蕲州在线

搜索
蕲州在线 网站首页 蕲春文学 查看内容

蕲春胡风,是继李时珍后的另一块金字招牌(附旅行攻略)

发布时间: 2019-11-4 14:47| 发布者: 蕲州在线| 查看: 100| 评论: 0|作者: 大李|来源: 大长腿旅行


  【地处蕲春张氏宗祠内的胡风纪念馆】


  【胡风在张氏宗祠,是其本名张光人】

  寻访故居

  学者学胡风,学风骨。

  大李算不上学者,但想学风骨。

  可大李在去胡风故居前,孤陋寡闻,并不知道胡风姓张。当导航把大李引入到地处湖北黄冈蕲春县蕲州镇下石潭村、与李时珍纪念馆20来公里的张氏宗祠时,才恍然大悟:胡风可能姓张,就像鲁迅姓周一样。

  作家,都有一个笔名。胡风这笔名,在上世纪五六十年代,即便街头巷尾里大字不识的的老太太,和田间地头割牛草的鼻涕虫娃娃,也都知晓;对文化、文艺界的人,更是如雷贯耳。

  当然,这种如雷贯耳,是反面教材的如雷贯耳;是让人警醒、让人止笔的如雷贯耳;是人人可以骂之、诛之的如雷贯耳。

  可现在历史的方向盘摆正、摆回来了。

  胡风,是一座让人景仰的丰碑!

  这座丰碑,现在立在张氏宗祠内。

  蕲春的张氏宗祠,全新的建筑,颇为气派,更为气派的是祠堂前的广场——广场左右两侧被围起,广场的正前方开阔无限。

  胡风作为张氏的骄傲摆在祖宗牌位上,这,当然应该,这样,也真实,而且真实得让人突然觉得这个世界欠胡风的太多。

  可以想象,作为蕲春的张氏,对于胡风,是既骄傲又委屈的。骄傲很显然,毋庸解释,但委屈却是——似乎无从说起,也不便明说。

  中国人的习惯中,有一句话叫命运多舛。胡风生前多舛,死后也依然多舛——人生有多次波折也就罢了,谁知死后对他的平反,也是一而再再而三地经历了三次。

  这,于一个人来说,需要多大的福报,才如此丰富?

  因此,对待胡风,大李就像在无锡城里寻访阿炳的故居,对阿炳说大家欠他一个道歉一样,也如此呐喊:

  胡风,人们欠你!你的那些作家界朋友、文化名人们欠你!


  【祠堂内胡风生平展】

  三大挫折

  胡风是一位坚强的人,一个倔强的学者,一桩旷古冤案中的主人公。

  青年时,他去日本留学,由于参加了日本共产党并组织反战团体而被日本当局驱逐出境。

  当年在日本留学的人不少,但被驱逐的并不多。此为他人生的第一大挫折。

  第二大挫折,是中年后,中国抗战快要结束时,他在上海和重庆两地主编文学刊物,并创立中国现代文学史上重要的“七月”流派。

  1945年,他创办《希望》文学杂志,对当时的环境而言,这《希望》就像明灯,将茫茫之夜点亮,按现在人们的习惯说法,是有着满满正能量的,拥趸他的粉丝也将是成千上万。但不巧的是,胡风在杂志上批评了党内有些官员的官僚主义,因此被定性为散布反党言论而遭到批判,杂志也因此被迫停办。

  论说,共产党当时并未建国,每一个官员理应戒骄戒躁,可偏偏人就是人,并不能统一认知。

  胡风只看到道理的一面,却忘记了人性是不分境况不济、国运不佳的。

  到第二次,是距离第一次打击过去了大概十年,到了建国初期的1954年。

  这一年7月,52岁的胡风向中央政治局递交《关于几年来文艺实践情况的报告》(即“三十万言书”),反驳1952年6月8日《人民日报》转载舒芜文章《从头学习〈在延安文艺座谈会上的讲话〉》,及“编者按”中对胡风的批评。由于胡风强调文艺作品不能只写“光明面”却忽视“落后面和阴暗面”而触犯天条,因此遭到了全国批判。

  如果说,理论被斥为“资产阶级文艺思想”还不至于“灭顶”的话,那么后来被周扬开头,上纲为“反党反人民的文艺思想”,“宗派小集团”和“反党集团”后,就真的是遭遇到灭顶之灾了。

  1955年5月16日,胡风夫妇先后遭到逮捕,受他牵连的高达2100多人;1965年12月底,胡风从秦城监狱出狱。春节过后,离开北京到四川成都。

  多舛又多舛的是:本刚刚从监狱出来,却“文化大革命”开始,夫妇两个被送到了成都西边的芦山县苗溪劳改农场监护劳动,然后到1967年的11月,再度入狱。

  1970年1月,胡风以“写反动诗词”和“在毛主席像上写反动诗词”(其实是在报纸空白处写诗)的罪名,被四川省革委会加判无期徒刑,不准上诉。

  这人生中最后一次的波折,他“玩”到了极致。


  【大李拜谒胡风】

  三次平反

  柳暗花明会有时,霉运总有过去的时候。

  1978年12月,胡风迎来了春天,中共十一届三中全会以后,对他这桩错案(当时并不认为是冤案)进行了彻底的纠正,为胡风和一些受牵连的人恢复了名誉。1979年,胡风正式获释。

