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湖北省蕲春县蕲州镇地方门户网站蕲州在线! 关注微信 关注微博 关注抖音

蕲州在线

搜索
蕲州在线 网站首页 蕲春文学 查看内容

陈明哲:躬身杏林老黄牛

发布时间: 2019-9-29 22:35| 发布者: 蕲州在线| 查看: 152| 评论: 0|作者: 陈龙跃

  六七十年代,陈明哲(1932-1974)躬身杏林当老黄牛,致力岐黄作孺子牛的声名,如同铿锵的锣鼓,在蕲春乃至黄冈地区是四乡呼应,八方传扬。

  陈明哲(字正意)出生苦寒,没有“世医祖传”的光环,他对中医药的执着热爱,对岐黄术业的责任志向、医术学养皆是在探索实践中积累丰盈而成。

  1952年10月10日,年满20周岁的陈明哲,作为有培养前途的苗子,被组织推荐至桐梓区卫生协会,担任种痘预防员。在这之前,陈明哲是家乡桐梓区盖天乡衙前埒烷(现青石镇黄土堰村)的“知识分子”,因他解放前读过几年私塾,那是陈明哲母亲在丈夫病逝后,勒紧裤带,含辛茹苦地让儿子进私塾念书识字。死于肺疾的父亲咽气时那种痛苦,当医生的那种神圣在十二岁的陈明哲心扉上刀刻斧凿般难忘。种田、读书之余,陈明哲又拜同宗族的名老中医陈义为师,钻习岐黄之术。

  也正因为陈明哲喝过墨水,又有习医抓药的特长,作种痘预防员才五天光景,就被调到桐梓区卫生所。不到一个月,又被调到县城漕河的蕲春县卫生院从事药剂工作。作为县医院的专职药剂人员,陈明哲更加如饥似渴地捧读《医学三字经》《药性赋》《汤头歌诀》《内经知要》《濒湖脉学》等手抄本草方书。热爱加责任的双重鞭策,使陈明哲的从医如鱼得水。在县卫生院药剂科的四年,既是陈明哲识药辩草的黄金期,又是掌娴四诊八纲、五运六气,研习传统经方的跨越期。四年如一日,他早背经典,晚抄名医经方成了他缺一不可的嗜好习惯。周实孚、吕早君、石瑞峑等蕲春杏林界的名老中医们对无根无基的陈明哲刮目相看。

  1957年4月,陈明哲被保送到湖北省卫生干部进修学校学习。进修学习的重点是卫生防疫专业。半年后,以优异成绩结业的陈明哲仍然回到蕲春县卫生院,担任院里卫生防疫牵头人。1958年12月,蕲春县地方病防治站成立,陈明哲成为蕲春县“地防站”最年轻的技术骨干。


  1960年秋,陈明哲作为蕲春县医疗卫生队伍重点培养对象,进入黄冈大学医疗系学习两年,成为新中国以来,蕲春首批屈指可数的医学系大学生。

  一根银针一把草,祛痛治病不可少。五六十年代的中国,中华传统医学的银针、草药,是保障国民健康的重要手段和资源。也正是凭借中医药简便实用的神奇,中国人用1%的卫生费用,解决了占世界人口22%的医疗问题,创造了世界卫生奇迹。共和国主席毛泽东高瞻远瞩地指出,中医药是一个伟大的宝库,应当努力挖掘加以提高。挖掘中医药的最高指示,吹响了中华医药继承发展、推陈出新的号角,也催生了一批献身杏林的力行者,陈明哲就是这批献身杏林的佼佼者之一。


  1962年毕业的陈明哲,回蕲春仅半年时间,就作为重点业务骨干下派到刘河卫生院担纲主管业务的院长。而立之年的陈明哲深感肩上担子的分量。在大学学习时,陈明哲对《黄帝内经·灵兰秘典论》中的“医乃精光之道、大圣之业”的两句箴语十分肃然。从医者的神圣职责使他亢奋不已,甚为骄傲。如今,他陈明哲不仅仅是一名神圣的医生,而是要引领众多的医生为民生民众除疾解痛的领航人。

