见他们的面,但通过网络接受大家的好评与点赞,我激动得热泪畅流……这份用文字表达出来的情感,收获到的幸福只有真正热爱文学的人体会得出来!----文字的魅力在这个时候得到了最好体现,写作的快乐莫过如此!这也就是我们所说的“成就感”用再多的钱也买不来的原因!此时,我心中唯有知足和感恩……

曾在网络读到一段精彩语言:文学其实是一个梦,是对现实的不满足,是对现实的逃避和臆测。如果文学的最终目的是要把你强行拉回到现实,让你牢记生活的难和苦,庸碌和猥琐,我怀疑它还有没有存在的必要。文学应该是给人长翅膀的,把你从地面上升腾起来的一种东西……

我想,它的意思是说文学和心灵的关系,是说种子和土地的关系。是让我们和自己的心灵团结在一起,用自己的语言写出自己想说的话。当我们快乐了,文学也就有了意义!

此时,我收获了快乐!也祝愿你写作愉快!

作者简介:

张萍,“70后”,湖北省作家协会会员,黄冈市蕲春县赤东镇人,现定居武汉市黄陂区。已出版散文集《与你同行》(长江文艺出版社)《遇见》(知识产权出版社)。散文《小镇时光》荣获第十四届冰心文学奖。

文热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