  虽然获释,并获得了一些政治名誉,胡风似乎也得到了人生的慰藉,因此带着喜悦于1985年6月8日病逝在北京。

  逝世后,有名望的人自然国家要对他盖棺定论。可是,这之中,文化部拟定的悼词还留有尾巴,还认为胡风在某些地方有错,甚至有罪,这让胡风的家人表示了异议,因此追悼会无限期地推延,胡风的遗体也冷藏在友谊医院太平间里“待价而沽”。

  直到第二年的1月初,胡风治丧委员会终于发出讣告,此时距胡风逝世已七个月。追悼会由全国政协副主席杨静仁主持,文化部部长朱穆之致悼词。悼词中对胡风给予充分肯定。

  这,算是第二次平反。

  但,让人难以置信的是,还是没有彻底。

  1988年6月18日,经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讨论,中央办公厅发出《关于为胡风同志进一步平反的补充通知》,对1980年平反文件中保留的、指责胡风将关于共产主义世界观、工农兵生活、思想改造、民族形式、题材等五个问题,说成是“五把刀子”,予以撤消。对1980年平反文件中保留的、严厉指责胡风和一些人的结合带有小集团性质,进行过抵制党对文艺工作的领导,损害革命文艺界团结的宗派活动,予以撤消。对1980年平反文件中保留的、指责胡风的文艺思想和主张有许多是错误的,是小资产阶级的个人主义和唯心主义世界观的表现,予以撤消。

  苍天,这已经彻底了——感恩了!

  因此,这也就是胡风案的第三次平反。

  大李到浙江绍兴拜谒秋瑾时,惊叹后人将她的遗骸十次迁坟,太折腾鉴湖女侠,但今对胡风,大李也似有如此的思绪。甚至,思绪更强烈:因为“折腾”秋瑾,无论哪方哪派,都认同她的伟大,之所至将坟墓迁来迁去,是想给他找个更好、更合适的地方。而胡风显然不同。

  不过,一切都成过往。胡风——张光人,总算有了定论,他地下有知,该是欣慰,见到当年对他大打出手(都是口诛笔伐)的冯雪峰、吴伯萧、丁玲、冰心、巴金、曹禺,还有文化界大佬翦伯赞、赵丹、丰子恺、常香玉、马思聪时,能够一笑泯恩仇,让他文艺理论家、诗人、翻译家的丰碑无论天上地下都永放光芒。

  也让大李在宗祠二楼的陈列室内,能够安心、放心地“读”着他的伟大和人生遭际,从而获得更多的生命感知。










  胡风故居旅行攻略

  故居地址:湖北省黄冈市蕲春县蕲州镇下石潭村

  门票:免费

  周边景区:李时珍纪念馆

  行车路线:

  1、武汉-蕲春普快火车硬座,票价37.5元,南昌-蕲春普快火车硬座亦是37.5元(你没看错,武汉到蕲春和南昌到蕲春票价惊人般的一致),再火车站转蕲州镇公交,然后坐出租车或摩的到下石潭村;

  2、武汉武昌付家坡汽车站-蕲春、武汉杨春湖汽车站-蕲春,车票60元左右。也可武汉高铁站坐轻轨武石线花湖站下,到黄石客运站转黄石-蕲春班车,或黄石-黄梅班车在蕲州镇下。

  自驾:导航胡风故居

  食宿:蕲州镇比一般镇大,有美食,有住宿。住宿每晚100元以下

  友情提示:

  1、建议自驾,蕲州镇到下石潭村不通交公,打车也不方便;

  2、自驾导航到张氏宗祠时,周边和外围并无指示牌,须到祠堂门口才能见到胡风纪念馆的牌子,祠堂进门即从左侧上到二楼,如二楼紧闭,可在一楼上楼处看到开门者的联系手机。

最新评论

文热点

  • 喜欢“作家”这个称谓

    喜欢“作家”这个称谓

    《遇见》系作者近年创作的第二部散文集。全书分为《感恩遇见》《

  • 冬天的太阳

    冬天的太阳

    我在小城太阳来到小城我在上海太阳来到上海一轮红日冉冉升起顷刻

  • 坐公交车

    坐公交车

    他们一上车拿卡一扫 嘟地一声找座位去了我得摸出两枚硬币丢进车

  • 问题

    问题

    一捆蔬菜超过了20斤品种齐全 大蒜莴苣萝卜黄瓜红薯蘑菇辣椒大都

  • 为什么蕲州姓李的人跟李时珍没有五毛钱的关系?| 读懂蕲州十七

    为什么蕲州姓李的人跟李时珍没

    其实,蕲州是本不需要寻找的,在任何一个拐角处蹲下来,用手拂去

返回顶部找客服官方微信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