  压力,对于享乐者而言就是包袱,对于担当者、责任者就是动力。要改变乡村医疗条件落后现状,关键是人才。人才从哪里来?从慧眼识才中来,从培训中来,从实践中来。陈明哲上任主抓的第一件事:培训人才。

  没有课本自己编。

  没有标本自己采。

  没有专家自己请。

  没有老师自己上。

  学业者,学之为要;授业者,授之为高。这句古语的意思是说,教学生的老师必须要有高于学生的知识,才可以教出好学生。这无疑给半路出家的陈明哲是一种严峻的挑战。

  读经典,悟奥理,再实践(坐诊查房)成了陈明哲每天必不可少的工作。而订规划、编教材、刻钢板,则成了他八小时以外的“副业”。从陈明哲留存的医事、医话、医案等记载中,可以粗略复原当年他培训人才的艰辛的风采。在刘河任业务院长的八年中,每年编写、刊刻的培训教材不少于十万字。每年举办的培训班(分长训、短训、临时训)在30多次。每年培训的学员达300人次以上。

  善用人者能成事,能成事者善用人。

  在陈明哲的潜意识里,所谓人才的标准就是能干事、会干事、干成事。医生的天职只有四个字:救死扶伤。能将死者救活,能让伤者康复,能使患者满意的人,就是医院最紧缺、最需要的人才。在担任刘河、青石两地业务院长的12年间,经他独具慧眼的发现,与众不同的争取,别具一格的挽留下,许多当年没有后台的临时工、没有编制的学徒工、不识时务(有个性)的“调皮蛋”,在他的培养下,成为蕲春医疗卫生战线的中坚力量。据不完全统计,两地医院经陈明哲千方百计留下的临时工,有十余人担任各级医院副院长以上职务,百分之九十九获得副高以上职称。曾担任刘河镇卫生院院长的李敬元,当年作为刘河卫生院一名无后台的临时工,先后多次被作为清理对象要清出医院。是陈明哲屡屡坚持,据理力争,先后跑县里,找领导,要指标,作担保,才留在了卫生战线,成为当今蕲春为数不多的中医专家。


  (左起第三位陈明哲,带领青石区卫生系统四位医疗业务骨干左起“王炳祥(中医外科)、陈槺生(中医)、陈明哲(中、西医)、王振国(卫生防疫)、周志明(中医)”,在青石区兵冲公社卫生所巡迴医疗及业务指导。)

  医乃仁术,医者仁心。术以至善,心以至诚,方可为医。大医精诚者,精益求精也。恪守古训的陈明哲,行医准则很直白:疗效是医生的脸,没有金钢钻,别揽瓷器活。

  没有金钢钻,别揽瓷器活的话好说,要真正做到并非易事。医生是一种职业,既然你选择了这种职业,就不能打退堂鼓。爱护自己的脸,怎么爱护?用真本事爱护。真本事天上掉不下来,地下蹦不出来,只有学习学习再学习,实践实践再实践。这段话是陈明哲每次给新学员讲中医课时的开头语。

  陈明哲认为,医法自然,和合致中,精诚仁爱、济世贵生是中医药文化的精髓所在。你不读中医经典,是绝不可能悟出这种精髓的。读经典怎么读?陈明哲引导学员读中医古书,必当善入善出。陈明哲说,所谓“善入”,就是要钻进去,力求穷极学理。所谓“善出”,就要出得来,能够联系实际,用书本知识指导临床、科研与教学。陈明哲还大力倡导读中医经典要特别注意“四不要”。一是不要遇难而退。二是不要神秘玄化,防止以偏概全,以辞害义。三是不要主观臆断,望文生义。四是不要生搬硬套、抱残守缺,不辨方道。陈明哲经常告诫同行与学员,读书要思考,如同牛嚼稻草,才有裨益。读书不思考,似猴子吞鲜枣,圆进圆出,不知道啥味道。他反复强调,从医者最忌讳读经典不思不悟,头毛胡须一把扭,装到篮子就算菜,有百害而无一益。医籍经典多有提示,医学源于《易学》,易者,变也。百病百源更有百变。因人而变,因时而变,因地而变,因侯(物候、气候)而变、因情(志)而变,如同都是感冒,都有风寒暑热,风湿燥火之区别。如果不辨寒热阴阳,开一样的方剂,对症的就见效,不对症者必遭殃。君不见,医圣张仲景给一对孪生娃儿开出的大小柴胡汤,就是五运六气之别的最好案例。

