蕲州在线

搜索
蕲州在线 网站首页 蕲春百科 查看内容

1953-1954年,赤东大堤是这样建成的......

发布时间: 2019-10-28 23:06| 发布者: 蕲州在线| 查看: 85| 评论: 0


  (本文转自古今蕲谈公众号。热爱蕲春历史,关注古今蕲谈。)蕲河水系,自古以来就是河网交织、圩垸密布,江河湖水一体,历代水患无穷。只有采取合堤并垸、塞支强干、综合调整的措施,才能彻底根治千年水患。

  民国十六年(1927),国民党蕲春县参议会,曾倡议堵塞东支河、中支河,退建西支河东岸堤,名曰“沿山大堤”,因西岸地方土绅韩则明反对未成。

  初解放的1949年,圩堤又多溃决遭灾,蕲春县人民政府,报请省水利局黄冈水利分局组织测量队,规划在片马口、易家河两地堵断河口,统蕲河四条分汉于西河(即西河驿下游河道),并金城堤、三民堤、全股围、官畈围、同活堤、永丰围等为一围。修筑西河东岸干堤(亦曰沿山堤)。

  1949年12月25日,何启副县长就主持召开了修堤筹备委员会。各圩修防主任、知名乡绅和有关区长、政委以及县有关单位共100余人参加了会议,成立了“蕲春县修防委员会”和“新建堤防指挥部”,何任指挥长,当即决定新修围区干堤。因解放初期各方面条件限制未能实施。

  1953年,特大洪灾侵袭蕲春大地,围堤全线溃口,圩田遭受没顶之灾。何县长带周少华等再度对围区进行勘测,作出了规划,新建并垸大堤。

  7月,全县首届各代会讨论通过了方案,7月15日县里正式编制出《湖北省蕲春县根治水旱灾害、新建并垸大堤暨蓄洪水库工程计划任务书》。何县长带着这份材料亲自到省水利局向老上级漆少川副局长汇报。漆局长问何启县长:“你真有决心修大堤?”何县长当即拍胸并肯定地回答:“包在我身上。”象战争年代一样请示任务并接受任务,并诚恳的要求上级领导给予支持。

  1953年11月13日,省水利局转请中南行政委员会水利局审核批准,同意以工代赈新建蕲春并垸大堤。当时县政府秘书兼大堤指挥部办公室主任江树森提议改“并垸大堤”为“赤东大堤”,取义于人民翻身解放,有如旭日东升,赤遍蕲春,并与1952年修成的赤西大堤相对应。县委、县政府领导一致赞同这一提议,于是把即将开工兴建的并垸大堤正式命名为“赤东大堤”。


  县里当即成立“蕲春县新建赤东大堤委员会”,下设具体指挥机构为“蕲春县新建赤东大堤指挥部”,指挥长何启(县长)、政治委员董舒(县委书记)、副指挥长邵自修(副县长)、高仕林(副县长)、董明清(职务不详)、朱启文(县法院院长)、万炜(省水利局工程师)、黄金彪(地区水利局副局长),当时最高决策者为县委书记董舒同志。指挥部下设总办公室和供应、财务、组织、工程、宣教、卫生、警卫等股室。沿堤划分三个中心工程管理段,各段亦相应设立职能小组管理下属分段,并分别负责14个区(镇)工程指挥所的施工事宜。各指挥所以区(镇)长任指挥长、区(镇)委书记任教导员。下设民工大队、中队、分队等各级施工队伍组织。

  全堤共抽用干部327人(其中党员41人、团员57人)。为了加强领导和指导施工,此前省水利局派出7名工程技术人员赴蕲春帮助工作。

  队长万炜,原国民党中央水利局第二工程处长,解放后在湖北省水利局当工程师;

  罗卓华,1952年毕业于广西大学,分配到湖北省水利局工作;

  杨体仁,1947年湖北高等工程学院毕业,省水利局工程干部;

  杨虞桓,省水利局工作人员;

  万皇宾,省水利局测量人员;

  汤老师傅,省水利局测量人员。

  后来又来了个叶明哲,第一届武大毕业生,省水利局工程人员。当时黄冈地区水利局也派黄金彪副局长等来蕲指导工作。黄金彪绰号黄屠夫,恶得狠,工作十分负责,别人都怕他。来蕲后兼任大堤指挥部副指挥长。


