蕲州在线

搜索
蕲州在线 网站首页 蕲春文学 查看内容

蕲州一日行(二)

发布时间: 2019-10-21 01:42| 发布者: 蕲州在线| 查看: 155| 评论: 0|作者: lgb0115|来源: 刘国斌乱弹

封面·蕲艾小镇

  现在到处都流行打造新的古镇,蕲艾小镇就是这种新古镇。从前嘛,建造古镇还有所依凭,就是围着一座曾经的古镇向周边拓展,核心部分还是有古老的建筑遗存。我到过西南的一些地方,那些古村,古寨,古镇,就是以这种老带新的格局建造而成的。其实江南的一些水镇,也莫不如此。而现在的一些所谓古镇,就是毫无端涯,凭空建立。我在河南,看到过更大规模的建筑群,当然,它不被称为古镇,这就是清明上河园和开封府。只要有一大块地,便可以建设,很多影视城也是以这种方式建造起来的。顺便说,这个无人居住的蕲艾小镇还是湖北省的省级特色小镇。

  这都是些非常颠覆的概念,新古镇,无人居住的特色小镇。完全不知道这种事情怎么会拉扯到一块去。当然,如果不去考虑这些,单纯来玩一玩,尤其是大妈们到这里来拍一拍抖音什么的,它也算是一个比较合适的场所。想想一百年之后,新古镇也会变成老古镇,也算是为子孙后代做贡献。唯一的担忧是,我们现在做的房子,能不能保留到一百年之后也不坍塌。

  要说蕲艾小镇的建筑群,还是挺有气派的。一式的灰瓦白墙,模拟了蕲州地方著名的地标建筑,比如管窑啊,过所馆啊,镖局啊什么的。还有一些是为蕲艾这种最近流行的中医方式服务的,比如蕲艾研习所。我的印象中,艾草就是蒿草,全世界的蒿草散发出来的是同一种味道。李时珍是蕲州人,所以他说蕲州出产的艾草,也就是蕲艾最好。我可以承认蕲艾最好,但再怎么好,它不过也只是蒿草而已。就像在菜市场买菜,人夸自己的白菜最好。回答者说,再好也是白菜,又不是猪肉。殊知现在的猪肉已经不是白菜可以拿来比拟的啊。蕲艾再好,它也不是盘尼西林是吧。

  这些建筑建造得也很精致,如果慢慢游玩,也可以拍出很多漂亮的照片。不过我的同学们不是那么很好(去声)玩,每个地方看一看,拍张照片就算了。假如是我一个人来,一定会闯进每座院落去看看,它到底是个什么格局,拍几张自己喜欢的照片,这叫下雨天打孩子,闲着也是闲着。但跟同学一道来,便不能如此特立独行,你得照顾他们的感受,及时为他们拍几张照片。好在这个地方对于我而言也没有太大的诱惑力,拍不拍都可以,于是随着同学一直往前走,在街面上随处看看。

  与我们同行的两位女同学,生相端庄,穿着朴素。我们那位家长男同学喜欢开玩笑,在给某位女生拍照的时候,戏称其为“万人迷”。这位女生说,我才不是万人迷,某某,也是我们班女生,才是万人迷。我说,你这样说就不太对,一个人漂亮不漂亮不完全是天生的,后天的训练也很重要。注重打扮,保持身材,时刻认为自己很漂亮,也许就真的越来越漂亮呢。然后我指着两位女同学说,你看看你们,头发也不染,衣服也没颜色,老气横秋的。我们高中同学之间说话比较随便,她们也不生气。

  小镇的尽头是一座城楼,上书蕲州两个字,它只是一件仿制物。那年我在蕲州,从真正的蕲州城楼出出进进,是货真价实的古城墙。我这次来便是很想到这座城墙去看看。虽说蕲艾小镇的城楼是仿制品,难为它也做得这么高大,应该是精仿或者高仿了。我们在有门钉门环的大门前拍了几张照片,然后爬到了城墙上,鸟瞰整座小镇。这里已经成为少年的拓展基地和幼儿园孩子游玩的场所,我只是很奇怪,这些少年和孩子,是从哪里冒出来的呢?

  蕲艾小镇的旁边有一座湖,叫赤龙湖,号称蕲州湿地公园。湿地这个名称涵盖的范围太广泛了,不惟沼泽可以被称为湿地,广义的湿地还包括河流、湖泊,甚至人工开辟的稻田和水库。所以到了江南,河湖港汊都可以被称为湿地。赤龙湖的水质看起来不怎么样,有点发白,湖面上还搭有游船码头。

  在这个蕲艾小镇和赤龙湖游玩了一阵子后,我们上车去吃饭。吃饭的地点在蕲春县城旁边,这是因为后来参观蕲艾产品的工厂也在蕲春县城旁。一伙人进入吃饭点之后,每桌十人,随便坐下。餐馆的工作人员开始上菜,五菜一汤,汤锅放在饭盆旁边,自己打汤。菜品有水煮豇豆,炒藕丝,煮豆腐,土豆鸡肉,烧鱼块。先前我们以为土豆烧的是猪肉,后来才发现是鸡肉。这使我想起在乌兰浩特兴安盟医院的故事,老是找食堂要猪肉,不知道猪肉的身价已经暴涨。

  同行的男同学,也就是我们这个家庭的家长带来了大半瓶酒,我其实也带了酒,他说,还是先喝他的酒。于是我们就着这五样菜,喝将起来。同学中有一位中学教师,说,这种菜还喝酒啊。我便讲了一个故事,说,本地文工团有一位道具师,嗜酒如命。当年工资很低,供给不足的时候,将工资寄一部分回家后,剩下就是伙食费。喝酒占了伙食费的很大比例,每到发工资前,便有些不够用。将就的办法便是用酱萝卜咽饭下酒。一次很穷囧了,碟子中只剩下了一根酱萝卜,每餐就倒点酱油进去,吮吮酱萝卜,喝酒吃饭。终于熬到发工资的那天,说,这下可以把仅存的酱萝卜吃掉吧。一口咬下去,把牙齿给崩了。

  原来它是混杂进酱萝卜中的一根锈铁钉,可巧最后吃到。大家听了哈哈一笑。我说,这是真事,是前文工团团长告诉我的。后来文工团不挣钱,被一家大型企业接管,团长调到群艺馆做了馆长。这位馆长在我的文字中出现过多次了。







最新评论

文热点

  • 喜欢“作家”这个称谓

    喜欢“作家”这个称谓

    《遇见》系作者近年创作的第二部散文集。全书分为《感恩遇见》《

  • 冬天的太阳

    冬天的太阳

    我在小城太阳来到小城我在上海太阳来到上海一轮红日冉冉升起顷刻

  • 坐公交车

    坐公交车

    他们一上车拿卡一扫 嘟地一声找座位去了我得摸出两枚硬币丢进车

  • 问题

    问题

    一捆蔬菜超过了20斤品种齐全 大蒜莴苣萝卜黄瓜红薯蘑菇辣椒大都

  • 为什么蕲州姓李的人跟李时珍没有五毛钱的关系?| 读懂蕲州十七

    为什么蕲州姓李的人跟李时珍没

    其实,蕲州是本不需要寻找的,在任何一个拐角处蹲下来,用手拂去

返回顶部找客服官方微信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