蕲州在线

搜索
蕲州在线 网站首页 蕲春百科 查看内容

陈细怪八赋之一《炎凉赋》

发布时间: 2019-11-1 23:13| 发布者: 蕲州在线| 查看: 27| 评论: 0

  (本文转自古今蕲谈公众号。热爱蕲春历史,关注古今蕲谈。)陈细怪善长作赋,写了不少文赋,留存于世仅8篇,分别为《不进学赋》,《时运赋》、《炎凉赋》、《卷堂赋》(一日《游馆赋》)、《败子赋》(一日《赌博赋》)、《禁大烟赋》、《娼妓赋》、《洞房赋》。这8篇赋,文词皆为绝妙。今人读来,无不拍案叫绝。其中的《洞房赋》,是陈细怪代梅小姐作的。这位梅小姐是谁,不得而知。论陈细怪文笔,作此赋毫不费力。但象他这样的儒家君子,会否做这种艳情游戏?似有可疑之处。如以其“诙谐倜傥”之情,做此文赋也不为过。我们将陆续发出8篇文赋,供各位赏析。

炎凉赋

  世无兄弟,财是兄弟;人无亲戚,利是亲戚。伯伯长,叔叔短,不过是金银在那里攀谈;哥哥送,弟弟迎,无非是铜钱在那里作辑。

  推近及远,或得远而忘其所推;因亲及疏,乃弃亲而厚其所及。嫡堂非嫡从堂嫡;真表不密假表密。缘何冷淡?厌他目下缺东西;为甚绸缪?贪彼手中多黄白。

  但看手中挥的金,使的银,便见眼儿红,脸儿赤;不惜腰也折,背也弯,何妨奴其颜婢其膝。那晓父党之外有母,母党之外有妻。只省得万贯之下有千,千贯之下有百。献媚者,转眼改移;受诌者,立地变易。见他趋之恭,奉之仪,谁管他曾做乞丐曾做贼;受他请之诚,邀之勤,那问他现为奴仆现为役。今日代彼遮瞒,不记从前将已指责;此时忽尔逢迎,不念当初目不相识,信手白镪多功;甚矣青蚨有力。明放着嫡派嫡支;反弄做如路如陌。不是他没有良心,谁叫你早不发迹。

  英怪炎凉,人面蓦地里。四转三回,须知冷暖世情。普天下,千篇一律。

  陈细怪(1812—1874),名永墨,字子赤,号痴仙,绰号细怪,豹子山村人(祖籍陈坝村),素有鄂东“阿凡提”之称,院试不中。愤世疾恶,寓庄于邪,风流倜傥,才思敏捷,《陈氏家谱》称其曾被荐为选举训导,但纵观一生未有任职。清咸丰三年迎太平军于乡,次年中进士,授封师帅。太平军败后,潜回故里,躲过清军追捕,以教“犁耙馆”为业。自作《不进学赋》等八篇,生前著有《痴仙集》(已失传)。娶张氏福女,妻出名门,貌美贤惠,生有五子一女。痴仙晚景不佳,在贫病中死去,墓葬于豹子山木鱼地。

  资料来源:《蕲春文史》。

相关阅读

最新评论

文热点

返回顶部找客服官方微信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