  这一批人为蕲春赤东大堤的建设付出了极大的努力。县里对这批人十分看重。当时送他们从漕河至八里湖一带测量,那时没有小汽车,全县仅有两台靠烧栗炭发动的敞蓬卡车,就将一台车送他们。这台车开动时,除司机操作外,还要个人专门打扇,扇燃栗炭火,蒸汽足些,车就走得快点。当时选中曹能刚做这件事。曹那时在水利局工作,个子大,有力气,人也很热情。所以打扇特别卖力。车子上坡时,他扇得全身汗淋如注,但还是不敢休停一下。曹能刚还回忆说:当时测量是用土办法,在两地挖洞搞“水准测量法”。一个洞挖在牛皮坳,一个洞挖在八里湖土门,相隔十多里,两边同时放铳为号,同时测量静止水面。

  时值暑天,当时县里有个人叫聂福友热倒了。另一次,由于偏远找不到饭吃,省里罗工饿得不行,曹能刚到附近垸子里讨了碗饭给罗工吃下后,喝点水才好些。

  1953年11月16日,“蕲春县新建赤东大堤指挥部”正式启用印信,并进入漕河原县法院(今水利局处)办公。

  11月22日,先由6区1镇上3万劳力正式施工。

  11月15日,指挥部颁发了《工作人员行动纲领十五条》、《劳动纪律十条》等文告,并创办《工地生活》小报,广为宣教。后又印发了《土方施工规范》,并相继办了工程员,卫生员等培训班,为大施工打下基础。


  12月初,统购工作全面开展,仅部分灾区结合工赈挑堤的12000人进行局部施工。

  1954年元月,统购工作结束,县委全部上堤,动员全县13个乡1个镇的劳力号称“十万大军”,实际上是有8.5万人,掀起全面大施工高潮。

  春节前,为最后分片包干完成任务阶段,除重点乡普选外,仍是全力以赴,加紧施工。

  3月,大堤主体工程基本结束,转入整理坝坡修建涵闸,修补塌陷部分加培和清工结帐,评功表模等煞尾工作。值得记述的是,在施工中,广济县(今武穴市)援建劳力6000余人,完成土方43000多个。

  4月22日,工程全面告竣。这条上起团石头,沿四十八围横贯赤东湖,经新圩、江中垸、罗州城、西河驿桥头、莱园头、杨树畈、陈明畈、北风头、蜈蚣畈、郑大圩、余家赛至下土门咀,再从白鹤堰起,径五里墩、汪家渡口,直至金牛洞全长31.4公里长的大堤,如一条赤色彩带紧紧系在“四十八围七十二畈”边缘上,基本隔断了长江洪汛和蕲河山洪的冲击,让“蕲春粮仓”初步摆脱困境。

  新建赤东大堤,共挑土方3465175方,石方1714方,砼方237方,共计投资新币1305000元.其中省民政厅灾赈投入95万元、省水利局投入15万元,并先后两次给贷款20.5万元。

  修堤中,曾移民1151户计4436人,拆迁房屋3242间,挖压田地4008.8亩。虽然围区移民有一些损失,但却给整个蕲春带来极大的收益。

  赤东大堤上段有防山洪的作用,下段有防江汛的功能,保护面积93753.87亩,保护人口59206人(不含广济受益数)。新增耕地三、四万亩,新辟一个5万亩的国营农场(今原种场等地)和34平方公里的养鱼基地(即赤东湖)。

  大堤成为全县人民的“主心骨”。当时有一民工作了一首打油诗以纪其盛:“大堤长万丈,永远把水防,感谢共产党,世代恩不忘。”可以说,赤东大堤的修建,在蕲春水利建设史上树起了一座丰碑。


  在赤东大堤修建过程中,留下了许多有趣的传闻。老副县长高仕林回忆说:“我是1953年6月担任副县长的,修赤东大堤时,何启县长是指挥长,我是副指挥长。何启县长治水的精神十分感人。他与民工同吃同住同劳动,每天都在工地上奔波。晴天,骑着一匹马到堤上检查进度,60多里的长堤要跑好几遍。下雨天,拄着一根棍子,从上至下走,一处处看。有一次他骑在马上查工地,眼前有个年轻民工说:“这个人真有味儿,骑个黄马到处果跑”。何县长听到了,当即下马接过这个青年民工肩上的担子,认认真真的挑起土来。有个认识他的人说:“何县长,您老哪来工夫挑土啊!”吓得那个青年民工赶忙抢下何县长肩上的担子。何县长不但没有怪罪他,还亲切地拉着他的手说:“挑堤是大家的事,我也很想多挑几担土。但有个分工,如果你能替我指挥大堤工地,我就天天替你挑堤,你看行吗?”青年民工感动得流下眼泪,再挑起土来快步如飞。在场的民工也都无不感动。整个工地民工的干劲都被何县长激励起来了。


