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湖北省蕲春县蕲州镇地方门户网站蕲州在线! 关注微信 关注微博 关注抖音

蕲州在线

搜索
蕲州在线 网站首页 蕲春文学 查看内容

蕲春人用开放的姿态,用李时珍来影响世界

发布时间: 2019-10-3 23:57| 发布者: 蕲州在线| 查看: 128| 评论: 0

  【2019年10月3日,国庆长假,地处湖北省黄冈市蕲春县蕲州镇的李时珍纪念馆游人如织,私家车拥挤。大李摄】

  前言

  今天是2019年的10月3日,天上的太阳和地上的温度依然是夏天的样子,让人热不可支。

  大李第三次来到湖北黄冈蕲春县蕲州镇美丽的雨湖边,拜谒李时珍。第一次,2013年的夏季;第二次,是2015年的初冬;这第三次就是今天。

  大长腿大李学徐霞客,不仅仅做个旅行达人,或许还有想成为旅行家和旅游策划大师的造梦计划。因而上个月中旬从医圣张仲景故里归来后,今趁着国庆七天长假,又机不可失地前往药圣故里。

  一个人追求健康,重要的是和医圣、药圣神交。大李深谙这一点。因此,到这样的地方,像癞子头上的虱子一样不嫌多。

  【李时珍纪念馆大门,刷身份证即可(以前收门票20元),开放的蕲春,开放的药圣。大李摄】

  拜谒

  以下是第一次,即2013年拜谒药圣的旅行笔记。那年,大李在黄石长江对岸的散花镇做产业园地产项目策划:

  上周日,我冒着38度高温,从黄石的磁湖走路到黄石公路大桥下,见太阳被云藏匿了,便决心横渡长江——从大桥上走到对岸的散花镇;今天,又是周日,虽然温度降了一两寸,上午一开始,天上的云也蚂蚁起来,太阳还时不时玩看守所的“躲猫猫”,但天气照样闷热,我浑身像济南街头的泉眼,孔多水也密,后背粘糊糊仿佛变成了蝾螈。

  李时珍是江西永修磨刀村磨刀李后裔。大李也是。

  李时珍是我国历史上著名的医学药学家,16世纪以医药巨著《本草纲目》流传至今,是联合国早在上世纪50年代就授予过的科学名人。

  李时珍14岁中秀才,之后多次乡试不第;再后来通过自学进了太医院。在太医院,他蔑视权贵,反前人的药学权威,纠正了一般人都不敢纠正的诸多药学药理错误,以27年的心血,完成了《本草纲目》的撰写。

  如此牛气的磨刀李后人,怎不让大李毕生崇敬和膜拜?

  李时珍出生在蕲州。蕲州是湖北黄冈蕲春县下辖的一个镇。对没有去过李时珍家乡的人来说,莫以为蕲州就是蕲春,蕲春就是蕲州,而事实上是蕲春管辖着蕲州。当然,大李不明白的是,明明蕲州更像一个城市,更像一个大地方,蕲春和黄冈的父母官为何不向国务院申请将蕲春改为蕲州?现在流行打名人牌,打旅游牌,襄樊不都改名襄阳了么!

  当然,蕲春县有没有另外的比较好的山水和称得上、拿得出手的旅游景点?大李不知。大李只知道,李时珍这故居、陵园(当时的纪念馆没有扩建)旁边的雨湖,也就是李时珍在世时非常喜欢的濒湖(他给自己取名叫濒湖山人),就是一个很美丽的游览宝地,如果加以开发,还真的可以和西湖比美。西湖不就是一个雷峰塔,一些如苏轼之类的名人写的诗,和一座一座的名人坟茔么?这蕲春的濒湖附近,出的名人也少不到哪去。这里是有名的教授县,名人之乡。即便不是教授县,其他名人一个也没有,就像韶山只有一个毛泽东一样,蕲州有一个李时珍足矣,蕲州人可以用他“吃”到若干光年以后外星人入侵了都吃不够。何况,蕲春有著名文化名人胡风,以及——现在我们人人用的电脑,人人用的360杀毒的老总周鸿祎,也是他妈蕲州的(不好意思,一高兴就话中带粗了)。