  陈明哲将他读经典所思所悟所感,用最朴实简便的语言进行了归纳,分享给他的同行与学员。作为一院主管业务的负责人,陈明哲认为,自己先学后讲,是焕发人的思维思考与思想的第一步。运用实践,才是对从医者“术业有专攻”的最好检验。多年来,刘河、青石卫生院的同行们都深知,陈明哲最讨厌行浊言清、光说不练的“甜嘴客”。每次遇到疑难杂症、奇葩异病,他都要作为共同探究、携手提高的案例。在陈明哲留存的医案医话中,有这样一件医案令人回味。

  七十年代初的农历九月初,青石医院来了一夫妇带着一个五六岁的男孩专程找陈明哲求诊,夫妇俩告诉陈明哲,他们老家在边街公社三大队,在县房产局工作。儿子一岁多得了一种怪病,喝水当饭,每天要喝几瓶水。特别是晚上,一口气要喝二三碗。喝得多屙得多,每夜屙尿半脚盆。就在陈明哲听夫妇谈话的茬口,那小孩就喝了好几次水。几年来,夫妇俩带着儿子到县卫生院和黄石、武汉等医院检查并开回的西药、中药、成品药就有几提包,可是毫无效果,人屙得骨瘦如柴。

  陈明哲仔细看了夫妇俩人带来的病历和包内的成药、水药,多半是补肾阳的汤方,也有六味地黄丸。四诊脉象为细数,问及小儿有无腰酸盗汗之迹象。陈明哲略略思忖,开了三剂药,叮嘱饭后服用,服完再来。

  四天后,那一家三口眉开眼笑地找陈明哲报喜,儿子的狂渴症好多了。陈明哲给小儿复检了后,又开了三剂药,服法如前。十几天后,夫妇俩专程赶到医院说儿子完全康复,口口声声称赞陈明哲是华陀、时珍转世。

  这件事在上半县乃至蕲春引起轰动,人们奔走相告,青石卫生院的陈院长妙手回春,仅六帖药把诊了四五年、大医院大名医都束手无策的狂渴症小孩给治愈了。陈明哲在后来的中医培训班上,毫不保留地公开了他的方剂。他说,他的方剂来自《景岳全书》,汤日:左归饮。稍有不同的是,他将左归饮中的“熟地二三钱改为二两,加肉桂末1.5克捣熟地;山药三钱,改为一两”,为什么要这么改?陈明哲侃侃而谈:一岁多的小孩肾亏不是肾阳虚,一定是肾阴虚,肝肾真阴不足引发的狂渴症,极有可能是娘胎里先天不足所致。宜养阴补肾为要。方中重用熟地,是用熟地甘温滋肾来填补真阴,辅以山茱萸、枸杞子养肝血,佐以茯苓、炙甘草益气健脾,山药滋肾益阴健脾滋肾,方药到病除。

  当同行谈到原有医生开出的六味地黄丸,也是补肾阴滋肝之名方为何无效时,陈明哲回答:一字之隔,天壤之别。六味地黄丸寓泻于补,适用于阴虚火旺之证,而左归饮为纯甘壮水之剂,适用于真阴虚而火不旺者。原书云:“此壮水之剂也,凡命门之阴衰阳胜者,宜此方加减主之。”

  几十年如一日,陈明哲在苦读经典原著,细研辩证经方上既一丝不苟,又不因循守旧,慎慎化裁。作为业务院长,陈明哲难以专攻独科,而是一个地地道道的“万金油”,诸科必熟。他的案头堆着的《医宗金鉴》、《叶天仕女科》《内经知要》《幼科铁镜》《陈修园医书集》《本草纲目》等多是经常翻阅之书,每学所悟,及时记录,手抄本上密密麻麻记载着他的读后收获。其中的一则医案写道:“一患者咳嗽气喘,痰中带血,经本院一老中医久用百合固金汤医治,效果不大,后转找吾治。结合四诊,细究其病情病因,愚以为其乃痰宿疾,过用滋阴之品,使脾阳困而不升,胃阴逆而不降,以致痰愈多而阳愈甚,气愈逆而血愈上。愚遵仲景嘱:‘痰多者,当以温药和之。’用令桂术甘汤、小青龙汤化裁三剂而愈。是为戒,补虚勿过,谨记。”