  老水利工作者伊福回忆说:“挑赤东大堤时,我在汪家渡口段施工,每段搭了个简易木板子屋儿。有一次夜里突然起狂风,那个荒芜人烟的湖区没有什么遮拦,大风把木板屋吹倒了。当时大堤副指挥长朱启文要处分我,我吓得不得了。后来,何县长知道了这件事,深夜拄个棍子带人来看望工段,问伤了人没有?并对朱说:风吹倒了房子,不能处分人。我才得救了。我后来在水利上干一辈子无怨也无悔。”

  的确,何启同志为蕲春水利事业贡献了最大力量。他三十年代参加革命,长期坚持在蕲南湖区一带打游击,20多年间,他杀日寇斗顽军、击“百当”、打土匪、出生入死,把头提在手上玩。他对湖区特别有感情,常想着:革命胜利,第一件事就是要治理蕲春水患。解放初,他当副县长,1950年10月1日县水利局成立,是当时最早的8个科局之一,他兼任第一任水利局长,直接挑起“治水”这副重担。

  1951年7月,顾焕新当水利局长,何县长则兼管水利;1953年,孙贵云任水利局长、对水利工作兢兢业业,但何县长却仍兼赤东大堤指挥长,直到1955年调任地区专署监察处长时止,他一直把治水放在第一位。何县长的治水精神,体现了解放初期党和人民政府关心群众疾苦,和广大人民群众打成一片的艰苦奋斗的作风。


  天有不测风云,人有旦夕祸福,1954年夏秋之交,一场历史上罕见的水患再次冲击着蕲春。全年降雨量2310.9公厘,超过正常降雨量的40%以上。其中,五、六两个月降雨1077.8公厘,蕲河西河驿处最高水位达28.53米,超过1953年最大洪峰0.6米,长江蕲州最高水位8月21日为24.94米,超过1931年(民国二十年)最高水位1.42米。真是苍天倾盆而泻,长江洪魔狂舞,蕲河山汛爆发,三管齐下,可怜赤东大堤这个“新生儿”遭到没顶之灾。尤其是下段堤身,大水普遍漫过,造成丁家屋角,十里坝、汪家渡口等3处溃口,共长780米天在呼唤,地在呼唤,人在呼唤!

  在这万分危急的关键时刻,县委、县政府火速组织3万劳动力300条民船上堤抗洪抢险抗御了一次又一次洪锋的冲击。当时,黄冈地区副专员贺导海同志率领军分区副司令涂建堂一行到蕲春指挥抗洪抢险。贺专员按照省委、省政府防洪抢险会议上提出的“人在堤在,人死堤亡”的精神,亲自到各个险情最大的堤段上指挥战斗。何启县长当时全身水淋淋,拄着一根棍子查险,并和涂建堂副司令员坐镇在汪家渡口最险段上指挥。参加抗洪抢险的广“大共产党员、共青团员们身先士卒,哪里危险哪里去,置生死于度外,为广大群众作出了榜样。体现了当时那种“与天斗,其乐无穷!与地斗,其乐无穷!”的大无畏气慨。


  他们在波涛汹涌、暴雨如注的情况下,领导和群众紧密团结,围成人墙挡洪水,用生命去与洪魔拼搏!因为有这样一支敢死的队伍,能在较短的时间中,赤东大堤从头到尾五、六十里,普遍加高了1.5至2米。但是,苍天无情,仅6月25日这一天,一次降雨173.5公厘,汪家渡口堤段腹背皆被水困,大堤终于被洪水吞没。数千名抢险民工在何县长和涂副司令员的严密组织下得以安全转移,转赴蕲州江堤继续防洪抢险。

  这次江洪,全县受灾51663户、198789人、205653亩。其中水冲沙压21312亩,无收145425亩。倒屋45808间,打死12人,淹死46人,死耕牛68头。灾后,省地县各级领导相继组织“生产自救,复堤堵口”工作,赤东大堤连年培土,增挑内外挡水平台,并裁弯取直,还在原有闸涵的基础上进一步整修,并于1974年兴建赤东湖电排站,装机6台(套),单机800千瓦,共计4800千瓦。确保了湖水能排能灌,彻底发挥了赤东大堤的各种功能。

  现在的赤东大堤,自夏坳电排站至龙头坝全长19.82公里,堤面宽4至8米,堤顶高程26-33米,边坡为1:2-1:3;内外建有压浸台,面宽10-15米,高程低于堤面2-4米,边坡仍为1:2-1:3.保护面积120925亩,保护人口(1984年普测数)99894人。

  自1955年至今,60多年余年来未发生过溃决。确保“四十八围七十二畈”这一蕲春粮仓永保丰收。

  资料来源:《蕲春县水利志》、《蕲春文史》等;图片为古今蕲谈原创。

最新评论

文热点

返回顶部找客服官方微信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