  从蕲州车站下车,走路到李时珍的故居,大约有三公里路程。大李喜欢走路,加之当时天上有云,没有毒阳。当然,还有一个原因,大李去一个地方,喜欢一路看风景和观察风土人情。假若坐车,半途上就定然看不到古城墙、药商楼和跟李时珍有关系的玄妙观医院,更体尝和了解不到那破落的老房子以及老房子的“城墙”上所挂着的“万国旗”(贫困百姓晾晒的衣服),也永远想象不到李时珍纪念馆的指示路牌竟然是包装纸盒书写的(现如今已经旧貌换新颜了)。

  尽管在步行去往李时珍故居的路上,看到破败景致时难免有替濒湖山人抱屈之感,但到了目的地后,又欣然了,一是那雨湖的美,二是纪念馆无论是外观还是内貌,还算过得去,不像大李老家的杜甫墓那般不像人样(其实那又怪不得,毕竟他杜甫不出生在湖南)。

  在纪念馆内,有两处引起大李特别注意,一是纪念馆馆名是邓小平题写的,而且他的妹妹邓颖超也题了词。大李便不由自主地想:是不是咱老李家的当年给邓姓家族治好过疑难杂症(笑谈)?二是现代人给李时珍出具了一个履历表,上面记载了他某年某月做了什么。当然,和现代干部履历所不同的是,他老人家虽然进了“中南海”(太医院),但并没有介绍说在中央党校拿了本科或研究生文凭,也没有说他当到六品官时,还兼任了党委书记之类的话。看来,那个时候没有书记和党校之类的东东,更有利于“和谐”发展,要不,30多岁的李时珍在太医院愤而离去时,就不会有好果子吃,或者要给他个“留党察看”,甚至有可能要号召全国人民对他进行整风和批斗。

  李时珍很桀骜,也不怎么瞧得起公务员,简直和现在的个性青年一样,对老一辈有成见,有“代沟”。他在14岁得了个秀才头衔,再后两次考试都落榜时,就从此下定决心不屌教育厅和教育部的考试了,关起门来,跟着父亲李言闻专攻行医。

  【2013年大长腿大李拜谒药圣时,用相机延时性自拍】

  (以下是第三次即2019年10月3日的旅行笔记)

  李时珍纪念馆有了极大的变化,第一,让大李也应该说让所有游客大力点赞的是:不再收取门票。这一点,可以看出,蕲春县的开放姿态走在一般市县和景区的前列,当陕西汉中城固县把张骞墓扩大成张骞纪念馆,并把本应免费的县博物馆也打造入纪念馆一起收取60元门票,当黄石国家矿山公园名为4A景区收取门票,却在诸多的产品构造和景点严重老化以及文化搭配、品牌构造严重跟不上,连3A级别都不够时,县级的蕲春却做到了。一个地方,名人和文化景区既是文化ip,也是旅游ip,ip其实就是地方经济最强大的生产力。如果说计划经济时代任何经济业态都是单一存在的话,旅游却恰恰相反;也就是说,地方要发展经济,不仅仅收取一张门票了事。从小处说,比如李时珍纪念馆内回艾堂的艾诊和艾疗,就无法面对大众;从大处说,门票拦截了许多参观、拜谒的人群,景区显得萧条和冷静,人气不旺,知名度和美誉度就无法提升,其品牌张力和ip影响力也就达不到预期效果,从而,市、县想通过药圣品牌发展中药材种植、中药材加工、中药材流通、中药材诊治的经济战略就会处处受到掣肘。