  七十年代初,劳动强度其为超负荷,而裹腹之饥又甚为短缺,更谈不上什么营养滋补,包含调节、养生保健。男性不育,女性不孕几乎成了常见病。陈明哲把攻克不育、不孕作为一项责任而铭之于怀,在他的《叶天土女科》《傅青主女科》等手抄本上,写有密密麻麻的笔注,其中有一则甚为明晰:

  “1973年5月初诊,吴xx,女,28岁,青石区边街公社三大队人,自诉结婚五年未孕,到多处求诊未效。16岁初潮至,每隔30天至35天行月水一次。每次四至五天,量少、色暗有块,经期伴有乳胀、腰胀、腰疼。《女科》云:女子经乃水谷之精气,调和五脏,洒陈于六腑,生化于心,源源而来,又曰脾统血,肝藏血,宣布于肺,施泄于肾,上为乳汁,下为月水。余观吴Xx,素体血亏,肝脾不调,脾不能为胃运行津液,胃不能容纳水谷而化为精微。以致经来暗有块而量少,纳差而形瘦,时有郁闷、烦燥。究其因,皆受公婆怨气,致平时情绪不畅,导致肝阳灼炽,暗耗营血。血亏于下,莫能制火,故调经以“治肝为先”,拟养肝和胃,益气生精,培脾土以统摄诸经,用道遥散合金铃子散加茺蔚子、益母草、蒲公英、路路通、玫瑰花为剂,两天一剂,水煎,日服二次,分早晚、饭后服,半月有余。嘱无有缓解,再诊。九月九日,吴复诊,已孕二月余。后顺产一男婴。当记“治经先治肝之要也”。

  但见时光流似箭,

  岂知天道如如弓。

  春蚕到死丝方尽,

  蜡炬成灰泪始干。

  1974年农历二月十一日,年仅42岁的陈明哲燃尽了最后一丝光,殁之于肝病。《黄帝内经·素问·经脉别论》曰:“生病起于过用,此为常也。”40多年后,当年青石医院的老职工回忆起陈明哲的死,无不婉叹:“陈院长的英年早逝,真是累死的。他一天到晚把心思都用在了中医药的承先启后,用在了医院的事业发展,肝病最忌讳的就是劳累.....”

  一位参加过陈明哲追悼会的老中医记忆犹新地诵出当年追悼会上的四句挽词:

  无须时待我,男儿当自横;

  传承须接力,青春献杏林。

  撰稿人:韩进林(主任记者,中国国学学会常务理事、湖北省作家协会会员、黄冈市鄂东文化研究会执行会长兼秘书长。)

  讲述人:陈龙跃(中医副主任医师),蕲春县十佳名老中医,湖北李时珍医药集团,李时珍国医堂全国连锁有限公司蕲春李时珍国医堂医务总监。幼承家学(父亲陈明哲),先后师承中国人民解放军305医院高辉远(周恩来总理生前保健医生)、孟河医派名医南京市非物质文化遗产张简斋中医温病医术代表传承人邹伟俊,蕲春伤寒名家陈龙犹等先生学习四部经典及临床经验。行医40余年,临床经验较丰富,善治中医杂病,特别是对糖尿病、乙肝、男女性不育不孕及风湿痹症等有独特见解及治疗经验。参与编著《男科临床研究》一书。系中华中医药学会李时珍研究分会常务委员、湖北省中医药学会李时珍研究分会会员、黄冈市中医药学会理事、黄冈市鄂东文化研究会理事、蕲春县李时珍职工中医药学校兼职教师。

最新评论

文热点

返回顶部找客服官方微信
返回顶部