蕲州在线

搜索
蕲州在线 网站首页 蕲春百科 查看内容

蕲春许家河枫树林祖坟山的历史简介

发布时间: 2019-11-1 20:55| 发布者: 蕲州在线| 查看: 83| 评论: 0|作者: 许济安|来源: 金寨许氏宗亲网

(许济安文稿手迹)

(许启明手迹)


  一、历史概况

  1、祖坟山枫树林,因长有四棵参天的大枫树而得名。大树分别长在祖山的四角,每株树高约40米。主干粗壮,三人才能合围。主干长出若干枝干,枝干再开支,层层叠叠、树盖内外相合,直径达20余米。每当春夏之际,繁叶盛开,遮天盖地,浓荫蔽日,景色宜人。树上有百鸟聚集,筑巢繁衍,鸣叫不止。树下也是路人歇脚、农耕人家休息佳地;秋天来时,枫叶尽染。太阳一照,红光灿灿,美不胜收。


  2、祖坟山就在四棵大树中央,整个面积约二亩余,四周均有田岸。南北长50米,东西距30米。是一块长方形墓地。从祖山的中心起,从左至右,三处坟茔,相距均二米余,并列成一排。坟茔距前田岸约四米。坟墓均坐西南南、向东北。三坟都立有瓦沟碑,碑刻高约一米,宽约1.5米。最左坟茔前,紧靠田岸边,有一小沟凼,面积约一平方米,深一米,水清且常年不竭。这地块如竹排顺流,行稳致远。地理先生喝形为“排形地”,实属大吉之地也!


  3、祖山的四周有祖业田30亩。据说在18世纪,由金寨某代许氏后裔托付给许家河大垸数户人家耕种。不收田租,不课公粮国税,目的是由种户看护祖山,如有自然灾害损毁或人为破坏,种户负责处理及维修。如此代代耕种,代代守护,才有百年大树的长成,也因此,田园、石岸、祖坟,历经两个多世纪(18——19世纪),依然完好无损。

  我亲耳听我的大伯许英春经常讲起我曾祖父曾经耕种祖田、车水灌溉的故事:曾祖许际科,人长一米八,力气大,会武功,精木工。他当年曾久种枫树林祖田二亩,每逢大旱,河水断流。为保丰收,许河垸里人参加围造拦河堰蓄水,许河人叫我的曾祖去围堰,他说:“我不去围堰,不车你们围堰涨的水,我就车河底的水就行!”他自造了一架水车(此水车有车头、龙骨、莲蓬头、车架、脚踏等部件组成)车祖田边的河水。有一次晚间,他独自一人带着车栓去车水,老是断栓、换栓,天亮时,才发现车底下莲蓬头吊着一扇小石磨。这时他才恍然大悟:原来是他只顾着近水楼台先得月了,没有帮着围拦河堰,有人暗地里报复他。这是真实的往事。

  就这样,这一块祖田,由我家耕种。到了“钟”字辈,我的爷爷学了篾匠手艺,此田又转交给别户代耕。


  二、关于沿河石岸工程

  迁居皖地(金寨)后裔,为防止洪水冲刷致使河沿田园垮塌,殃及祖坟,有几代出了巨富,就着手建造石岸。祖山沿着河边,有一条宽约一米多的小路,贯穿两县。东起株林,西至浠水堰桥乡。当年就着这条路运送建材,用人力推车运到墓地边存放。仅是备石料,就用了一年的时间。祖山周围,没有石头,石料都取自12华里之外,可想而知,石价之高、运输之难。到了第二年秋天,石料充足后,才开工建造。整个河岸工程长达150米,底宽2米,高2.6米。整个工程用石507立方,总重达357万斤。

  相传许氏巨富们非常地慷慨大方,大礼不辞小让。建材中,需要沙子,一斗黄沙换八升米;运送石料到场地,过秤称重,按重付费。有人投机取巧,一块石头秤了8次,主人指着这石头谈笑风生,依然付了8次钱。可想而知,这石岸工程花费何等巨大!


  三、历史变迁与消失

  1、祖田的变迁

  1949年解放后,1950年国家实行土改分田地。将这30亩祖田纳入许家河垸田一起,统一计算入亩,按人头分摊到户,由各家各户耕种;6年后,转为高级人民公社,土地集中,归生产队耕种,实行工分制,收支归集体统一核算,年关分配钱款粮食。当时的政策是,不准有荒田!许家河当时人口只有100多,而田亩却有270多亩。是一个典型的“人少田多、劳力不足”的状态,加之这祖田大畈缺水严重,收成不稳。在这种情况下,将这30亩祖田白送给邻县浠水县黄土咀生产队。从此,蕲春许氏失去了对祖田的管辖权,直至今日。

  2、石岸的消失

  因1957年浠水、蕲春两县为解决大畈严重缺水问题,联合力量,在浠水上畈大垸左侧一条小河上修建拦河石堰作灌溉用。当时当地石头紧缺,遂将祖山后面大湾处的长约40米的岸石全部拆光;余下的约110米的石料,浠水人搞小建设、修塘补路,拆了个净光。年长日久,零星石料,历经洪水冲洗而垮塌,人见人搬,至今也不复存在了!


  3、枫树林的消失

  1958年大办钢铁,砍树炼铁,所以,大枫树林也在劫难逃。农业学大寨开始,又兴起了毁坟改田运动。本人1943年3月出生,1958年,我正15岁。当年我刚上洗马初中一年级。报名回家的路上,亲见了枫树林祖坟被毁的一幕:当时,浠水县黄土咀队男女约20多人,正在毁坟改田。坟茔暴露于野。看到最左侧坟墓的金棺遗骨仍完好无损;其它两处,只有少量树筒和遗骨。三处棺材,均由二根小石条托起架葬。改田人将土回填,平整为田,而把所有的棺木、遗骨、石碑全部扔到河里去了。从此,枫树林消失在人们的视野里,小路也随着社会的发展而废弃……只留下了记忆。


  许济安于2019年9月30日

  说明:此材料由湖北蕲春宗亲许济安(曾长期担任当地村书记)回忆并初稿,由宗亲许启明誊写修正。

  而今,经许氏后裔重新修缮后,“排形地”祖墓的样貌:

最新评论

文热点

返回顶部找客服官方微信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