  还有:纪念馆内建造了百草药园和药物馆以及中药器具等展示,对中医药的科普展示和中医药文化的传承无疑意义重大。

  不过,纪念馆扩建,美中不足的是:第一,药圣陵墓周边的园林栽种的是花草,却并无草药。大李认为,既是药圣之地,草药开花显美的品种多不胜数,为何弃而不用?即使纪念馆院子内有百草药园,陵墓处就不栽种了?园内方便种植小花小草型的草药,陵园应该适宜培植木材型的,比如银杏、杜仲等;

  第二,当年从蕲州镇通往雨湖时,路边有很多杨柳,现在杨柳没了,虽然道路拓宽并且架起一座桥将两侧的雨湖连起,但是,通往之路的树没了,柳没了,就缺少了那种映衬和韵味。

  第三,李时珍纪念馆目前还是3A景区,要升级到4A,停车位严重不足。

  以上几点,作为阅景区无数的大李,绝对不乱批评,也惟愿自己三番五次前往的景区某一天越来越好,越来越吸引四方来客以及吸引参拜的善男信女。希望景区方和蕲春县政府重视。

  【2019年大长腿大李第三次拜谒。哈......吕四娘摄】

  梦想

  20岁那年,蕲州发生了一场严重的水灾。滔滔洪水如猛兽般冲决了江堤,蕲河两岸的千顷良田顿时化作一片汪洋。乡亲们流离失所,到处是一片哭声。洪水刚过,瘟疫开始蔓延,病魔无情地吞噬着无辜的生命。李时珍目睹惨景,心如刀绞,和父兄一道,没日没夜地救护病人,不知把多少濒临死亡的人从死神手中抢了回来。

  一天,李时珍正在诊病,突然一帮人闹闹嚷嚷地拉着一个江湖郎中涌进诊所。为首的年轻人愤愤道:“李大夫,你给评评理!我爹吃了这家伙开的药,病没见好,反倒重了。我去找他算账,他硬说药方没错。我们信得过你,你给看看。”说着把给父亲煎药的药罐递了过来:“喏,这就是药渣。”李时珍抓起药渣,仔细闻过,又放在嘴里嚼嚼,自言自语道:“这是虎掌啊!”那江湖郎中一听“虎掌”,慌忙分辩说:“我绝对没开过这味药!”

  “那肯定是药铺弄错了!”年轻人说着,就要往门外冲。李时珍忙拉住他,说道:“别去了,这是古医书上的错误。就以《日华本草》的记载来说,把漏蓝子和虎掌混为一谈了。”“对,我开的是漏蓝子!”江湖郎中急急地插了一句。“是啊,药铺有医书为据,打官司也没用。”众人慨叹了一阵,只得把江湖郎中给放了。

  不久,又有一位医生为一名精神病人开方子,用了一味叫防葵的药,病人服药后很快就死了。还有一个身体虚弱的人,吃了医生开的一味叫黄精的补药,也莫名其妙地送了性命。原来,几种古药书上,都把防葵和狼毒、黄精和钩吻说成是同一药物,而狼毒、钩吻毒性都很大,人吃了怎能不送命呢?这一桩桩、一件件药物误人的事,在李时珍心中激起巨大的波澜。毫无疑问,古医药书籍蕴含着丰富的知识和宝贵的经验,但也确实存在着一些漏误。若不及早订正,医药界以它们为凭,以讹传讹,轻者耽误治病,重者就害人性命啊!

  深夜,月光如水,烛光摇曳。李时珍和父亲在灯下倾心而谈。听了儿子的一番宏论,李言闻语重心长地说:“你想重修本草的想法不错,可是难啊!这需要大量的人力和财力,恐怕只有朝廷才有这么大的力量。何况,关于本草的书,相当浩繁,你虽然读了一些,可研究得还很不够,远远不能适应修书的要求。还是先在读书上狠下一番功夫吧,你说是不是?”

  父亲的话,犹如一盏明灯,照亮了李时珍的心。在以后的10年中,他全身心地沉浸在浩如烟海的医书宝库中,熟读了《内经》、《本草经》、《伤寒论》、《金匮要略》等古典医籍以及历代名家著述和大量关于花草树木的书籍,单是笔记就装了满满几柜子,为修订本草积累了许多珍贵资料。

  李时珍在世的时代,正是明朝在位最久的嘉靖皇帝,也正是“国务院总理”严嵩专权的年代。1551年,明宗室武昌楚王闻知李时珍医术精湛,聘他到王府主管祭祀礼仪和医务。李时珍本不愿与皇亲国戚的“权贵资本主义”代表人物和既得利益集团的人交往,但考虑到楚王这个“省委书记”也许会帮忙,使朝廷答应重修本草,于是就打点行装进了省政府和省政府的家属大院。不久,便因治愈楚王世子——“太子党”——“官二代”的暴厥和其他不少人的疑难杂症而名扬中南海,被举荐担任了类似于中科院的太医院的公务员官员。

  说起太医院,它是明王朝的中央医疗机构,院中拥有大量外界罕见的珍贵医书资料和药物标本。李时珍在这里大开眼界,一头扎进书堆,夜以继日地研读、摘抄和描绘药物图形,努力吸取着前人提供的医学精髓。与此同时,他多次向院方提出编写新本草的建议。然而,他的建议不仅未被采纳,反而遭到无端的讥讽挖苦与打击中伤。李时珍很快便明白,这里绝非自己用武之地,这里的水太深,他受不了了,他觉得,要想实现毕生为之奋斗的理想,在这里是绝无出头之日的。那么,只有走自己的路,让别人说去,然后让别人无路可走。

  一年后,他毅然告病还乡。当然,心中藏着积愤。

  1552年,34岁的李时珍着手按计划重修本草。由于准备充分,开头还比较顺利,但写着写着,问题就来了:所谓本草,是古代药物学的代称。它包括花草果木、鸟兽鱼虫和铅锡硫汞等众多植物、动物和矿物药。由于其中绝大多数是植物,可以说是以植物为本,所以人们又将药物直称为“本草”。东汉《神农本草经》成书,到李时珍诞生前的400余年间,历代本草学家都有不少专著问世,但却从未有一部能概括这一时期药物学新进展的总结性著作。李时珍责无旁贷地挑起这副重担,并意识到了它的分量,却仍未料到,药物是那样的多种多样,对它们的性状、习性和生长情形,很难全部心中有数。比如,白花蛇,同竹子、艾叶,本是蕲州的三大特产,可以主治风痹、惊搐、癞癣等疾病,是一味贵生药品。但他从药贩子那儿买来的“白花蛇”,有时是另一种蛇冒充的,跟书上描述的大相径庭。

  那么,真正的白花蛇究竟是什么样的呢?为了解开这个谜,李时珍曾跟着捕蛇人亲自上山,捕捉到一条白花蛇,仔细一看,果然和书上讲的一模一样。从此,李时珍走出家门,深入山间田野,实地对照,辨认药物。除湖广外,先后到过江西、湖南、江苏、安徽、河南等地,足迹遍及大江南北,行程达两万余里。那些种田的、捕鱼的、打柴的、狩猎的、采矿的,无不是他的朋友和老师,为他提供了书本上不曾有过的丰富药物知识。

  李时珍一路考察,一路为父老乡亲们治病,深受人们尊敬与依赖。大李由此感叹:那个时候的人真不八婆和不世故啊,没有人议论李时珍是不是被开除了或被双规过啊,也没有人探听他是不是置换了374套房,养了18岁的小三啊。反正,乡亲们纯朴得很,每天都对李太医笑哈哈。

  当然,这主要也得益于李时珍太厉害,太能治病。有位老婆婆,患习惯性便秘达30年之久,虽多方治疗,终不见效。李时珍运用从民间学来的偏方,以适量的牵牛子配成药,很快就治好了她的病。还有个妇女鼻腔出血,一昼夜都止不住,怎么治也不见效。李时珍用大蒜切片敷贴患者足心,不大工夫血就不流了。这个方子,也是他从民间采得的。像这样的例子,举不胜举。

  如今,这些例子,这些李时珍亲自尝试和煎煮过的中草药,都有图有真相地记录在纪念馆的墙上。这些记录,都是大李小时候翻烂过的那些连环画的样本,让大李太他妈喜欢。无奈,时间的问题,不能在纪念馆内把一个个雕绘的图读下去。

  但想想李时珍不容易——几十年如一日,在医学的道路上艰难跋涉,终于实现了梦寐以求的理想:在1578年,一部具有划时代意义的药物学巨著——《本草纲目》脱稿了,再回头看自己酝酿多年的著作,心中就有信心多了。

  在大李看来,就是典型的自学成才的典范!为人类作出了杰出贡献!他,一如莫言,没成大名时,经常惹政府生一些气,总书记嘉靖不喜欢他,和他老家一山之隔的江西老表——总理老儿严嵩,也不待见他。但后来一鸣惊人,政府就开始以他为荣,不得不号召人们学莫言,学他了。

  【美丽的雨湖。杨柳依依景象在进景区前的公路两侧不再,但在药圣陵墓一侧却依然。大李摄】

  贡献

  1593年初秋,75岁高龄的濒湖山人告别人世,可亲们想不到的是,此时他的《本草纲目》还在南京由书商胡承龙等人主持刻版,还没有形成文字,更遑论什么版税。直到3年后,《本草纲目》才得以出世。而药圣无疑没有水晶棺养着,也或许后人没有给他棺木里放上薰衣草、藿香、佩兰、木香、砂仁,他早已化作了泥土,坟头长出了千百棵蕲艾,棺木里说不定还爬着几条白花蛇——他一生挚爱的白花蛇,在与他为伴呢!

  190多万字的旷世名著,每一个字都浸透着李时珍的心血。书中编入药物1892种,其中新增药品374种,并附有药方11000余个,插图1100余幅。其规模之大,超过了过去的任何一部本草学著述。它综合了植物学、动物学、矿物学、化学、天文学、气象学等许多领域的科学知识。它那极为系统而严谨的编排体例、大胆纠正前人漏误的确凿证据以及继承中有发扬的科学态度,都令人赞叹不已。

  不夸张地说,《本草纲目》是中国药学史上的重要里程碑。从17世纪初开始,它就在医药界先后被译成日、德、法、英、俄、拉丁等十几种文字,被公认为“东方医学的巨典”。19世纪著名生物学家达尔文曾评价《本草纲目》是中国古代医学的“百科全书”。

  假如瑞典的诺贝尔早出生200年或100年,那医学奖颁给李时珍无疑;假如《本草纲目》也像《昆虫记》那样追忆提名,李时珍即使不拿文学奖(当然不会拿,毕竟法布尔的《昆虫记》文学语言丰富),拿医学药学又谁会有意见呢?

  【药圣李时珍及其父母陵墓。大李自觉在每墓前点燃三根香,求药圣保佑。大李摄】

  图片集锦。华为手机拍摄

  【2013年进纪念馆前雨湖路边的杨柳。大李摄】





  【进纪念馆大门后,反面则是大大的“医、药”二字,右转映入眼帘的是李大鹏院士的捐款,然后便是草药墙雕。大李摄】





  【纪念馆内展厅药圣诊所、编书、抓药逼真模型,以及草药图文展示、制药器具陈列等。大李摄】


  【纪念馆内百草药园李时珍采药雕塑以及陵园一侧古樟树下李时珍寻访草药与药农攀谈雕塑。大李摄】

最新评论

文热点

返回顶部找客服官方微信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